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综合报道 2001年9月05日18:35


让如花青春重新绽放——原“法轮功”练习者转化的故事

新华社记者  孙彬

    

    绿色的T恤衫,天蓝色的牛仔裤,无邪的双眼。9月3日,终于从“法轮功”的罪恶泥潭中挣脱出来的21岁的段霁芳,犹如一朵盛开的鲜花,浑身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段霁芳是河海大学国际工商学院99级学生。1998年,她正跋涉在高考的征途中。面对考试的压力,这个北京怀柔中学的小姑娘接过了母亲送来的《中国法轮功》,并于12月在母亲的误导下开始练习“法轮功”。从此,邪恶“法轮功”的歪理邪说逐渐占据了她的思想,她开始崇拜李洪志,痴迷“法轮功”,并同母亲一起多次参加“法轮功”组织的非法集会。1999年9月进入河海大学后,仍每天不忘学“法”练“功”,并向老师、同学、朋友广泛宣传“法轮大法”。                2000年1月,因扰乱社会秩序,段霁芳被依法行政拘留12天。2001年2月因在天安门扰乱社会秩序被送进了江苏句东劳教所。

    刚进所时,段霁芳对一切都很冷漠,对被劳教也觉得无所谓,甚至认为这是李洪志安排好的,是修练路上的考验,没有认识到自己的行为触犯了国家的法律法规。因此,带着强烈的抵触情绪,以禁锢身心的偏执思维对抗教育,把亲人般的干警当成“恶魔”、“小鬼”,拒绝转化。

    面对这样的情况,劳教所的干警们采取种种办法,努力把她从“法轮功”的泥淖中拯救出来。

    曹春梅等管教干警根据段霁芳的心理、行为特点,专门为她制定了一套教育转化方案。

    首先,他们把段霁芳分配到“熔炉”组,让已转化的学历较高的原“法轮功”劳教人员和她进行“法理”交流,以“正法”循序渐进地破“邪法”。

    其次,积极与她进行情感沟通。所里领导、分管干警不失时机地与她进行交谈,谈得最多的是法律,是亲情,要她做的最多的是换位思考。当发现段霁芳喜欢唱歌后,就安排她参加“妇女节”合唱。通过耐心细致的工作,缩短了与段霁芳的情感距离。

    再次,抓住有利于转化的时机,把握突破口。干警们根据段霁芳母亲来信中阐述的自己转化的心路历程,提出了许多需要思考的问题,举出很多转化的事例,让她冷静地对比、思考。母亲的信对她触动很大。干警抓住契机,又安排多名已转化的“法轮功”劳教人员与其交流。

    至此,段霁芳开始冷静地剖析自己的言行举止,深刻反省自己的所做所为。她的思想开始松动,并于4月写出了保证书、认罪悔过书。

    不过,转化的路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段霁芳说:“就在我渐渐觉醒准备与李洪志及其‘法轮功’决裂的时候,又想起了‘功友’的谩骂、‘轮回’的惩罚。自己的孜孜追求难道换来的就是黄粱虚梦?我的思想上陷入了极其痛苦的矛盾之中。在这种状态下,我拒写决裂书和揭批书。然而,干警们没有放弃我,而是加大了教育力度。经过了灵魂深处的洗礼,我的理智和情感终于被不知疲倦、不是亲人胜亲人的干警们唤醒。一周后,写出了决裂书、揭批书。”

    此时的段霁芳对自己因练“法轮功”而退学非常后悔,表达了重返校园的愿望。段霁芳告诉记者,劳教所对她的要求非常重视,及时向上级汇报。6月9日,河海大学派辅导员张浩及2名学生代表专程来劳教所看望她。8月26日,河海大学又派人到所里对段霁芳教育转化予以验证,最后同意她复学。

    讲到过去,转化后的段霁芳流下了悔恨的泪水:“我因误入‘法轮功’的魔窟而抛弃了自己的学业,给学校和老师带来了无尽的纷扰和压力。然而,党和政府却没有抛弃我,老师和干警不顾自己的家事,用她们的热心和爱心,没日没夜地抚慰我迷失的心灵。回想自己为了所谓的‘圆满’而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向李洪志邀功请赏,以为能拿到一张‘天国世界’的入场券。这是多么的自私和荒唐!‘法轮功’从这一点看就已经是邪的了!社会帮我挖出了‘毒瘤’,使我终于与‘法轮功’彻底决裂了。我曾经使亲人们付出了太多的痛苦和泪水,也伤害了太多善良人的心。现在我要恢复理智,不再盲从,决不做邪教的牺牲品”。

    罪恶的“法轮功”曾使如花的青春凋落,党和政府用爱的阳光又使青春之花重新绽放。段霁芳只是“法轮功”受害者成功转化的一例。在社会各界的帮助教育下,如今,一个个原“法轮功”痴迷者正走出邪恶,回归社会。


新华社 2001年9月05日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