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绿色家园
2003年 第十期


大树进城:为了建设而破坏 ?

    文/本刊记者 谭旻  图/土人景观规划设计研究所全景视拓

    那一天从长沙去岳阳,由于高速公路封道,我们只好走国道北上。北出长沙不远,国道两边本来应该是种植水稻的沃野粮田,这时已经被梳理成一垄一垄的,许多不同品种的大树,秃着头,断着枝,颓然排列在排干了水的土垄上。
    于是,我第一次听到“大树进城”这么一个主谓词组。在这之后的采访让我震惊,原来,“大树进城”在我们这个还不怎么“绿”的泱泱大国早已蔚然成风了。

    始作俑者  其无后乎
    按照通行的说法,“大树进城”是从上海开始的。其实,为改善局部景观移植几棵大树甚至老树,始于何人,已不可考,也不重要,但是,作为城市绿化的大树移植,在目前公开报道的资料来看,上海是始作俑者。1997 年,上海市政府提出用五年时间,引进10万株胸径15厘米的大树扮靓上海街景的计划。1998 年6月,复兴东路迎来了第一批进城的大树。从此,陆续进城的大树季相明显、郁郁葱葱,正在扮靓上海。这些大树的来源一是外省市及周边农村调整农业生产结构后农民所种;二是道路拓宽过程中需找出路的大树;三是上海的生产性苗圃。因此,上海移植大树并没有破坏周边的生态。为确保10万大树有序进城和成活率,绿化部门为每棵树建立了档案,进行跟踪管理,5年来,经绿化质监部门鉴定,10万棵大树的成活率均超过既定的指标。上海市绿化局局长胡运骅介绍,据上海在每株树平均投入5000元;管理上有着较高的科技含量,每棵树的移植都经过了13道工序,由专人负责、挂牌管理。
    始作俑者,其无后乎。上海的成功引来许多城市争相效仿。
    “六朝古都”南京继2001年成功移栽数万棵大树入城后,2002年再次移栽4万多棵大树进城。移栽的4万棵大树包括法桐、榉树、枫香等近10个树种。其中半数将移栽到新建的居住小区、各单位院落和街头的绿地广场。此外,这些大树重点用来完成江北大道、城东干道、迎宾大道、312国道等一批出城干道的路边绿化。
    哈尔滨在2000年开始投资400万元搞大树移栽进城。轰轰烈烈开展起来则是在2002年,增加绿化率,实施大树进城工程,是哈尔滨市建设生态型园林城市的一个重要举措。到2003年4月,哈尔滨市已引进大树13781株,而且这项工程仿佛刚刚开始。哈市南岗区已与绿化公司签订了3年内供应3万株大树的意向合同,秋季引进1万株大树的合同已正式签订。
    与这些城市相比,大连的动作可以称为“大手笔”。大连要建设“森林型生态城市”,于是决定“邀请”50万株大树进城来。这项宏大的工程耗资2亿元,其中大连市政府出资1亿元,另1亿元由大连各区筹集。2002年冬天,大连市先期栽植10万株大树。
    武汉是在“大树进城”受到越来越多质疑的时候来赶这场热闹的。与众不同的是政府部门先讲了一个童话般的故事。故事是这样开始的:2002年2月7日,武汉市武珞路中学初二(5)班的张璋同学,在给武汉市副市长涂勇的一封信中说,武汉城市的绿地越来越多,道路越来越宽。但环顾四周,我们每天上学途经的道路两旁,却树木罕见,夏日里我们暴露在炎炎烈日下,多希望路边能长出一排排枝繁叶茂的大树呀。于是,武汉开始实施“大树进城”计划,决定每年从郊区和外地山岭移植3000到5000株大树进城区;也于是,2003年春天,来自河南、湖南等省5000株大树落户了武汉的市区。
    “大树进城”不仅在大型城市轰轰烈烈,在中小城市也如火如荼。
    与别的城市不同,重庆的“大树进城”工程以保护三峡库区的名贵树种和树木资源为基调。这也许是全国“大树进城”的一个特例。重庆市林业局于2002年5月对“大树移植”提出了相应的意见:对列入国家重点保护植物名录的古树名木、省级以上自然保护区或森林公园内的树木、天然林禁伐区或生态环境十分脆弱地区的树木、其他需要特别保护地区的树木,未经市林业局批准禁止移植;三峡库区淹没线以下的树木、各项工程建设占用林地范围内的大树、其他非禁止移植区域的大树经批准后可以进行采集移植。重庆市林业局官员表示:“除了三峡库区淹没线以下的大树外,我们不鼓励大树进城行为。”当然,对于三峡库区即将淹没的大批珍贵树种及大树来说,“搬迁”或者干脆“进城”应该说是一种有效保护的手段。三峡库区移民大县云阳县,淹没线以下有400多棵黄桷树、小叶榕、龙眼等珍稀大树,大多有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历史。为了不使这些大树毁身于库底,这400多棵大树就成为了“特殊移民”。

    动因可以意会,结果难以预料
    谁都可以意会“大树进城”的动因,但其根本目的却谁也不好轻易说出。
    但对于上海来说,无论动因如何,各方面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甚至可以说是立竿见影的。地处温暖湿润的亚热带,上海的绿化本来就不算差。除高架路之外,窄窄的街道早就被绿化得绿树成荫。酷热的烈日从浓密的法国梧桐叶下投下斑驳的光影,蒸人的暑气或多或少要消减一些。大树进城以后,上海的绿化更增加了一种洋气。像汇金百货后面新开辟的城市中心绿化带,来自异乡的大树季相明显、郁郁葱葱,让人也有置身异国他乡的感觉。上海在1998年正式开始大树进城工程,巧合的是上海的地价和房地产价格也从1998年开始起飞。现在上海房地产的价格与1998年相比整体上翻了两番,其内在的原因当然是上海经济的发展与上海作为远东金融中心地位的重新崛起,但是,谁又能说与绿化以及绿化带来的城市形象的改变不无关联呢?
    对于绝大多数城市来说,大树进城最直接的成功起码是城市绿化效果的改变。也算是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吧!如果是种小树,15年以后绿树成荫,城市成了真正的“森林型生态城市”。那已经是好几任以后的事情了,谁还会记得当年的植树造林的那一位呢?
    不过,急功近利的事情容易办砸。“大树进城”搞砸了就成了揠苗助长。
    贵阳就是在大树进城的形象工程上“秀”砸了。贵阳市本来是全国为数极少的拥有大面积环城林带的省会城市。该市近年为了“森林之城”的形象定位,斥巨资大力实施“大树进城”。但是,国家建设部、监察部、国土资源部城市规划联合检查组2002年的调查发现,贵阳市大树移植成活率很低,死亡率超过70%,其中小河“花园住宅区”种的30多株棕榈树全部死亡,贵阳至机场高速公路两侧800至900株香樟大树70%至80%已死亡。此外,遵义路、中华中路以及贵阳到清镇高速公路移植的大树死亡率也居高不下。这些“客死异乡”的大树还价值不菲,有关资料显示,贵阳市人民广场一株万年青耗资30万元,甲秀广场两株古银杏树耗资120万元,火车站广场一株小叶榕树花去50万元,花溪公园引进名贵的植物耗资80万元,贵阳机场高速公路两侧的普通香樟树,每株树价也高达1000元。耗资巨大的“形象工程”,最后“秀”成了“绿色泡沫”——或者说,一次生态环境的劫难。

    说不完的是非,算不清的账
    对于“大树进城”,开始不久就有两种声音。而且,一个奇特的现象是:政府官员多以积极行动无声地表达他们的观点,专家学者则多用激扬文字的方式传达他们无可奈何的反对声音。
    湖北省林科院林业资源环境研究所所长唐万鹏的观点代表了部分积极行动者的心态,他认为,大树进城的好处有三,一是有利于创造最佳人居环境:可以提前让市民享受森林巨大的生态效益,是为民办实事的具体体现。二是有利于传统绿化观念的转变:传统的小苗定植培育时间长,护理难度大,设计的景观效果不易实现。大树进城一次成林、一次成景,一步到位。三是为农民脱贫致富创造条件:把树农闲置的树木资源变成现金收入,可以帮助农村致富,也有利于提高农民种树的积极性。
    然而,就是在哈尔滨市“实施大树进城工程,建设生态型园林城市”的时候,该市园林工程师张滨荣——位有着几十年工作经验的老人就多次跑到园林部门,表述自己对大树进城的不同看法。他认为,大树进城不仅耗资巨大、树的成活率低、寿命短,而且破坏大树原生地的生态。首先,从生态效益上看,大树从林区挖进城市里面栽植,不存在增加森林植被问题;相反,由于成活率等原因,必然导致森林覆盖率的总体下降。挖一棵大树,所需挖的坑的直径通常是树的直径的10倍。这就是说,如果挖一棵直径为20厘米的大树,就要挖一个直径为2米的大坑,再加上操作空间,其所破坏的土地面积相当大。如果处在山坡地带,如此破坏植被,会导致严重的水土流失。其次,城市搞绿化,最好选择直径在8~12厘米之间的树,这样的树容易成活。而我们选的树直径15厘米以上的能占35%,这样的大树成活率难以保障。从树木生理学上分析,大树由于移植过程中根系的大量损伤,吸收水份的功能会大大减弱。一方面地上部分萌芽生枝、干体创面愈合需要大量养分供应;另一方面地下主根的伤口愈合、再生新根、须根等,也靠消耗大树树体贮藏的养分。如此会造成养分供需失衡,使树木枯萎。另外,截干的伤口部分,细菌容易侵入而造成霉烂。所以,即使    大树成活,两三年后,由于树体长势弱,在抗衡各种不利环境(冻、旱、病虫害等)上,与其他正常生长的同种树木相比,差距悬殊,形成弱势树木,不能充分发挥各种防护功能。这种虽有粗大树干,但枝叶萎黄、稀疏,根不深、叶不茂的大树,即使能维持存活,最后也只能成为“小老树”而已。那么,虽然城市的绿化覆盖率由于这些粗大的树木的移植而搞上去了,但城市的生态环境质量却没有相应地得到改善和提高。第三,引进大树,耗资巨大,比较成本高。张滨荣的身份虽然并不显赫,但是,他的观点确十分具有代表性。东北林业大学园林学院院长左丽环、中国林业科学院资源环境研究所所长刘世荣、重庆市林科院院长罗韧、贵州省环境保护局高级工程师徐宏力等专家对于大树进城工程,基本与这位园艺老人持有相同的看法。
    武汉某绿化项目部经理的观点不仅与唐万鹏所长相呼应,而且来得更实际。这位经理认为,种大树比种小树苗成本确实高出许多,但细算一下账,还是值得的。移植一棵大树的买树钱、维护费、运输费等在5000元左右,但大树比小树能提前15年成荫,对城市生态环境的调节作用巨大。他还认为,山区树木多,只要不过量采挖则不会造成破坏。武汉市政府在山区选树,多是在树林繁茂的地方少量移取。另外,武汉周边的大别山等地,多是贫困地区,人均收入低,少量出售大树,给当地农民带来了收入。
    有人却对这种算账的方式很不以为然,认为移植大树还得算几笔账:首先是大树原生存地生态破坏账。大树移植有悖于自然生态规律,会对大树原生存地生态造成很大的破坏,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其次是绿色资源浪费账。即使按移植成活率95%的“高标准”计算,移入10万棵大树,也意味着其中的5000棵大树要“死于非命”。这将造成绿色资源的极大浪费。另外,即使大树都能成活,修剪后的树干也需要至少二三年的时间才能恢复到原来的枝繁叶茂状态,同样不可避免地存在着绿色资源的浪费问题。再就是财政投入浪费账,大树移植会造成财力的巨大压力。此外,移植大树还可能会“污染”社会风气,使人们急功近利。
    看来,对于经营政绩者来说,大树进城,立竿见影,自己“栽树”,自己“乘凉”。而对于忧患生态环境者来说,看到的却是“医得眼前疮,剐却心头肉”的一幕。 
    道不同自不足以一起论道,然而,我们需要的究竟是怎样的城市绿化?对于大树进城,国家林业局政策法规司法规处有关官员表示,原则上不鼓励“大树进城”的行为。到山上大量挖树,会造成当地水土流失,破坏环境,而移植到城里的大树死亡率大多在50%至60%,也是不小的经济损失。目前国家林业局正在筹划出台政策规范“大树进城”现象。尤其是一些地方擅自移植古树、珍稀树种的行为是不被许可的。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