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绿色家园
2004年 第四期


是是非非说果蝠
文/张树义

    SARS爆发一周年,全国乃至全世界都在研究这一恶魔。而世界卫生组织特聘专家、澳大利亚研究尼巴病毒的权威Field教授却与我紧锣密鼓地切磋,针对华南地区的果蝠启动相关的病毒学研究,而我们自己也正要开展果蝠的行为生态学研究。

    爱吃果子的蝙蝠有利有弊
    翼手目是真正能飞行的哺乳动物,其中大蝙蝠以水果和花蜜为食,故俗称果蝠,狐蝠是果蝠的一个科。
    狐蝠科蝙蝠主要分布在旧大陆地区,仅有少数种类能发出超声波,其他种类则依靠视觉和嗅觉寻找食物,包括果实、植物的花、花蜜或花粉。在热带或亚热带森林生态系统中,果蝠在取食的同时,也扩散种子和传播花粉。事实上,在热带和亚热带地区的原始森林里,大多数热带植物的幼苗在亲本树冠下根本无法正常发育,一些母树甚至产生毒素阻止其幼树成熟。因此,植物种子必须传播到远离亲本的地方才能保证种群的繁衍和扩散。
    果蝠采食水果时往往将果实带到远离母树的地方,果核或未经消化的种子随之被扩散,许多种类的果蝠可以将种子扩散到至少十几公里的范围内。因此,在森林系统更新、衰退、生境恢复,以及对稳定生态系统等方面都有重要作用。
    但是,在有人类活动的地区,果蝠分不清哪些是野果,哪些是栽培果,也毫不客气地摄食人类辛辛苦苦栽种的水果。目前,我国华南地区大面积栽植龙眼和荔枝。当地的一种果蝠——棕果蝠的适应能力很强,繁殖速度快,个头比较大,给一些地区的龙眼和荔枝种植产业造成巨大的损失。
    果蝠携带很多种致命病毒
    1994年9月,在澳洲东岸昆士兰省首府布里斯班尼近郊的亨德拉镇,爆发了一种严重感染马和人的致死性呼吸道疾病,当时有21匹赛马和2人感染,其中14匹马和1人死亡。一年后受感染的农民因罹患严重脑膜炎而死亡。在所发生的人畜共患传染病中,从死亡的病人和马身上都分离到一种被称为亨德拉病毒的新病原。实验经由皮下、鼻腔或口服接种给马和猫,均会造成致死性肺炎;而狐蝠经由上述途径接种,呈现无症状感染而有抗体产生。经血清学和病毒分离后科学家得知灰首狐蝠、中央狐蝠和眼镜狐蝠是自然宿主。
    1998年9月至1999年4月,尼巴病毒在马来西亚首次爆发,导致成千上万头猪死亡,并在几周内传染给人,所感染的276人中有106人死亡。人类能通过被感染的猪而感染病毒,死亡率高达40%。除了猪以外,狗、猫、羊和马都易于感染尼巴病毒。这种人兽共患病病毒的寄主是马来大狐蝠。马来西亚有许多养猪场与果园毗邻,狐蝠污染的果实掉落到地上,被猪吃掉,从而把这种致命的病毒带到人类社会。需要强调的是,尼巴病毒是世界上最危险的病毒之一,与埃博拉病毒同属于生物安全级别最高的第四级,至今尚无有效的治疗方法。
    研究表明,狐蝠可以携带很多种副粘病毒,这些病毒的分布和扩散可能比人们估计的要广得多。今年,就在SARS爆发尚未结束之际,我国广东几个地区爆发乙脑,而这些地区的棕果蝠分布数量都很大,我们怀疑二者之间可能存在非常密切的关系。
    果蝠与我们已经零距离
    1999年,我们到广西自治区的伊岭岩进行考察,在一个洞穴内就发现了大约5000只棕果蝠。为了采样,我们请当地人帮忙。一声枪响,掉下来6只,我们只要了1只做为标本,向导雀跃着拿起另外5只做粥去了,而且说:“果蝠粥最好喝了!”最近,我专门打了电话给该洞穴的管理人员,询问SARS之后他们是否还吃棕果蝠。回答是,现在已经不让普通工作人员吃了,只留给来洞穴观光的贵客!这让人既哭笑不得又忧心忡忡。
    2000年,我到海南考察时,在海口不远处的农村,农民们告诉我一个“好消息”:在一个并不算太大的山洞里,一个人发现了一大群棕果蝠。发现者马上回村报信,村里立即出动了数名壮小伙,将洞口堵住,用扫帚等各种用具将整个洞内的棕果蝠全部消灭。一清点,大约有2万只,各自分掉拿回家吃了!
    2001年,我的两个研究生到云南西双版纳考察蝙蝠,一大早,农民家院子里的枣树上就有几只棕果蝠正在吃大枣。人走出来,棕果蝠被惊飞了,但许多枣子上都清晰地保留着它们的爪痕。
    2003年,我们由于SARS溯源工作考察位于广州的野生动物市场。在市场上的几个摊位,就摆放着一笼子一笼子的棕果蝠。我好奇地询问一下价格:十多元钱一只。
    不久前还读过一篇相关的文章:在中国踢球的一位英籍球员在一次接受英国《太阳报》记者采访时说:“中国的食物实在太美味了。我吃了鸡头、鸡爪、鸭头,还有蝙蝠。”还读过另一篇文章,题目叫《怪,东兴顺的蝙蝠菜》。说的是广东的一家粤菜餐馆效仿关岛的查莫人食用蝙蝠,生意兴隆的事。
    不过,这里我想告诉蝙蝠食客一个消息:自从20世纪40年代,一种神经疾病神秘地降临关岛,折磨着那里的查莫罗土著居民。该病症状与帕金森症类似,病人出现身体虚弱、瘫痪和日渐消瘦的迹象,最终不可避免地导致死亡。今年,科研人员经过长期的研究终于发现:这种神经疾病与查莫罗人吃狐蝠直接相关。原因是狐蝠食用大量苏铁植物的种子,这些种子中含有会引起神经紊乱的毒素,而毒素会在食用苏铁种子的狐蝠身体中积累。
    人与棕果蝠的距离已经为零。有两个问题让人担心:一个是吃客们可能会吃出病来;更重要的问题是,如果哪一只携带有致命的、类似于尼巴的病毒,偶然地传播给了某一个人,搞不好将是一场更大的SARS。
   (编辑  周晓红)


    《绿色家园》 (2004年 第四期)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