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综合报道 2001年5月09日06:43


“‘法轮功’害了我儿子”
———李老汉控诉“法轮功”

本报记者  陈晓钟

    

  

    1999年7月6日,一场连绵细雨笼罩着晋东南长治市屯留县北岗乡寺底村,但李老汉却在家中坐卧不宁:大儿子李进忠和他的“法轮功”功友常浩驰,4日清晨外出至今未归。想起常浩驰这次来时特地推了光头,还在院子里谈起“已经功成圆满,该升天了”的话语,心中更是火急火燎。

    这时,清早到自家地里看谷苗的村民发现,村北桑树沟有两具烧焦的尸体,尸体边有一烧焦的白色塑料桶,还带着浓重的汽油味道。两具尸体均严重烧焦。一具脸朝上,双腿弯曲成坐式;另一具尸体背朝上,双臂做拥抱状。脸朝上的尸体腰部有未烧完的衣服残片,其间残留着印有关于“法轮功”内容的纸片。现场勘察排除了他杀的可能。公安局做出了自焚死亡的结论。经家属辨认,两死者分别是51岁的李进忠和27岁的常浩驰。

    李进忠1998年从王庄矿退休回到村里。他每月能拿到700多元的退休金,自己又在村里开了一个小药店,一年也能有3000—5000元的收入。家中的日子挺红火。但是,随着李进忠对“法轮功”的痴迷,他一反常态,不仅放弃了以往为乡亲们问寒问暖、主动送药的做法,反而整天在院子里大声朗读“法轮功”“经文”。他还到辽宁省沈阳市“取经”,带回了李洪志的书和录像带。除了自己看“经文”、写心得,他还在村里“弘法”,讲什么“以前我走了很多弯路,看了李大师的书就归了正道”。27岁的常浩驰也是1997年开始迷恋“法轮功“,经常与李进忠联系,一起“练功”。为了“练功”,常浩驰甚至放弃了在山西煤炭管理学院进修课程的论文答辩。

    近日,记者见到了李进忠年近八旬的父亲李老汉。事情虽然已经过去快两年了,但李老汉的痛苦依然刻在脸上的每道皱纹里。“儿啊!我拉扯你长大多不容易。你走了,你的孩子受了罪,你的媳妇也受了罪。连我,你也不管了,让我多伤心。我恨,恨李洪志的‘法轮功’害了我儿子,害了我们家。” 

    《人民日报》 (2001年05月09日第四版)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