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绿色家园
2003年 第十期


相煎何太急?!
——写在第七个“世界动物日”

    文/图 本刊记者 周晓红

    100多年前,一名意大利传教士在10月4日倡导“向献爱心给人类的动物们致谢”。这是一个多么伟大的致谢,为了纪念这名传教士,人们把每年的10月4日定为“世界动物日”。中国自1997年开始纪念这个日子,每年的这一天,全国各地的环保组织都会开展号召人们爱护动物的活动。
    非典过后,直接食用野生动物的人似乎是少了,可用野生动物进补和药用的观念在许多人头脑中根深蒂固——熊胆眼药、熊胆酒、柴狗肾、海马干、蛤蚧干等,每一样都来源于野生动物。事实上,取熊胆、摘狗肾、捕海马等诸多行为都是对动物生命的残害!在又一个“世界动物日”来临之时,我们有必要以一种审视的态度来关注人类这些残暴的行为并加以深刻反省,这才是给全世界动物们的最好礼物,同时也是对那些无辜受伤、致残和死去的动物们最好的关爱与悼念。
    在中东地区,一些喜欢骑马狩猎的富豪都离不开猎隼。猎隼是一种中型猛禽,性情勇猛,像鹰一样擅长从高空猛冲下来擒住猎物,驯养好的猎隼可以帮助主人狩猎。在野外生活的猎隼每年每只可以让60亩草原免受老鼠、旱獭等啮齿类动物的危害,对防止老鼠泛滥、鼠疫传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是生物链中重要的一环。可是人类回报给这样的功臣的又是什么呢?几年前,北京海关在首都机场查获了上百只即将飞往加纱的猎隼,其中只有少数带着鹰眼罩,其余的眼睛都被偷猎者残忍地缝上了。这些丧心病狂的偷猎者为了防止猎隼看见光亮后挣扎,竟然能够残忍到如此地步!如果不是及时发现,几百只奄奄一息的猎隼运到目地的后又有多少只能够幸存下来?如此非法进行野生动物捕捉、盗杀、收购和贩运的国内、国际偷猎组织又岂止这一个?
    东北有一家名叫仙人桥的养熊场,一共喂养了十几只黑熊和棕熊,而场主喂养这些熊的目的是为了卖熊胆。这些熊的腹部都有一条永远无法愈合的刀口,刀口上插着一条带开关的软管,软管的一端直接插入熊的胆囊。每天每只熊都要被抽取150~200毫升胆汁,从不间断。每天的上午8点至10点,这些熊都接受抽取胆汁的酷刑,而其余时间则都用来承受身体的巨大痛苦。有一天,一只性格刚烈的棕熊再也忍受不了这种酷刑了,突然扒开了腹部的伤口,一古脑拽出全部内脏,发狂地号叫。面对这种骇人的突发情况,场主“沉着”地指挥手下:“趁它活着,砍下熊掌!”斧起掌落,鲜血横流。十几只熊见到同伴的悲惨下场,全都狂躁地哀鸣不止。
    这些熊、猎隼之所以要忍受令人发指的酷刑,追根到底还是因为有庞大的消费市场在推动残害动物的暗流。有需求就有市场,这几乎是颠扑不破的规律,那些受利益驱使残害动物的人当然是罪责难逃的凶手,而那些出于各种目的、无形中构筑了“黑洞”一般吞噬各种野生动物的消费市场的形形色色的人,难道就不是凶手吗?难道就不该受到应有的惩罚吗?如果没有这种消费市场的存在,动物怎会受到捕杀、残害?如果源头得不到有效遏制,制止这条汹涌暗流的各种行为都无异于“抽刀断水水更流”,都将有隔靴搔痒之感。
    面对各种各样残害动物的疯狂行为,那些珍爱动物的善良人们能做的似乎只有不停地奔走四方、积极呼吁,而他们有限的呼声对被残害的动物而言实在是杯水车薪。于是一个奇怪的现象就产生了,藏羚羊的命运正是这种现象的悲剧注释。
    藏羚羊是青藏高原动物区系的典型代表,在我国主要分布在青海、新疆、西藏的高海拔地区。藏羚羊绒在国际市场上一直供不应求,因为用它制成的叫做“阿图什”的披肩轻、薄、暖、柔,质地上乘,能轻而易举地从一枚戒指中穿过,加上价值不菲,引领了上流社会的流行时尚,吸引得欧美等国的贵妇、明星们争相购买。巨大的利润直接威胁着藏羚羊这一物种的生存。国内的偷猎者常常与国际偷猎组织联合起来,不定期深入到禁猎区大批猎杀藏羚羊,平均每年有20000头藏羚羊被猎杀。偷猎者在夜间用高倍探照灯突袭熟睡的藏羚羊群,不等它们睁开眼睛,就残忍地扣动了扳机。更为残忍的是,他们往往采用现场剥皮的方式,将藏羚羊尸体留在原地,许多还没有来到世间的小藏羚胎死腹中,还有很多刚刚出生的小藏羚被活活饿死在母藏羚的尸体旁。肆无忌惮的偷猎行为直接导致藏羚种群数量急剧下降,使这一古老的物种濒临灭绝。
    经过多方强烈呼吁,目前国际上已经达成了保护藏羚羊的合作协议,保护藏羚羊的工作终于看见了一线曙光。可是,换来这一线曙光的代价却是这古老物种的濒危!这是一个让人很难接受的怪圈:当一个物种不濒危时,保护工作就很难到位,很多人都不会去真正关心这个物种;而当全社会方方面面的力量都集中关注一个物种时,它肯定已百分之二百地濒危了。难道我们非要等到哪一个物种濒危了才来保护吗?其实,地球上的所有物种都是平等的,只有在人的视野里才有濒危与不濒危之分,请看看我们当中的一些人与那些不是濒危的物种是如何相处的。
    不是濒危动物的孔雀,因为生有美丽的羽毛而得到很多人的喜爱,各种孔雀羽毛饰品也备受青睐。在北京野生动物园,少数游客强拔孔雀羽毛的事时有发生,孔雀开屏开出残缺不全的美丽已是司空见惯的景象了,工作人员听见手拿孔雀羽毛的游客振振有词地辩解他的羽毛是“捡来的”也已经是家常便饭。那些大言不惭、不知羞耻、让孔雀心惊胆颤的游客也许并不满足于强拔几根孔雀羽毛的“小小”行为,他们在温顺动物放养区里野蛮地追逐绝对不会咬他的马、鹿,看着它们在自己的逼迫下惊慌乱跑时才发出满意的笑声。
    既然有些人在动物放养区内会做出残害动物的行为,那么在完全密封的海洋馆里,这些人应该无所“作为”了吧?事实证明,只要人想对动物做出侵害行为,那些所谓的屏障并不能阻挡住人的野蛮。一名游客用力敲打海洋馆厚厚的玻璃墙壁,竟然把一只海马活活吓死了。他用的力气之大和那份力气爆发出的“气势”有多大就可想而知了。
    也许心理学家应该深入地研究一下他们的心理,为什么非得打破人与动物之间的和谐平衡关系,才使他们感到满足呢?而那种所谓的满足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罪恶感情呢?我们为什么非要给动物留下“恶人”、“凶手”的可怕形象呢?难道就因为我们是所谓的万物灵长吗?我们就有权利从残害其它物种身上获得卑微的快乐吗?
    很多事实证明,高贵与卑微、勇敢与怯懦等很多被人类赞赏与不耻的行为不仅仅只有人具备,很多动物都具备。如果论起高尚,有时候身为万物灵长的人甚至还不如某些动物。
    在云南某地曾经发生过这样一件有关斑羚的真实事情。
    斑羚是国家级保护动物,身形矫健,善于跳跃。一天,一群斑羚被几个猎人追逐得无路可逃,停在了一处悬崖断壁的前面。猎人渐渐逼近了,已经向它们端起了枪。悬崖下面是万丈深渊,对面的山崖距斑羚的落脚点还有数米远,一时间,斑羚群的阵脚乱了。就在这个关键时刻,一只最年长的斑羚镇定地走了出来,对着其他斑羚低鸣了几声。之后出现的景象使猎人们惊呆了:斑羚自动分为老羚和青壮羚两队,全部面向悬崖站好。一只老斑羚率先纵身向前跳去,用身体在两处悬崖间划出半个弧形。就在这只老斑羚的身体达到最高点时,一只年轻的斑羚纵身一跳,恰好落在老斑羚身上,借助老斑羚的身体第二次起跳,竟然稳稳地停在了对面的悬崖上。接下来,其他斑羚也一对对配合着跳跃起来。有的组合失败了,老少斑羚双双掉下悬崖,深渊里传来一声声沉重的回声。这回声让人心寒,这场面让人震撼,在这些为了生命延续而舍身的斑羚面前,在这群高贵的生命面前,那些残害野生动物的人又怎能不为自己的可耻行为汗颜呢?
    当人与动物之间的和谐平衡关系被人的侵害行为打破时,自然界往往会爆发出这样让人惊异的现象,与其说这是一种现象,不如说这是一种警示,提醒人类再也不要无所顾忌地进行野蛮行为了。某一物种的灭绝究竟给自然界带来多大的损害,或者某一生物链的突然断裂究竟会带来什么恶果,这可能要经过诸多细致的科学工作才能得到确切的答案。我们普通人没有必要去一一求证,只需要知道侵害动物实质上就是在侵害我们自己就足够了,因为我们与动物本是拥有共同家园的一家人。
    在苍茫的时空中,人类的始祖就是叫作类人猿的猿猴。至今,黑猩猩、大猩猩等跟人类始祖同源的猿猴仍生活在森林里与其他野生动物为伍,我们人类有什么理由去残害野生动物呢?其实,我们与野生动物血脉相连、同根同源,我们都是这个美丽大自然的孩子。既然“本是同根生”,又“相煎何太急”?!
    有一句环保流行语是这样说的:“地球是我们从后代手中借来的”,那么地球上的动植物物种也是我们向后代借来的。如果有一天,我们的后代发出这样的感慨:“为什么你们给我们留下的只是这些动物、植物的标本,而不是他们真实的生命?”的话,我们的灵魂在地下也会羞愧难当的。为了给后代留下一个美好的家园,为了大自然的生命赞歌,请发自内心地在每一天珍爱一切动物吧!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