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综合报道 2002年5月20日07:34


天安门自焚事件参与者重新走上人生之路

新华社记者  王恒涛  翟伟

    

    “我要大喊一声,李洪志,你是一个大骗子,快收拾起你骗人的把戏吧,不要再害人了!”

    喊出这样悲愤心声的人就是曾经痴迷李洪志及其邪教“法轮功”的王进东。

    当年,他在李洪志及其邪教“法轮功”的蛊惑诱导下,伙同他人组织、策划、煽动、帮助“法轮功”练习者在天安门广场制造了震惊世人的自焚事件。

    如今,经教育转化,王进东看清了李洪志和“法轮功”的真实面目。

    和睦家庭深受邪教之害

    在郑州监狱,王进东悔恨地告诉记者,1996年10月,一个在花言巧语掩盖下的邪教悄悄来到他的身边,无情地撕碎了他家所有的梦想———这就是杀人夺命的邪教“法轮功”。当时,王进东的挚友薛红军听信了“法轮功”的歪理后回开封“弘法”。在薛红军摇唇鼓舌下,一心想强身健体的王进东被打动了。

    此前,希望的风帆刚刚在王进东一家面前展开。

    1994年,妻子何海华借贷3000元钱,在开封市铁塔公园创办了旅游纪念品商店。王进东很快从市场上嗅到了商机,率先引进了常州工艺梳子、龙泉宝剑等,自行设计了开封的标志性建筑———铁塔模型,并申请专利,开发出微型铁塔。艰辛的劳动带来了丰厚的回报,小店的资产已翻到近10万元。

    王进东回忆,迷上“法轮功”后,他用半个月时间看了一遍《转法轮》。然后在朋友的指导下坚持天天练功,早晚各练半小时到一个小时。开始王进东在家练习,1998年李洪志下经文要求“大法弟子”都到练功点练功,王进东开始接触“同修”。逐渐,在经文的引导下,一帮人开始慢慢“上层次”。在“功友”痴人说梦似的“大彻大悟”之中,一家人慢慢越陷越深。王进东也由不知道怎么悟,到开始“上层次”,并不断有惊人发现,多次被大伙夸奖“悟得高”。

    随着王进东不断“上层次”,他开始向家人“传法”。当时,年仅16岁的女儿王娟在其父“得法”后的第四天开始接触《转法轮》。两年后,何海华也开始练习“法轮功”。此后,全家每天早晚都要练习“法轮功”。

    在“法轮功”所谓“修炼的过程就是修去常人执著心的过程”的精神支配下,这个令人羡慕的小家庭开始逐渐远离正常生活,一步步受制于“法轮功”的精神控制。

    何海华说,她喜欢看电视,听信李洪志“时间不多了,要精进时修”鼓噪的王进东就不让她看。她喜欢看杂志,王进东就说,“不如看大法。”连她爱吃的辣椒,都变成“执著”一同去掉。

    练功前,活泼开朗的王娟爱唱歌、爱美容。练功后,父亲认为这些都是“执著”,必须要放弃,因而,她把化妆品送人。在父亲的影响下,她开始拼命压抑自己,封闭自己,“笑不敢笑,唱不敢唱”。

    王娟在开封大学学习日语成绩突出,老师为她办了出国手续,可王娟怕影响“修炼”,坚决要求放弃。王进东和“功友”讨论后,支持她的选择。

    何海华的妹妹何金菊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开始做生意时,姐夫还雄心勃勃地准备再开一家分店,并计划3年后买一辆轿车。痴迷“法轮功”后,王进东、何海华为了“过金钱关”,经常坐在商店外,顾客来买东西,他们便说,“店里没有人。”

    在“法轮功”的精神控制之下,王进东一家在深渊里越陷越深。王进东说,2000年8月,李洪志不断传来“去掉最后的执著”等反动经文,动员练功者“放下一切世间的执著”。对他们影响最大的是,李洪志在一篇经文中称,“修炼为了圆满,现在该圆满了,你们还不动,看你该怎么办?”在这些经文的影响下,王进东和一些痴迷者开始醉心于实现“圆满”。

    这时,另一个“法轮功”痴迷者刘云芳不失时机地宣布自己在“练功”时看到了在天安门自焚时“白日飞天”的情景。

    2001年1月23日,在李洪志一遍遍“放下最后执著”的鼓噪下,沉醉在虚无缥缈的“升天”、“圆满”美梦中的王进东等人终于制造出了震惊世界的自焚悲剧,造成了两死三重伤的严重后果。去年5月17日,王进东因故意杀人罪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5年。

    此前,痴迷“法轮功”的王进东的妻子、女儿也因为不断闹事,被裁定执行劳动教养2年。

    至此,一个原本温馨幸福的小家庭几乎分裂,王进东年近古稀的老母亲在女儿家里以泪洗面。

    春风化雨使他迷途知返

    自焚事件后,王进东在一段时间仍无悔改。他被送进医院时仍在不停地为“大法”呼喊,拒绝配合治疗。但医生悉心为王进东疗疾,给他额外配备了电暖器。他吃的是营养餐,一日三餐有果汁,半夜里护士们还自费为他提供夜宵。护士满大姐给他送来刚上市的西瓜。

    去年11月7日,王进东被判刑后送回郑州监狱服刑,他再次受到照顾。入狱谈话时他提出被子薄,谈话结束时另加的铺盖已放在床上;他态度强硬,管理人员迂回做工作;他思念亲人心切,管理人员就让他的弟妹前来探视,让解教的何海华和王娟到监狱给他做思想工作,让他和母亲通电话。

    管理人员细致的教育工作从灵魂深处动摇了他内心固守的邪念。“看完傅怡彬杀父杀妻案的报道后,我的心里像开了锅似的翻腾。我在日记中对李洪志说,如果你的修炼和‘圆满’就是这种方式,‘弟子’王进东宁愿放弃。”联想到自焚事件中刘春玲、刘思影、郝惠君和陈果四人的悲惨遭遇,王进东扑在床上痛哭起来,随后写道:“为什么自己苦苦追求的东西,到头来却是自杀和杀人?”“如果修炼大法是这种‘圆满’形式,我情愿放弃这种‘圆满’!天啊!天啊!这到底是为什么?”

    在工作人员的关心下,去年12月26日,王进东认识到了自己所犯的罪行,并写下了与邪教“法轮功”的《决裂书》。他饱含激情地写道:“我这个顽固的冰在政府干部太阳般的热诚和关爱下被融化了。”

    经过切肤之痛后猛醒的王进东,更加清晰地认识到了李洪志的阴险和“法轮功”的邪恶。他在一份名为《愚昧·死亡·新生》的材料中写道:“李洪志利用人们想得到一个好身体的单纯想法,用末世论妖言蛊惑大家步入‘法轮功’‘升天’‘圆满’的圈套。他抓住‘弟子’对‘圆满’的极大执著,用像雪片一样的讲法和经文,催促‘弟子’走出来作茧自缚。我就是听信了他的谣言走上了自焚的绝路,成了千古罪人。但直到今天,李洪志还在让‘弟子’走出来。实践证明,这些所谓的‘弟子’不过是他手中的一张张牌,任他玩耍,给祖国脸上抹黑。”

    王进东还质问李洪志:“你让‘弟子’全部走出来,达到你所谓的‘圆满’,为此你接连不断地下发‘经文、讲法、解法’。难道你的‘圆满’就是自杀和杀人,就是对抗政府吗?你还说你比我们自己更加珍惜我们,但是你为什么对1700多名因练习‘法轮功’而丧命的人麻木不仁呢?”王进东对今天仍在痴迷“法轮功”的人发出了呼吁:“猛醒吧,不要像我这样等吃尽了苦后再后悔,那样代价太大了!李洪志的‘圆满’不过是个弥天大谎!”

    清醒后的王进东在思想和行动上取得了很大进步,不但能够自省,还为痴迷人员做思想工作。他先后在河南省女子监狱、郑州监狱作了两场现场报告,取得了良好效果。春节到来之际,王进东压抑不住自己内疚的情感,给开封市人民政府写了一封谢罪书。为了更大限度地揭穿“法轮功”的真实面目,他还致信世界人权组织,痛斥“法轮功”的罪恶。

    令王进东感到欣慰的是,妻子何海华和女儿王娟彻底与“法轮功”邪教决裂后,由于表现突出被提前释放回家。今年4月9日,女儿王娟在日内瓦举行的联合国第五十八届人权会上发言,揭露了邪教“法轮功”的滔天罪行。如今,年迈的母亲又开始享受天伦之乐,女儿王娟的婚事也提上了议事日程……

    妻女走向新生的行动深深地鼓舞着高墙内的王进东,他也开始思考如何走好自己的人生之路。在郑州监狱,王进东告诉记者,他的愿望是准备写一本揭露李洪志的书,书名暂定为《邪教“法轮功”》。目前,他已五易其稿,写了几万字的材料,初步写出了自己认识到的“精神瘟疫传播者”李洪志的真实面目。为了提高写作水平,他在监狱里报考了成人自考中文专业。今年3月,他还写了一首诗,抒发了对党和政府的无限感激之情,“深感德政赛父母,吾当知恩诉衷肠。”

    如今,摆脱了邪教“法轮功”的控制,王进东一家人的生活重现灿烂的阳光……

    (新华社郑州5月19日电) 

    《人民日报》 (2002年05月20日第四版)  


(责任编辑:孙娟)


 
 
相关网站
 启明网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