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综合报道 2002年3月19日14:18


邪教缠身  辽宁“法轮功”痴迷者杀妻害女始末

记者 张非非

    

    这是一起令人发指的“法轮功”痴迷者在“师父”“天国世界”的诱惑下,残害妻子女儿案,这是邪教“法轮功”残害生命、泯灭人性的又一铁证。

    今年2月3日晚,37岁的辽宁省朝阳市朝阳县大平房镇西街村四组村民董立,受李洪志及其“法轮功”歪理邪说的毒害和蛊惑,残忍地用铁镐砸向正在熟睡中的妻子女儿,致使37岁的妻子孟秀荣死亡,14岁女儿董雨丹重伤,制造了又一起骇人听闻的人间惨剧。

    这起惨痛而沉重的悲剧,再一次彻底撕去了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真、善、忍”的假面具,将“法轮功”残害生命、灭绝人性的邪教本质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邪教缠身  痛断亲情

    2月3日是农历立春的前一天,北方的冬夜仍然充斥着严寒。深夜11时许,朝阳县大平房镇公安派出所突然走进一个满身血迹、一脸凶气的男人,他自称:“我是法轮弟子”,“我把我老婆孩子全杀了”。同时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再有5分钟就升天了”之类的话。

    他是镇西街村村民董立,是来投案自首的。他交代说,当天他去台子乡大舅哥家随喜礼,下午3点吃完喜酒回到家,自己剁了饺子馅,准备第二天过小年包饺子,可突然接到“大圣王”李洪志的指令,说是今天22点天塌地陷,这之前升天的人能成神佛,可以到最好的地方去,过了此刻就得变成猪狗。当晚近22点时,他急急忙忙将家里藏匿的“法轮功”书籍和磁带烧掉,然后待妻子女儿熟睡后,抡起自家的铁镐,向她们头上就是一阵猛砸,待鲜血四溅,他确信妻子女儿已经死亡了,在家里洗了洗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来派出所投案,想让政府把他枪毙,好和妻女一同升天。

    派出所值班人员监控住躁动不安的董立,立即找到西街村治保主任和董立的大哥董丰等人,赶往杀人现场进行查看。此时董立家一片漆黑,人们拿着手电筒进屋发现,屋里的日光灯管可能是董立行凶时被打成两截,董立的妻子孟秀荣和女儿董雨丹两人头冲外躺在炕上,两人头部鲜血模糊。4日凌晨,县刑警和法医赶到现场。董雨丹因有苏醒迹象,被送往医院抢救,而孟秀荣却永远离开了人间。

    董立涉嫌故意杀人,遂被羁押于朝阳县看守所。据管教人员介绍,董立初中毕业后始终在家务农。关押进来后满口都是“法轮大法”之类的话。种种迹象表明,董立是被“法轮功”邪教理念深深毒害和控制,深陷其中难以自拔。从事件发生后公安部门对其所作的讯问笔录,可以洞察其凶残杀妻害女的内心动机。笔录摘要如下:

    警察:你杀妻子和女儿的时候,没有想到那是两条生命吗?

    董立:我想到她们也是两条生命,但是我要救她们,把她们送到神的空间,才把她们杀死。我自己也去和她们一样做神。

    警察:你觉得你妻子和女儿现在已经到了神仙那个境界了吗?

    董立:到了。

    警察:到哪儿去了?

    董立:到“法轮”世界。

    警察: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董立:是个最最美妙,最最高尚,最最美好,完好的世界。

    警察:这是谁告诉你的?

    董立:是李老师。

    警察:你说的李老师是谁?

    董立:李洪志大师。

    3月15日,记者驱车几百公里来到朝阳县看守所,见到了正在此关押的董立。经过1个多月的教育和反省,董立已经开始打破沉默、不再那么顽固,并逐渐认识到自己对妻女、对亲人们深深的伤害,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表示出深深的悔意。他在给自己哥哥的信中说:“我的孩子、老婆跟着我没有得到什么好,还让我把她们打得死的死、伤的伤,我也很难过。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还是人吗?我真是混啊。”

    据介绍,董立从1998年冬开始接触“法轮功”,并在本村参与练功,尊李洪志为“大圣王”。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后,董立就不再公开练功。躺在家里暗中练功读《转法轮》。

    贤妻悲惨  横尸冷屋

    记者赶到大平房镇西街村董立一家人曾经生活过十几年的房子,见到房门上锁,走进去见到里面一派凄凉的景象。这是一处临街的3间老房子,中间是堂屋厨房,两边为两小间正屋,其中一间堆满杂物,另一间曾是董家三口的住室。

    有人介绍,当时董立妻子孟秀荣的尸首就俯卧在炕上,布满血迹的头部伸向炕沿,在那生命最后一刻似有拼命挣扎的迹象。炕对面3米开外墙边的柜子上落有斑斑血迹,柜子上一台电视机的白布外罩上飞溅的大块血迹,令人触目惊心,可见董立当时下手之凶狠。

    据孟秀荣的姐姐介绍,孟秀荣娘家也很贫穷,她原来在自己家就能干活、没有享过什么福。嫁给董家后,境况没有什么改变,多年来董立家一直是村里的被扶助户,他们家的顶梁柱是孟秀荣,家里3亩多地也都是孟秀荣伺弄的。

    村里人介绍,董立的媳妇是个勤快、贤惠的女人,他们一家虽然生活清贫,但很和睦。董立也对记者说,我媳妇对我很好,我们夫妻感情很深,很少吵架。在问到那为什么下得了狠手时,董立说:“不知道,当时就是心里想着应该那么做,别的都没想。”

    董立平时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哥哥介绍说,董立挺老实,尤其是话不多,非常内向,是个地地道道的庄稼人,但人有些懒。近年来,两口子有时轮班进城打工挣钱供孩子上学,但都干不长久。董立迷上“法轮功”后,就变得更懒了。他内向,遇事不容易转弯,背地里偷着练功不回头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这件事在村里影响太大了,许多人说:“法轮功”太害人了,过去通过电视、报纸看到宣传它的危害,好像还离我们很遥远,现在看到了身边活生生的事例,像董立媳妇,不嫌他穷、不嫌他懒,一心一意和他过日子,拉扯孩子,他却“练功”入魔,一下子毁了好端端的一个家庭,教训太深了。

    无邪女孩 遭受重创

    董立家里,显得有生气的物件是一幅镶着照片的镜框,里边摆放的几乎全都是他14岁女儿的照片,且多半是艺术照。

    据董雨丹的班主任老师介绍,这个文静秀丽的女孩,在大平房中心小学读六年级。该校为朝阳市级五星级学校,雨丹是班级学习委员、校优秀学生干部,历年来品学兼优,学习成绩在班级里名列前茅。平素她穿着极为朴素,性格稍有些内向,但不失活泼,又非常成熟懂事,各方面堪称同学的表率。在大平房这么一个中小学教育质量全县领先的地方,个人未来发展可以说不存在问题。雨丹平日的苦恼就是有时交学杂费和书费好像挺困难。

    从董立作案现场看,董雨丹能逃过此劫,就在于董立抡镐打她妈妈时,碰断了头顶上方的日光灯,致使屋里一时漆黑,所以董立在打女儿时有几下没打准。雨丹受重伤后在县医院里住了10来天,被诊断为颅骨多发骨折,左硬膜外血肿,右硬膜下血肿,头皮裂伤等,刚入院时频繁恶心呕吐,曾昏迷10余个小时,经过医院急救和药物治疗,身体恢复得很快,腊月二十九就出院,住到了舅舅家里。

    事情发生后,党和政府给予了她无微不至的关怀,社会各界也纷纷向她伸出援助之手,但是这些并不能完全愈合她心灵上的创伤。在和记者交谈时,她一直在无声地用手擦眼泪。她说,爸爸一直对我很好,从没打过骂过我。记者和小姑娘有这样一段对话:

    记者:你现在怎么看“法轮功”这件事。

    董雨丹:“法轮功”不好。

    记者:为什么不好。

    董雨丹:害人的。

    记者:你希望自己长大以后做什么?

    董雨丹:想上大学,

    记者:你现在觉得,家里出这个事对你有影响吗?

    董雨丹:对我有影响。

    记者:什么样的影响?

    董雨丹:就是不该练“法轮功”。

    记者:你觉得你妈妈不在了,你怨你爸爸吗?

    董雨丹:不怨。

    记者:你怨谁呢?

    董雨丹:怨我爸练的那个“法轮功”。

    由于母亲孟秀荣离开了人世,父亲董立在押,并将依法受到惩处,如今董雨丹形同孤儿。面对失去亲人、失去家庭、失去生活依靠的小雨丹,所有的人都真切地感到内心压着一块巨石。所幸的是,这个社会并没有抛弃她,政府也已对她今后的生活和学习作了妥善的安排。(新华社沈阳3月19日电)


来源:新华社 2002年3月19日
(责任编辑:庄红韬)


 
 
相关网站
 启明网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