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综合报道 2002年4月08日09:30


自焚事件受害者陈果与其母亲郝惠君访谈记

中新社记者潘旭临

    

  去年一月二十三日,因练习“法轮功”在天安门广场参与自焚的中央音乐学院二年级学生陈果和她的母亲郝惠君,在接受一年多康复治疗之后,日前在开封市一所医院内接受中外记者采访。

    躺在床上的陈果穿一件蓝底小花上衣和一条短裤,布满疤痕的头部、面部以及双臂和下肢均裸露着,双臂自然放在胸前,那双曾经拨动出美妙旋律的纤细灵巧的手,因自焚时烧焦而永远失去。陈果右眼视力清楚,望着眼前的记者。

    有记者问:“你目前的情况如何?”

    “其它都还可以,只是眼睛和手臂有时不太舒服。”陈果说话轻声细语,吐字清晰。

    在这间不足十五平方米的病房中,宽大而明亮的窗户,阳光可直射进来。原本只安排一个人的病房,陈果要求与母亲住在一起。房内不仅有供暖装置,还有彩色电视和一部电话,独立卫生间有全天供应的热水。在陈果床头左上窗台上摆放着一架可收听广播的录音机,还有一只可爱的毛绒小熊玩具。陈果说,这是在天安门广场自焚后去世的刘思影留给她的遗物。在小熊玩具旁还摆放着一个贴着陈果照片的中央音乐学院学生证,照片上的陈果洋溢着青春气息。

    “回想起那时的经历,你现在怎幺想?后悔吗?”

    “后悔也这样了,无法改变了。想起那时,我练习‘法轮功’真是太痴迷了,太疯狂了,以致最后把自己点燃了,为的是求得‘圆满’。”她说。

    “你对以后的生活有什幺打算吗?”有记者问。

    陈果略加思索后说:“顺其自然吧!”随后,她扭头望着窗外,沉默不语。

    一般人看来,陈果学习优异,有极好的音乐天赋,个人前途不用担心。但今天,对于今年二十岁的陈果来说,今后的生活会太难太难了。

    “那你练‘法轮功’的时候,有没有想到会有今天这样的后果?”“当然没有了,怎幺会想到今天这样啊!”陈果说。“对‘法轮功’你有什幺看法?”“‘法轮功’残害生命,危害人类社会,是邪教,”陈果毫不犹豫地回答。“想学校和同学吗?”“想,非常想她们。”

    有记者问:“如果能够得到的话,你最想要什幺?”陈果平静地说:“过正常人的生活。”

    记者注意到,在病房另一侧的郝惠君仔细听着女儿谈话。如今,她已是面目全非,遍体鳞伤。双目失明的郝惠君说:“一九九六年八月我开始练习‘法轮功’,后来,我就让我的女儿跟着我练。没有想到会有今天这个结果。”“练习‘法轮功’,李洪志让我们放下生死,全心投入,当时就是认为自已做的是对的。”

    有记者问:“到天安门广场自焚之前你们曾接到李洪志一篇关于去掉最后执着,获得‘圆满’的经文。”“对,有这样的‘经文’。”郝惠君肯定地说。

    “放下生死,获得‘圆满’,但事实又不是这样,你们的师傅讲得对吗?”记者问。

    “当时我就是想要正这个法,‘圆满’之后能跟着师傅‘升天’。没有想到后果会是这样。”(中新社开封四月七日电)


来源:中国新闻社 2002年4月08日
(责任编辑:庄红韬)


 
 
相关网站
 启明网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