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部委动态 2001年10月26日05:06


“苦心研妙术  竭虑救沉沦”
北京海淀区帮教转化“法轮功”痴迷者纪实
    

    本报记者  赖仁琼

    78岁的陈冠华走出北京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时,将写有“苦心研妙术竭虑救沉沦”的横幅送给海淀区人民政府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这位曾因痴迷“法轮功”,多次参与非法活动而导致离婚、被开除党籍,抱定“家破人亡”想法的老人在学习班重获新生。他激动地说:“衷心感谢党和政府举办这种特殊形式的培训班,挽救了我这个几近顽固不化的人。”

    陈冠华的感激道出了海淀区已转化的“法轮功”痴迷者的心声。在海淀区法制教育培训基地,先后有180多名原“法轮功”痴迷者与“法轮功”彻底决裂。怀有高度政治责任感和爱心的帮教干部、帮教教员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母亲,孩儿回来了!”

    “误入歧途遇害深,浩荡东风沐党恩。摘取毒瘤成幸事,谁知枯木又逢春。”这是古稀之年的孙光玉在海淀法制教育培训基地与“法轮功”决裂后写的一首小诗。

    原“法轮功”痴迷者孙光玉从1993年开始习练“法轮功”,曾多次参加李洪志在天津、济南、石家庄等地举办的“法轮功”面授班。孙光玉曾与李洪志合影,并参与“法轮功”会徽和“法轮功”挂图的设计、印刷。在孙光玉的影响下,全家9口人一起练习“法轮功”。1994年8月,孙光玉只身搬到海淀区北安河乡的深山居住,继续在此学“法”授“功”。

    然而,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非但未能使孙光玉“功德圆满”,反而给他和他的家庭带来一个个灾难,大儿媳练功后精神失常至今下落不明。

    今年9月4日,孙光玉被送进海淀区法制教育培训基地时,还认定“只要练习‘法轮功’,天上人间之事全能解决”,故情绪十分对立,拒绝帮教人员的帮教。常常是帮教人员刚说一句,孙光玉便接连不断地说上20句。

    如何才能解开孙光玉思想上的结呢?帮教干部和帮教教员仔细分析他的心理状态及思想根源,先后派出20多位综合素质较高、帮教能力较强的干部、教员与他交谈。基地教员由一些原来也练过“法轮功”但现已转化的人担任,他们和风细雨地谈亲身经历和切身感受,以李洪志之矛攻李洪志之盾,收效特别明显。

    上了年纪的孙光玉在生活上也受到大家格外的照顾。一日三餐,食堂专门为他准备了牛奶、豆浆、面条、鸡蛋羹。孙光玉感叹:“帮教干部胜过亲生儿女!”进基地10天后,他心中的坚冰慢慢融化。帮教干部给他摆事实、讲道理、看录像,终于认清“法轮功”邪教本质的孙光玉悔恨交加,不仅写了长达23页的决裂书,还将家中藏有“法轮功”书籍、徽章等问题一一作了交代。

    孙光玉在决裂书中写道:“对‘法轮功’痴迷者采取团结、教育、挽救的方针,表现了以江泽民为核心的中央领导的博大胸怀。”“党和政府伸出温暖的手,把我们这些中毒很深的人从苦海边拉回到祖国的怀抱。我从一场噩梦中醒来,在充满阳光的回家路上,我开始复苏、解冻,我化成了一滴水,融入小溪,融入大海。我要说一声:‘母亲,孩儿回来了!’”

    前几天,已经回到家中的孙光玉向领导提出回基地做帮教教员的申请。他说,我要将党和政府对我们的全力挽救以及自己的亲身感受,告诉那些至今仍痴迷于“法轮功”歪理邪说的人们,让他们赶快警醒,回到正常的生活中来。

    “我要把他们拉回来”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67岁的朱凤和的讲述,人们很难相信这位开朗、健谈的老人曾是“法轮功”痴迷者。现任海淀区法制教育培训基地教员的朱凤和是北京育英中学的退休教师。因体弱多病,她从1996年开始练“法轮功”。此后,错误地认定“法轮功”既能祛病强身,又能使人道德回升的朱凤和不仅自己坚持“修炼”,还发疯似地到处“弘法”。国家取缔“法轮功”非法组织后,她竟给国家领导人写信讨“说法”。

    今年5月9日,她被送到北京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在这里,我没有看到‘明慧网’上所说的用刑、灌迷魂汤等情景。”朱凤和说:“帮教人员态度亲切、平和,我们之间或争论,或探讨。在铁的事实面前,我不得不反思过去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

    5月13日,朱凤和与“法轮功”彻底决裂。她从三个方面揭批“法轮功”有理有据,受到大家的好评。朱凤和说,恢复正常思维,李洪志的歪理邪说便不攻自破。例如李洪志说“法轮功”不参与政治,但又发“经文”让练功人“顶着压力走出去”;李洪志说各国弟子要遵守法规法纪,但却又让练功人围攻中南海、到天安门广场“升天圆满”……

    耳闻目睹、亲历亲见的一桩桩,一件件,令朱凤和深思,更令她幡然醒悟。朱凤和说,“法轮功”危害社会,危害家庭,危害健康,危害生命,这已为世人所知。为了挽救我们,国家拿出资金,并动用大量人力、物力,想方设法,做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使成百上千个“法轮功”痴迷者得以解脱,并重获新生。可以说,在处理邪教问题上我国政府为世界做出了榜样。

    朱凤和庆幸自己终与“法轮功”彻底决裂。她被海淀法制教育培训基地聘为教员后,十分欣喜。朱凤和说:“帮教人员挽救了我,我也要救人,对那些至今仍痴迷‘法轮功’的,我要把他们拉回来。”

    几个月里,海淀区法制教育培训基地的帮教干部和教员们为教育转化“法轮功”痴迷者废寝忘食,苦口婆心。所喜的是,一批批学员不仅在经过一番痛苦的思想斗争后与“法轮功”彻底决裂,而且人生观、世界观发生了根本的转变。被开除党籍的写了重新入党的申请书;离了婚的则向妻子或丈夫提出了复婚的要求。在血与泪的控诉、正义与邪恶的较量、真理与谬误的斗争中,帮教干部和教员们体会到党的政治思想工作的强大威力,真切感受到党的英明、伟大。

    打一场教育转化攻坚战

    北京海淀区是高校、科研院所云集之地,也是受李洪志及其“法轮功”之害的“重灾区”。海淀区是李洪志在北京最早开始传功的地区,故该地区“法轮功”站点多、骨干分子多、顽固分子多。

    更令人痛心的是,他们中知识分子甚至高级知识分子占了相当的比例。这些人大都深受李洪志的毒害,有的曾与李洪志一起交流练功体会,有的曾积极组建练功点、扩大招收学员。在我国政府宣布“法轮功”为非法组织并予以取缔后,他们仍顽固坚持错误立场,拒不接受亲友、单位的规劝、帮助,甚至做了违法的事,因而有的被开除党籍,有的被开除公职,还有的被配偶抛弃。为了对抗教育、转化,他们或对上门做工作的帮教干部态度蛮横、不予理睬,或东躲西藏,甚至跑到外地。

    当家庭、单位对这些“法轮功”痴迷者失去信心时,党和政府却对他们进行了艰苦细致的教育、挽救。去年4月,海淀区委、区政府从各单位抽调精兵强将,组建了一支帮教干部和帮教教员队伍,集中力量开展大规模的教育转化工作。春节期间,海淀区更是抓住与“法轮功”斗争的有利时机,采取多种形式,成功地转化了一批“法轮功”痴迷者。

    在北京市有关部门的支持下,海淀区对32个街、乡进行深入动员、周密部署,并精心制定方案,将100名“法轮功”痴迷者送到北京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教育、转化。一个月之后,送去学习的“法轮功”痴迷者全部转化,创下了该中心一期班教育转化率100%的纪录。

    “党和政府创造过改造末代皇帝的奇迹,也有改造战争罪犯的成功经验,我们有信心、有能力把‘法轮功’痴迷者转化过来。”海淀区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主任周建欣说:“李洪志能把他们变成痴迷者,我们就能让他们转变成正常人。”

    今年6月,海淀区委、区政府拨款数百万元,建起了法制教育培训基地。一批批不同年龄、不同职业、不同境况的“法轮功”痴迷者被送到这里。刚来时,他们视帮教干部和教员为“魔”,有的心如死灰,有的充满敌意。帮教干部和教员们日以继夜地工作。为了不让学员发生跳楼、逃跑、自伤、自残等意外,帮教干部和教员轮流坐在床边,彻夜不眠地看护学员,帮助他们从邪教的桎梏中彻底解脱出来。

    在基地这个绿树成荫的庭院里,热忱融化了坚冰,正气压倒了邪恶,真情感动了冷漠,真理战胜了邪说。帮教干部和教员们坚信,有党的政治思想工作的光荣传统和作风,有辩证唯物主义这一强大思想武器,我们一定能够取得与李洪志及其邪教“法轮功”斗争的彻底胜利。 

    《人民日报》 (2001年10月26日第六版)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