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综合报道 2001年9月19日18:37


“是政府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原“法轮功”痴迷者马加林自述

 新华社记者丁锡国

    

    2000年11月8日,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天。就在这一天,我彻底认清了“法轮功”的邪恶,摆脱了李洪志的桎梏,我又回到了正常的人间。是政府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叫马加林,今年51岁,原是济南铁路局物资工业公司的干部。1994年,我参加了李洪志的“传功传法”班,抱着“性命双修”、“将来圆满”的期望走上了修炼之路。几年来,我上山下乡、走街串巷到处弘扬“法轮功”,不知牺牲了多少节假日,吃了多少苦。我亲自建立了泰安市“法轮功”辅导站,并且自任站长。

    1999年7月22日之后,我还被秘密列为第二梯队的负责人,为了表示对“法轮大法”的虔诚,我不顾单位领导和家人的规劝,到山东省委上访,要为“法轮功”讨回所谓的公道。在家里,我时常偷偷地关上房门,面对着我与李洪志的合影照片大哭一场,念念不忘对“法轮功”的执著追求和对李洪志的痴迷崇拜。

    1999年8月下旬,我与其他“功友”在郊外山上秘密召开会议,并多次参加了济南各区“法轮功”学员的非法聚会,煽动大家进京上访。1999年12月底,我背着单位领导和当地政府又一次与山东十几个县市的“法轮功”“功友”非法串联,秘密集会,进京上访,同时还与境外“法轮功”学员联络,并将山东各地“法轮功”情况写成“中华大地行--山东漫记”的报道,上网传播,起到了极大的煽动作用。

    2000年9月18日,我来到山东省劳教所,为了表示继续坚修的决心,我写了一首诗,并送给“功友”共勉:“东方欲晓夜朦胧,大道无形似有形,如同登山攀云路,分离此去上高层。”以显示我对“大法”的信念坚如磐石,毫不动摇。我对劳教所的严格管理不屑一顾,有意寻机挑衅。为了开辟修炼环境,我不顾干警的好言相劝,偷偷练功学法,煽动大家集体背颂“经文”,当干警制止时,我带头冲出宿舍,高呼口号,围攻干警,哄闹劳教场所,并参加了集体绝食行动。因在此事件中带头闹事,我被隔离反省。在这期间,我的思想受到了极大的震动,也使我有机会得以冷静地思考。眼前的一幕幕使我辗转反侧,浮想联翩:我想到干警们为了帮助我们转化思想辛勤工作,日夜操劳的情景;想到他们为了保证我们的休息,值班时把床位全部让给学员,而自己却睡在地上;我想到队长们为了规劝我们进食,自己顾不上吃饭,却端着热汤热饭亲自送到绝食学员的手中;我还想到队长们一个个眼睛里充满血丝,连续几天甚至十几天不回家,一心做我们的工作。这一幕幕真实的情景,使我的心在隐隐作痛。面对队长们的辛勤劳动和热心帮助,我扪心自问,自己是不是不对了?这时,队长发现我的思想变化,及时找我谈话,使我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开始进食,并写出深刻检查。队长们看到了我的进步,鼓励我敢于放下包袱,否定过去,摆脱“法轮功”的精神控制。在近一个月的时间,他们不知找我谈了多少次,终于使我长期封闭的思想有了松动,原来固守的观念开始转变,并对“法轮功”中有些不敢思考的问题产生了一些怀疑。

    我转化没几天,由于没从根本上弄清揭批的意义和“法轮功”邪教组织的反动本质,所以思想很快出现了反复。队长们为了帮助我解开思想疙瘩,解除思想压力,特意安排我去北京劳教单位接受教育。由于我思想紧张,害怕转化后破坏“大法”,遭受“形神全灭”的惩罚,所以,当干警通知我去北京时,一头撞在墙上,昏过去了,企图以死抗拒帮教,向政府施加压力。当我醒过来时,已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医务人员忙于对我进行救治,所、队领导都赶到医院去探望和陪床护理,他们不但没有责怪我,而是精心照顾我。王队长给我买煎鸡蛋,刘队长用他温暖的手暖和着我因输液而冰冷的手,高队长把热水袋垫在我的脚下。所里和大队的领导不厌其烦地给我疏导思想,并找来转化好的学员与我切磋交流,肯定了我过去转化的正确选择,终于使我打消了顾虑,放下了包袱,我的思想又一次敞亮了,我又获得了第二次“解放”。


新华社 2001年9月19日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