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综合报道 2001年9月18日19:08


惨绝人寰的“除魔” 欲盖弥彰的“护法”
——邪教“法轮功”为“除魔”致人死亡案件真相

新华社记者

    

    年仅35岁的青年妇女魏志华,因痴迷“法轮功”精神受到严重摧残,当她看到自己的亲人受“法轮功”所害不幸身亡后,发出了“不再做李洪志弟子”的呼喊。包括魏志华的丈夫在内的10多名“法轮功”痴迷者,在李洪志精神控制下,荒谬地认为她是破坏“大法”的“魔”。根据李洪志“经文”的“旨意”,为了“除魔”,与魏志华朝夕相处的丈夫,与她所谓“志同道合”的“功友”,竟惨无人道地将她捆绑并捂住口鼻,最终导致魏志华窒息死亡。

    这一灭绝人性、骇人听闻的罪恶行径再次警示:邪教“法轮功”践踏人权、残害生命,是人类社会的毒瘤,是现代文明的公敌。

    (一)    

    2001年2月20日,刚刚迎来新春佳节的人们还沉浸在正月的喜庆气氛中。21时许,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深圳市龙岗区南岭医院的沉静。深圳市120急救中心指令,龙岗区布吉镇大芬村芬龙6巷一出租屋内有人求救,需立即前去急救。

    几分钟后,南岭医院的救护车赶到了求救现场,医生钟宇明发现,“病人”是一名30多岁的青年女性,但此时已经停止了呼吸。当钟宇明把这一消息告诉死者的丈夫蓝绍维时,蓝绍维却固执地认为自己的妻子没有死。

    南岭医院再次对“病人”进行了检验,证实确已死亡。在检查中,医院还意外发现,死者手脚有捆绑的淤痕,并且已经死亡了较长时间。据此,南岭医院向当地派出所报了警。

    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区分局接警后,随即对死者进行了法医鉴定,证实死者名叫魏志华,女,35岁。经病理检验,死者双侧肺气肿,右侧自发性气胸,右肺肺大泡破裂,呼吸衰竭死亡。根据死者面部多处表皮剥脱,唇周片状皮下出血;以及口唇、双手指甲紫绀,眼部及心、肺少量出血点,气管内大量泡沫状液体等特征,证实魏志华系被他人捂住口鼻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魏志华是什么人?是谁将其残忍地捂住口鼻窒息死亡?深圳市公安机关展开了全面调查。

    (二)

    今年7月,深圳市一名“法轮功”痴迷者经过社会各界耐心细致的教育、帮助,认清了“法轮功”的邪教本质,并主动检举了她所听到的魏志华死亡经过。这份材料为沉寂了5个月的魏志华致死案提供了重要线索。

    根据这一线索,公安机关先后查找到参与魏志华致死案的“法轮功”痴迷者蓝绍维、李新辉、王金银、丘宜香等人。一起骇人听闻的“法轮功”痴迷者在李洪志精神控制下,为“除魔”致人窒息死亡案件逐渐浮出水面。

    2000年9月,“法轮功”痴迷者王金银租下了位于深圳市龙岗区布吉镇大芬村芬龙6巷的一处住房。此后,这里便成为“法轮功”练习者秘密聚集、“学法”的地方,经常拥挤着10多名“法轮功”痴迷者。

    今年2月,“法轮功”痴迷者魏志华从四川三台处理完婆婆的丧事后,返回深圳。蓝绍维的母亲也是“法轮功”练习者,身体长期不好,经常吃药,自从迷恋“法轮功”后,于是拒绝就医,最终病重不治身亡。

    一直笃信“法轮功”的婆婆突然去逝,深深地刺激了魏志华,使她对一直顶礼膜拜的“师父”李洪志、一直坚信不疑的“法轮功”产生了怀疑。回到深圳后,她得知丈夫蓝绍维到北京闹事去了,更感到紧张和害怕,于是也搬到了王金银这里。

    不久,李新辉、王金银等人发觉魏志华神情恍惚,每天半夜三更起床,拿着《转法轮》不停地念。还经常拉着别人一起“练功”,边练边哭,声称要带着儿子到北京“圆满”、“上天国”。2月中旬,饱受邪教精神摧残的魏志华神智越来越不清醒,她甚至把矛头直指“师父”李洪志:“李洪志你是个王八旦,我婆婆那么好你都不救。”

    李洪志在其“经文”和“讲法”中多次提到,破坏“大法”的就是“魔”。在其《法轮大法义解》中,他更明确“指示”:“大逆之魔就是该杀的了。”按照李洪志的“旨意”,李新辉、王金银等人认定魏志华是有“魔”“附体”。李新辉随即打传呼,向“法轮功”邪教组织骨干分子、化名“大山”的许贤请示。“大山”指示,按“师父”的要求,给魏志华“念经除魔”。

    于是,李新辉、王金银等10多个“法轮功”痴迷者,在房间里围作一团,对着魏志华念《转法轮》。后来,还搬出“师父”的“法像”放在她面前。在此后的近两天时间,魏志华仍在大喊大叫,不断地说“你们是‘魔’,不要影响我‘圆满’”看到魏志华没有任何转变,李新辉等人决定,打电话通知已从北京潜回河南的魏志华的丈夫蓝绍维,让他尽快赶回深圳“除魔”。

    (三)

    2月18日下午,蓝绍维与另一名“法轮功”痴迷者欧阳杰坐火车急匆匆从河南赶到深圳,在芬龙6巷的出租屋里见到了精神近乎崩溃的妻子魏志华。蓝绍维、欧阳杰认定,她身上一定有“魔”“附体”,大家要一起“念经”,帮助她“除魔”。当天晚上,10多名“法轮功”痴迷者席地而坐,口中念念有词,再次为魏志华“除魔”。

    “师父”荒谬离奇的“经文”,并没有使魏志华的情绪得以任何平静。整个夜晚,她总是在不停地哭叫着要出去到北京“圆满”,还不停地尖叫着:“我不是李洪志的弟子。”

    不知不觉间,天色已渐白。欧阳杰认为,魏志华老是想往外跑会破坏‘大法’。蓝绍维就提议把她绑起来。于是,欧阳杰找来了破蚊帐和旧衣服,王金银与另外几名“法轮功”痴迷者抓住魏志华的双手,李新辉等人按住脚,丘宜香抱住腰,欧阳杰和蓝绍维等人一起动手,先将她的双手反绑,又用绳子捆住双脚。

    这时,欧阳杰对魏志华说,“你敢骂‘大法’,要惩罚你。”责令魏志华在李洪志的“法像”前下跪,让她“向‘师父’求救”。魏志华拒不听从,奋力挣扎,李新辉等人就上前按住她,强迫她跪在地上。其余的“法轮功”痴迷者继续围在四周“打坐”,诵读着李洪志的“经文”为她“除魔”。

    被缚住双手和双脚、强行按住跪在地上的魏志华仍在不停地叫骂,时而喊着要出去“圆满”,时而又骂道“我是来害人的,李洪志也来害人的。我不做李洪志的好弟子,你们来做吧。”

    看到“法轮功”练习者谩骂自己的“师父”,在场的几名“法轮功”痴迷者勃然大怒,几个人走上前用力打了她几巴掌。情急之下,欧阳杰又找来一条毛巾递给蓝绍维,站在魏志华身后的蓝绍维用手和毛巾交替捂到魏志华的口鼻上,逼迫她骂不出声音来。

    4、5个小时过去了,在现场10多名“法轮功”痴迷者此起彼伏的“念经”声中,被自己的丈夫捂住口鼻的魏志华慢慢地停止了挣扎和叫喊,耷拉下脑袋……

    看到一直挣扎的魏志华倒了下去,在场的“法轮功”痴迷者兴奋不已。欧阳杰告诉大家,魏志华身上的“魔”已经被除掉了,并对蓝绍维说,“这没事,让她好好休息,过一会她就会醒过来。”大家也都对已经除去“魔”信以为真,并相信“师父”会“显灵”,魏志华的“元神”还会回来。于是蓝绍维、欧阳杰和李新辉将捆绑着手脚的魏志华抬上了床,期待着她的复归。

    20日下午,魏志华仍然昏死不醒。晚上20时许,按照“法轮功”组织的指示,为了掩盖罪行,蓝绍维和欧阳杰下楼找到一个公用电话亭,拨打了深圳市120急救中心。此时,距离魏志华被残忍地捂住口鼻窒息死亡已经过去了20多个小时。

    把丧尽天良的事情做绝,将欺世盗名的谎言说尽,是李洪志及其邪教“法轮功”最大的能事。

    魏志华被残忍杀害后,“法轮功” 邪教组织骨干分子根据李洪志“经文”的“旨意”,认为这件事可能会对“法轮功”的声誉造成危害,于是四处活动,千方百计编造“证词”,挖空心思毁灭罪证,妄图掩盖真相,瞒天过海,混淆视听。

    在血的事实面前,邪教“法轮功”摧残练习者身心,涂炭无辜百姓生命,搞乱社会、破坏法制、欺世盗名的图谋昭然天下。

    (四)

    2月19日,蓝绍维等10多名“法轮功”痴迷者自以为已经将魏志华身上的“魔”除去,感到兴奋不已。但渐渐地,魏志华一直昏死不醒又令他们紧张和不安。当晚,他们决定由李新辉将这一惨绝人寰的“除魔”经过向“法轮功”邪教组织骨干分子、化名“大山”的许贤作了汇报。

    “大山”听后,当即指示:“不要把‘大法’破坏,不要说是练‘法轮功’死的。要把魏志华的死说成是精神病死,要伪装好。”他还再三叮嘱,“练‘法轮功’被公安机关抓过的不要去办这事,最好叫从未被抓过的蓝绍维、欧阳杰和王金银去办。”

    遵照“大山”的指示,居住在芬龙6巷的其他“法轮功”痴迷者陆续离去,蓝绍维、欧阳杰、王金银3人则留下来紧锣密鼓地处理丧事。为了鼓动他们把这件事“妥善”处理好,李新辉临走前,还专门取来3、4千元钱塞给蓝绍维。

    20日晚上,按照“法轮功”组织事先商定的计划,为了掩盖杀人罪行,蓝绍维和欧阳杰下楼拨打了120急救中心,并随救护车将魏志华的尸体送到南岭医院。留在屋内的王金银将现场遗留下的物品进行清理后,也转移到其他“法轮功”练习者的住处。

    第二天凌晨4时,已经潜藏起来的王金银突然收到李新辉的秘密传呼,告知“魏志华已死”,叫她赶快离开,越远越好。王金银又急忙收拾行李,先后躲到横岗镇和龙华镇的“法轮功”痴迷者家中藏匿。

    24日,“大山”突然出现在龙华镇李新辉、王金银等“法轮功”痴迷者躲藏的住处。“大山”煞有介事地斥责道:“‘魔’都到了你们身边,你们是怎么悟的?”“现在是‘大法’考验你们的时候,为什么还不走出去?”实际上是暗示涉案“法轮功”痴迷者离开深圳,躲避公安机关对魏志华致死案的调查。

    在“大山”的煽动和暗示下,27日上午,曾参与魏志华致死案的李新辉、王金银、丘宜香等8名“法轮功”痴迷者,以到北京“护法”、“弘法”为名,踏上从广州开往北京的列车。随后,李新辉、王金银、丘宜香等“法轮功”痴迷者在北京市昌平区因参与“法轮功”邪教活动,触犯我国法律,被当地公安机关抓获,并依法判处劳教。

    (五)

    魏志华死亡的消息,很快就在深圳市“法轮功”痴迷者中传开。许多“法轮功”痴迷者听到这一消息后感到“异常兴奋”,在他们看来,一个“功友”被“魔”“附体”,其他“法轮功”痴迷者通过念“经文”,把“魔”铲除了,正是遵照“师父”的“旨意”做的最大的“善”事,是救了她,也显示了“大法”的威力。

    然而,当深圳市“法轮功”邪教组织骨干分子何坚、程浩、刘景涛、李艳等人得知这一情况后,却“非常震惊”。按照“师父”的“旨意”,维护“大法”至关重要,他们担心“除魔”致人死亡这件事可能毁坏“大法”的名声。在他们看来,魏志华被捂住口鼻窒息死亡远比“法轮功”痴迷者走火入魔更容易对“法轮功”的声誉造成危害。

    “法轮功”邪教组织骨干分子李艳认为:“这次事件搞出了人命,公安机关肯定会利用这一时机‘诬陷’‘大法’的。如果让新闻媒体原原本本地报道出去,不用政府说什么,群众一看就会很清楚。”    

    基于维护“大法”的考虑,何坚、程浩、刘景涛、李艳等秘密商讨如何避免让公安机关以涉嫌谋杀案处理此案。经过讨论,他们一致决定:

    第一,要站在“护法”的基点上“维护‘大法’”、“消除影响”,一旦传出去对“大法”是一种破坏。要“找家属做工作,让家属在给公安机关讲时就说死者是病死的,不要将责任推在‘大法’身上。”

    第二,要分头寻找当时在场的每一个“法轮功”痴迷者,将事情搞清楚。让他们讲述现场发生的情况,要统一口径,录下口供,以随时应对公安机关以涉嫌谋杀罪处理此案。

    (六)

    按照事先商定的分工,深圳市“法轮功”邪教组织骨干分子紧锣密鼓地分头寻找参与魏志华致死案的当事人。

    程浩找到妻子、同样练习“法轮功”的廖燕,利用廖燕曾经做过护士,跟医院比较熟的便利条件,去南岭医院探听了死者的近况以及医院和公安机关对魏志华死亡的态度。为了掌握“确凿”的一手材料,程浩与廖燕事先专门准备了一台微型录音机藏在包里,偷录下与医生谈话的全部内容。

    何坚和刘景涛分别找到了同在深圳打工的蓝绍维的弟弟和魏志华的弟弟,一方面从他们嘴里侧面了解公安机关对魏志华致死案的处理态度和进展;另一方面,做通他们的工作,让他们统一口径,作证说魏志华是由于生病病死的。

    为了防止公安机关以涉嫌谋杀罪抓捕蓝绍维等“法轮功”痴迷者,何坚和刘景涛还找到蓝绍维的女儿,了解蓝绍维夫妻的感情状况。为了让自己了解、掌握的“事实”更具欺骗性,也怕“以后说不清楚”,何坚把对每个人的谈话都偷偷录了音。

    李艳则四处寻找当天参与捆绑、捂口鼻的欧阳杰等在场的“法轮功”痴迷者,分别做工作,记录下文字材料,“统一口径,消除影响”。当李艳了解到有几名参与者在北京“弘法”时,她找到了一直与她单线联系的北京“法轮功”邪教组织骨干分子“古姐”,委托“古姐”找到王金银、丘宜香等人,告诉他们“如果公安机关把魏志华死亡定为谋杀,对‘大法’是极为不利的”,并给每个人都录了像,证实魏志华是病死而不是被谋杀。

    掌握了这些所谓的“一手材料”后,何坚、程浩、刘景涛、李艳等人紧急起草了一份材料,简要叙述了魏志华死亡的经过。按照李洪志一再提出的“重大问题看明慧网的态度”的“指示”,何坚等人决定通过“明慧网”向美国“法轮功”邪教组织总部和李洪志汇报这一事件,请示下一步如何行动。于是,何坚将起草好的材料通过互联网向李洪志和“明慧网”编辑部作了汇报……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费尽心机的“法轮功”邪教组织企图掩盖真相、歪曲事实、瞒天过海的图谋,最终在公安机关缜密的侦查下,一个个以破产而告终。残害生命、祸国殃民的邪教“法轮功”,妄图逆转人类社会前行的野心,也必将被浩浩荡荡的历史车轮辗碎。


新华社 2001年9月18日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