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启明网 >> 迷途知返 2001年8月15日10:40


北京房山区教育转化“法轮功”痴迷者见闻

新华社记者崔军强  李煦  牛爱民

    



    在北京市房山区,一本曾经很厚的“法轮功”痴迷人员名册正变得越来越薄。短短8个月,600多名“法轮功”痴迷者走出邪教的阴影,重新回到社会温暖的阳光下。

    他们当中,每个人都有过一段不堪回首的痛苦经历。4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在共产党和“法轮功”之间,做出了错误的选择;以教书育人为己任的教师对邪教由似信非信到坚信、由似练非练到每天必练;17岁的中学生离开课堂到天安门广场“弘法”,到全国各地“串联”;家庭美满的普通人走火入魔,为“护法”绝食、喝卤水……

    面对这些误入歧途的痴迷者,房山区开出了一张非劳动教养手段的药方:办法制教育学习班。一大批领导干部走进“学习班”,和“法轮功”人员同吃同住,摆事实,讲道理,搞辩论,终于用真心、真情、真理融化了一颗颗迷失的心。 

    40年后重写入党申请书 

    曾担任过30多年村党支部书记的孙平做梦也没想到,他这位当年的“学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竟然会在“法轮功”面前栽了跟头。作为“法轮功”骨干分子,他以村支书的“权威身份”组织村民“练功”,对党组织的反复教育置之不理,被开除党籍。

    刚进“学习班”的时候,孙平心里很不服气。他想:我“练功”是为了治病,犯着哪条法律了?他做好准备挨训挨骂。可渐渐地,他发现,从事转化工作的干部个个态度温和,连每顿饭都亲自给他盛好,端上饭桌。他的牙不好,“学习班”就特意准备了较软的伙食,让他感受到了一股意想不到的温暖。

    孙平所在的农村,一年到头开不了几次党员民主生活会,他承认这是思想滑坡的一个主要原因,树立几十年的人生观因此一步步转了向。练上“法轮功”后,他一切都按李洪志的歪理邪说看问题,满脑子想的全是如何才能“白日飞升”,如何才能修成“佛”, 心底那个“私”字越来越大,眼里也尽是社会的阴暗面,认为党没有出路了。可每天和帮教干部吃住在一起,孙平从他们身上看到了希望,看到过去良好的干群关系又回来了。他对帮教干部的敬佩每增加一分,对“法轮功”的怀疑也就加重一成。

    孙平喜欢辩论。帮教人员便从“法轮功”邪教组织的所作所为,到“法轮功”歪理邪说的种种矛盾和漏洞,反复讲道理。每一次交锋,他都败下阵来。孙平说,理不辩不明,等事实讲明了,道理讲透了,我也心服口服了。

    孙平离开“学习班”的时候,重新写了一份入党申请书。他告诉挽救他的干部:“40多年前,我也写过入党申请书,但组织上入了党,思想上还在党外徘徊。这回,我决心以更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请你们一定要相信我!”

    要教好书育好人,先当好学生 

    25岁的李秋芬是房山区河北镇中心小学的教师,在母亲的影响下迷恋上了“法轮功”。她对现实中一些不良现象看不惯,幻想通过练功拯救社会。她因去天安门广场“护法”,曾两次被公安机关依法拘留。

    李秋芬原先爱好广泛,朋友众多,“练功”后逐渐把自己和外界隔离开,电视、报纸一律视而不见,极度痴迷于李洪志的歪理邪说,一遍又一遍地抄写《转法轮》。在“学习班”里,起初她抵触情绪很大,是有名的“硬骨头”,经常和帮教干部对着干。但出乎意料的是,帮教干部并未歧视她,照旧没白天没黑夜地启发她、教育她,用博大的善心对待她。时间长了,帮教干部在她眼里,从高高在上的领导,慢慢变成了和蔼的大哥、大叔。她开始感受到党和政府的一片苦心。

    李秋芬把自己从小向往的“仁义道德”和李洪志宣扬的“真、善、忍”划上等号,在极为封闭的生活圈子里,一心只想学法、练功、修心、圆满。她的世界变了,“法轮功”代替了“毛泽东思想”,“唯物论”变成了“唯心论”, 只要是为“法轮功”,什么事情都敢做。在“学习班”里,她所接触的帮教人员都是很普通的基层干部,他们身上散发出的正气时时刻刻感染着她。李秋芬说,“我之所以会陷入‘法轮功’的泥潭,是因为自己以前的想法很偏激,看到社会上的丑恶现象,就否定了整个党和政府。帮教干部的一言一行证明,我们的党仍然是伟大、光荣和正确的。他们是我看齐的榜样!”

    噩梦醒来方恨晚。经过9天的思考,李秋芬终于体会到:作为一名教师,要想教好书育好人,必须先在“学习班”里当个合格的学生。 

    破裂的婚姻能重圆 

    王友,房山区官道镇官道村人,今年30岁,1997年开始练习“法轮功”,参加过“4.25”中南海非法聚集活动。他过于痴迷“法轮功”,新婚不久竟与妻子离婚。

    在官道镇举办第一期“法制教育学习班”时,王友被列为学员。得知消息后,他马上躲了起来,企图蒙混过关。听说参加“学习班”的“法轮功”痴迷者醒悟后,他坚信那些人要么“功”练得不够层次,要么被政府灌了“迷魂药”。

    第二期“学习班”开班时,王友偷偷溜了进来,其目的是要做反“转化”、反“帮教”工作。他当时很自信,认为自己“修炼”时间长,“功法”学得深,刀枪不入。帮教干部发现他的企图后,开始说服教育他。经过整整5天的激烈辩论,他被帮教人员的一句话打动了:你自称“功法”精深,可你敢用“真善忍”去审视李洪志的所做所为吗?

    清醒过来的王友现在正以“过来人”的身份,做其他尚未转化的“法轮功”痴迷者的工作,而且很快成为帮教骨干。离婚的妻子听到他转化的消息后,特意通过镇领导捎来话:“如果你真心脱离邪教,我和你复婚!”

    房山区的领导告诉记者,这种采取集中、封闭、滚动“办法制教育学习班”的方式,从根本上破坏和动摇了“法轮功”邪教组织的存在基础和组织发展体系。每个成功转化的原“法轮功”人员都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不少人成了转化其他“法轮功”痴迷者的骨干力量。到目前为止,600多名与“法轮功”决裂的痴迷者中,没有一个人“旧病复发”,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新华社北京8月15日电)


新华社 2001年8月15日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