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综合报道 2001年9月13日16:00


暖情融坚冰  精诚凿顽石
“法轮功”劳教人员陈万转化后的自述

新华社记者张非非

    



    编者按:这是“法轮功”劳教人员陈万从误入歧途、痴迷不悟、抗拒改造到彻底转化、跳出泥潭的自述,他通过现身说法,入情入理、入木三分地揭露了“法轮功”的邪教本质,更加充分地证明了党的教育、感化、挽救工作方针和政策的感召力。“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实践证明,在党和政府的竭诚努力下,一块又一块“顽石”被融化了。(编者按完)

    我叫陈万,今年32岁,沈阳高等电力专科学校毕业,原是大连市东电二公司计划预算处预算员,助理工程师。

    1997年我在别人推荐下读了《法轮大法》一书,被书中一些词句所吸引,出于善良的愿望,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一步步陷入李洪志精心设计的圈套和骗人的谎言中。

    由于一直没有摆脱“法轮功”和李洪志的精神控制,我一进教养院就开始绝食,拒绝接受教育,不参加活动,在教育会上大声背诵经文,扰乱秩序,面对我们的无理表现,教养院的领导和广大干警表现了最大的克制、容忍和冷静。大队长和教导员及其他干警轮流给我讲道理,像朋友般与我谈心,好话说尽,可我就是听不进。

    看到我已经毫无理智,转化工作很难进行下去,今年4月组织上把我转到本溪教养院。由于绝食12天,我的身体极度虚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但是“坚定大法”的决心还很牢固,在车上我还鼓励另一个“法轮功”劳教人员要敢于面对做转化工作的干警和“法轮功”学员,继续做“反转化”工作。

    没想到,一到本溪教养院,上自院长、政委,下至所长和干警,对我都热情关怀、坦诚相待,我那如坚冰似的心理防线被消融许多。院里给我开“欢迎会”,我感到像迎接“流浪儿归家”一样,被这个“家”同化了,毫无生疏之感。所长和副所长找我谈心,还亲自煮面条给我恢复胃肠功能,并安排在原来教养院相识的冯福贵大哥和我同住同吃,在生活上关心我帮助我。我这个顽石一样的脑袋,开始转动和思考了,干警们的话开始能听进去了,一个个问题、一桩桩事实在我头脑中翻江倒海,我思想的闸门终于被打开了,原来我钻进了李洪志精心设计的“圈套”,一步一步,被他骗得好苦哇!

    醒悟后,我哭了一场又一场,深感自己欠下的债太多太深,用多少语言也无法表达对党的感激之情。今年5月15日我爸爸专程从大连赶到本溪来看我,父子相见抱头痛哭,想到我对亲人、对家庭的伤害,我在父亲面前长跪不起。

    醒过来的人最知道恶梦的可怕,想到还有那么多人仍在痴迷,继续为李洪志卖命,多少家庭仍然在痛苦中挣扎,家不像家,人不像人,看不到一点光明,我感到应该以自己的经历去唤醒他们,为党分忧,为国解愁。

    由于党和政府,以及全社会的努力,我获救了,我要以自己的微薄之力回报社会、回报党,如今我还留在本溪教养院,正在以满腔的热情做没有转化过来的“法轮功”学员的转化工作。(新华社沈阳9月13日电)


新华社 2001年9月13日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