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绿色家园
2004年 第六期


他要打捞飞虎队沉机
文/本刊记者  周晓红
    2003年滇池搜寻二战飞机残骸现场

  “记载历史的方式有两种,那就是文字和实物。滇池里二战期间的坠机至少有7架,全部打捞出来之后,这些实物本身就是一种对战争的认识和补充。我们不能忘记曾经的灾难和可能的灾难,这是所有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应该具备的。对历史一无所知就会对和平漠视。”——严江征
  严江征
  1952年出生于北京,毕业于空军气象学院。
  中国探险协会发起人、主席,著名探险家。曾经参加过珠穆朗玛峰、雅鲁藏布大峡谷等多次科学考察,曾经组织并参加新疆和田河考察、滇藏文化带等多次考察,1997年成功完成高黎贡山二战坠机搬运活动。目前,正忙于打捞滇池二战坠机行动的前期准备工作。
  遵循梦想
  曾经有这样一个小学生:他在二年级的时候听过一次由中国第一个成功攀登两座8000米高峰的登山英雄王富洲做的报告,对登山英雄描述的奥妙无穷的大自然产生向往,决定长大以后也要到大自然中去工作,亲自破解大自然的诸多奥秘,做一名博学的探险家。
  跟许多小孩子一样,这个男孩也沉迷在自己的梦想里;跟许多小孩子一样,这个男孩也暗自鼓励自己,并开始查找地图,朝着梦想努力;但这个小男孩有一点跟其他最终放弃梦想的小孩子不同:他的努力持续、长久,没有因为那个梦想太虚幻、太遥远而灰心。他相信只要敢于梦想、勤于努力,就一定会实现它。
  这个小男孩就是40多年前的严江征。
  18岁那年,出身于军人家庭的严江征成为第二炮兵部队的一名士兵。之后,他被派往空军气象学院山地气象专业学习。这为他日后成为一名探险家奠定了基础。1976年,严江征毕业后进入中科院大气物理所工作。刚参加工作的头两年,他一直做着气象观测塔的修建工作和地震气象所的临震预报攻关,跟野外探险并无关联。
  机遇是给有准备的人准备的。中科院当时组织的多学科综合考察较多,1978年考察天山主峰的时候,严江征终于争取到参加考察的机会。那一次,他们在天山上考察了四、五个月。在这期间,严江征充分领略了科学探险活动的艰辛,同时也感受到大自然带给人类的无穷乐趣。
  人类对自然界的认识是循序渐进的,努力确保认识的结果科学、无误,正是探险家和科学家共同努力的结果。未知,永远吸引探险家。之后,严江征开始了他的探险生涯。他参加的科学探险大多数都是中科院组织的综合考察,足迹遍及珠穆朗玛峰、雅鲁藏布大峡谷等地。   
  崭新的探险模式
  严江征的探险生涯在上世纪80年代暂时中止了,他被借调到企业做副总经理。在那一年半的时间里,严江征没日没夜地忙碌着跟探险无关的事情。每每清静下来,他的心里都有一种空空荡荡的失落感,暗暗遗憾着自己竟然会把大量时间花费在不喜欢的工作上。那段时间,严江征思考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关于个人使命的:“每个人来到人世间都会有一件应该完成的使命,那么我的使命是什么?我最适合干什么?” 他还清晰地记得儿时的梦想,他还清晰地记得少年时怀揣梦想的兴奋心情。将刚刚开始的探险生涯很好地继续下去才是最适合他的事业。
  当时,全国只有一个探险性质的组织,那就是中国科学探险协会。中国科学探险协会的探险内容侧重纯自然科学,而严江征除了对自然科学感兴趣外,还十分喜欢有历史感、人文感的科学考察。他认为历史和人文是对科学考察的必要补充,希望自己今后从事的探险活动既涵盖自然科学,又触及社会科学。两者缺一的探险活动都是不完美的。
  1993年,严江征终于注册成立了中国探险协会,并为协会发展制定了“探索自然奥秘,追寻历史谜踪”的宗旨。迄今为止,中国探险协会仍是全国惟一成功注册的民间探险组织。协会成立以来,严江征与伙伴们成功组织了几次大型综合考察,其中在云南哈巴雪山进行的滇藏文化带考察将藏民族文化、宗教、民俗、历史等多方面的发展脉络同其他民族进行对比,开创了一种崭新的人文探险模式。
  对于严江征来说,这种探险模式只是一个成功的尝试。严江征是一个善于自省、勤于自省的人,他常常在想一个问题:所有战后出生的人拿什么来回报为今天的和平生活作出重大牺牲的老前辈们?严江征的父母都是老红军,双双参加过抗日战争,严江征本人也有过7年的军旅生涯,所以对和平的理解更加深刻。他认为在和平年代不能忘记曾经的灾难和可能的灾难,这是所有和平年代生活的人该具备的。对历史一无所知就会对和平漠视。
  他平时特别喜欢进军事网站及论坛,并将军事发烧友归纳为三类:“枪长炮短”型(爱研究武器)、军事战略型和历史人物型。作为一个超级军事发烧友,严江征对三者都很内行,不过更感兴趣的还是战争史本身。从1994年开始,他着手收集关于二战的资料。他最感兴趣的抗日战争是二战的一个组成部分,中华民族在这场战中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他觉得自己有义务让这段历史更完善更真实,让更多的人知道它的更多真相。这是他能做到的一种回报。
  滇池里的二战历史
  飞虎队是一支在抗日战争期间由美国平民志愿者组成的空军,曾经帮助中国人民抗击日本空袭,有效阻止了日机对云南昆明的袭击。驼峰航线是二战期间中国通向海洋的最后一条通道,是美国陆军航空兵空运部队与中国民航共同为中国抗战开辟的惟一空中补给线,在抗战最艰苦的时期向中国战场运送了大量急需物资和人员。在这条航线上,中美双方共损失四五百架飞机。飞虎队和驼峰航线理所当然引起严江征及探险协会同仁们的关注。
  早在1981年,严江征第一次来到驼峰航线的片马丫口段的时候,环视险峻的地形、倾听寂静的山谷,他意识到随着驼峰航线的消失,那段历史终将淡出国人的记忆。遗忘那样一段非常重要的历史是多么不应该呀。1994年,中国探险协会在云南昆明设立了山岳丛林、人文及历史地理两个专业委员会,希望能收集到与飞虎队和与驼峰空运相关的一些线索,特别是坠机线索。
  记载历史的方式有两种,分别是文字和实物。如果能有二战期间的坠机做为文字资料的辅助证明,那么这段历史将变得更丰富、更逼真。这并不意味着严江征他们感兴趣的只是冰冷的金属碎片。事实上他们很想以这些飞机的残骸做为切入点,发掘跟二战有关的有血有肉的人和事。
  功夫不负有心人,1997年,严江征和探险协会的同仁们成功组织并实施了将高黎贡山驼峰航线坠机C-53搬运至昆明的活动。那次活动中有一个引人注目的焦点——80多岁的老驼峰飞行员汉克斯。汉克斯跟C-53号机的机长福克斯并不相识,汉克斯在福克斯坠机后才来飞驼峰航线。因为汉克斯接受了福克斯母亲的重托,答应她一定要帮她找到她惟一的儿子,曾在1944年特意攀上高黎贡山,在风雪交加的丛林中寻找了9天9夜,最终失望地离开中国。50多年后,汉克斯得知严江征将上高黎贡山搬运福克斯的战机, 恳请与严江征他们同行,圆他和福克斯母亲的共同夙愿。
  每一个驼峰航线队员和飞虎队员的背后都有一个或者一系列感人至深的故事,这些都是丰富那段历史的生动史料。
  在搬运坠机活动进行中,在现场观看的飞虎队老兵鲍勃·布莱尔指着滇池说,滇池里还有一架他们飞虎队的坠机。严江征深知坠入水中的飞机不容易发生爆炸,而保存至今的70余架P-40飞机中没有一架是飞虎队的战机。如果这位老飞虎队员的话属实,那么很可能将有一架完整的飞虎战机惊现世间。
  即将轰动世界的滇池坠机
  为确定老飞虎队员鲍勃·布莱尔提供的坠机情况属实,从1997年11月开始,严江征和探险协会的工作人员一起开始了工作量浩大的查阅工作。半年间他们查阅了无数图书和资料,最后终于在《独行骑士的战争》一书中找到了关于滇池坠机的确切记载。为获得更多的一手资料,严江征请美国的二战研究员帮忙,查阅了飞虎队老兵们的日记,并走访了10几位健在“老飞虎”,得到准确的坠机情况。鲍勃·布莱尔说的那架坠机是1942年4月28日由飞行员约翰布莱克本架驶的,在训练中不幸坠入滇池。
  云南滇池的水域面积为300平方公里,水域辽阔,不可能直接用仪器进行勘测和定位,走访当地百姓,根据百姓指定的方位再勘测,才是行之有效的捷径。从1998年5月开始,严江征和伙伴们专程赶赴昆明,走遍滇池周边的村村寨寨。他们询问了几百名70岁以上的老人,终于在2000年找到了两名当年坠机的目击者。2003年,在专业打捞勘测队伍的协助下,几经勘测,他们终于确定了飞虎队坠机的确切地点。
  这期间他们克服了无数困难,甘苦自知。仅以严江征本人为例, 1998年他在寻访中偶感风寒,吃了在当地药店买的假药后不适加重,连续几天高烧不退,只得住院治疗。在滇池考察作业期间,他们经常是八九个人挤在六七平米的狭窄闷热的船舱里,头顶异常毒辣的太阳,耳闻发电机的嗡嗡轰鸣,脚踩震动不停的船板,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上岸后筋骨和四肢酸软无力,一点胃口都没有,只想大量喝水。还有两次他们碰上雷阵雨来临前的能把人刮跑的雷暴大风,全倚仗反应迅速才得以安全撤退。
  严江征和他所在的中国探险协会一直与美中航空历史遗产基金会、飞虎协会保持着联系,打捞飞虎队坠机一事同样牵动着“老飞虎”们的心。2003年10月,中国探险协会邀请飞虎协会主席和两个老队员来到滇池参观了大致现场。现在飞虎队员大部分都已过世,而且每年都有几名老队员辞世,盼望打捞坠机的心情非常迫切。严江征准备在打捞的时候把依然健在的老飞虎队员全部请到现场,让他们在第一时间看到飞虎战机。
  在寻访及勘测过程中,严江征和伙伴们发现滇池里的坠机并非只有飞虎队一架,而是还有至少6架。这6架也全都是二战期间坠落的战机。在世界打捞史上,中国一直没有过出色的成绩,没能挤身世界打捞大国的行列。待这至少7架二战时期的战机打捞成功后,中国探险协会的“水下搜寻”项目将圆满结束。一个民间组织能够创造出如此辉煌的打捞成绩,真值得在世界打捞史上写入浓重的一笔。
  现在他们组织的寻访二战坠机线索工作还在继续中。
    硬汉难为“无米之炊”
  打捞坠机行动原本定在去年底进行,因为资金没有到位,一直拖到了现在。中国探险协会运营11年以来,最大的困难就是缺乏资金。严江征说仅这几年的寻访、查证工作他们就投入了大量人力和财力,已经花费的上百万元经费都是他和探险协会同仁们的私人家底,他们每一个人都已加入到寻找资金的工作中。尽管经费紧缺,但当国外有人提出高价购买飞虎战机,也有人开出了别种优惠条件时,严江征他们还是毅然拒绝了。这些战机都将归为国有,这是毋庸置疑的,也是任何国家和个人不得窥视的。  严江征外表看上去很平和,有时眼神中闪现出一种桀骜不驯的霸气。他说他是一个不太聪明、有些固执的人,恪守大丈夫威武不能屈的信条的人。
  听说严江征他们勘测坠机的行动全程都有人录像,采访将要结束的时候好奇地请他核实。这位硬汉一点也不回避:我们把探测全过程拍下来是准备灌制成纪录片,不能透露多了,否则届时影响收视率。
  那一刻,他的眼神中又闪过一丝快乐的狡黠。 

    《绿色家园》 (2004年 第六期)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