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绿色家园
2003年 第十期


河流专家:澜沧江开发,前车之鉴!

    文/本刊记者 刘晓冰  图/何大明 王佛全

    一场中雨过后,位于北京西斜街的云南大理自治州驻京办事处,记者见到了著名河流专家何大明教授。
    何大明教授首先告诉记者,全球由于修建大坝已经造成4000~8000万的移民。水坝至今尚未给人们带来其倡导者所预言的利益,相反,50%以上水电站发电低于预期值,70%的项目未达到目标,几乎一半项目灌溉不足。水坝增加了社区防洪的脆弱性,另外,水坝平均成本超支56%……修坝的负面影响已经超出人们想象。

    漫湾水电站的教训必须吸取
    “不是没有教训,位于澜沧江的漫湾水电站就是很鲜活的例子。尽管如此,怒江还是被瞄上了。”何大明教授说。
    漫湾水电站位于中国云南省澜沧江中游河段,是澜沧江水能梯级开发的第一个干流大型水电站和云南省第一个百万千瓦级水电站。电站建设和运行以来出现的一系列社会、经济和生态环境问题,除政府部门和漫湾电厂已做了不少补救工作外,云南大学生命科学与化学学院和云南省漫湾发电厂合作完成了电站库区生态环境与生物资源的调查研究(1994~1998年),得出的一系列结论,应该是前车之鉴。
    首先是移民人均耕地数量减少。据1997年调查统计,库区开垦耕地面积5400.15亩,与淹没损失6224.51亩相比,减少824.36亩(为淹没总量的13.2%)。1991年人均耕地为1.02~1.96亩,平均1.79亩,1996年为0.94~1.40亩,平均1.21亩,比淹没前下降0.58亩。其次,水田所占比例减少,旱地相对增加,轮歇地减少。调查统计结果显示,库区耕地水旱比重淹没前约6:4,淹没后新开垦耕地的水旱比变为约4:6,加之水源、地形、地质等条件限制,新开水田中又有近三分之一改种旱粮。
    由于耕地的变动,种植作物种类也相应变化。淹没前,主要种植作物有水稻、玉米、小麦,水田不施肥,粗放耕作,产粮可自足,并有剩余可卖。旱地生产的玉米,主要用于养殖业饲料。淹没后,耕地以种植旱粮为主,水稻种植面积减少,玉米种植面积扩大,经济作物以甘蔗为主。一些作为补偿恢复的水田,由于水利条件和肥力不足,多退改为旱地,用以种植玉米和少量的甘蔗。
    总体上,建坝后粮食产量低于建坝前水平。被淹没水田原产量亩产800公斤,相当于现在耕地的4倍。原来的吨粮田变成年产粮仅200~300公斤的旱粮地。
建库前,经济林是移民经济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漫湾水库淹没成片经济林(紫胶)1047.5亩和房前屋后的经济果木6.45万株。移民安置中恢复成片经济林(果茶园)749.84亩,相当于淹没损失的71.6%,减少297.66亩。
    库区因土地资源大幅度减少而减小养殖规模。农户反映没有地方放养,饲料短缺。目前,养殖业基本上不构成农户的主要收入来源。
    淹没后,经济收入总体上呈现下降趋势。淹没前,很多农户年现金收入可达4000~5000元,一些农户在淹没前已是年收入超过万元。过去,收入来源主要是种植业、卖余粮和养殖业。一些农户仅靠经济林木,年人均收入可达100元。目前,大多移民粮食不能自足,通过种植玉米来换取大米(大约每3斤玉米换1斤),或种植甘蔗,或养殖牲畜来换取现金收入,再用于支付粮食和其他家庭支出。库区的移民则增加外出打工、库区内水上运输、打渔等非农业活动。

    盲目开发怒江无异于杀鸡取卵
    谈到怒江的开发问题,何大明教授观点鲜明。
    从生态的角度看,怒江有全球最为壮观的高山峡谷区,仅在怒江州境内的大峡谷就长310km,平均深度约2000m(仅次于科罗拉多大峡谷,全长348km,深1737.4 m),为世界第二大峡谷。到目前为止从未开展过整个峡谷的探讨和评价;怒江是全球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大河之一,是我国与东南亚淡水鱼类区系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另外,横断山区、怒江等大河沿断层发育,新构造运动活跃。在其高山峡谷区修建干流大型电站,必须关注水土流失、滑坡、泥石流和可能的地震灾害的危害,工程的经济寿命可能远较预期设计的小。
    从人的角度看,怒江大峡谷干流电站将产生大量生态移民。由于该地区地形陡峻,耕地稀少,环境承载力弱,生态系统脆弱,历来生存问题突出。大量的贫困人口,多集中在河谷地带,移民对他们产生的影响十分巨大。
    怒江所有的开发规划,必须把生态打入成本。把资源与环境因素考虑进去。盲目开发,就等于杀鸡取卵。

    建站筑坝不是脱贫出路
    利用丰富的水利资源被视为该地区经济发展的出路之一,但是怒江州的贫困,是多种原因造成的,不可能依靠修建大型水电站脱贫。
    关于怒江的开发问题,何大明教授给出了他的建议——
    为我国和全球保护一条无大坝的天然大河——怒江大峡谷,世代共享、全球共享。可以利用怒江流域内丰厚的生物、文化、景观和土地资源,通过建设国家公园体系,发展可持续的旅游业、现代山地生态农业和综合林牧业等,来消除贫困和促进社区发展。在怒江这样一些生态极为脆弱、多种山地灾害高发的地区修电站,必须要有深入、慎重地科学论证,要有科学家、社会学家和法学家等的参与,工程上马要慎之又慎。
    目前规划的怒江干流梯级开发方案多集中在云南省怒江州境内,该段河谷生物和民族文化多样性极为丰富。如果修电站,应将珍稀物种的丧失、生物多样性和民族文化多样性的损失,象移民安置一样,纳入工程成本核算,进行多目标决策。
    建议10年之内不要启动怒江梯级开发,在此期间,对河谷自然生态系统的生态功能、服务功能(产出)等综合价值进行评价,评估兴建大坝的综合效益和损失,二者对比分析,以利于重大开发行动计划的科学决策。
    如果一定要修建怒江干流大坝,坝址应选在怒江上游(西藏境内)。那里,干流多为暖干河谷,人口和耕地稀少,植被品种单一,对自然的损失相对小些。
    何大明教授告诉记者,现在他正在为一个项目的研究而忙碌。此项目涉及到中国西南河流的跨界研究。“如果申报成功,保住我国最后的处女江——怒江将增加一枚重重的砝码。”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