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综合报道 2002年6月26日04:56


党的光辉照我心
河北省教育转化“法轮功”痴迷者纪实

王雷鸣  董智永  王金良

    

    “党啊,亲爱的妈妈,是您把俺从邪教的深渊里拉出来;您放心吧,我们会用实际行动报答您……”在党的81岁生日即将到来之际,河北省各地已经转化的“法轮功”练习者以多种形式愤怒声讨邪教“法轮功”,热情讴歌党的关怀、挽救之情。

    依法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以来,河北省各级党委、政府坚决贯彻团结、教育、挽救绝大多数的原则,耐心细致地做好“法轮功”练习者的教育转化工作,使一个个“法轮功”痴迷者幡然醒悟,彻底认清了邪教“法轮功”的反动本质,重新回到了党和人民的怀抱。

    像医生对待病人,像父母对待孩子,像老师对待学生,帮教人员以满腔真情感化了一个个陷入泥潭的“法轮功”痴迷者

    “刘海芹又犯心脏病了!”2001年4月6日凌晨4时许,一阵急促的喊声惊醒了守护在病房外的高阳劳教所帮教干警马莉。

    “马上抢救……”医生不断地下达着指令,“病人的呼吸道被痰堵住发生了窒息,马上准备吸痰。”不巧的是,恰恰在这个紧急关头医务室的吸痰设备出现了故障。此时,病床上的刘海芹面色发紫,身体开始痛苦地抽搐。时间就是生命,再不能耽搁了,干警马莉毫不犹豫地冲上前,口对口为刘海芹做起了人工吸痰……40分钟过去了,刘海芹终于脱离了危险,在场的群众无不感动得流下了热泪。

    刘海芹是1998年开始练习“法轮功”的,因多次参与“法轮功”邪教活动,触犯国家法律,被依法劳动教养。劳教期间,因突发心脏病被送往高阳县医院治疗。在住院治疗的3个多月里,高阳劳教所五大队专门成立了紧急看护小组,昼夜守护在她身边。由于身体极度虚弱,刘海芹在病床上不能翻身,干警们就为她端屎端尿;为了防止生褥疮,干警们轮班反复给她做按摩……干警们真诚的热心和耐心融化了刘海芹僵硬的心。她的丈夫感动得热泪盈眶,一遍遍地说:“没有你们这些共产党员,就没有刘海芹的今天。你们待她真比父母还亲啊!”

    这只是广大帮教干警用真情感化“法轮功”痴迷者的一个缩影。为了促使一个个“法轮功”痴迷者尽快醒悟,帮教人员以“挽救一人,幸福全家”的高度责任感,像医生对待病人,像父母对待孩子,像老师对待学生那样,以真心、爱心、耐心、诚心、恒心对待每一个“法轮功”人员,使每一个“法轮功”痴迷者亲身感受到党和政府的关怀,体验到人间的真情。

    18岁的阎玉龙因练习“法轮功”辍学在家,性情变得孤僻冷漠。到劳教所后,阎玉龙甚至以绝食相威胁,对抗教育转化工作。为了让他进食,帮教干警房豹等人一连几天给他做了热腾腾的炒菜、炖肉、鸡蛋面,都被阎玉龙拒绝。房豹从阎玉龙的亲属那里打听到他喜欢吃干脆面和听神话故事,于是就给他买来了干脆面和故事书。房豹一边给阎玉龙讲故事,一边给他讲做人的道理,教他读书看报学知识。为了培养他的爱心,房豹还破例允许他喂养小动物、教他学骑马、种菜浇花,教育他树立正确的人生信念。

    阎玉龙到劳教所时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房豹就找来自己的制服给他穿上。阎玉龙被感动了:“来劳教所以前,听信李洪志的谣言,说劳教所是‘魔窟’,可这里的帮教老师和蔼可亲,给了我从未感受过的关怀。事实告诉我,李洪志才是大骗子、大魔鬼。”

    如今,小玉龙在劳教所里不但积极帮助干警们打扫卫生,还主动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揭露“法轮功”害人害己的丑恶勾当,帮助那些执迷不悟的“法轮功”痴迷者认识错误,迷途知返。

    “心病”须用“心药”治。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帮助“法轮功”练习者解开了思想“疙瘩”,摆脱了邪教的精神控制

    “法轮功”痴迷者由于受李洪志歪理邪说蛊惑,对“上层次”、“消业”、“地球爆炸论”等歪理邪说深信不疑,一心追求虚无飘渺的“圆满”、“白日飞升”、“天国世界”。要让他们彻底摆脱邪教的精神控制,必须帮助他们识破李洪志的骗人把戏,真正解开思想的“疙瘩”。

    彭荣芬原是宁晋县一名“法轮功”痴迷者,曾多次进京闹事,非法宣扬邪教,破坏法律实施,被依法劳教。针对彭荣芬对“法轮功”歪理邪说执迷不悟、思想顽固的特点,石家庄市劳教所帮教干警崔彦芳针锋相对,耐心给她讲解李洪志歪理邪说的荒诞不经,以及“法轮功”反科学、反社会、反人类的罪恶本质,并和彭荣芬一句一句查找李洪志的《转法轮》和“经文”中的荒谬之处:李洪志一边高喊“真、善、忍”,一边又教人“忍无可忍”;前边叫练习者“遇到问题向内找”,后又叫练习者“走出来”、“铲除邪恶”;口头上讲“不参与政治”,而实际是鼓动练习者围攻党政机关和新闻单位,干着颠覆国家政权的勾当。经过20多天耐心细致的工作,彭荣芬终于流下了惭愧的泪水……

    为了帮助转化后的原“法轮功”痴迷者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重新鼓起生活的风帆,崔彦芳又和同事们一起组织、编写了一套系统讲解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以及法制、科学、心理学、医学等知识的特别教材,深入阐释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以及“做好人”和“真、善、美”的真正含义,使接受教育的“法轮功”人员思想上产生强烈震撼。一些已经转化的“法轮功”人员发自肺腑地说:“我们学习到的新知识,是世上医治‘法轮功’顽症的最好良药!”

    在廊坊市,原“法轮功”练习者韩雪梅及其全家人转化的故事不胫而走。韩雪梅一家都曾是“法轮功”练习者。她自己转化后又主动动员父母、哥哥接受社会各界的帮助教育,并结合自己的亲身体会说服他们。韩雪梅说:“‘法轮功’给我们带来的不是家破人亡,就是妻离子散,这叫什么‘圆满’!难道练‘法轮功’过亲情关,就是一家人不认一家人;难道共产党给我们带来的富裕生活,是‘魔’生活、‘邪’富裕?要不是共产党,我们哪能过上富裕的好日子?”在她的积极帮助下,父母和哥哥很快实现了转化,一家人重新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又一次享受到了人间亲情。

    为了表达对帮教人员的感激之情,韩雪梅一家特意给18位帮教人员送去了18束鲜花。献花时,他们全家并列站齐,向帮教人员深深鞠了三个躬,并深情地说:“第一躬,感谢共产党的大恩大德;第二躬,感谢政府的热情关怀;第三躬,感谢帮教老师为我们付出的心血。”

    不仅要让“法轮功”痴迷者迷途知返,还要千方百计为他们解除后顾之忧。许多转化后的原“法轮功”练习者动情地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们的今天。”

    “法轮功”痴迷者在李洪志及“法轮功”邪教组织的驱使下,不少人有家不归、有工不做、有田不种。他们经教育转化重新回到正常的社会生活后,在工作、生活上都面临着许多问题和困难。为此,河北省各地各部门普遍建立了帮扶责任制,努力为已转化人员做实事、办好事,使他们尽快融入到多彩的社会和家庭生活之中。

    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雷字村原“法轮功”痴迷者王春海转化后,村党支部了解到王春海有一定的文化基础、爱钻研,就为他找来了一批科技致富书籍,鼓励他依靠科技致富。在村党支部的大力支持下,王春海刻苦钻研养殖牛蛙技术并获得成功,年收入上万元。说起自己的致富经历,王春海感激万分:“是党组织帮我成材,是科学让我致富。”

    唐山丰南市原“法轮功”痴迷者赵春江是一名硕士研究生,因痴迷“法轮功”而放弃学业。去年10月,赵春江转化后,主动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开导教育其他“法轮功”痴迷者,帮助20多人实现了转化。为此,唐山市和丰南市的领导多方奔走,积极帮助赵春江复学。今年3月1日,赵春江终于回到了魂牵梦萦的校园。重新踏进校门的赵春江激动地说:“走过弯路的人,才知道今天的生活是多么甜蜜。今后,我一定要知党情、报党恩、跟党走。”

    为搞好后续帮教,巩固转化成果,河北省各地各部门党组织积极开展了送温暖活动,用满腔的热情帮助原“法轮功”练习者解决生活中的实际困难。唐山市三友集团公司在减员增效的情况下,决定优先安排17名“法轮功”转化人员;廊坊市为50多名“法轮功”转化人员安排了工作;石家庄市千方百计帮助5名失学的原“法轮功”练习者重新回到了大学的课堂。

    一桩桩、一件件生动的事例,如春风化雨,滋润着“法轮功”转化人员的心田。如今,遭受“法轮功”毒害而又重新回到党和人民怀抱的他们,情不自禁地从心底发出这样的呼唤:“共产党好!社会主义好!”

    (新华社石家庄6月25日电) 

    《人民日报》 (2002年06月26日第六版)


(责任编辑:王一三)


 
 
相关网站
 启明网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