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综合报道 2001年4月26日21:27


戕害身心  祸害生命
——因痴迷“法轮功”拒医拒药致人死亡案例剖析

新华社记者

    

    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生病就该求医,这是妇孺皆知的常理。但是,李洪志抱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抓住人们希望祛病强身的愿望,编造了一套生病不打针、不吃药,只要练习“法轮功”就能祛病消灾的歪理邪说蒙骗善良的人们。

    在李洪志及邪教“法轮功”的诱使下,成百上千的“法轮功”练习者误入歧途,为求“消业”有病不医,有药不服,贻误了治疗的机会,毁坏了健康,最终葬送了宝贵的生命。

    科学已经证明,生命的发生、发展、死亡都是物质运动规律作用的结果,是一种自然过程。李洪志的“消业”论毒害身心、祸害生命,是腐蚀人们灵魂的精神鸦片,是控制群众思想的绳索。邪教“法轮功”一日不除,国家和人民将一日不宁。

    荒唐的“业力轮报”说,诱骗父子俩双双丧命

    在李洪志散布的歪理邪说中,“消业”论是最具欺骗性的一个,也是他对“法轮功”练习者实施精神控制,一步步诱人“上层次”、“求圆满”的一个圈套。

    李洪志鼓吹,“人为什么有病呢?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业力。”生老病死“都是有因缘关系的,都是业力轮报,你欠了债就得还。”

    就是这些荒谬、可笑的妖言,成为摧残无数“法轮功”练习者身心健康、破坏无数幸福家庭的罪魁祸首。许多善良的人们,抱着强身健体的目的接触“法轮功”后,在李洪志及邪教“法轮功”的妖言蛊惑下,一步步走上了通向死亡的不归路。

    1998年农历腊月底,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52岁的王守金和他父亲王庆润3天内先后去世。是邪教“法轮功”诱骗他们讳疾忌医,小病拖成了大病,最后断送了性命。

    王守金于1997年2月开始练习“法轮功”。1998年冬天,亲友们发现他腹部增大,劝他到医院去检查。王守金却固执地认为:“别看我们家里生活水平不高,没吃到什么好东西,但我体重比以前增加了,你们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这是练习‘法轮功’的结果。”

    王守金哪里知道,他那日渐增大的腹部并不是练习“法轮功”带给他的好兆头,恰恰相反,死神正向他逼近。1998年农历腊月十二,在亲友们的逼迫下,王守金到医院就医,被诊断为肝硬化晚期。

    已经濒临死亡的王守金,仍一心念着“师父”的“法轮功”。医院给他开了药,他坚决不吃,医生给他打针,他坚决反对。他对家人说:“我这是在‘消业’,‘师父’说了,不能吃药,吃了药就是积攒了‘业力’,就上不了层次了。”1998年农历腊月二十七,王守金不治身亡。

    令人可悲的是,与王守金同样命运的竟是他的亲生父亲。3天之后,王守金的父亲王庆润,同样受李洪志“消业”论的蛊惑拒医拒药,耽误了治疗机会,搭上了性命。

    1998年2月,王庆润在儿子王守金的鼓动下练习“法轮功”。同年11月患病在床。亲友们让他到医院检查,王庆润坚决拒绝。亲友们悄悄地给他买来药,劝他服用。王庆润坚决不吃,更不接受治疗,还说:“我这是在‘消业’,是在还上世欠下的债,‘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

    亲友们看他病情越来越重,强制带他到医院检查,诊断为初期肝硬化。医生给他开了很多药,然而任其亲友们如何劝说,王庆润就是不吃药,不打针,病情逐渐加重,在儿子去世3天后的腊月三十去世。

    3天之内死了父亲和哥哥,王庆润的次子王守江悲痛万分。在追悼父亲和哥哥时,王守江写了一副对联,贴在父亲家的大门上:“学‘法轮大法’有病不用药误大事,得重病缠身华佗无办法只叹息”,横联:“悔之晚矣”。

    为接受“考验”求得“过关”,迈入死亡之门

    辽宁省葫芦岛市退休工人张志芹退休后和老伴一起,生活幸福美满。几年前,张志芹曾得过糖尿病,但由于常年服药,病情基本得到控制。

    1997年5月,张志芹为了强身健体,开始练习“法轮功”。从此,她每天早上4点起床去练功点练功,7点回家吃完早饭后在家里继续练,下午和晚上又到功友家去练。随着对“法轮功”的痴迷,张志芹逐渐认为“真正的练功人没有病”,并开始对医生告诫的通过药物控制糖尿病的建议置若罔闻。

    张志芹的想法,正是源于李洪志散布的论调。李洪志鼓吹“真正的练功人没有病,因为在你整个的修炼过程当中,自始至终都对你是一个考验……有的人啊,一难受就跑到医院去治病去了,有的人到那打针啊,把人家的针头都打弯了好几个也没扎进去,他明白了,我是练功人,不打了。当然有些人啊……特别有些老年妇女,一到关键时刻她就不行了,哎呀,我要命呀,不行啦……我告诉你,你也就是练功,你要不练功,你早就一命呜呼了。”

    在医生的劝诫和李洪志的“经文”之间,张志芹盲目地选择了后者。拒医拒药后的张志芹,身体日渐消瘦,体质越来越差,家人非常着急但又无可奈何。法轮功“辅导员”告诉张志芹:“这是在‘消业’,是‘师父’在考验你,挺过去了就‘过关’了。”

    1999年1月7日,已瘦成皮包骨头的张志芹卧床不起,呼吸急促,老伴叫来了女儿,请来了医生,医生要求赶快送医院。在救护车前,两名“法轮功”辅导员仍对他说:“这是在‘过关’,挺一挺就过去了,啥病就没有了。”张志芹听信了他们的话,对家人的劝说置之不理,坚决不去医院。

    女儿见母亲都病成这个样子,仍痴迷不悟,一下子跪在地上求她去医院,可张志芹冷冷地对女儿说:“你不要在这儿添乱子了。”硬是赶走了痛苦流涕的女儿。

    女儿被赶走了,“法轮功”辅导员又对张志芹的老伴说:“你只要给她念《转法轮》,保证没问题。”张志芹的老伴先是给张志芹念《转法轮》,最后又给张志芹放“法轮功”录音。第二天凌晨2点,在“法轮功”的音乐声中,张志芹停止了呼吸。

    提起这件事,张志芹的老伴痛悔不已,更痛恨害人的李洪志和“法轮功”。他找出上百册“法轮功”书籍及李洪志画像,一把火全烧了。

    在黑龙江省富锦市,原本对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的中学教师包恩露,却有着与张志芹相似的经历。1997年包恩露得了胃病,经常疼得满头是汗。后经住院治疗和坚持吃药,病情有所控制,并不断好转。自从练习“法轮功”后,他认为什么病都能治好,从此不再吃药、住院。

    包恩露为了“消业”,一直在默默地“承受痛苦”。包恩露的爱人说,有一次正吃饭时,包恩露的胃病突然发作,疼得满地滚,家人劝他去医院,他坚决不去,反而说:“这是师父在考验我,在给我‘消业’。只要‘过关’了就能去掉病根”。就这样,他一次又一次拒绝去医院治疗、拒绝吃药,胃一疼痛就拼命练功,直到一次胃出血,家人才强行把他送往医院。

    令家人无奈的是,治疗几天后病情稍有好转,包恩露又偷偷跑回家,唯恐过不了李洪志及“法轮功”的“考验”关。家人百般劝说听不进去,包恩露最终因长期延误治疗,导致胃病恶化变成晚期胃癌,于1997年9月死亡。

    迷信“师父”保佑,命丧黄泉

    河南省确山县古城乡的农民张延杰,练习“法轮功”后执迷不悟,在家里撤了祖宗的牌位,供上李洪志的画像,以求得“师父”的庇护。但是,他的真诚并没有得到李洪志“法身”的保护,反而葬送了性命。

    1998年农历2月,张延杰得了冠心病,曾在医院接受治疗。病愈后身体一直很好。同年秋天,张延杰来北京昌平看望女儿时练上了“法轮功”,扔掉了带去治疗冠心病的所有药品。1999年春节前,张延杰回到确山县老家,同时带回了大量的“法轮功”书籍、录音带和一张李洪志的画像。

    李洪志说,“人的身体上的业力多得不行……我却把它们都给你清理掉。再把那金光闪闪的法轮和整个这部法的许许多多东西往你身上下,使你能够修炼,给你净化那已经无比肮脏的身体,这是开天辟地都没有人敢做的事情。”

    为了这“金光闪闪的法轮”给自己祛病消灾,张延杰天天照着书,听着录音带练习“法轮功”,每天还跪在“师父”的像前供奉一次。从1999年农历3月开始,张延杰更是改为一日三餐给李洪志上供。他还对妻子说:“还是去城里找练功点练功吧,在家里练可能是功力不够。”

    但是,对“师父”的真诚驱除不了不断恶化的病情。1999年农历5月17日,张延杰到确山县城练功点练功,当晚病情恶化,疼得他跪在地上说“心里难受”。在被送往医院的途中,张延杰停止了呼吸。

    李洪志口口声声说,他有无数的“法身”,可以随时随地保佑他的“弟子”。但是,长春市起重机械厂退休工人张振东对“师父”一心追随,最后却绝望地说“李洪志不管我了”。

    张振东原本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1997年3月,他开始练习“法轮功”,并购买大量“法轮功”书籍和录音带,除每天早晨参加集体练功外,还手抄《转法轮》,并写练功日记。晚上在学习小组学法,家里供奉李洪志画像,极为“虔诚”。

    1998年5月11日,张振东高烧不止。他不但拒绝去医院,反而听信李洪志的歪理邪说,认为自己在“消业”, 坚决不吃药,不打针。他对家人说:“有师父保护我,不会死。”高烧持续一个月后,张振东因贻误治疗时机,发生严重病变。6月25日,张振东绝望地对妻子说:“李洪志不管我了。”起身撕掉李洪志的画像。3天后,张振东不治而死。

    抛弃“执著心”,走上不归路

    李洪志宣称,“常人有病了,要不上医院,不吃药,它是不符合常人的理……可是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你就不能够混同于常人了。说句严重一点的话,你已经不是人了……”

    抛弃了“常人的执著心”,过了“消业”这一关,就该顺着李洪志精心设计的“上层次”、“求圆满”的圈套前行了。天津邮电器材厂退休工人刘凤琴就是这样过早地告别了本该拥有的幸福晚年。

    1995年底,一个偶然的机会,刘凤琴被介绍练上了“法轮功”,从此家无宁日。刘凤琴每天早上5点、晚上7点和深夜12点练功3次。后来,刘凤琴不但购买大量“法轮功”书籍,还买了李洪志的画像。

    深深陷入“法轮功”泥潭中的刘凤琴难以自拔。她原本性格开朗,每天料理家务,自从练功以后,变得魂不守舍,时常突然说:“老师来了,该‘消业’了。”刘凤琴患有轻微的高血压,但以前通过药物治疗基本得到控制。儿子儿媳妇劝她有病治病,不要练了,她却说:“你们是魔,是凡人。”

    1997年的一天,刘凤琴在路上被一个骑车的学生撞成骨折。儿子得知后赶来将她送往医院。刘凤琴抓着医院中厅的柱子不走,还气愤地说:“我差一步就‘上层次’了,你们让我住院,我就撞死。”儿子无奈,叫来亲戚朋友劝说。在诊断为骨折的严重情况下,她还对医生说:“别看我今天这样,有‘师父’保佑我,一个星期后我照样走着来看你们。”

    回家后,刘凤琴尽管活动不便、面容憔悴,但仍然练功不止。她盯着李洪志的照片,戴着耳机听“法轮功”的磁带,并让孩子们帮她烧香拜师。每当疼痛难忍时就喊:“师父,快来救我!”

    1997年12月27日,刘凤琴喊着:“师父救我,师父、师父……”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停止了呼吸。

    “消业”、“上层次”、“求圆满”,是李洪志控制“法轮功”练习者的环环紧扣的三步曲。个别人接触“法轮功”后,曾声称练“法轮功”后身体感觉舒适了,于是更加痴迷追随李洪志,而后,又追求“上层次”、“求圆满”。其实他们不知道,这些只不过是心理暗示加上有规律的起居所取得的必然效果,一旦病情加重,就糊里糊涂地送了命。

    湖南省衡阳市的退休职工柏云秀,1995年夏天开始练习“法轮功”。原来她经常发热,睡觉时脚不能盖东西。练了一段时间的“法轮功”后感觉舒适些了,对“法轮功”佩服得五体投地,从此便停止了吃药。

    1998年7月,柏云秀发高烧,满脸烧得通红。女儿求她去医院,她坚决不肯,还与女儿吵起来:“我没有病,上什么医院?‘师父’保佑我不会生病!”

    一个月后,柏云秀的高烧逐渐消退,她高兴地说:“我上层次了,脱胎换骨了!”她更加迷信“法轮功”,天天捧着李洪志的《转法轮》读。两个月后,柏云秀的行动越发困难,不能到练功点了,就在家里练功、打坐。每天清早,她点燃香火,跪在李洪志“神像”面前顶礼膜拜,求“师父”保佑自己“上层次”,超凡脱俗,日后升天。

    1998年12月10日,柏云秀病情急剧恶化,但仍坚持坐在家里念“师父”的“经文”。实在支撑不住了,就叫丈夫念。丈夫念着念着,柏云秀就倒在沙发上死去了。

    铁的事实无可辩驳地证明,不管是“消业”论,还是“上层次”和“圆满”说,都是李洪志及邪教“法轮功”对练习者实施精神控制,实现他罪恶目的的圈套。奉劝那些仍痴迷不悟的“法轮功”练习者,相信科学,早日摆脱“消业”论等歪理邪说的控制,过上正常人幸福的生活。(新华社北京4月26日电)


新华社 2001年4月26日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