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绿色家园
2004年 第四期


真正的野兽之美(beauty of animal)
文/苏杨

    人和动物是自然界的共生伙伴,自然不应该完全按照人的标准去给动物划分善恶美丑。如果回到生态系统的概念上,人类终究不是自然界的导演,大家都只是演员而已。即便人是主角,也不能改变剧本、指令其他角色。

    中国文人强调写意自然,因而在认识自然时不求甚解,失误也成为了“传统”:国画上,有老天爷都没见过的松鹤延年、草原虎哮;成语“螟蛉有子、蜾蠃负之”里本是螟蛉天敌的蜾蠃反被认贼作父;文学作品里,不管是草原上的狼群还是城市里的鸟群,种种人间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勾心斗角、你争我夺,一应俱全,就连道德标准,也与人间如出一辙;更有许多对动物本来没有兴趣也没有时间研究的作家为了创新,将动物荣幸地推到了主角之位,按他们的逻辑来安排动物心理。
    作为文学创作,这本无可厚非,然而却在无形中误导了大众心目中的动物之美。误会出来的动物之美,说到底都可归到一个源头上,即用人习惯的审美观来安排和解释动物或者只是将动物作为托物言志的“物”而已。
    这种文化到现在仍在发扬光大。现在很流行的某动物类综艺节目中,不仅有嘉宾的各种“行为学分析”,甚至也有编导“发现”的动物之美。而电视机前坐着的,往往是如一张白纸一样等着节目去影响的观众,包括对这类节目兴趣最大的孩子。很多人当然只是因为好奇,毕竟轻松地坐在沙发上观看别人或殚精竭虑或出生入死换来的生动画面,也是一种视觉旅游。但正因为这种异常轻松且不加置疑的心态,各种误会乃至强加的动物之美就越发地刻骨铭心。尤其在儿童成长的环境里,有乐于助人的大象、被小孩戏弄的狼、善良温和任人骑来任人打的马。为了“让世界充满爱”,野生动物被塑造得太拟人化,当成了玩具和看起来聪明、处起来温和、抱起来舒服的道德模范,似乎只有这样的美才能赢得好感。
    这种教育方式本来自有其良苦用心,但也必须看到另一面:动物的本性被“误会”了。没有人在儿童成长的过程中适时提醒:野生动物甚至某些家畜不是宠物,是凭进化出的一技之长艰难地在生存竞争中谋生的生命,即使它们咬人,也只是一种生存本能而已。它们的生存不靠人所赐,当然不必屈尊于人们的这些虚情假意,不必按人们的美丑标准来打扮自己。
    这种“误会”中最极端的例子是各种媒体里频繁出现的迟钝的憨厚可爱的大熊猫,以致一些思想“敏锐”的作家常常还以大熊猫为例质疑物种灭绝和环境保护的关系:这样一种懦弱的物种,如果没有人的保护就会灭绝,可见物种自生自灭与人类活动并没有那么相关。出于宣传和吸引游客的需要,大熊猫的美不管在镜头里还是在动物园里都被煞费苦心地儿童化安排了,但成人应该清楚地知道熊猫在自然界中的本来面目,知道它也是一种可以抵御豺狼的食肉目动物,对人是有危险的。而且,如果不是人破坏了他们的栖息地,熊猫的濒危本不是这代人可以“有幸”看见的事——熊猫要真是“可爱”到如此愚笨的程度,它就没有资格让我们看到了,讲究公平的自然会灭了它。然而,强悍地(包括生殖欲望也很强烈)咆哮着的熊猫就不美了吗?毕竟这是一种历经劫波在习性、外表上都发生了超凡脱俗却又能为自然所容的变化的“活化石”,这种生存奇迹难道不能让人震撼地感到理性的美吗?作为成人,为什么我们不能按动物本来的面目去欣赏它们,在自然界这个超级野生动物园中作为朋友设身处地地体会他们的生存之美呢?
    我从小读加拿大的欧·汤·西顿的动物故事,在西方文化的写实中知道了动物是怎么回事,知道了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中有力量的美、顽强的美乃至残酷的美,人性的美只是其中之一。但我的这种阅读机会太罕见了,大多数人周围从小就充斥的传统文学作品里编造的东西,在国画里描绘的东西,在人们成见中的东西,往往隐藏了动物的真正动人之处,使人找不着按真正的“美标”来欣赏美的角度。因此当动物露出它们的真实的生存面目,而非人类为它们编排的角色时,许多人又会将动物贬斥为野性难驯甚或“狗改不了吃屎”。
    单就行为学来说,动物有百万种,生活在千差万别的地方,被各种食物链牵扯,因此行为的最终目的明明只是为了个体的生存和种族的延续,却不得不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来实现,因此也就诞生了丰富多彩的动物之美。例如,有些生态条件恶劣的地方,狼群在受到威胁时,母狼常常会先照顾别“狼”的孩子。如果用人的道德观去评判,这也许可以演绎出一段故事,但科学的解释似乎就“乏味”了:为了狼群遗传基因的多样性,保存另一个血统的幼狼,更有利于后代的品种优良。从科学的角度了解了这个事实,难道你就不更为狼的“舍身取义”而感叹吗?
    人和动物是自然界的共生伙伴,自然不应该完全按照人的标准去给动物划分善恶美丑。如果回到生态系统的概念上,人类终究不是自然界的导演,大家都只是演员而已。即便人是主角,也不能改变剧本、指令其他角色。
    前两年有本畅销书叫《野兽之美》,从科学的角度对野兽的行为探幽索微,从中感受造化的奇妙。的确,动物之美本质上就是科学之美、自然之美,我们不是造物主,这使我们省去了创造之苦累,那就怀着感激之情欣赏真正的动物之美、野兽之美吧!
    (编辑  周晓红)


    《绿色家园》 (2004年 第四期)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