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绿色家园
2004年 第五期


运动都市,我选择我喜欢!
策划/本刊编辑部  执行/刘晓冰

  2003年,美国《福布斯》杂志综合了健美专家、运动教练和运动生理学家等的意见,结合人体基本生理要素、运动危险程度、热量消耗等指数,列出了最有效的10种运动形式:打壁球;划艇;攀岩;游泳;越野滑雪;篮球;自行车运动;长跑;现代五项运动——射击、击剑、马术、长跑和游泳;拳击运动。
而生活在地球这一端的你,除了在喧嚣的都市中每日为生存而奔忙外,会选择什么运动方式来享受生命呢?《绿色家园》“抽查”了几位和你一样的朋友,看看他们是怎么“生命在于运动”的,也好为度过“五·一”的悠长假期找一个“生动”的方式……




  单车运动,拯救都市的我
  
孙瑞晨,北京汉美控制系统工程有限公司西门子产品部销售工程师
  

我喜欢踢足球,上学时经常号召同学比赛,但现在“老胳膊老腿儿”,加上快速的生活节奏和陌生的城市,已经将我的惟一爱好夺走了。我变得慵懒,这从我的体形上就能看出来。
  
去年春天,女友参加“绿野”的夜探香山活动,叫上我,本以为区区海拔500米的小山头对我这个壮汉来说算不了什么,谁知我却拖了后腿——比女友还晚20分钟登顶。听着同行的“驴友”在山头上大声喊着我的代号,真羞愧呀!下山时,女友惭愧得不敢跟我一起走,生怕别人知道我们是一对儿。  按说我不该体力这么差,都是被都市生活给闹的。后来我发现了一项有意思的运动(其实是我觉悟得太晚)——单车运动——有氧、室外、考验体能、享受阳光(当然还有风雨)。  为了向朋友们证实自己还不是个“废人”,我将第一个目标定为骑单车往返北京、天津,时间为两天。定下决心和日子,我和一位一样“发烧”的同伴研究了路线、天气、饮食情况和车况,并将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告诉了朋友们。要说朋友们也真够意思,大家纷纷打赌,说我们达不到目的就请他们吃饭,可能就是他们的刺激,才有了我寻找到人生一大乐趣的机会。临行前几天,我们骑车熟悉了一下地形,从北京苏州桥到京津塘高速,一切都很顺利,惟独路上下了一场大雨,我们被淋得落汤鸡一般。
  
随后的几天里,朋友们纷纷请我吃饭,因为我羸了他们,我也验证了自己还有救。
单车运动最主要考验人的耐力,只要坚持就能胜利,之后我又去了趟密云,那里的朋友请我吃了密云的鲜鱼。
  
冬天,与我共同战斗的单车歇了,为了不被北京的偷车一族盯上,我将车用砂纸做旧,然后锁在朋友10层楼的楼道里。但可恶的偷车贼还是算计了我,为了这辆“战车”,我找了好几天,最后报案了,我知道找到的希望渺茫,但我也要在公安局增加一份丢车记录,希望公安部门的惩治力度更大些。
  
生命诚可贵,身体价更高。
  春天又来了,我又开始寻觅“战车”了。

  



登高望远,亦快乐亦健康
  
方伟,金安保险经纪公司总裁
  

作为公司总裁,我不得不使自己淹没在无休止的谈判和繁重的公务处理活动中, 2003年我竟然飞了62个航次。虽然在大学时我是长跑运动员,获得过校运动会的长跑亚军,但长期的高负荷工作,也对身体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时不时地生点小病,这与我30岁前创造的6年不生病(连感冒也没有)的纪录已有很大差距。总想去锻炼、去健身、去呼吸郊外的新鲜空气,可总是没有时间,不能如愿。   去年非典前期,我正好从北京到外地出差。短短40多天,我走了12个城市,爬了6座山,不但体会到了“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惬意,更重要的是发现了一个很好的健康活动方式——爬山。  在青岛时,爬崂山,五月sunshine(阳光)暖暖地照着,呼吸着海边略带海腥味的空气,浑然忘我;在安徽时爬天柱山,山势陡险,一步步向前,虽然小腿发抖、浑身是汗,清风吹来,倒也乐趣无穷;到济南后,又急匆匆地去爬泰山看日出,早晨的空气和着绿色植物的清香和露珠的味道,一轮红日喷薄而出,贴身地感受到大自然的雄伟和壮观;到成都后品尝了火辣辣的火锅和新鲜的石扒鱼后,又去爬了成都东郊的青城山,在这个道教圣地,除了领悟了青色的山、青色的水外,更让人回味的是道观里一个30多岁的年轻道士,仙风道骨,那双翻书的手又白又细瘦,不论他的预测是否准确,仅他的气质就足已让人难忘;后来又去了西安边上的华山、福建的武夷山,一路工作一路爬山,纵使非典也没能阻挡我爬山的热情。6月中旬回北京后,恰逢企业协会组织活动登香山,160多人比赛我得了个第8名,真让人高兴。
  
现在我坚持每周去爬一次山,去更多地感受被青山绿水环抱的惬意,去享受像女孩子们所说的“森林美容浴”,去拥抱绿色生活。

  



马儿呀,你慢些走,慢些走啊……
  
邱天,北京某设计院工程师
  

如果有机会,我还会再去坝上,那里留给我的印象太深了,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我爱上了骑马这项运动。
  
去年十月份,厌烦了在城里把酒当歌的我,决定去尝试一下传说中的坝上骑马。对于我的提议,真是“一呼几应”,同事们纷纷加盟。  我们前往的是距内蒙多伦县几公里的抬头沟,抬头沟的景色不如塞罕坝,但马却好上许多,经老乡的指点选中了几匹快马,我也很“不幸”地摊上了一匹……骑马前老乡简单介绍了下要领,如双脚夹、拿脚跟撞马肚子是催马走、马跑得太快时可往一个方向带缰打转停下(此条不是所有马适用)。
  
我那匹马身形不高,头上还有一朵小红花,但特容易兴奋,不需骑士,边上的人喊声“驾”,它就哧溜出去了。我骑术欠精,先跑歪了方向,但后来想停下来时,却发现这匹马怎么也不肯停(它是直接从走步进入到跑的),我试着想像老乡说的那样往一侧带缰,结果那马歪着脖子还往前窜,而边上就是个山沟,只好听任它把我带到里面去了。所以,告诫诸位初次骑马又胆小的骑友,刚开始最好找匹听话的马,否则会被马“欺负”的。
  
有个同事的马有斜视,在路上一声“驾”,那马就冲到田里去了。  另外一个同事的马高大威猛,毛色黝黑发亮,看相极佳。骑至一半,他满脸杀气地走回来向我们要刀,我们大惊,以为他要做马肉罐头,后发现是他那马老不跑,于是想削一个马鞭催马。不过那马后来好像仍懒散,一直不紧不慢、泰然自若。
  
出村后,十余里地外有一牧场,一群人疯骑了大半天,算是过足了瘾。


  夏天到了,
滑雪的冬季还远吗?
  
杨波,户外运动、摄影俱乐部“行摄匆匆”创始人之一
  在我看来,世上没有什么运动能比滑雪更让人上瘾的了。在爱上滑雪之前,北京的冬天给我的印象一直是与寒冷、痛苦、漫长联系在一起的。2000年之后,一切都改变了:春天的时候,我就开始怀念刚刚过去的冬天;夏天的时候,开始念叨“秋天就快来了,冬天还会远吗?”
  
我的第一次,当然指滑雪,是和一个唤作“周扒皮”的死党一起开始的。那是3年前的冬天,我们结伴去塞罕坝。第一次踏上雪板,我们不知天高地厚,就直接上了这里雪道的最高处。来过这里的朋友都知道,绕过一棵立在雪道中间的老树后,中级道的下半段是一个近90度的急拐弯,以我们当时的三脚猫功夫,自然无法成功完成这样的动作。结果就是不停地歪歪扭扭撞上拐弯处的大雪堆,激起满天雪花,整个身子甚至没入厚雪中消失不见。待到下午,精疲力竭后回到住处的小木屋,我突然发现“周扒皮”的耳垂上居然吊了一条冰挂,他自己还不知道。笑话之余,忙小心除下。却又发现他的耳垂突然就如一个正在膨胀的气球,短短两三分钟之内,就变成了鸡蛋大小。“周扒皮”抚摸着自己“发福”的耳垂,难以置信在镜子里看到的事实。我们俩面面相觑。幸好稍后停止了膨胀,不然可是件天大的麻烦。随后两人爆笑不止。
  
迅速对滑雪上瘾后,我们一帮朋友又先后去过北京周边几家最早的雪场。再后来,我几乎是一周3天,每天8小时泡在雪场“辛苦”滑雪,一度不少朋友还以为我跳槽进了雪场工作。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的滑雪技术由量变到质变,登堂入室、大功告成。这时候,我身边的“滑友”也开始升级了,如“东东狗”、“飞沙”之流,都是国内数得上的高手。我也越来越多地看到了发生在高手们身上的笑话。
  
去年“五·一”,非典肆虐之际,我纠集了一帮滑雪高手“逃”到了四川的四姑娘山,登上这里的雪山,然后滑雪一路狂奔而下,惊险、刺激、健康……



  心向“户外”,春暖花开  王骥,北京媒体记者,江湖人称角落深深
  我生长在呼伦贝尔大草原,见惯了莺飞草长、马瘦毛长,一转眼二十几年过去,草原上长大的孩子漂来北京。日复一日的喧嚣中蓦然回首,惊觉都市的柏油路太硬,踩不出我的足迹;都市的水泥森林太密,容不得我放声高歌;都市的霓虹灯太亮,照不出我的身影;都市的人情淡薄,不轻许我年少轻狂……我心中那一片绿色家园啊,如今又在何方?
  
算起来,我应该是国内玩“户外”比较早的那群人之中的一个。我想告诉你的其实就是,户外自在人心。“户外”是一种不太容易详细定义的运动方式,徒步雅鲁藏布江叫“户外”,周末爬爬香山也叫“户外”,可是谁敢说,我在我们家楼后面的公园里遛弯儿就不叫“户外”呢?
  
我把“户外”的人大抵分为三种:走过的称为行者;走到一个地方停下来的称为隐士;走过且以某种形式(文字、图片、DV……)记录下来的称为吟游诗人。哦,还有一种人游离于此三种之外,就是去过一个地方恨不得人人都知道、炫耀一辈子,如果你也是“户外”人士中的一员,我打赌这种人你一定碰见过。你怎么想我不知道,反正我是很厌烦。
  
如果说“户外”也是一种人生态度,可能有点儿形而上,但也许你永远也无法理解我为什么会花两个星期、以瘦掉10斤的代价骑单车从呼和浩特到青岛,我也同样无法理解你为什么会花几千块买一台健身机在室内运动。很简单的一个道理,我喜欢,我选择,仅此而已。
  
我的朋友说,她掰开爱人的眼帘,在里面看不到森林和湖泊的身影。对于她的话,我百分之百赞同,因为我扒开自己的眼皮,看见的只有满眼疲惫——还有血丝,在不属于自己的城市漂来漂去的人,大抵如此。灯红酒绿觥筹交错把酒言欢,一朝人走茶凉,你还能笑看红尘?别死抗,我不信。  走在路上,行者说:只要心向“户外”,处处春暖花开。


  运动日中的运动杂家,
就是我
  
王金楠,中国电影集团华龙电影数字制作有限公司美术编辑
  

从前的我不是一个爱运动的人。来到北京,生活在高层建筑里,开始压抑。当折损的发、渐重的身夹杂着越来越多的忧郁充斥生活时,我做出了一个对于自己很重要的决定——运动。
早上九、十点钟起床不是懒的象征,年轻一代可以自己定义生活的道理;简单的早点,是简单地做却不是简单地吃;简单的衣装是简单的心情却不是简单地穿;这一天,我“赐”给自己一个运动日。
第一站是北京北部的华清家园社区俱乐部。乒乓球大多是男孩子喜欢的项目,我却也情有独钟。这里有我常常在周末碰面的球友,大家并不需要多少言语的交流,打球、运动起来就是这里的语言。我可以为打出一个漂亮的反手提拉而来一声“邓亚萍”式的呼喊,也可以为一个失误而来一个仰天长叹。那时候,大家都忘记了我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女孩子,倒像是邻家的小兄弟。之所以把这里当第一站,为的是把身体活动开,做随后的很多事情。
按说保龄球也打得时间不短了,可是我的水平却看不出太明显的进步,好一好也就100分左右,但这丝毫不影响我的兴致。偶尔蒙出来一个全中,其中的欣喜自是不必去提,即使是在补中时,从两瓶之间穿门而过也可以让我开心地笑出声来。在这里,我也时常打一打沙壶球和羽毛球,没有规矩、没有必须,一切全看心情。可以与朋友随意地聊,可以随意地静坐,可以随意去做自己认为开心的事。
运动日里最后一个项目就是游泳。徜徉在水里,缓解这一天身体上的疲倦,可以游也可以不游;可以钻到水下,也可以浮在水面上;可以想开心的事情,也可以想不开心的事情;可以想远在家乡的父母,也可以想一会在楼下就会见到的、等着自己的男朋友傻傻的可爱样子。就如同自己随意控制着自己游每一下的节奏,这样的生活节奏也被我随意地掌握着。
经过了这样一天的运动的放松,明天我又将投入到繁忙的工作之中了。
当运动也成为你的一种生活方式,你会收获许多意外的快乐。生活情趣,尽在掌握。 


    《绿色家园》 (2004年 第五期)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