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时政 >> 综合报道 2002年7月21日11:30


原"法轮功"痴迷者陈斌的新生感悟:回到现实中

新华社记者  牛纪伟

    

  57岁的陈斌是原陕西省轻工业联社办公室主任,中共党员、大学文化,曾担任西安交通大学“法轮功”练功点辅导员。经过党和政府的大力帮教,2001年陈斌与“法轮功”组织彻底决裂。 

    近日,陈斌动情地对记者说:“我是一个高学历、办事并不盲目的人,但受李洪志及邪教‘法轮功’的蒙骗,栽了一个不该栽的大跟头。” 

    转化以后,陈斌写了15万多字的揭批材料,字里行间充满了对这段弯路的无尽忏悔和对李洪志的愤恨;他亲历的一件件事情,无可辩驳地证明了“李洪志是人不是神,而且不是个好人”的真面目。 

    他曾经将李洪志作为心中最崇拜的“圣人”;然而,从小小的法轮像章开始,他逐渐认清了李洪志的真面目 

    1996年6月,陈斌抱着强身健体的善良愿望开始练习“法轮功”。我国政府依法取缔邪教“法轮功”后,他顽固坚持“法轮功”立场,多次非法滋事,2000年12月,因非法印刷“法轮功”邪教宣传资料被处两年劳教。 

    出乎记者意料的是,陈斌曾作为一名李洪志的忠实追随者,他的转化竟是从小小的法轮像章开始的。陈斌说:“进入陕西省枣子河劳教所后,我发热的大脑冷静了许多。我是一名受党和国家培养教育多年的干部,为什么成为强制教育的对象?静下心来,我开始看一些揭批材料。” 

    这时,原“法轮功”北京辅导总站站长汤学华揭露的事实真相对陈斌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李洪志让汤学华订做1万枚法轮像章,做好后汤学华请示李洪志,李洪志指示将每枚0.45元订做的法轮像章卖成每枚3元,每枚净赚的2.55元交给李洪志。 

    无独有偶,陈斌担任西安交通大学“法轮功”辅导点辅导员期间,一项重要任务是负责为“法轮功”学员购买资料。他亲历的一些事正好佐证了汤学华的揭批。 

    陈斌说:“前几年,我利用去湖南开会的机会,转道武汉购买了数百枚法轮像章。当时我背回来大半袋子。到现在还记得很清楚,是每枚3元买的,然后以同样的价格卖给了学员。我对汤学华的揭发材料深信不疑。因为我是搞经济技术协作的,北京证章厂等许多单位我都很熟悉,法轮像章一枚0.45元的成本是绝对真实的。但是对于价格的高低,作为一名‘真修弟子’,以前不敢产生任何置疑。” 

    小小的法轮像章动摇了“师父”在陈斌心目中“神”的地位。陈斌发现,原来李洪志也是一个爱财的人,而且得财之道很是卑劣。可他在国外还辩解:“我有一亿多弟子,我只要说每人给我一元钱,我马上成为亿万富翁……但是我不会跟你要一分钱的。”这是何等的虚伪! 

    陈斌说:“全国那么多‘法轮功’练习者,每个弟子一枚法轮像章,李洪志能挣多少钱?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每个人还不止一枚,法轮像章有各种样式、各种颜色的。我自己就有至少五六枚。仅靠一枚小小的法轮像章,他就挣大钱了。” 

    还有一件事进一步加深了陈斌对李洪志真实面目的认识。陈斌说,他担任“法轮功”辅导员期间,“法轮功”教功磁带特别紧俏,通过上级“法轮功”组织的特批,允许他们购买“法轮功”教功磁带的母带并自行复制200盘。当时买的母带是每盘57元,然后陈斌到市场上买了200盘空白带,每盘18元,录制费每盘5元,加起来才23元,这是多么大的差价!陈斌说:“难怪李洪志要‘法轮大法’研究会下发紧急通知,严格禁止辅导站买盗版资料,因为购买盗版就等于银子流到别人的口袋里去了!” 

    李洪志曾宣扬“义务奉献,弘传大法”。陈斌说,他当时就是冲着这一点练习“法轮功”的。但没想到现实中的李洪志是那么贪财。陈斌气愤地说:“由此看来,他是人不是神,而且还不是个好人!” 

    他曾经担心,脱离“法轮功”后会“形神全灭”;后来他发现,那只是李洪志实施精神控制的手段,转化后活得好好的 

    陈斌说,以前他之所以难以跳出“法轮功”的圈套,主要是因为李洪志在他心中一直是“神”:信则能“圆满”,不信则“形神全灭”,由不得自己。 

    李洪志曾蛊惑说,他有无数的“法身”,“法轮功”练习者想什么、做什么,“法身”都知道。他还警告说,如果学员不再练习“法轮功”,祛掉的病就全部给推回来,如果做“破坏大法”的事,罪大如天,就会“形神全灭”。 

    但是,李洪志真的“法身”无处不在,脱离“法轮功”就会“形神全灭”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陈斌亲历的一件件事,更加坚定了他与邪教“法轮功”决裂的信心。 

    2001年4月底,“法轮功”劳教人员、西安交通大学硕士生刘殿勋嘴边生了口疮,期间陈斌的嘴边也生了一个口疮。 

    刘殿勋得意洋洋地对陈斌说:“你看,让你背叛了‘师父’,‘师父’在惩罚你了。你早晚会形神全灭的!”陈斌反问他:“那你得了口疮怎么解释?”刘殿勋说:“我这不是病,是师父在给我‘消业’。不信你看,我很快就会好了。” 

    陈斌对记者说:“那时我已经基本转化,不再相信李洪志的邪说。生口疮后积极服药,几天后就好了。但是刘殿勋坚信‘师父’有神通,拒绝就医。” 

    当时,“五一”长假将至,在劝刘殿勋就医遭拒绝的情况下,劳教所的赵大队长对他说:“这样吧,五一过后,如果你的口疮还不好,就必须去看医生。” 

    “五一”长假结束了,刘殿勋的口疮不但未好,反而愈加严重。他坚持不去医院,说“再给我三天时间吧,‘师父’在考验我呢!”三天以后,刘殿勋小小的口疮已肿成了大脓包,不停地流着脓水。最后,病情不断发展。在劳教所帮教人员的劝说下,刘殿勋服药不到一个星期即痊愈了。 

    通过这件事,陈斌更加坚定了与李洪志决裂的信心。他说:“我用李洪志自己说的‘神’的标准来对照他的所作所为,有理有据地得出了李洪志不是‘神’的结论。你看,李洪志说‘破坏大法’的人会‘形神全灭’,那么多的转化者都工作生活得很好。按照李洪志的说法,我对‘大法’的破坏是罪大如天,我活得也挺好,李洪志能把我怎么样?” 

    原“法轮功”劳教人员于存多刚入枣子河劳教所时相当痴迷,认为李洪志是“神”,连李洪志的名字也不敢叫。转化后的陈斌对他做了大量帮教工作,列举了大量事例揭露李洪志是人不是神,所谓的“法身”、“法轮”全是骗人的鬼话,终于使于存多幡然醒悟。转化后,于存多画了许多幅漫画,揭露李洪志“上层次”、“求圆满”的骗术和邪教“法轮功”的危害。 

    在陈斌的帮教下,卫普云、祝辉等30多名原“法轮功”痴迷者彻底脱离了“法轮功”邪教,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他说,练习“法轮功”后的确有一种“无病感觉”,但这不是李洪志的“神通”,而是得益于有规律的生活 

    陈斌说,他以前痴迷于“法轮功”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感觉练习“法轮功”后身体状况的确出现了一些好转。因此,对李洪志的“神通”深信不疑。 

    但是,陈斌通过自己以及家人的经历深有体会地说,即使“法轮功”练功者身体出现“无病状态”,那也只是一种感觉,其实“无病状态”不等于没病,往往只是掩盖了病情。 

    1996年6月,患有高血压的陈斌抱着祛病强身的目的开始练习“法轮功”。陈斌说:“当时我整天诵读《转法轮》、定时打坐练功,业余时间基本都放在练功学法上,一天最起码要4个多小时。一段时间下来,身体的确感觉好多了。”陈斌80多岁的母亲患有糖尿病,在他的影响下也练起了“法轮功”,而且非常痴迷,坚信“师父”能治她的病,也说练功后身体感觉好了,拒绝打针吃药。 

    实际情况如何呢?陈斌心有余悸地对记者说:“转化以后,我到医院检查身体,实际上血压并没有降下来。前不久,我母亲心脏病发作,在医院顺便查了一下血糖,不但没有降下来,反而升高了,血糖还是四个加号。” 

    那么,为什么有些“法轮功”练习者感觉练习“法轮功”后身体好了呢?转化以后,陈斌认真学习了包括气功科学在内的一系列书籍,真正明白了自己身体“好了”的原因。陈斌强调,良好的生活习惯和平和的心态有助于身体健康状况的好转,自己就有这方面的亲身体验。 

    陈斌说:“有一次,我在单位原本可以评上先进,但因为一些程序上的问题没有评上,当时我不但不感到沮丧,还暗自高兴:我‘一失’有‘四得’,离‘圆满’更近了一步。现在回想起来,看似放下‘名利情’,其实是很自私的,只要自己能够‘上层次’、‘求圆满’,什么事都能想得开。” 

    定时有规律的动作锻炼,也有助于身体健康,但这不是李洪志的神通,而是自己锻炼的结果。陈斌打了一个比方,就像做广播体操,伸伸胳膊伸伸腿,坚持锻炼就会使身体明显受益。有些“法轮功”练习者得的是常见慢性疾病,相信“师父”李洪志能为“真修弟子”清理身体,这种心理暗示作用也一定程度使他们产生了一种“无病感觉”的错觉。 

    陈斌认为,“法轮功”练习者此时得到的好处,往往误认为是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的威力,进而逐步相信“上层次”、“求圆满”,从而逐渐被李洪志所控制。重症病人一旦拒医拒药,就会出现不治而亡的悲剧。全国上千名“法轮功”练习者因此致死致残的案例就是最有力的明证。陈斌说,如果不是政府依法取缔邪教“法轮功”,拒医拒药导致死亡的结局在等着每一个痴迷者。 

    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陈斌对生活充满了无限的热情。目前他正在西安某老年大学学习,已帮助30多名“法轮功”痴迷者脱离邪教“法轮功”的桎梏,获得新生。(新华社北京7月21日电 )


来源:新华社 2002年7月21日
(责任编辑:陈云)


 
 
相关网站
 启明网
推荐给朋友: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人民网地图 帮助信息 广告服务 合作加盟 网站声明 招聘英才 联系我们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