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综合报道 2002年5月08日19:21


血!血!血! 法轮功痴迷者残害民警的警示

新华社记者 李术峰 钱咏虹 黄燕

    

    3月,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宁城县,在渐暖的春风中,农民开始灌溉、耕地、备播,田野里溢满了对丰收的美好期望。然而,在宁城县大明镇城里村,一桩骇人血案打破了田野的宁静,人们的心头蒙上了一道冷冷阴影——28日下午,村里“法轮功”痴迷者赵合在家门口残忍地杀害了帮助他的民警戴国生…… 

    走进城里村,那片大大的血迹依然触目惊心,周围的群众无不困惑、惋惜、愤怒:为什么一个正常人沾上“法轮功”就变得惨无人道?为什么李洪志要没完没了地制造一个个人间悲剧? 

    血!血!血!“法轮功”号称“真、善、忍”,但它制造的自杀、杀人血案从没有间断过,痴迷李洪志邪说的“弟子”将毒手伸向了人民警察! 

    “法轮功”又欠下一笔血债,残酷的事实再次警示:善良的人们啊,千万要警惕! 

    极端自私 灭绝人性——“法轮功”“修炼”出人性的恶 

    在看守所内见到刚刚32岁的赵合,记者被他的“从容”震惊。 

    “你对自己所做的事情后悔吗?”记者问。 

    “没什么后悔的。”回答冷漠。 

    “你杀害了一名好心帮助你的警察,也破坏了一个幸福的家庭……” 

    “没想过。” 

    记者面前的赵合,对杀害民警一事供认不讳,但没有丝毫的罪恶感,甚至是负疚感,脸上只是死水一般的漠然。 

    今年3月,宁城县忙农镇三家村“法轮功”练习者范美玲到赤峰市“弘法”,蛊惑人心,扰乱治安,被公安机关依法抓获。经讯问,范美玲交代,曾于2001年冬,在忙农镇冉凤英家看过“法轮功”光盘。据此,公安人员顺藤摸瓜,发现了一条“法轮功”光盘的“地下”传播途径:冉凤英的光盘来自忙农镇村民王伶春,而王伶春的光盘则来自于同样痴迷于“法轮功”的赵合妻子秦凤珍。 

    据此,3月28日下午1时30分,宁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教导员戴国生和民警李成、大明镇派出所副所长李雨江,一同来到秦凤珍家,依法对其传唤。 

    今年45岁的戴国生,在宁城县公安局先后任看守所副所长、监管警察大队大队长、国保大队教导员,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政府宣布取缔“法轮功”邪教后,戴国生长期工作在帮助转化“法轮功”练习者的第一线。 

    见到秦凤珍夫妇,戴国生一行向他们出示了证件,并对秦凤珍讲:“有个情况需要你到大明派出所核实一下。”心虚的秦凤珍断然拒绝:“我没事,不去。”秦凤珍的丈夫赵合也态度强硬:“把人带走不行。” 

    在口头传唤遭拒绝的情况下,民警出示了传唤证,对其进行书面传唤。下午2时左右,民警将秦凤珍从屋里带出。 

    赵合见秦凤珍被带出院门,顿生恶念,迅速从院子停放的三轮车上拿起一把铁锹,疯狂抡向执行公务的民警。在“法轮功”邪教的驱使下,血案就这样发生了…… 

    高大壮实的赵合,高高地抡起铁锹,向毫无防备的戴国生狠狠砸下。“喀嚓”一声,猛力之下,铁锹柄被生生震断。赵合仍不罢休,手持半截铁锹又朝已经昏迷倒地的戴国生头部连砸两下…… 

    趁民警李雨江、李成抢救戴国生之际,凶手赵合迅速逃逸。3月30日晚8时,在内蒙古巴林右旗,企图逃出内蒙古的赵合,被民警在大板火车站擒获。 

    由于伤势过重,失血过多,戴国生同志不幸牺牲。经宁城县公安局法医对戴国生尸体进行解剖鉴定,结论为:戴国生生前被他人用钝器打击头部,造成颅骨骨折,颅内出血,大面积脑挫裂伤,而致身亡。 

    “太凶狠了!太残忍了!”直至今天,在宁城县公安局,一位位久经沙场的硬汉,无不对“法轮功”的凶暴表示愤怒,为失去一位优秀战友而扼腕落泪…… 

    痴迷邪教 难以自拔——“法轮功”毁灭美好毁灭生活 

    内蒙古赤峰市宁城县大明镇,因有千余年历史的大明塔而闻名,深厚的文化底蕴浸润了淳朴的民风。田野环绕的大明镇城里村,赵合和妻子秦凤珍是村里仅有的“法轮功”练习者,村民们谈到赵合杀害民警的血案,无不对“法轮功”切齿痛恨,摇头叹息:“可惜了,一个好小伙子……” 

    崭新的大瓦房、宽大的院落、门前的小菜地……这就是赵合的家。然而,现在这里已是人去房空,满目萧条。 

    在当地村民心目中,赵合是最难与血案沾上边的。“赵合过去的确是个挺好的好小伙子。”他的邻居、52岁的赵信老人说。在大家的印象中,赵合老实本分,聪明过人,喜欢钻研,从小学到初中,学习成绩一直不错,考上了重点中学大明镇八里罕中学,大家对他寄予很大希望。但1990年,赵合高考落榜,为减轻家庭负担,他放弃了复读再考。 

    高中毕业的赵合成为村里的能人,干过轧钢厂的会计,跟父亲学会了瓦匠活。1992年,赵合与邻村的秦凤珍结婚,两人外出打工赚钱盖起了大瓦房。小两口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在村子里属中上等…… 

    然而,赵合的红火生活不久便因痴迷“法轮功”逐渐走向黯淡。1998年春节前,外出打工的赵合夫妇俩回到村里。这次,他们没有像以前那样忙着张灯结彩,走门串户,张罗新年。到了晚上,夫妇俩神秘地招呼邻居一起看“录像”。 

    原来,自1998年在河北文安打工,赵合便开始与妻子秦凤珍一同练习“法轮功”。他们开始只是从非法小摊上买来《法轮大法》、《转法轮》等书看,后来通过各种途径弄来李洪志“讲法”录像带,照着“修炼”。这一年春节回家,他们便试图在家里举行聚会,拉拢其他村民练习“法轮功”。 

    赵合夫妇开始只是抱着一个幻想:李洪志和“法轮功”能够“赐”他们一个孩子。秦凤珍因病失去了生育能力,她将希望寄托在封建迷信和邪教上。他们夫妇甚至为此迁了祖坟,而对“法轮功”更加痴迷。 

    李洪志充满恐怖色彩的胡言乱语、怪异的录像画面,很快便引起了村民的反感,他们认为李洪志和“法轮功”不是什么好东西,没有人跟赵合夫妻练习。村里的干部,赵合的亲戚、朋友知道赵合夫妇迷上“法轮功”后,纷纷前来相劝,但都遭到了拒绝。 

    村党支部书记张景和说:“这期间,教育转化工作没少做,但夫妻俩一直坚持认为‘法轮功’是好的。”赵合小时的朋友赵荣骁多次好言相劝,但赵合说,不练“法轮功”就不会看见“法轮功”的存在。秦凤珍更是痴迷不悟:“练习‘法轮功’,要什么有什么。”她自称:“心硬,嘴硬,骨头硬。” 

    1999年开始,赵合出现行为异常现象,时不时发呆发愣。赵合的妻子秦凤珍更是行踪不定,不干农活,跟村里其他人也很少交往。赵合的二叔赵荣祥反映,白天他们夫妻两人在家,外面大门也是紧锁着,从不高的院墙望进去,窗帘紧拉着。一次,他为赵合家拉了一整天的玉米秸,两人连问都没问,变得不近人情。邻居们说,曾有一段时间,半夜里赵合院子的电灯会全部亮起来,直到天明。每天早上5时,赵合便用音箱播放“法轮功”音乐和经文,周围村户听得一清二楚。村里要求他停止放音乐,他表面很听话,但转回头又开始播放。 

    赵合和秦凤珍都曾因参与“法轮功”串联滋事,被公安机关依法行政拘留。在接受帮教转化期间,两人都是信誓旦旦,坚决改正。但一回头,两人又沉溺于邪教“法轮功”。 

    “是‘法轮功’把挺好的小子给糟践了……”走在城里村,村民们无不对“法轮功”切齿痛恨。赵合的二叔更是气得话都说不成句:“这孩子怎么就听不进劝说?这一来,毁了两个好家庭呢!赵合走上这条道,是罪有应得,政府应该按照法律严惩。要坚决把‘法轮功’这害人的玩意儿清理掉,要不,老百姓的日子过不安生啊……” 

    欺蒙引诱 用心险恶——“法轮功”的阴谋之路 

    “我以前连邻居杀鸡都不敢看,不忍心看它们挣扎的样子……”看守所里,赵合表情木然,但眼中不时闪出迷茫和困惑。在村里,邻居们说,赵合连一只鸡也没杀过。 

    可悲的是,赵合始终不明白,被“法轮功”鬼影缠身后,一天天地“修炼”,也就一步步地被李洪志引上一条罪恶的不归路。 

    2000年7月15日,当地派出所在赵合家查出《法轮功》磁带19盒、《法轮功佛法》、《转法轮》、《李洪志口令》、《法轮经文》、《清醒》、《手抄正语》等宣扬“法轮功”邪教的宣传品若干,甚至还有李洪志的塑像等邪教物品。血案发生后,民警在赵合家里的炕席底下、沙发套中、房梁上等隐蔽的角落,又搜出了许多宣扬“法轮功”的光盘、小册子…… 

    翻开一本本李洪志拼凑的《法轮大法(精进要旨)》,可以看出这个邪教头目是如何麻痹诱使其“弟子”的: 

    开始,李洪志无耻放言:“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随后,忽然“变脸”,撕下面具,对“弟子”变得恶狠狠:“邪恶即将被除尽……弟子们等着圆满,我也不能再等下去了……将来的位置是你们自己选择的。”接着,他则开始了露骨的煽动:“恐怖从天而落……大有天塌之势,其邪恶程度覆盖了全世界……是破坏性所谓检验大法。” 

    蹩脚的语句、混乱的逻辑、对现实的扭曲,无不透出邪教头目李洪志虚伪、狰狞的面孔,显示着其不可告人的野心。 

    在这一篇篇“经文”中,充斥着李洪志对党和政府的恶意攻击,文字之无耻、反动,令人发指。李洪志在其“经文”中、在其唆使“弟子”到处散发的反动传单中,将“仇恨”的矛头对准了党和政府,而在一线做“法轮功”教育转化工作的人民警察则成为李洪志煽动报复的首要对象。 

    正是在这些“经文”的毒害下,赵合丧失了基本的是非判断和法律意识,他和秦凤珍秘密从事反动标语、光盘的传播,对“法轮功”痴迷分子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进行恶意扭曲,混淆视听,煽动老百姓与党和政府的对抗。与此同时,赵合开始“武装”他的小院子,上了二道大门,黑黑的大门上还开了一个门。而在院墙上,则摆了几层大石头,里面是他设下的“机关”。 

    3月28日,赵合终于向民警下了毒手…… 

    宁城县原“法轮功”练习者李凤琴谈到这凶残的一幕,悲痛不已:“戴国生人特正直,很热心,经常帮助人,这么个好人,想不到……”听到戴国生被残害的消息,她异常悲痛。后来,李凤琴专门参加了戴国生的追悼会,送去了一个花圈。“李洪志真不是人!李洪志真不是人!”想到以前自己竟练上“法轮功”害人功,这位善良的妇女倾泻着她内心的悲愤。 

    血,擦亮了人们的眼睛;血,揭开了李洪志罪恶的真面目。等待“法轮功”痴迷者赵合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等待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的,必将是历史的无情审判!

    (新华社北京5月8日电)


来源:新华社 2002年5月08日
(责任编辑:李东帅)


 
 
相关网站
 启明网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