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绿色家园
2004年 第四期


杨二车娜姆:绿色的,才是时尚的(green is fashion)

策划/本刊编辑部  文/本刊记者  刘晓冰

    她从湛蓝的泸沽湖畔走出,那片美丽、神秘的地方因她而向世人敞开了胸怀;她又以环保大使的身份,带环境保护宣传队万里回故乡;她是挪威外交官的夫人,身着来自母亲湖的绚烂色彩在上流社交圈熠熠生辉;她又眷恋原始和纯粹的自然,用绿色健康的理念将自己的家打扮得个性十足。想走进这个“女儿国”的女儿的精神世界吗?想知道这个在大自然中起舞的精灵如何看待自然吗?

    约在盈科中心的星巴克咖啡店与她聊天,这是她的意思。
    没有造型师的刻意摆弄,没有“服装提供”等商业味道的宣传,没有摄影棚里晃眼的镁光灯,这是一次不同于其他“时尚”期刊的采访,交流得轻松自在。对于我们这些“绿色”人士来说,这是最“时尚”的访谈方式。
    约定的时间是下午2:00,却在1:40就开始了与她的对话,这让抱着“名人会迟到”的“成见”的我们颇有点意外。事实上,早在10多分钟前,我们已经在门口擦肩而过,只是我们不敢确认是她——看上去和镜头后的她有些不一样。
    可能是进去后没发现“记者”样的目标,娜姆出去溜了一圈又回到咖啡屋的吧台前,而此时我们一行正坐在旁边的座位上。
    我的书和土特产放在一起
    更多的人认识杨二车娜姆是通过她的《走出女儿国》。
    “那本书卖了一个满堂红,去我们那儿的几乎是人手一本,卖得太夸张了。现在在丽江居然和大豆、玉米、茶叶等土特产摆在一块卖,我就问过他们,是卖一斤茶叶送一本书还是卖一本书送一斤茶叶呢?”
    在娜姆看来,这本书之所以会受到关注和现代人的心理有关。在压抑的生活中,突然发现这样的一个女孩子从山里出来,跑遍世界,又风光又无所畏惧,让人感到新鲜。好奇的人想知道这个女孩长大的地方是什么样子,想知道她在时尚圈里闪耀的“光芒”和她出生、成长的地方有什么关系,所以就背着行囊、带着书去泸沽湖了。
    “时尚”和大自然间似乎有种微妙的关系,在娜姆说话的时候,这个念头在我心里滋生出来。
    墨西哥大使夫人的预言
    记者几乎是被她引导着开始了关于“绿色”的话题,原来这个“很民族、很时尚”的女孩一直是把宣传环保视为己任的。
    “刚从家乡出来的时候,我什么都不懂,更别说环保了。”
    很多时候,人开始执著于一件事不仅需要良好的个人素质,还要靠机缘。在社交圈里,她认识了墨西哥大使的女儿,正是这位大使的夫人向她讲起了墨西哥的环境破坏,还有暴雨和洪水……
    “当时我真的听不太懂。后来大使夫人给我看了一些录相带,讲中国的环境破坏。”1986年,那位大使夫人带着她满北京地转胡同,并且告诉娜姆一个让人悲哀的预言:“好好看看这些胡同吧,以后都可能没有了。“就是在王府井附近的前海胡同,她这样对我说。当时我还想,没有就没有了,住大楼还是方便多了嘛。”
    在某种程度上,大使夫一语成箴。而后来在世界各地到处跑的娜姆,视野开阔起来,发现环境保护是个大问题,她亲见了墨西哥、秘鲁、古巴、印度等国家可怕的环境恶化。
    “一次我从老家去上海,拧开水龙头就喝,我的天呀,臭!在我们没有被污染的家乡,泉水都是干净,可以尽情地直接喝!还有一次到印度,我下飞机喝了一口水,拉了七天肚子。躺在病床上,我终于切身地体会到保护环境的重要。”
    “我的家乡,却让我心生凄凉”
    《走出女儿国》把一个原始的、封闭的泸沽湖大大方方地带到了外面的世界,如潮的游人从四面八方涌了进来。走出去的娜姆再次回到家乡,却发现那里的变化,用她的话讲,是“太夸张了”。天还是蓝的,水也清澈,但是心里却不时地生出几许凄凉。这种凄凉来自于两个方面——旧有的生活习惯和外面世界对家乡的改变。
    “我们家山后面的树已经被砍光了。在我的家乡,基本上都是用柴火取暖、照明的。每家都有一个火塘,火塘里面的火24个小时烧着柴火。我们那里的老人们为什么不愿意离开?因为山外的世界没有火塘,不习惯。”
    摩梭族的女人都很勤劳,忙完家务就上山打柴。“我也是这样,砍过树、打过柴,显示自己勤劳嘛!”娜姆大笑起来。
    “慢慢地也引起了政府的重视。毕竟千年的参天大树砍了,很难再恢复。但山里没有电,要生存只能靠砍树照明、取暖。所以,我觉得只禁止他们砍树是不对的,要先把电引进去。保护环境的根本办法是改善生存环境。”
    但在娜姆看来,这些旧有的传统生活习惯,可以随着更现代生活方式的进入而发生改变,古树的命运也可以得到改观。更让她痛心的是,越来越多的外来游客,带来“可怕的”垃圾。如今再回到家乡,满山遍野的塑料袋、废瓶子,让娜姆觉得陌生,也总是心生凄凉。
    “很感谢因我的书而对我的家乡产生兴趣的读者、游客,感谢他们喜欢我,去看我长大的地方。但我想通过你们的杂志呼吁一下,朋友们能不能把自己的垃圾也随手放到包里带走呢?或者在离开前,在当地就找个地方把它们集中起来烧掉……”
    为捡垃圾万里回故乡
    2003年9月,娜姆带着全国各地“环保万里行”的记者从北京出发,开着车,行进5天,回到老家泸沽湖。那次回去,不是吸引大家去家乡游山玩水,而是回去捡垃圾。
    娜姆觉得自己必须这样做。她说当一个民族的“代言人”特别不容易,一不小心就会得罪很多人。原来她每次回到老家,都会对乡亲说,随手扔垃圾是不对的,他们就会反问她:“你以为你是谁呀?你回来就为教育我们?”不光别人这样,就是家人也不接受。所以要宣传自己的理念就要有行动,用行动去影响家乡人。
    “我总是在外面,跟家乡的交流挺少的。回去后虽然能发现很多问题,但不能马上就告诉人家你不可以这样,谁也没有权力去指挥别人必须怎样做,要慢慢地引导。”
    这个聪明的女子总是有办法的,她每个月花200元,请一位小朋友把自己家旁边的那些垃圾捡干净,周围的邻居看到这块山头很整洁,自己家的地方相比下就逊色,于是也就开始打扫卫生了,这就是榜样的影响力。
    娜姆希望能经常有“电影队”去他的家乡,放电影和图片给乡亲们看。“我们西部人心地好,但是倔强。必须把片子放给他看,让他们知道非洲是怎么被污染的,老虎是怎么濒危的……自己要是不注意,将来就会步后尘了,用事实说话才有效果。空说环保会让他们觉得是天方夜谭。”
    她现在在家乡买了30亩地,建起了展示厅,向家乡的人介绍外国文化,当然也包括人家的环保意识。用自己的经历去感染他们,是她这样做的根本原因。
    将环保意识传播给家乡的人,呼吁外面的人保护自己的家园,这本是功德无量的事情,但娜姆在很多时候却不被理解。她说她是有备而来的,冥冥中有一股力量支持着她。
    “这不像做品牌商品的形象代言人,收了别人的钱就要讲别人的好,这是要用一生的时间去不间断进行的事业。国家的发展光靠几个北京、上海远远不够,重要的是下面的基础。“改变这一切,最重要的是要有文化”,见多识广的她,总是说摩梭族要多一些知识分子。
    环境保护和文化相关
    一提起保护环境,都会首先想到垃圾不能乱丢,不要乱砍乱伐等等,还有另一个层面同样应该引起重视,就是生态文化的和谐统一。
    娜姆提到,在布达拉宫那样神圣的地方,街对面却在卖迷彩服、塑料鞭炮,特别煞风景。这也是一种环境的污染,也正是这种文化上的不“生态”,最终导致如周庄这样的地方过度开发,面目全非。
    正是因为意识到了这一点,她在中甸捐建了一所希望小学,建筑全是藏式风格的,与那个地方的环境和谐一致。她说从前她不懂,在牧民的房子边上建起一座白墙青瓦的房子,跟边上的风景一比,显得很刺眼。
    保护环境,保护生态平衡是全方位的,从人的心灵到文化、到大自然,环环相扣、互相影响。“大小宇宙”的协调是娜姆心中的绿色世界。
    时尚圈的“绿色土人”
    娜姆现在在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到处跑,她见的人多了,经历也多了。让她感慨最多的是在海外生活遇到的一些事,也让她得到了这样的启示:保护环境,光靠惩罚不行,要让人们从心里觉得对于自己生活的家园有爱护的责任。
    “外面的人到泸沽湖去玩,看到花呀草呀,就拔下来占有已有。而我在瑞士住的时候,门口的玫瑰花开得那么大,却没有人摘。要知道在瑞士,买一朵玫瑰要9美元呢!这是整体素质的问题。我刚到国外时,看到垃圾也要分类放,还要读一本厚厚的书学习这方面知识,觉得很夸张,但后来也就习惯了。”
    她认为自己很环保,很“绿”,所以就想办法去影响身边的朋友。“包括时尚界的、演艺界的,有些人觉得我老土,就像个‘土人’,宣传什么环保呀、公益呀?但现在很多人的意识在改变,知道绿色的生活方式才是真正的时尚,这让我很高兴。”
    我的时尚生活很简单
    谈话至此,让我想起与娜姆在星巴克门口的第一次“错过”。
    想像中,她应该开着很漂亮的车子或助手送她过来,有前呼后拥的“名人的架势”。但事实上,她就一个人,步行而来,这让早已熟悉名人出场规模的我“不习惯”。错过,也就在情理之中。
    娜姆听我这样讲,笑得很纯朴。她的很多朋友也疑惑,在北京呆着,为什么不买辆车?出行方便,也能增加自己“炫”的成分。但是她反问我:“为什么还要买车?北京已经堵不动了。地铁很快,自行车也很快。”有的时候她宁愿自己骑自行车,如果不是很远,更愿意走路。“把很多的时间和金钱扔到健身房,不如走路,走路的时候很轻松,也能看到旁边的风景。”
    她总能做出许多出乎人意料的事情,显得跟她所处的时尚浪尖的位置不是那么和拍。比如无车一族,还比如,简单的生活、绿色的生活。她不是那个天天惦记着奢华的女孩子,她说自己“什么样的苦都吃过了,什么样的荣华也见过了。”的确,归于淡泊、朴素,这是豪华的顶级状态。
    “我对生活的要求很简单,用当下很时尚的话说,就是绿色生活嘛,简简单单就可以了。我现在还在用蜂花牌的洗发水,最古老的那一种,在很多大商场、超市都买不到了,得跑到香山附近的一家小店里才行。刚到国外的时候,我也虚荣,用一些名牌的化妆品,比如香奈尔,后来发现也就那么回事,并不是适合我,于是我又改回原来一直在用的片仔璜洗脸,感觉不错,一个痘痘都不长。我还用‘万紫千红’的香皂,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
    娜姆在北京的家,跟她的人一样,很出名。原因就在于华丽的色彩和她“DIY”的居家观念。娜姆说,家里的很多家具是从西藏带过来的手工制品,还有墙上的艳丽的花朵,是她找来画工画上去的,很便宜。她不喜欢挂什么意大利的名画,“意大利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她率性地反问我。
    “装修这样一个家才花了15万元左右,还被一家知名房地产公司选中做样板间了呢”,她又坦白又骄傲地说。
    她喜欢华丽的色彩,她觉得都市里灰色调的东西已经太多,灰色的建筑,甚至灰色的人心,而她要给自己一份明媚的心情。所以,我们看到的娜姆总是被炫丽的、夸张的色彩包裹着,被鲜艳的民族色彩装扮着。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她有意,星巴克里的娜姆穿了一件翠绿翠绿的唐装,她说:“原来我有一颗火红的心,现在,恐怕是翠绿翠绿的了。”
    然后,她拿起笔,写下几个字——“绿色就是时尚”。

    娜姆妙语(interesting words)
    ●环保已经不是一个泸沽湖的问题,是整个中国的问题。我最爱北京,可是当我在北京时,一开窗,灰蒙蒙的,就感觉我的心上都是一层灰。
    ●一下飞机到了丽江,天呀山呀干干净净的,云就飘在那儿。我们那里云都是不动的,然后你的心一下子都化掉了,所有的抱怨也随风而去。我觉得一个人的心情跟生活的环境关系的太大了。好天气怎么来的?还是要关注环保。
    ●做人就是这样子的,枪打出头鸟,做好了可能人家不会记住你,但你做不好第一个被揪出来的就是你。
    ●我现在经常从家乡带出一车的人在北京的大街上走一走、看一看,北京这个城市是什么样的,大城市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江湖”都是那么好走的吗?城市人都那么好当的吗?所以他们回去就知道要学习,大字都不识,怎么能更好地生存?
    ●一个人人气正旺的时候,要加紧对自己方方面面素质的培养,不然很快就会被人忘记。由此理推广开看,我们的国家也是这样的。
    ●给不给人方便,学不学会给人方便,这也是环保的一部分呀!我一直在告诫自己,给人方便就是给自己方便;。不给人方便,别人也不会给你方便,很多事情就做不来。每天都火药味这么重,还怎么生活?环保不是就盯着那么一点绿呀、树呀被破坏了什么的。要从心里开始变得健康,学会对人好。
    ●在国外也能看到这像泸沽湖一样美丽的景色,但是感觉不一样。那边的美太人工,不自然,没有人情味。看一个东西就是这样,如果你对它有感情了,看它的什么都很好。我看泸沽湖就是这样。
    ●这么多年我感觉自己也很辛苦,但是我就想在时尚的舞台上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为少数民族占有一个位置,也让摩梭人看看,原来民族的气质也是如此的美丽。
    ●我现在也希望我的一些时尚界的朋友们都知道,为环境保护做点事情远比天天都拼命赚钱有意思的多。他们中有些人也太可怜了,天天学着港味、台湾腔,北京话不好听嘛?多有味道,多有个性!这也是种污染,听着就那么不舒服。
    (编辑  刘晓冰)


    《绿色家园》 (2004年 第四期)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