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综合报道 2002年5月12日17:42


“除魔”为“圆满” 母亲掐死不满9岁的女儿
    
再也看不到小楠楠的音容笑貌了

     “是‘法轮功’害死了我的好女儿!”“他们就是拿100条命也换不回我的姑娘!把他们都枪毙我都不解恨!”

    老实厚道的戴克勤面对被“法轮功”害得家破人亡的残酷现实,在记者面前掩面痛哭。他怎么也想不到,今年4月22日,妻子关淑云受邪教“法轮功”歪理邪说的精神控制,为了“圆满”、“白日升天”,实施所谓的“除魔”,竟能当着几十人的面,亲手将自己的女儿、不满9岁的戴楠活活掐死!    

    三次“除魔”为“升天”  

    45岁的戴克勤住在黑龙江省伊春市美溪区,近年来与妻子一起以制售咸菜为生。妻子关淑云今年44岁,1997年4月开始练习“法轮功”,2000年7月因参与邪教活动被依法劳动教养1年,2001年2月被提前解教。

    关淑云自己交待,解教回家后,她表面上不再“练功”,心里却一直不忘“修心”,仍经常与“功友”交流自己“修心”的体会,期待早日“圆满”。

    今年4月18日,关淑云神秘地对“法轮功”人员任岚以及张艳民、王志林夫妇说:“最近我有一些新的认识和感受,想把这些想法告诉大家。”张艳民等人分头给外地的“法轮功”人员打电话。19日下午到22日,从佳木斯、鸡西、大庆、绥化等地先后来了40个人左右,吃住在关家,其中有4名是被父母带来的10余岁的孩子。

    4月20日,关淑云让自己的好友、“法轮功”已转化人员李凤玲穿上她们曾一起买的一套运动服,带着女儿过来。李凤玲母女到关家后,关淑云嫌李凤玲没穿白鞋,穿的皮鞋式样太时髦,让她立即回家换鞋。李凤玲15岁的女儿对此不满,与之发生口角。关淑云就说李凤玲女儿身上“魔”气太大,要给她“除魔”。于是,指使别人打她嘴巴。李凤玲的女儿不服,大叫“你们这些人最没人性”,关淑云就说,你们听,这就是“魔”在说话。于是亲自动手,骑在李凤玲女儿身上打她的脸,掐她的颈部。李凤玲的女儿气愤地对关淑云说,“你掐死我吧,我死后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们有多么残忍,多么没有人性”。直到又有部分“法轮功”人员到达关家,李凤玲和女儿才乘机逃走。

    21日晚10时,关淑云把住在她家的人都叫醒,说“魔”来了,只有她才能灭掉,并让别人围坐在她周围,形成一个“场”,协助她“降妖除魔”。关淑云双手做环状,示意周围的人掐她的颈部。与此同时,周围的人喊着“灭尽”、“灭尽”、“把不好的东西灭尽”。过了1小时左右,关淑云喝了一大杯水,然后不停地吐口水,说“魔”已经被她吸出来,化成水,被她灭尽了。“我现在就是师父,你们都给我跪下!”关淑云大喊,房间里的40来人都跪了下来,有的人还虔诚地双手合十拜将起来。到天亮时,关淑云又说炕上另一人身上有“魔”,是刚才那个灭掉的“魔”的师兄弟,又让大家动手掐自己的脖子再次“除魔”。

    掐死女儿为“圆满” 

    4月22日,星期一。

    早上7时许,关淑云醒来后就不让女儿戴楠去上学,并对周围人说女儿戴楠身上也附上了“魔”,不除掉就会贻害无穷。

    关淑云让任岚把戴楠抱上炕,将戴楠搂在被窝里,严厉地问道:“你到底是谁?从哪里来?干了多少坏事?害了多少人?”

    戴楠害怕地说:“我是楠楠啊,我不是‘魔’,我是真正的人!”

    关淑云认为这是“魔”装假象骗人,就“啪啪”打了戴楠几个耳光。此后,又让几个人多次问戴楠到底是谁,并不时打她。

    “叔叔、阿姨,求求你们不要再打我了,放了我吧,我是真正的人啊!”戴楠不断地哀求着。

    关淑云不再说话,开始用双手掐戴楠的脖子。戴楠痛苦地蹬腿挣扎,关淑云却用腿压住,还让王志林等人也上前来,用力压住戴楠身上盖着的被子,制止她的挣扎。戴楠无助地对关淑云说:“我是人呀,我不是什么‘魔’,我真是戴楠,你杀我是犯罪的”。

    关淑云告诉大家这又是“魔”在说话,于是又用力掐戴楠。这期间,在场的其他人,有的下跪,有的双手合十祈求尽快把“魔”除掉,有的因为害怕“魔”会跑到自己身上,远远地躲到墙角,还有的木然地看着。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戴楠已经脸色铁青,一动不动。有人想看看戴楠怎么样了,都被关淑云制止住,还说“孩子不能动,一动‘魔’就会跑出来,大家就没法升天了”。

    按惯例,戴克勤每天7时离家给订户送咸菜,9时左右回家装上咸菜再去自由市场出摊儿,这天也不例外。9时许,当戴克勤回来,看见躺在炕上的女儿脸色不对,想看看是不是病了,被几个人拦住不让靠前。躺在炕上的关淑云还让别人用绳子把戴克勤捆起来,免得他坏了大家的好事。戴克勤意识到问题严重,经过一番周折,在12时左右逃出家门,向派出所报了案。随即赶到的公安人员发现,戴楠在8时左右就已经窒息死亡。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这本是一个十分和美的家庭。

    据戴克勤讲,关淑云练习“法轮功”以前,两人从没吵过架。关淑云10几年来一直做咸菜贴补家用。几年前,因自己单位不景气,就和关淑云一起干,每人出一个咸菜摊,几年来钱也没少挣,漂亮可爱的楠楠也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无穷乐趣。但自从关淑云练起“法轮功”,她把一切都“放下”了:摊儿不再出了,家也不怎么管了,常常半夜起来“练功”,还劝戴克勤一起练,两口子为练“法轮功”的事儿三天两头吵架。

    “我对那孩子真亲,都不叫名字,就叫‘宝宝’”。关淑云情真意切地说。

    可一个如此爱孩子的母亲怎么会掐死自己的孩子呢?

    关淑云自己对记者说,“破坏‘大法’的‘魔’附在我女儿身上,一瞬间就进去了。掐死了女儿,‘魔’就除掉了”。

    她情绪激动地告诉记者:《转法轮》书上有一篇说“功”练好了能“圆满”、“白日飞升”,还说有一天一切都要结束,到时候就让那些不信的人想相信也晚了。任岚那天还说:关姐,我做了个梦,到4月25日“功”收了,“法”收了,人也要收了。我让自己的亲戚、好朋友都到家里来,就是“悟”到“白日飞升”的时候到了,为此还穿了白衣服白袜子。可身上带着“魔”你能走么?我一除“魔”,大家就都走了。

    她毫不掩饰地谈到掐死女儿的过程:“我把戴楠搂在被窝里,不让她动,然后就掐她,猛掐她。她还嚷‘妈妈别掐我’,又叫任姨(指任岚)。我叫她们都别管。我掐得她的脸像紫萝卜似的。这时心有点松了——我要掐死她,就没亲女儿了,可不(掐)的话,就要贻害全世界了。我又狠狠心,一使劲,掐死了。”说到这儿,她深深地叹了口气。   

    谁是真正的凶手

    听到戴楠惨死的噩耗,人们震惊了!他们对戴楠的惨死无限惋惜,对邪教“法轮功”无比愤恨。

    一位每天与戴楠一道去美溪第一小学上学的小朋友在记者面前哭泣着,她不敢相信自己的好伙伴会这样离开自己,她不敢相信一个妈妈会这样狠心,亲手害死自己的女儿。她喃喃地说:“楠楠出事头一天下午还跟我一起玩儿了呢!”        

    戴楠所在的(2)年1班的同学说,戴楠学习好,爱帮助同学。她的同桌,一个不满9岁的小男孩告诉记者,戴楠比自己学习好,还帮助过他呢。

    记者在(2)年1班教室的墙上看见一张3月份随机测验的成绩单,戴楠的语文是95分,数学83分,在班里属于上中等。班主任宋老师告诉记者,在一次谈理想的主题班会上,戴楠说自己的理想是将来当老师,因为老师能给人知识,对国家有用。

    宋老师气愤地说,“天下哪有不爱孩子的母亲!关淑云能亲手掐死自己的孩子,可见邪教“法轮功”的歪理邪说已经在她心里控制了一切,让她一点儿不讲情分了。”

    侥幸从关家逃出来的李凤玲想起这几天的经历,感到特别后怕。“那天我如果没设法和女儿逃回家,女儿也会被她们掐死!现在,我为自己曾经迷信‘法轮功’觉得特别对不起女儿,也特别为女儿与‘法轮功’斗争的勇气而自豪。”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法轮功”人员非法聚集时,还利用诱骗等各种手段带来了4个10多岁的孩子。当问及为什么要带小孩时,从佳木斯专程赶到美溪的徐沂交待说:“李洪志曾经说过,大人悟性差,小孩纯真,悟性好,能悟到许多大人悟不到的东西。我觉得我姑娘特别纯,悟性又好,将来能悟到许多东西来点拨我,所以我就把她带来了”。

    当问及为什么关淑云掐女儿屋里那么多人都不制止时,徐沂说,“现在看来‘法轮功’太邪恶了!那天好多人都在看着关淑云掐她女儿,但都很麻木,无动于衷。那天为戴楠‘除魔’时,我是真相信了关淑云!”许多当时在场的“法轮功”人员也都说不敢动,怕一动“魔”就跑了。

    戴楠的惨死是“法轮功”参与、制造的又一起人间惨剧。正是在李洪志“十年圆满”歪理邪说的精神控制下,一个个原本善良的人变成了灭绝人性的杀手;正是李洪志设下的罪恶陷阱,将一个个无辜者推向了死亡。现场那些人眼睁睁看着关淑云掐死戴楠却不予相救、反而助阵的反常行为,再次暴露出“法轮功”泯灭人性、杀人夺命的邪教本质,是反人类、反科学、反社会的毒瘤,必须彻底铲除。

    这一血的教训再次提醒那些仍然痴迷李洪志及其歪理邪说的人们,应该彻底摆脱邪教“法轮功”的束缚,早日走上正常人的生活轨道。(新华社哈尔滨5月12日电)


来源:新华社 2002年5月12日
(责任编辑:李东帅)


 
 
相关网站
 启明网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