人民网 >> 时政 >> 综合报道 2001年1月31日23:36


自焚者家属的控诉

新华社记者王阿敏  王恒涛

    

    新世纪的第一个春节,古城开封7名“法轮功”痴迷者在天安门广场自焚的消息传来,全市居民十分震惊。接受采访的一些自焚者家属愤怒揭露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放下生死、走向圆满”的欺世谎言,强烈要求依法严惩李洪志等一小撮策划者。

    (一)

    位于开封市顺河区苹果园东区六号楼自焚身亡的刘春玲家,四室一厅的大套房显得格外凄凉。刘春玲和女儿刘思影的合影悬挂在房间里,小思影偎依在妈妈的胸前甜甜地笑着。她78岁的养母霍秀珍老太太说,“思影从小没有父爱,全靠我和她妈把她拉扯大,孩子懂事又听话,真没想到她母亲会把她引向绝路。”

    老太太痛苦地回忆说:“1989年刘春玲和丈夫离异后,我们三口人一起生活。刚开始,春玲对我很好,自从前年她迷上‘法轮功’后,性情大变,天天向李洪志的画像朝拜,对女儿不管不问,开始与我吵架。我把她从小养大,她却动不动要赶我出家门。”说到刘春玲教女儿练功、携女儿自焚之事,霍老太太气愤地说,“李洪志和‘法轮功’真是害人不浅,害了她母女俩。我一想起那未成年的小外孙女就心如刀割!”

    (二)

    1月23日,与刘春玲母女一起自焚的还有郝惠君和陈果母女俩。19岁的陈果在中央音乐学院学习,正值花季。悲剧发生后,她的亲朋好友十分痛心。郝惠君1974年从河南大学艺术系毕业后分配在开封市一所中学教音乐。她兄弟姊妹6人,最小的弟弟在外地,70岁的老母亲和其余5个妹妹均在开封。她创作编导的文艺节目获得12次市级以上奖励。

    1月30日晚,她全家收看了关于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真相的电视报道后,对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组织一再散布“升天圆满”的谣言,致使大姐和小陈果无知充当“法轮功”的殉葬品表示出极大愤慨。四妹崔丽(随母姓崔)说,“大姐以前待人热情,事业心很强。但自从练习‘法轮功’后,她的性格发生很大变化,变得不太说话,对家中的事情漠不关心,有时还莫名其妙地发呆。去年3月,她因为练功出现严重精神分裂症,家里人送她到精神病医院治疗,但她不愿吃药、打针,住了三四天就要求出院。后来,她还要求派出所送她去监狱,说那里是个‘庙’,好修行。家人不放心,只好把大姐接来和母亲住。去年10月底,我们听母亲说,大姐不知为何把自己家里的照片都烧了,把房子也卖了。母亲在外地的弟弟家,还经常打电话苦劝姐姐不要再练‘法轮功’。”

    崔丽眼含热泪地回忆说,她与大姐1月16日中午分手时,大姐说要上街给果果买衣服。傍晚,大姐到门口帮家里买回馍后,就外出了,再也没有回来。全家人找了几天,都不知她的去向。后来发现她出走时连身份证、棉衣服都没带。没想到她竟去北京做出这种事情。现在,她把自己和女儿都毁了。崔丽气愤地说:“‘法轮功’根本不是救人的,它专门害人、毁人,把人推向死亡。大姐和外甥女都成了李洪志和‘法轮功’的牺牲品。”

    据家人回忆,郝惠君非常疼爱自己的女儿,多年来一直含辛茹苦地供女儿陈果上学。陈果长得漂亮,很有才气,十分讨人喜欢。1995年,她曾随少儿艺术团先后两次到东南亚等地演出,现在在音乐学院已上大学二年级了,如果不是练习“法轮功”,一定很有前途。我们亲眼看着大姐一手把女儿培养成才,又一手把女儿给害了,这实在是莫大的悲哀。

    (三)

    “李洪志一手炮制的‘法轮功’利用伪科学和人们的善良,推销自己的黑货。这一事件再次让我们看到‘法轮功’是裹着糖衣的毒药,作为受害者家属,我们强烈要求政府坚决将‘法轮功’斩草除根,彻底铲除。”自焚未遂者刘葆荣的丈夫、开封市广播电视局事业管理科科长吕进军愤慨地说。

    吕进军和刘葆荣原本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一家五口人,大儿子已经结婚成家,儿子、儿媳和女儿都有工作。全家人谁也没想到刘葆荣会在大年除夕去北京参与自焚。

    说起老伴刘葆荣练习“法轮功”的事,吕进军痛恨不已。“老伴1984年公伤后在家休息,1997年开始练习‘法轮功’,练功之后就很少过问家事。我坚决反对她练‘法轮功’,厂里、街道办事处也多次给她做教育转化工作。她表示不再练了,但思想上没有彻底转化过来。那天,我上班去了。她出门时跟女儿说出去修表,晚上八九点钟回来。女儿见她背着一个包,谁知到了晚上,她也一直没有回来,我们猜想她可能是回山东老家去了。没有想到她会去北京。她是练‘法轮功’练得走火入魔了。听到消息,我们全家人都很难过,我劝告那些‘法轮功’练习者早日回头。李洪志是地地道道的邪教头目,跟着他后患无穷。”

    (四)

    刘云芳原是开封市一家工厂的工人。刘云芳的妻子李秋莉哽咽着说:“1月20日,云芳给家里打电话说,要出去干活,几天就回来,没想到他竟然去了北京。这次真要感谢政府,救了他的命。”

    李秋莉说,“我们家庭并不宽裕,全指望丈夫挣钱养家糊口。云芳本来性格内向,脾气又不好,出去打工收入不多。自从练习‘法轮功’后,更加少言寡语,好像把人、把事全都看淡了,能挣的钱也不想挣了,成天家务活不干,孩子的事也不管,与亲友不来往,与家人也无法沟通。他总是不断地跟我们说‘法轮功’的事,我们都劝他不要信,他就是不听。”儿子刘恒说,“自从父亲练习‘法轮功’后,他把家里的电器、家具上贴了不少法轮的标志,我们坚决反对他这样做,经常吵架。我们担心他会出事,果然出了事。‘法轮功’真是害人不浅,毁了我们全家。”

    李秋莉双眼噙满泪水说,“你们给云芳他们捎个信,虽然他们给政府和家庭带来了极大的伤害,但党和人民还在尽力挽救他们,只要迷途知返,社会绝不会歧视他们。希望他们赶快彻底与‘法轮功’决裂,亲人们等着他们归来!”  


新华社 2001年1月31日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