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绿色家园
2003年 第十期


福兮?祸兮?


——倾听转基因圆桌论坛

    整理/图 本刊记者 于亚坤 程海    

    1981年, 转基因动物实验成功
    1983年,世界上第一例????
    1986年,抗虫和抗除草剂的转基因棉花在美国首次进行田间试验
    1994年,美国研制的转基因延熟番茄首次进入商业化生产
    2000年5月,世界上已经有47例转基因植物投入了商业化生产
    2002年,全球转基因作物的种植面积已达1.45亿英亩(约5867万公顷)。共有16个国家的600万农民以种植转基因作物为生,其中美国种植的玉米和大豆中转基因的达到了30%和70%以上,种植面积占全球转基因作物种值面积的66%。阿根廷和加拿大也是转基因作物生产大国。我国到目前为止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超过100万亩,有6种转基因植物已经批准商品化。

    不管支持也好,反对也罢,转基因食品正在加快商业化进程。几乎每个人在餐桌上都会碰到转基因食品,它是许多先生在餐桌上谈到的话题,也是一些主妇选择的时候要考虑的问题。转基因食品正越来越深刻地影响着公众生活,反过来消费者对转基因食品的态度,也将影响甚至决定转基因食品发展的历史进程。2003年9月10日,中国青年报举办“转基因食品与公众权利”圆桌论坛,与会专家对转基因食品的安全问题进行了广泛争论。


    中国农业大学长江计划特聘教授李宁:
    上帝一直在“转基因”

    转基因并不奇怪。自然状态下的基因突变和交流是广泛存在的,这是生命进化的动因,是进化的最主要来源之一。同时,也有很多基因在交换。
    众多的野生物种之间的基因交流造就了多种多样的世界,所以转基因并非新鲜事,上帝一直在转基因,已经转了上亿年了
    转基因不仅使农民在经济上受益,对生态和身体也有好处。比如使用抗虫棉就可降低80%的农药使用量,既能减少对生态的破坏,还能避免对打药人的直接伤害,它一定程度上使很多人受益,并因种植效率的提高而使价格很低,这是转基因农作物可以快速发展的原因。
    转基因技术本身使农业的概念有所转变。例如,我们通过转基因动植物生产一些高附加值的有养的食品、药品,使农业过程变成工业过程,这使农民跳过传统农业概念,使产品很快地有了更高的附加值。美国国防部和加拿大一家公司合作,用转基因生产一个生物钢,这是世界上最强的纤维物质,要使美国士兵每个人都穿上这样的防弹服,卫星的外罩也要用它,这就是以转基因动物生产工业材料。转基因使农业打破了工业、药业的界限,这是人类文明最主要的标志。
    我国目前对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检验标准是非常严格的。普通食品过了认证的A、B、C三关就行了,如果是转基因食品,A、B、C、D、E、F…这些关口都得过。所以,我敢说放到市场上的转基因食品,消费者可以放心地食用。

    中科院植物所研究员、中国植物学会副理事长钱迎倩:
    生态安全更重要

    我支持转基因技术,但我更关注转基因农作物或转基因植物大规模种植后,可能对环境带来的影响。
    首先,由于转基因生物的出现,可能污染到自然界中的其他物种。比如,加拿大种转基因抗除草剂的油菜,在1998年,加拿大一些地区相当多的田块里的油菜,不仅带有转基因性状,还带有常规育种所带的抗三种除草剂的性状,这就是基因流造成的后果。1999年该地区又发现了能抗多种除草剂的转基因油菜。这说明在转基因食品上,基因流经常发生,特别是在同一物种、不同品种间。加拿大的这个问题导致,可能今后不能保证种植传统油菜的农民卖出去的种子里没有转基因。
    此外,各种作物都有起源中心,比如玉米的起源中心在墨西哥。1998年,墨西哥政府为了避免转基因玉米污染全国,影响整个玉米的遗传惯性,规定不得种转基因玉米。但是后来由于种种原因,美国的转基因玉米到了墨西哥,结果到了2001年,墨西哥玉米的基因污染比例达到了35%。所以基因流不仅影响到了主要农作物的生物多样性问题,而且可能使转基因作物本身成为杂草,或者由于这些转基因通过基因流转移到了其他的野生物种,使这些野生物种也成为超级杂草,对环境造成很大破坏。
    其次,对天敌产生影响。自然界本来有吃棉铃虫的昆虫,当这些天敌吃了吃过转基因花粉的棉铃虫后就会死去。由于方法、条件不同,在这方面争论很大,这是个非常值得注意的问题。大家都非常重视物多样性,我们国家也非常重视生态安全,我认为转基因的农作物完全是人为造成的,放到自然以后,有可能对整个生态产生很大的影响。
    第三,我们可以把转基因生物比作外来物种,其是否具有危害性不是短时间内能体现出来的。比如水葫芦是20世纪初引进的,现在大家已经认识到外来种的危害,有专门研究水葫芦的教授告诉我,中国每年打捞水葫芦最少一个亿,甚至多达五亿。但是现在水葫芦的问题还是非常挠头,很难解决。
    所以,我们也可以将转基因的农作物看成是一种外来种,因为自然界本来不存在这个基因物种,它最后的生态效益不是一天两天可以看出来的,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所以,长期的生态效应对生态、环境的危害一定要很多的事实证明才行。我们要从安全化的角度要注意这个问题,一方面要发展转基因食品农作物,一方面要非常重视生物安全。
    此外,由于转基因的BT农作物在生长的过程中会分泌出BT多蛋白,而这种多蛋白可以和土壤结合起来,在特殊的情况下这种多蛋白的毒性可以保持200多年。但由于目前科学界对土壤生态系统的研究还较少,分泌出来的BT的毒素对于整个土壤的影响还不得而之。


    绿色和平组织生物安全项目主任施鹏翔:
    支持非转基因食品有四点理由

    绿色和平组织反对转基因食品。他们并不反对基因技术本身,而是关注它对于环境、生态、人体健康的风险。科学家在对转基因食品的发展和生物安全两者之间的研究是很不平衡的,消费者有权选择吃转基因食品还是非转基因食品。
    目前还不能证明转基因食品与传统产品是否同样安全,绿色和平组织呼吁要食用非转基因食品,因为我们有五千年的时间证明传统大豆是安全的。转基因生物具有潜在风险,一些机构在文件中提到DNA到植物里可能导致非预期的结果,导致基因表被改变。这说明可能我们现在的科学技术,还不能完全有把握对转基因产品在食品安全和生物安全两方面做出适当的评价。
    在超市里,转基因大豆油、豆奶粉和非转基因大豆油、豆奶粉的价格基本没有区别。现在3/4转基因作物都是抗除草剂的,对消费者来说并不是更便宜、更好吃,也不是更有营养了。
    这还涉及到农民问题,还有中国作为大豆原产地,在考虑要不要批准转基因大豆在中国种植的时候,更要特别严格。一旦发生污染,不单单是影响到中国这个大豆故乡,还影响到全球农业的资源。现在大豆也是3000多万农民赖以为生的作物,很多东北农民不种大豆就很难有别的选择。中国每年进口这么多的转基因大豆,若不小心到了农民手中,就可能污染传统大豆,这不但会影响生物多样性,甚至会影响到农业的资源和农业的可持续发展。
    农业部也看到中国非转基因大豆的发展潜力,希望在五年内建成最高的大豆产区。“振兴大豆”计划不仅对中国的农业产业重要,对中国的农民也很重要。支持非转基因大豆乃至非转基因食品,一方面对消费者、对健康更有保障;另一方面,也是对农民的支持。综合起来,支持非转基因食品有四点理由:第一,转基因食品是否安全还没有定论;第二,转基因食品不是更好吃、更有营养,更便宜,我们为什么要冒这个风险?第三,转基因作物对环境的影响越来越明显,既然它没带来好处为什么不响应绿色消费的号召;第四,购买非转基因大豆及其制成品等于是帮助我国3000万农民的生活。
    现在沿海一些地区已承诺不用转基因原料,酱油公司、豆奶公司都依赖东北输送一些非转基因大豆,如果这些大豆受到污染他们就要被迫用一些进口的转基因大豆,这对消费者的选择权也是一个打击。
    基因污染在科学上称为基因流或者基因飘移。比如加拿大有种传统作物的农民,北美洲也有,他们发现一个问题,虽然他们愿意种传统作物,但是他们旁边的农民要种转基因作物,风一吹花、粉一飘,他们的作物就可能受到污染。这里就有两个问题,第一大家讲了很多消费者的选择权,但是农民的选择权在哪里?如果在基因飘移的情况下,农民选择种非转基因作物,最后他们的农作物却被污染了,怎么能保证消费者有选择非转基因的权利呢?
    

    北京市农业转基因生物管理办公室主任吴建繁:
    政府不会把有危险性的产品推向市场


    转基因食品是一种新生事物,国务院下发的<<转基因食品管理条例>>的规定很全面,对其研究、试验、生产、加工、经营、进口、出口都有非常严格的规定。
    一个转基因生物,从研究阶段就要进行报批,研究单位本身要成立一个安全委员会、转基因领导小组,研究单位还要具备与安全等级相应的安全设施和研究设施,这样国家才能批准立项。进入试验阶段,不仅对中间试验环境有严格要求,一种试验最多也只可以在两个省的范围内进行,而且试验点面积不能超过4亩,转基因参数也不能过多。一个试验至少要两年,这个阶段内评估要详细申报。中间试验环节结束后,还要向国务院、农业部主管部门报告,经过国家转基因安全评审委员会评审,才能转向下一阶段——环境释放。环境释放的面积也非常有限,一般是4~30亩,而且不能超过进行中间试验的省份,只能在原地点进行,这个过程至少也要一到两年。如果在环境释放这个阶段认为不错,也是安全的,才能再进入生产性实验,这个过程还要一、两年,并且不可以超过30亩,也是在原省范围内进行。在生产性实验认为很安全后才允许转入“安全证书申请”阶段。该阶段也是在原试验区域内(一个省内)进行安全评价。整个过程至少需要六、七年。之所以如此严格,是因为这样不仅可以确保我国转基因生物技术健康发展,也可以确保人类、动植物、微生物的安全。
    企业如果获得了安全证书,在上市之前还要进行标识的审批。可以说从开始到结尾,经过六个环节才能使转基因食品真正到达市场。政府不会把有危险性的产品推向市场、推向生态的。
    所有转基因产品的目录都是由国务院条例规定的,由农业部行政主管部门公布,目前已公布五大类,包括大豆、番茄、油菜、棉花、玉米,市场上能够见到的转基因食品90%以上都是大豆油。现在北京14个郊区县、4个城区都对超市以豆油为主的产品进行了全面检查,90%以上产品都有了标识。


    中国消费者协会秘书长助理、消费指导部主任丁世和:
    建立标识制度很重要

    转基因食品的公众权利,起码涉及三个方面:安全权、知情权、选择权。
    标识制度很重要,要知道一个标识告诉消费者什么,把它界定清楚。标识制度告诉消费者的应该是“这是转基因食品”,而并不是告诉大家“警惕!小心!这是转基因食品”。如果把这两个概念混了就乱套了。标识制度是大多数国家的通行做法,我们周边的国家基本都有标识制度,这样更便于消费者进行鉴别和选择,并可以规范目前转基因食品的生产和销售。标识制度主要在于维护消费者的知情权,尊重消费者的选择权,它所体现的是社会的进步,是一种文明的标志。
    实施标识制度,首先要严格执法,企业既要站在守法的角度贯彻执行,也应该有这种自觉性。现在有的企业之所以不愿贴标签,一方面是因为没有把这件事看得很重,法制观念淡薄,没有上升到不贴就违法的层面;另一方面怕贴了卖不出去,不敢贴,特别是在没有人统一执法之前,几个企业互相观望,谁也不贴,认为谁先贴了谁吃亏。另外,有的企业觉得转基因终归属于高新技术,贴了普通老百姓也不一定明白。所以,还得广泛宣传标识制度,若总不贴、不宣传,老百姓也很难了解这个问题。有标识后,起消费者就会关注,相关知识也就得到了普及,群众了解后就会帮助监督。不贴标签也是一种不公平的欺骗和误导市场的行为!
    转基因食品是新事物,任何人对新东西都会有疑惑,这是很正常的,所以现在应该加大对转基因食品科普知识的宣传,使人们更科学地了解它。
    中消协的态度,就是维护消费者的知情权、选择权,在知情的前提下选择。


    对外经贸大学技术性贸易措施研究中心主任夏友富:
    要根据国情,有所为有所不为

    我不是生物学家,但我总体上赞成国家大力支持我们转基因技术产业的发展,这在长远战略上是有价值的,将是非常有前途的产业。但要考虑国情、有所选择,有些地方要有为,有些地方要无为,要考虑我们潜在的竞争优势。
    我们在考虑转基因技术带给我们利益的同时,也要考虑农民问题。尤其是大豆,中国作为大豆的故乡,大豆种植涉及4600万农民的利益。我国内蒙古的东四盟、东北黑龙江等地都以种大豆为主。仅黑龙江就有6000万亩,那里只能种大豆,种其他东西长不出来,没效益。小麦没法和河南竞争,玉米没法和吉林竞争,只有6000万亩种大豆。东北是全世界种大豆的黄金地带,国家保护着,如果WTO把关卡拿掉,没有任何竞争力。农业产业调整不是工业产业调整,不种大豆种别的种不出来,那农民怎么办?很多地方农民30%~50%的收入来自大豆。
    大豆在农产品中是世界上最有发展潜力的产业,40000种食品是大豆制品,可以搞环保,可以搞纺织品,现在都有大豆服装了,还可以搞军事工业、医药工业、包装工业,这个东西非常有潜力,所以美国、巴西都有大豆战略。我国的大豆振兴计划,国家拿了3个亿,今年两千万亩的钱还没有落实,明年的一千万亩又要上来了,怎么办?所以要考虑到 “三农”问题,要考虑中国在大豆这个产品上是否影响搞转基因,是否值得搞转基因!根据我们的了解,美国转基因大豆产量并没有比正常的产量高出多少,有的产量甚至还降了3%~5%。
    对于中国农业需要考虑全面的利益,有些产品我们确实有潜力和美国竞争。像内蒙古、黑龙江、吉林的大豆,都非常有潜力搞绿色有机大豆,因为大豆和棉花不一样,棉花要用抗虫农药,而东北地区由于气温较低、土地肥沃,用农药化肥都不太多,稍微改造一下,绿色食品就能搞上去。因此我认为,一方面对我们发展前途有好处、有竞争优势的转基因技术国家要坚决支持,让它产业化;另一方面要大力发展我们自己的优势产业,特别是绿色食品、有机食品,提高产品的国际竞争力。
    我们除了转基因技术外还有其他技术,农业并不是靠转基因就可以解决完全解决问题的,也并不是靠转基因就能把传统农民改造成现代农民。

    上海汇业律师事务所律师吴冬:
    我们是否有权为后代选择

    我谈两个理论性比较强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公众对转基因食品的潜在危害是否有知情权;第二个问题是,如果确认有,怎么来实现。
    从法理上讲,只要在理论上,一种产品对人体或者财产可能有争议,这种争议就是法律上的障碍,就应该引起法律界的关注。比如说,这个危害的可能是多少,是否需要量化等等。如果只有一点点,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是否需要告知可能受影响的人?严重程度到什么程度的需要告知?或者只是一点点也需要告知?这就是法律上、理论上争议的问题。
    转基因食品除了对人本身,可能还会对生物多样性、生态有影响。在法律上,一种产品如果对我本人可能产生影响的,我有知情权,对环境、生态、生物多样性有影响,我是不是也可以有知情权和选择权?
    法律理论认为,限制一定的生命体才拥有权利。如果转基因产品不对当代有影响,对后代会有影响,那么对没有出生的后代的权利,当代人是否可以代为行使?一般从法律的继承来讲,后代代表前代行使权利,大多数情况下,只要生命体不存在就是没有权利的。那么,后代的权利我们现在是否可以代行呢?这就带来法律问题,所以会引起争议。
    第二个问题,如果确认公众对转基因食品有知情权,应该怎么来实现它?一个强势政府在这方面的作用是很大的,他决定了公众可以行使的权利的大小。政府在这方面要扮演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