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新安全
2003年 第九期


为啥那里癌症这么多
——江苏启东肝癌高发现场采访实录
启东市寅阳镇连兴港村一角 

  ■ 本刊记者 苏 赢 摄影/苏 龙 

  感染乙肝病毒,吃霉变的粮食,喝受过污染的水,遗传因素和缺微量元素硒,五大因素导致肝癌高发 

  癌症,被视为人类在21世纪面临的第一“杀手”。“谈癌色变”,形象地表达出人们在面对癌症时的恐惧与不安。2003年4月18日《江南时报》一篇题为“江苏每年12 
万人死于癌症,一些地区环境恶化导致”的报道引起了我们的注意,报道说:“全国癌症死亡率最高的前30个县中,江苏占了9个。因癌症而死亡的人数占全国癌症死亡人数的1/10。”在向有关专家做了一番咨询后,我们把目光索定在全国肝癌高发现场 
——江苏启东,准备对“癌症高发问题”探个究竟。 

  启东:肝癌发病率是全国平均水平的3倍多,1万人中有6.5人是肝癌患者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研究所肿瘤流行病学研究室主任乔友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启东肝癌研究早在七十年代初就已起步。那时候,来自上海、江苏、北京等地的专家在当地‘赤脚医生’为主的医务人员配合下,组成了多学科的医疗科研队伍,连续数年驻扎在启东,开始了肝癌防治研究的攻坚战。这么多年下来,积累了大量宝贵经验。 
2002年12月我还参加了在启东召开的‘中国癌症现场防治研讨会’,应该说,启东已成为国内最主要的肝癌防治现场的一个典范。” 
  资料表明,30多年来,启东青年人(35岁以下)肝癌发病率已经呈现下降趋势,但65岁以上老年人肝癌发病率却有所升高。从这个意义上讲,启东肝癌将在一个时期内处于较高的发病率状态,肝癌流行趋势仍然较为严重。资料显示,七十年代,启东肝癌发病率在10万分之50以上波动,近些年,依然维持在10万分之60至70,是全国平均水平的3倍多。据统计,启东居民每死亡5人中,就有1人为癌症;3个癌症患者中就有一个是肝癌。启东现有人口116万,每年因癌症死亡的有2000多人,其中死于肝癌的多达700多人。 

  在记者赴启东采访前,曾就“启东肝癌高发问题”向启东市的有关部门询问,但均被婉言告之:“肝癌高发那是原来的事了,现在好多了。我们市正在轰轰烈烈地招商引资,不希望你们做这方面的报道,如果报道其他的,我们欢迎;如果报道肝癌,那最好不要过来了。”既然肝癌现在“好多了”,为什么在面对这个问题时还依然保持这样的低调?带着一些疑问,记者奔赴启东。 

  从上海出发,乘三个小时的车,途中经过一次轮渡,就到了启东。应该说,无论从哪个角度讲,启东都是一个生机勃勃的城市。从对她的一大段长长的介绍中,我们更加强烈地感受到这个素有“江风海韵北上海”之称的城市的魅力——地处美丽富饶的长江三角洲,万里长江入海口的北岸,三面环水,是东海、黄海、长江的三水交汇处,与国际大都市上海隔海相望,著名的风景区“圆陀角”是全国最早看到日出的地方之一。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国民经济持续发展与社会事业的进步,启东连续多届跻身全国农村综合实力百强县(市)行列,先后荣获全国首批小康县、全国科技百强县市、中国明星县市、全国卫生城市等称号。1999年和2002年两度被评为江苏省文明城市。然而,就是在这方沃土上,勤劳能干的启东人,却要面临着肝癌的威胁。 

  这儿肝癌为什么高发?现在的防治情况怎样?老百姓怎样看待?当地政府、医疗科研机构采取了哪些治理措施?启东肝癌与环境污染是否有关?记者在启东展开了调查。 

  揭开肝癌高发的“面纱” 

  在启东,谈起肝癌,老百姓都会不约而同地告诉你去启东肝癌防治研究所去了解情况,因为这个机构对启东肝癌的研究和防治最具权威性,最有发言权。 
  启东肝癌防治研究所位于启东市的中心地带。远远望去,研究所的大门上挂着几块牌子,其中一块是“启东肝癌防治研究所”,另一块是“启东市肿瘤医疗中心”。走进大门,可以看到很多人在“肿瘤医疗中心”一层门诊处排起了长队,尽管还没到下午上班时间,但可以看得出,来这里就诊的人很多。 

  研究所的黄坚所长是个热情的启东人,在记者说明来意后,他非常爽快地接受了采访。 
  黄坚告诉记者,早在1972年启东就成立了“启东肝癌防治研究领导小组”,随着启东被确认为国内外罕见的肝癌高发区,经过30多年通过对启东地区的流行病学调查和实验研究,他们已经基本搞清了启东肝癌高发的原因,现在已经基本形成了共识,即启东肝癌是在乙型肝炎病毒(HBV)感染、黄曲霉毒素(AFT)暴露、遗传因素、饮水污染和微量元素缺乏等五方面因素的协同作用下引起的。 

  黄坚说,他们在乙肝病毒感染致癌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多年来的研究表明,启东人 HBsAg(乙肝表面抗原)阳性率约15%(高于全国7%的平均水平),其中,肝癌患者HBsAg(乙肝表面抗原)阳性率约为80%,也就是说,启东绝大多数肝癌患者都与乙肝病毒感染有关;在对启东11534人的队列进行22年前瞻研究中,结果显示:HBsAg携带者中肝癌发生率为每10万人356.58,HbsAg非携带者中肝癌发生率为每10万人26.04,也就是说,在启东,乙型肝炎携带者患肝癌的危险程度约为不是乙型肝炎携带者13.69倍。就此,国内外已经形成了共识,即乙型肝炎是引起启东肝癌高发的主要元凶。 
  在谈及启东人HBsAg呈阳性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这个问题时,研究所的高级实验师陆建华告诉记者:“这和过去医疗卫生条件差有很大关系,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六、七十年代打针的时候,针头都是公用的,即便是消毒了,也未必达到消毒效果。再加上启东气候、个人卫生习惯等原因,很容易造成乙肝传播。” 

  对于黄曲霉毒素(AFT)导致肝癌的说法,启东老百姓有最直接的看法——不要吃发霉的玉米、花生,那东西会致癌。早在七十年代,启东就建立了完整的针对AFT的调查和实验体系,他们筛选了黄曲霉毒素高产毒菌株,并对它们进行了提纯;同时,经过流行病学调查和实验研究,证实了肝癌发病与黄曲霉毒素污染和摄入有关。 

  “实际上,六十年代的时候,我们这儿是以玉米为主食。我是在启东农村长大的,那时家家户户都吃玉米,因为启东的气候潮湿,所以容易造成玉米发霉,结果呢,人吃了霉变的玉米就增加了致癌的机会。我们在用含黄曲霉毒素的霉玉米喂饲鸭子,结果33.3%诱发肝癌;大鼠实验肝癌的诱发率为66.7%。”研究所的高级实验师王金兵提供了这些数据。 
  实际上,记者在启东市的合作、寅阳等乡镇采访中发现,绝大部分村民都能或多或少地说出启东肝癌高发的原因,当然,也不乏一些后来被研究证实了的没有科学依据的说法,诸如有村民讲到“因为启东三面环水,肝癌和人们常吃海鲜有关”,“因为启东原来是国家划定的棉粮产区,种棉花会用到大量农药,所以启东肝癌和农药有关”等等。其实,最让记者感到惊讶的是,在农村里,很多患者家属都会极力回避自己家有癌症病人,因为村民们相信,癌症会遗传的。如果由于家人得了癌症,从而影响了子女的婚嫁,那个代价是相当沉重的。在启东的一些农村,大多数准备成婚的男女都要把对方家族有没有癌症史作为很重要的一个问题进行“调查”。遗传因素到底对启东肝癌起到怎样的作用呢? 

  王金兵告诉记者,他们经过遗传流行病学调查发现,原发性肝癌(即相对于转移性肝癌而言,转移性肝癌是指始发于身体的其它部位并扩散到肝的肝癌)具有显著的家族聚集性,大约42%的肝癌患者有肝癌家族史。 

  “肝癌遗传病因研究结果显示,原发性肝癌是一种多基因遗传病,通俗点说,就是内外因的辨证关系问题,内因是患者的遗传易感性,外因就是乙肝感染、黄曲霉毒素、水污染等环境因素协同作用引发的肝癌。” 

  饮水污染对启东肝癌高发所起的作用,是经常被人提及的。早在七十年代,我国已故著名流行病学专家苏德隆教授就对启东居民饮用水进行了细致的调查研究,他用流行病学的方法分析肝癌发病率、死亡率与饮水类型的关系。在启东,从饮水与肝癌关系的流行病学调查看,不同饮水类型居民的肝癌发病率由高及低依次为:宅沟(居民住宅周围的天然或人工的水塘)水、泯沟(两块农田之间,用于灌溉的水塘)水、河水、浅井水、深井水。有研究认为,饮水污染可能与HBV感染和黄曲霉毒素形成三个环境因素组合而具有致癌作用。 

  黄坚认为,启东肝癌高发与微量元素缺乏也有关,主要是缺硒。在启东肝癌高发区的流行病学调查表明,肝癌发病率高、中、低三个乡居民的血硒水平相差极为明显。与此同时,多次动物实验也证明,硒能阻断黄曲霉毒素诱发大鼠和鸭子发生肝癌,它可以降低1/3到2/3的肝癌发病率。 

  到目前为止,启东肝癌的病因已经基本清楚。 

  “抗癌明星”陆诚慧:平常心态,理智看待 

  即便在现代传媒发达的今天,人们对癌症的认识也依然有限,如果再加上某些媒体动辄拿“癌症村”、“癌症县”来大肆炒做,面对癌症,人们表现出更多的是恐慌、害怕、避而不谈或谈则色变。在没来到启东之前,记者一直在想:生活在癌症高发现场的人们,应该是怎样的一种状态? 

  出租车司机李师傅是和记者第一个谈及肝癌的启东人,他微笑着告诉记者,“启东肝癌高发,很多人都知道,大家都司空见惯了。我们这里病逝的人很多都死于肝癌。我们村有好几个人,都死于这个病。其实,癌症也没什么可怕的,国家不是一直在治嘛。反正我不怕癌。” 

  启东市合作镇57岁的“抗癌明星”陆诚慧得知记者来采访,认认真真地准备了一番,他现在是启东市常胜学校的数学老师。老陆的老伴儿告诉记者:“听说你们要来,老陆还特意把他28年前的小本本(指日记)找了出来”。老陆告诉记者,他是在1975年启东肿瘤普查时得知患上肝癌的,1975年5月5月动的手术,那年他29岁,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当时知道得这个病了,肯定是没什么希望了,遗书也写了厚厚的好几页。当时很怕,主要是心疼我那两个小孩,一个6岁,一个4岁……”老陆轻轻地摇了摇头,“现在还真不敢想了,但毕竟还是闯过来了。仔细一想,也没什么怕的。现在很好,孩子们都已成家立业了,我和老伴很幸福。”老陆激动地说道,老伴儿静静地坐在他的身边,翻着老陆写的那本保存了28年的“死亡日记”,眼里含满了泪水。 
  “我现在也经常开导一些患者,告诉他们不要怕,要对生活充满希望,要乐观些,开朗些,要有平常心态,更要学会理智对待。现在医疗条件好了,治疗的水平也提高了,早诊断,早治疗,癌症不是什么可怕的东西。”老陆说。 

  交谈中,老陆告诉记者,现在他周围的百姓都很注意卫生,注意身体健康,用老陆的话说,“生命是最重要的,健康是最重要的,没有了这些,什么都谈不上。” 
  46岁的肝癌患者范名成(化名)在“启东市肿瘤医疗中心”的病房里接受了记者采访,他说,“我不怕癌症。现在孩子已经长大了,可以自立了。得了这种病,需要乐观。尽管各方面的压力很大,有经济方面的,也有精神方面的。但必须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现在不像我们小时候了,绝大多数人都十分关心自己的健康,我现在的体会是,健康太重要了。当初不太注意健康,现在有些后悔。没有健康,就没有了一切。”老范原来是启东市农药厂的职工,妻子是农民。 

  “再过些年,启东的癌症发病不会这样高了,现在各方面都在努力治理。”在记者离开病房前,老范微笑着对记者说。 

  缓解高发还要走很长的路 

  30年来,针对导致肝癌高发的五大主要因素,启东采取了马拉松式的攻坚战。 
  黄坚所长说:“经过30多年的探索研究,我们初步得出了乙肝疫苗免疫接种可能是预防肝癌的最佳途径和长期战略。从1983年起,我们率先开展了大规模的乙肝疫苗免疫接种工作,这是全球最早的人群预防乙型肝炎的二个项目之一。我们对免疫接种队列及同期对照队列共8万多人进行了10多年的随访,结果显示,乙肝疫苗10年保护率为76%,也就是说乙肝疫苗预防乙型肝炎(HBV)感染有长期保护效果。这其中,慢性肝炎患病率大幅度下降。从1993年起,启东市的儿童乙肝疫苗接种已列入当地的免疫接种计划,全市新生儿乙肝疫苗接种已超过90%,并逐步扩大到所有儿童,这为提高肝癌预防效果打下了良好的效果。此外,还从输血、血制品使用、手术和注射等途径控制医院内感染,切断了HBV等病原体的医源性传播。” 

  在控制黄曲霉毒素(AFT)暴露方面,防止粮食霉变和改变主食结构是主要的措施。记者在启东市合作镇采访时了解到,现在居民的主食已经发生了根本变化,当地居民告诉记者,“现在生活好了,大家吃米都很挑剔,选好的买。过去以玉米为主食,一日三餐都是玉米,现在谁家要是吃点玉米饭,那倒是很新鲜的事了。” 

  谈及启东肝癌的致病原因,启东市合作镇卫生所所长陈周说:“我们从小就知道发霉的东西里含有黄曲霉毒素,对于启东肝癌高发,我认为和生活习惯有很大关系,你想啊,过去大家都太不注意卫生,吃一些发霉的粮食,喝受污染的沟水,肯定要致病的。” 

  至于遗传因素与肝癌的关系,启东也开展了一系列肝癌遗传病因研究。王金兵介绍,“对于癌症的防治研究,往往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即各持己见,持水污染致癌说的,听不进其他方面研究的声音,有时候会争论得异常激烈。但就启东的情况讲,目前,我们已把肝癌家族史作为筛选肝癌高危人群的重要指标之一,这对肝癌预防具有现实意义。” 

  复旦大学预防医学研究所俞顺章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当年他曾和苏德隆教授一同在启东做过调查,俞教授回忆说,“1973年,启东县(原)采纳了苏教授改水防癌的意见,大力提倡饮用井水、深井水。一段时间后,改用井水的居民肝癌发病率有停止增长之势,而邻近的海门、南通和如东等地肝癌的发病率仍在继续增长中。” 

  这些年来,启东通过一系列的改水工作,使饮水污染这一病因因素已得到较为彻底的控制。全市116万人中已有115万人饮用深井水。 
  在补充微量元素这一问题上,有关机构已采取增加谷物硒含量、供应含硒盐和在肝癌高危人群服用富硒酵母等补硒措施,提高了血硒水平。调查研究表明,补充硒元素不仅可以防癌,还可以预防病毒性肝炎。 

  肝癌高发的病因找到了,也采取了相应的解决措施,那为什么现在启东肝癌发病率还依然保持在一个高水平? 
  启东肝癌防治研究所副所长陈建国研究员这样解释:“启东肝癌的流行趋势一直是国内外肝癌研究较为关心的话题。客观地讲,启东肝癌的流行仍然较为严重,启东癌症防治研究工作任重道远。但从另一个角度讲,我们不应该忽略一些因素,比如说现在的医疗检测水平提高了,把一些以前不容易检测出来的癌症检测出来了,此外,这30多年启东的人口结构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换句话说,也就是现在35岁以下的青年人发病率是明显下降了,而65岁以上老年人肝癌发病率却有所升高,这可能体现出老年重视医疗保健及肝病就诊的变化,因此说,要最终评价启东的肝癌防治的综合效果,也许再需要15到20年时间。也就是等八十年代左右出生的那批人进入到肝癌高发年龄段(35岁至55岁)时,我们再回头评价启东的癌症防治成效,是最客观公正、最具说服力的。” 

  记者在启东的调查中,基本排除了最初的假设——环境污染与启东肝癌高发的关系。但现实又让人们清醒地看到启东肝癌防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它需要几代人不懈地努力。 
  专家们评价,作为10个全国肿瘤防治高发现场之一的启东,在江苏省的9个癌症高发市、县中的肿瘤防治工作一直是做得比较好的。在慢性病的防治方面还有许多工作要做,比如说一些地方政府应该正视某些慢性病的高发情况,不要回避,更不要隐瞒。在加强对群众健康教育的同时,逐步建立并完善农村医疗保障制度,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控制某些慢性病的高发。另外需要明确的是,要认清群众健康与发展经济的关系。发展经济,应该以保证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为前提的。 

  小资料 
  据国际癌症研究中心估计,2000年全球肝癌的发病人数为56.4万,肝癌死亡人数为54.9万。其中,中国肝癌发病人数为30.6万,肝癌死亡人数为30.0万。中国肝癌的发病与死亡占全球的一半还多,并有继续上升的趋势。 

  硒与癌症 
  硒是人体生命中不可缺少的微量元素,它主要是谷胱甘肽过氧化酶的组成成分,这种酶能阻止过氧化物和自由基的形成,从而抑制了多种癌症的发生。 
  癌症患者的血硒水平明显低于正常人,而人群中血硒水平高的地区,癌症的发病率就低。流行病学调查及环境监测发现:癌症高发区的饮用水、土壤及农作物中含硒量较低。 
  补硒不仅可以预防癌症,而且可作为肿瘤患者的辅助治疗方法。肿瘤患者在化疗的同时加服硒制剂能提高疗效,减少化疗药物的毒副作用,特别是消化道及造血系统的毒性反应;肿瘤患者术后补充硒可减少复发及转移,巩固手术疗效。 

  什么食物含硒多 
  硒元素存在于很多食物中,比如蔬菜(大白菜、菠菜、南瓜、大蒜、西红柿、洋葱、芦笋等)、动物肝脏、海产品(海带、墨鱼、对虾、海蚌、牡蛎、海蜇皮、紫菜等)、大米、牛奶和奶制品以及各种菌类中都含有丰富的硒元素。 

六、七十年代,玉米是启东人的主食 
在启东农村,几乎家家户户都有这样的浅水井 
启东肝癌防治研究所所长 黄坚 
启东市合作镇卫生院 
患者在“启东市肿瘤医疗中心”接受复查 
启东抗癌“明星”陆诚慧(中)和他的妻子(右)一同讲述28年的抗癌往事
患者和流泪的家属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