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绿色家园
2003年 第十一期


荒原上的“亲密接触”
文/图 汪永晨

    2002年南非召开世界可持续发展首脑大会,在这期间我有幸坐上越野车去自然保护区与野生动物“亲密接触”。
    南非的动物中有“五霸”:犀、狮、象、水、豹,其中“水”指一种非常独特的水牛。据说这五种动物之所以能封“霸”,是因为古代打猎时,它们最让猎人头疼、最不易打到。连南非的钱币上都是它们的一统天下,可见地位之重要。现在在自然保护区里,能一天之内见全“五霸”虽属不易,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我虽在中国的野外或自然保护区也看到过不少野生动物,拍到过像大熊猫、丹顶鹤、羚牛、北极熊、华南虎等珍稀动物的照片,但像在南非的自然保护区里,能两小时之中一下子看到16种动物,而且其中还包括非洲雄狮、非洲大象、犀牛、水牛等南非动物世界“五霸”中的四霸,这在我的野外生活中,还是首次。    穿着“休闲装”的羚羊与“木木”的河马
    非洲的羚羊很有特点,纹羚是长跑的好手,在非洲荒漠上能追上和逃过它们的动物都不多;但这片荒漠中,短跑最快的却是跳羚;而水羚更是非洲荒漠中别有特点的动物,只要看到它们,就离珍贵的水源不远了。
    那天,我们首先见到的是纹羚,造物主在它们身上画上了花纹。虽然这些条纹没有斑马那么明显,但都整整齐齐地码在身上,像是穿着休闲服装。虽说“衣服”穿得休闲,纹羚们却随时都处于紧张的开跑状态。刚看到它们时,本是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地在树丛边走着,可发觉了我们后,突然就快速穿越越野车走的小路,移师到另一片灌丛旁。
    当目光被它们带到一片新的树丛旁时,木木地站在那儿的河马印入了眼帘。说它是“木木的”,因为离它还有一段距离,看不见它活动时的细小动作,再有就是因为它“大”,有点“五大三粗”,而这个词暗含的意思就是不够灵活。
    也许是因为这两种动物最先跃入眼中,后来我的脑海里反复地出现那清晰可辨的带有画纹的“休闲服装”和“木木”地站在那儿的神态。

    遭遇“狮子王”
    在保护区里还没转几圈,我们的司机就因小路上停着的几辆车而减了速。车里静极了,第一次在非洲荒原上看动物的我们,不知道前方发现了什么,只是自觉地、使劲地憋着,不敢喘大气。
    “狮子”,不知是谁悄悄地从嘴里吐出了这两个字。车上的人一下子都跑到了能看清它的右侧,此时树下的一只狮子抬着头,脸上没有一点凶相,有的只是警惕。在它旁边至少还躺着七八只它的同类,像一个家族,而那只抬着头、目光警觉的狮子,一定是正在值班。正当大家悄悄地猜测它们之间的关系时,躺着的狮子中,一只脸两侧长有长毛的家伙站了起来,有人激动地喊道:“非洲雄狮!”瞬间,非洲雄狮那威严的目光,就像一把箭,射进了我的心靶。
    上路还不到10分钟,非洲“五霸”之一的狮子就这样和我们既“不期”,又“有期”地相遇了。要说遗憾,就是不该在大中午与它们“约会”,那正是狮子的午睡时间,那头雄狮在把它“狮子王”的头像迅速射入我们心里后,大概是觉得我们不会对它的家族构成威胁,就又闷头大睡去了。
    导游小姐告诉我们,一次她在南非最大的克鲁格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看到狮子时,是几只母狮子从树丛中慢慢走出来,慢慢穿过马路,朝他们车左边的方向走过去。当时大家想,狮子一定是发现了猎物,果然他们发现不远处有一群斑马,离车子非常近。在场的人们个个紧张——狮子猎斑马的好戏就要上演了!照相机、摄像机都对准了狮子们,10分钟过去了,40分钟过去了,狮子和斑马的搏斗还没开始。突然,三只本来在一起的狮子中的两只开始跑到斑马的旁边,一左一右地慢慢包抄,所有的人都认为要行动了,结果又是40多分钟没有任何行动,只好遗憾地离开了。
    虽然没见到刺激的镜头,她的同事却看到了更令人难忘的一幕。也是狮子,也是过马路,不同的是,一群狮子中的一只在马路正中央站住不走了,不久这头狮子的小宝贝降生了,小家伙落地不久就试图站起来。可屡试屡倒了,只好又歪在了妈妈温暖的怀抱里。说不定这头不服输的小狮子,长大了将会战胜父辈,成为非洲荒漠中的“狮子王”呢!

    悠闲的黑臀羚与斑马
    约翰内斯堡太阳城边的匹兰斯堡野生动物保护区只有500平方公里,虽然没有2万多平方公里的南非最大的保护区克鲁格大,却让我们没有一点遗憾。那天车又没开多一会儿,屁股上有一圈黑的黑臀羚就在车旁的小路上出现了。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经济学家老郑预言:“这群羚一定会过马路。”果然,四只黑臀羚连跑带蹦地就从我们的车屁股后面穿过了马路,从一片树丛中出来,又消失在另一片树丛中。
    接着,我们生平第一次在野外,看到了把自己打扮得白是白、黑是黑的斑马。虽然也是马,但它的英文名字zebra却和horse相差甚远。8月底的南非荒漠还是黄黄的,间忽有一两棵还没返青的枯树像“消息树”似地站在那儿,几百万年前、几千万年前,穿着海魂衫般的斑马驰骋的荒漠,会是大海吗?看到斑马后,这样的怪念头,不知怎么就钻进了我的脑海,赶也赶不走。
    在山坡上漫步的斑马,一边走一边吃着草。有时也会走着走着,就往前跨几步。令人除了欣赏着它们优美的颠着跑的姿态外,更感叹任它们活动的空间之广大、之阳光灿烂。

    隐身者长颈鹿
    在我们痴迷地看着非洲动物时,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
    “那棵大树和那棵最绿的树之间,那个长长的脖子,还在够树上的树叶子吃的,就是长颈鹿”,越野车上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了长颈鹿,可有两位却不管大家怎么指也看不见,只好带着遗憾离开了长颈鹿的家园。其实也不能怪他们眼力不好,从远处看,非洲荒漠是什么颜色,长颈鹿的皮肤就是什么颜色。只有在它们的长脖子伸直了够上树叶后,那摇动着的树枝和长颈鹿摇摆的尾巴,才让人们可以分辨出它们。
    在南非后来的几天里,就在离住处不远的地方,一天长颈鹿几乎是走到了我们的跟前,几个埃及朋友还站在了它们身边合了影。我也抓住机会,把一头长颈鹿清清楚楚地留在了镜头里。

    庞然大物非洲象
    大象,我在中国云南的西双版纳的森林里见过。原以为大象不会爬高,而这次看到的非洲大象,正爬往高高的山上。
    非洲荒漠,让我们这群亚洲的大自然爱好者认识了非洲象,清晰地看到非洲象比亚洲象大,特别是耳朵。也许是由于它们过于庞大,光靠心脏无法维持足够的血液循环,那两只忽扇忽扇的大耳朵,则成了心脏的补充,让血液在周身流淌。
    在自然保护区里听到了一则关于非洲象的故事。一天,保护区六大老公象中的一头刚从树丛中走出来,就让一辆越野车撞了个正着。车上所有的人都对司机说:“靠近点,我们要照相。”因为这头大象是冲向马路的,司机很紧张,他看着大象不敢动。车上的人一个比一个着急:“往前开开,再往前开点。”可司机还是不敢动,这时大象用很快的速度、很大的步子朝这辆车走过来,司机本想把车往后退,却吓得开不动车了。好在这头大象对人没兴趣,没有朝车上冲,而是擦过车头,继续穿过马路,自顾走到旁边的树林里去了。
    也是在这个保护区里,有一次,越野车上的人激怒了大象,它真的向车冲过去,两只象牙活活穿过了汽车引擎。好在车上的人并没有受到伤害。    为什么黑犀牛比白犀牛少?
    在看到犀牛后,导游告诉我们黑犀牛比白犀牛少很多。导游打了个有趣的比喻:“有没有看到白人怎么推孩子?用的是小推车,把孩子推到前面。白犀牛在遇有危险的情况下,小白犀牛永远跑在妈妈的前面,妈妈跟在后面保护小犀牛。而黑人是怎么背孩子的呢?背到背上,因为黑人的臀部比较大,腰比较细,小孩儿坐在上面就像坐在凳子上。黑犀牛就像黑妈妈带小孩儿一样,小黑犀牛在妈妈的后面,妈妈在前面。所以野兽来的时候,总是先把黑犀牛的孩子吃掉,现在黑犀牛越来越少。”导游说这是他们在课上学到的知识,而对我们这些人来说,这形象的比喻到是容易记一辈子。

    未曾谋面的花豹
    犀牛、水牛、跳羚、水羚、角马、鳄鱼、狒狒、长尾猴、鸵鸟……两个小时之内可以看到那么多野生动物,这就是非洲,这就是非洲荒漠,这就是还没有被人类破坏的大自然!
    “五霸”中我们没有看到的是豹子。因为即使在大自然保存得还算完好的非洲,这个野生动物还算很多的地方,豹子的数量还是少了。
    南非有猎豹和花豹,“五霸”中的豹是花豹。花豹的头和身体稍微大一点,稍微大一点,身上有梅花状花纹;猎豹的头小一点,眼睛有两道黑色的痕,人称黑色的泪痕,它的花纹是黑色的圆点状。在非洲荒漠上,猎豹是跑得最快的动物,有每小时120多公里的速度。
    在离开自然保护区的路上我问导游,在你的经历中,保护区里有野生动物伤人的事吗?她坚定地说,从来没有。她告诉我们,就她知道动物伤人的仅有的几次事故中,都是因为人想和动物照相,离它们太近了,吓着了人家。或者是随便喂养,使得动物一时间分不出,是该吃人手中的食物,还是连手一块吃。

    旅馆院子里的“凤凰”
    但最难忘的经历不是在野外,而是在一处旅馆的院子里。
    当时我看到有两只从野外走进院来的孔雀在地上漫步,就顺手举起了相机,没想到就在刚把这两只绿绿的孔雀放在的镜头里时,它们突然离地而起,飞到了半空中。我的镜头赶快追了过去,捕捉到了它们在飞翔中翅膀上露出的金黄色。这金黄色,即使是在它们开屏时也难得一见!两只孔雀在空中停留的时间并不长,就又回到了地上,开始悠闲地漫步。
离开南非回到北京后,动物们的影像总是交替出现在眼前,特别是孔雀飞起来的那一刻,更让人回味无穷,甚至觉得自己拍到的分明就是凤凰,哪是什么孔雀。也许古人之所以幻想出了凤凰,就是因为那时看到自然界里孔雀飞的情景并不新鲜,不像现在我们通常看到都是被驯化的孔雀,失去了本应有的野性和飞翔能力。它们飞翔的姿态与平时大不相同,所以古人把飞翔中的孔雀叫成了凤凰。
    当然,这不是科学家的分析,只是我的想象。不说古人了吧,今天能看到孔雀飞的人能有几个呢?我的好运气恰是今天的孔雀的悲哀。
    但愿有一天,更多的动物能真正畅快地生活在自然中,更多的孔雀能出现在蓝天上,一展辉煌的身姿,给人更多的类似凤凰般的畅想。■


    《绿色家园》 (2003年 第十一期)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