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绿色家园
2003年 第十一期


放归野马

文/本刊记者 周晓红

    唯一幸存的野马
    中医理论认为,野马除去内脏后,肉鲜美,有壮筋骨、强体魄、镇惊化痰等多种效用,所以一度被大批猎杀,再加上野马赖以生存的草场被家畜侵占,导致普氏野马野生种于20世纪70年代全部灭绝,现在只有这一物种的人工饲养种。
    普氏野马比野驴稍大,体形跟家马相似。它的头比较大,耳朵圆而短,颈鬃短而直立,额部无长毛,背部正中央从腰到尾部有一条狭窄的黑色脊线,尾的上半部毛较短。夏天,普氏野马的背毛呈浅棕色或焦茶色,腹部的毛呈浅黄色,四肢上有2~5条不十分明显的横纹。冬天,它的背毛变得又长又厚,全身毛色变浅,四肢上的横纹很难看得出来。
    它最初是森林动物,生活在喜马拉雅山和阿尔金山的密林中,后来由于地质变迁和自然环境的改变,逐渐演变为草原荒漠、半荒漠动物,开始在平原、丘陵、戈壁和水草丰盛的沙漠生活。普氏野马曾经广泛分布在阿尔泰山以南、天山以北的准噶尔盆地及玛纳斯河流域,一直沿乌伦古河向东延伸到北塔山、甘肃的马鬃山,以及内蒙古的居延海附近和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科布多盆地。

    后繁衍的野马中已经含有家马血统
    鞑靼野马在19世纪灭绝后,普氏野马成为地球上唯一的野马。1876年,俄国人普热瓦尔斯基在新疆奇台——巴里坤戈壁上将猎捕到的普氏野马带回俄国,由俄国学者鲍利亚科夫为其命名。1890年,德国探险家格里格尔从准噶尔盆地捕捉到52匹野马幼驹,经过长途跋涉运到汉堡后仅存活28匹,其中13匹成功繁殖了后代。
    1957年,我国有关部门在甘肃肃北县猎捕到一匹普氏野马后,再未得到过关于该物种在自然界中存活的确切信息;1966年匈牙利一名动物学家在蒙古靠近我国新疆边境的地方见到过一小群普氏野马,一共有8匹,这是最后一次关于野外发现该物种野生种的记录;之后,原苏联和蒙古国专家多次联合进行考察,均未发现任何普氏野马野外存活的证据;中科院专家于1981年至1983年历经3年深入到新疆、甘肃、青海进行专项考察,行程3万公里,仍未发现任何该物种的踪迹。
    如果德国探险家格里格尔没有从准噶尔盆地捕捉到野马幼驹,没有辗转运到汉堡进行繁育,如果波兰的一名有心的地理学家也没有从中国将一匹普氏野马带到国外饲养,就不可能有之后近百年的外国数十个动物园对这一物种的精心繁育,那么普氏野马很可能早就从地球上消失了。
    1988年,国际野马谱系正式公布:截至1987年,全世界共有普氏野马794匹,分别圈养在26个国家的112个动物园和相关单位。现在,这个数字已经有所突破,各国动物园和野生动物繁殖中心饲养的普氏野马将近1000匹。但是全球的普氏野马饲养种群都出现一个严峻问题:雄性出生少、死亡多,雌雄性比例严重失衡,影响种群的有效群体大小。现在的普氏野马种群来源于13匹祖先,其中12匹为野马,另一匹为家马。这一千匹后繁衍的野马中已经含有家马血统。

    准噶尔11号带野马重回自然
    早在1978年,在荷兰召开的第一次国际野马会议上,各国专家就提出了让野马重返原生地的计划。我国的新疆准噶尔盆地是普氏野马原生地,因此被定为该物种放养地。野马中心于1985年成立后,陆续从英国、德国和美国交换引回18匹野马,并用10的时间顺利度过了成活关、繁殖关、子一代繁殖关和子二代繁殖关。目前,该野马中心已经成为亚洲第一、世界第二的赫赫有名的野马中心。
    该野马中心繁殖的普氏野马野性并未完全丧失,还保留着野生种群的显著习性。头马在小马驹能够独立生活以后,会将它驱逐出马群,强迫它完全独立。马群中一旦有了新的头马,新的头马就会把原来头马的幼仔踢咬致死,确保自己地位的安全性和种群血统的纯粹性。
    至此,普氏野马的放归时机已经成熟。经过专家讨论,放归野马的地点选在新疆卡拉麦里山自然保护区北部的富蕴县境内。初次放归的马群由准噶尔11号雄马充当头马,连头马在内这群野马共有27匹。
    2001年夏天,这群野马结束围栏里的适应性训练之后,于8月28日正式放归。一段时间野外生活之后,虽然野马的腹部比圈养时收缩,膘皮状况依然良好。这群野马毕竟在人工圈养的环境中生活了很长时间,入冬后第一场雪飘落的时候,它们看见牧民们赶着牛、羊、马和骆驼大队迁移,就跟在牲畜的队伍里一起赶往卡拉麦里山自然保护区北部越冬,并且连续从监测范围中消失。当这群野马重新被找到时,情况非常危险,一部分已经虚脱,一匹小母马奄奄一息。经过紧张抢救和人工补饲,该群野马还是死亡了两匹,头马也失去了圈护马群的能力。有关部门和野马中心吸取了这次教训,按照循序渐进的原则,对野马慢慢野化。
    2002年5月,这群野马休整了几个月后再次放归,取得比较顺利的进展。2003 年5月,两匹放养的母马产下了两匹公马驹,小马驹成长得都很健壮,野化野马试验已经取得了阶段性成功。

    野马的生活需要人类远离
    野马的学习能力非常强,经过两年多的野外放养,它们已基本适应了当地的气候和恶劣的自然环境,学会了觅食和寻找水源地,还能跟天敌——狼勇猛地打斗。如果没有外在因素的干扰,完全恢复它们的野性只是时间问题。但外在干扰十分严重,尤其是人为因素,人类活动已经严重影响到野马在野外的生活。
    每年冬天,到野马放归地越冬的家畜多达20多万头(只),与野马争夺草料和水源的矛盾十分突出。家马中的公马还常常争夺野马中的母马,与野马中的头马进行激烈争斗。由于家马的数量远远超过野马,野马中的头马招架不住,最后被迫带领野马群逃到条件更为恶劣的沙漠,常常从观测点消失。除此之外,人类开采石油这一活动对野马栖息地也产生了很大的负面影响。
    要让野马真正放归,就要确保野马远离人类。可是生活在新疆卡拉麦里山自然保护区里的游牧民族怎么办?准葛尔油田的开采怎么办?这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一个很难具体落实的问题。而野马的生活恰恰需要人类远离,它的明天令人担忧!■


    《绿色家园》 (2003年 第十一期)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