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绿色家园
2003年 第十一期


乘坐单程车的病原菌

文/[美]艾尔弗雷德.W.克罗斯比

    有一场疾病对于今天的人类来说仍然记忆犹新,那就是黑死病。这场致命的鼠疫在1347年来到意大利,向北急速移动,于1349年至1350年到达挪威。这种病菌在那里暂息了半个世纪再向冰岛挺进,于1402年至1404年登陆。这场大范围的传染病使欧洲四分之一的人离世,牲畜也因为没有人为它们收集冬天的饲料而死,饥荒伴随瘟疫而来。黑死病拉开了瘟疫洲际流行的序幕……

    世界上最大的人口灾难是由哥伦布等航海者引发的,而欧洲的海外殖民地在其现代发展的第一阶段成了恐怖的坟场。入侵者带来了以前闻所未闻的疾病病原体:天花、麻疹、猩红热、斑疹伤寒以及一种或多种性传染病。病原菌和动物一样,是有形状、重量和数量的实体,它们需要借助交通才能飘洋过海,而真正的航海者无意中提供了这一条件。一旦它们上岸,并在新土地上的新受害者体内找到寄居之所,它们的繁殖率(通常是每分钟翻一番)便能使其在繁衍的速度和地域的扩张方面,胜过任何其他更大的移居生物。

    动物并非最重要的传染源
    并非如人们所想象的,动物是最重要的传染源。
许多牲畜病菌在越洋的旅途中,被它们的寄主远远地抛在了后头。狂犬病是一种在欧洲流行于猫、蝙蝠和野生啮齿类动物身上的疾病,显然它直到18世纪中叶还未传到美洲并从未在澳大拉西亚站稳脚跟;18世纪牛瘟盛行于西欧,导致大批牛死亡,并于19世纪晚期传到非洲南部和东部,杀死了成百万头家养和野生的有蹄类动物,但它却从未在新大陆、澳大利亚或新西兰取得永久的立足点;口蹄疫,一种在主要的牲畜出产国根深蒂固的灾祸,曾数次在欧洲出现,但在北美等地总是能得以根除。在《大英百科全书》第十五版的“动物疾病”词条下有一份表格称“动物的疾病通常局限于世界某些地区”。它包括了13种主要动物传染病的名称。其中,只有两种病在新欧洲落了户:澳大利亚的传染性胸膜炎和南美洲南部的口蹄疫。

    白人走到哪里瘟疫就跟随到哪里
    假如瘟疫是从西方传来的,它是如何从欧洲定居者身上传到如此之远的内陆地区的?比如在墨西哥,任何传染病都可能通过海边部落传播,或者通过人烟稠密的水道深入内地。还有,许多沿海岸漂流的船只在暴风雨驱使下搁浅,这些船只的幸存者挣扎上岸以后,身上就可能带有传染病。
    让我们来看看最近几个科学上称为处女地流行病(病原菌在从未受到传染的人群中迅速传播)的例子:1943年,随着阿拉斯加公路的延伸,特斯林湖的美洲印第安人和爱斯基摩人患上了流行性麻疹,99%的人得病,7%的人死亡;1968年,巴西和委内瑞拉交界处的雅诺马马人爆发了风疹,9%的人死亡;几年后,亚马逊盆地的科林部族在第一次感染上普通流感之后,一下子损失了至少15%的人口。有迹象表明,土著人与世隔绝的状态一旦被打破,大规模的死亡便开始了;因此雅诺马马人一直认定:“白人引发疾病,如果白人不曾存在,那么疾病也就永远不会存在。”
    历史上有多少人死于瘟疫,已无法计算。举例来说,我们永远不会知道在南美大草原上的游牧部落中有多少人死亡。他们在瘟疫即将来临前逃亡的本领一定使他们躲过了许多场流行病,但他们躲避传染的时间越长,当它袭来时其毁灭性也就越强。例如南美洲车彻赫特人,直到1700年他们还是草原上众多部落中人丁最兴旺的一支,那时他们很可能是曾经躲过了最可怕的一场瘟疫的部落,但当18世纪初期该部落在布宜诺斯艾利斯附近染上天花后,几乎全部灭绝。车彻赫特人当时就试图通过逃亡来躲过危险,但这只是增加了人员的损失。作为一支独立的部落,他们再也没有恢复原气。到了18世纪末,甚至连他们的语言都消亡了。

    来自白人的天花席卷土著人
    天花的流传很是典型。从16世纪的最后一二十年到19世纪的后半叶,天花不断横扫南部的草原及其领近地区,好像上一场瘟疫过后出生的新一代人数刚刚多到能再经受一场瘟疫时,它便又出现了。17世纪初,布宜诺斯艾利斯当局请求西班牙皇室允许其进口更多的黑人奴隶,就是因为天花灭绝了许多美洲印第安人。在不到100年的时间里,仅这座城市便经历了至少四次天花流行,在接下来的两个世纪中又发生了多次。
    在19世纪,居住在北美大平原南部的基奥瓦人至少经受过三次,也许是四次天花流行。他们中间有一个关于此病的传说:
    一个穿着黑色礼服、戴着高礼帽的像传教士的人找到他们,开口说话:“我是天花。我越过东边的大海从遥远的地方来。我生活在白人中——他们是我的同胞,有时候我跑在他们前面,有时候我偷偷跟在他们后面。但我总与他们结伴而行,你可以在他们的帐篷和房子里找到我。”“你干什么?”“我带来死亡。我的呼吸使孩子们像春雪中的幼苗一样夭折。我带来毁灭。不论一个女人有多漂亮,只要她看我一眼,马上就变得像死鬼一样丑陋。我让强健的战士在我面前倒下……”
    英国或法国的北美殖民地中第一次有记载的天花流行,是在17世纪30年代初马萨诸塞州的阿尔昆人中爆发的:“他们整村整村地灭绝,逃脱厄运的人数在一些村庄里平均还不到一个人。”后来天花又席卷了新英格兰,往西进入五大湖区,没有人确切地知道它到底又传播了多远。17世纪它爆发于纽约及其附近地区。之后,它便大范围地进入新大陆。
    19世纪,天花先后三次在澳洲土著人中广泛流传,但第一次流行无疑是澳洲土著人经历过的对其种族生存威胁最大的一次。19世纪的澳洲问题专家爱德华。科尔认为,它可能灭绝了他们三分之一的人口,只有占大陆四分之一的西北地方的部落未受感染。这些部落到1845年以后,也遇到了天花和它所带来的毁灭。每当澳洲土著人说起天花,他们都会不寒而栗。这一反应说明了一种“真正的恐惧”,“因为没有任何其他灾难能使他们改变与生俱来的不动声色的态度。”

    土著人从未将自己的病菌传给白人
    西方世界及其美洲和澳大拉西亚殖民地之间的传染病(即病菌和像看得见的生物那样有地理学起源的生物)的交流是令人惊奇的单方面的,就像人口、野草和动物的交流一样是单方面、单向的。
    就目前科学所能告诉我们的而言,假定澳大拉西亚有自己独特的病菌,它也从未把任何一种人类疾病传播到外部世界去。这种单程路线简直有如天定,没有人能够非常有力地说明,这一张单程车票是怎样印制的。
    在当时,天花对澳洲和美洲土著人的影响,远远比我们这些生活在一个利用科学方法灭绝了这种病毒的世界中的人所能真正体会到的更为致命,更令人困惑,更具毁灭性。欧洲在向其它地区输送疾病痛苦的数量和质量方面是很慷慨的。流行病交流的不平等性使欧洲入侵者获得了巨大的优势,而给另一方则带来了毁灭性的劣势。 
    (注:澳大拉西亚是一个较为含混的地理名词,一般指澳大利亚、新西兰及附近南太平洋诸岛。有时也泛指大洋洲和太平洋岛屿。)


    《绿色家园》 (2003年 第十一期)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