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第四版 要闻·社会
2004年12月07日


“我要去数学的圣地希腊报到了”
———国际数学大师陈省身晚年人生片段

本报记者  陈杰  赵婀娜
  图为陈省身在工作。
  薄晓岭  摄

  12月3日晚,“当今最伟大的数学家”、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南开数学研究所名誉所长陈省身教授在天津逝世。由他的学生葛墨林院士提议,陈先生的学生弟子、生前好友亲自抬着大师体温尚存的遗体从病床移到推车上,一起轻轻地推向太平间。
  噩耗传来,南开校园陷入巨大的悲恸。数千南开学子不约而同地用各种方式缅怀大师。来自国内外互道哀痛的唁电、电子邮件也纷纷飞向南开。12月4日开始,南开大学按照陈先生的风格,布置简朴的灵堂,照片上的陈省身先生面带笑容注视着满园桃李。南开师生、从世界各地赶来的吊唁者络绎不绝。
  作为几何学大师,他对数学的热爱和痴迷从来没有减弱,中国数学走到国际学术前沿,他发挥了非常独特的桥梁作用
  今年10月28日,陈省身平静地度过93岁寿辰。在第二天举办的研讨会上,他不顾体力消耗,发表了近一小时的演讲,提出了他今后要做的4个学术计划:第一、六维球面的复结构存在问题;第二、彭加勒猜测的新方法;第三、芬斯勒几何的发展;第四、外微分系统。他的学生、南开数学研究所所长张伟平介绍,这4个方向,每一个都会耗尽人一辈子的心血,何况90高龄的老人,而陈先生对这些问题都有了一些新的想法,有的已接近完成。他还提出每3个月召开一次国际会议,讨论这4个问题!
  陈省身生前曾说,全世界到他这样高龄还在研究数学的老人不多见。他自己说,“数学好玩”;家人说,他“拼了老命”;学生说,陈先生以身作则,永不满足,对数学的热爱和痴迷从来没有减弱过。你不得不感动,跟着陈先生奔跑,不敢偷懒。
  他的学生胡国定教授说,陈先生晚年的一大心愿就是立足在中国土地上培养高级数学人才,与发达国家平起平坐。南开数学所教授龙以明说,中国“文革”结束后的数学复兴到今天在国际的地位,没有陈省身,是无法想象的,他是最关键的人物之一。
  1985年,陈省身继原中央研究院数学所、美国国家数学所之后,创办了南开数学研究所,确立了“立足南开,面向全国,放眼世界”为办所宗旨。在他的倡议下,南开数学研究所连续11年举办了12次学术年活动,围绕一个国际数学前沿方向,聘请国内一流的专家组成学术委员会,从全国各地选拔优秀数学研究生和青年教师集中培养,由陈省身先生出面邀请世界数学名家演讲。通过学术年,为中国培养了一代新的学术领头人。
  1993年,陈省身先生和数学家丘成桐首次提出争取在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在中国举办国际数学家大会,得到我国领导人的高度重视。为获得2002年的主办权,陈省身做了大量细致的工作。在筹备过程中,陈省身担任大会名誉主席,向大会捐款20万元人民币。这是21世纪第一次国际数学家大会,也是该大会第一次在发展中国家举办并取得巨大的成功。陈省身说,这是中国成为数学大国的一个标志。
  作为对祖国满腔热情的华人,他将创办的数学所当成老人怀抱的婴儿,他的学术造诣和人格魅力吸引了一批批年轻人
  陈省身把南开数学研究所当成自己的儿女一样呵护与培养。在数学所成立一周年时,他动情地说:“一个75岁的老人,此时此地怀抱着一个1周岁的婴儿是一种什么心情!”这句话,至今令他的学生谈起来泪流满面。
  在筹建南开数学所时,陈省身捐款1万美元,捐书7000余册,还有轿车3辆,并立下遗嘱:将自己遗产的分配由一分为二(分给两个子女)改为一分为三,再加上南开数学所这个“新生儿”。随后他又将所获沃尔夫奖的全部款额5万美元捐献给南开数学所。之后,他为数学所的捐助一时难以数清。
  陈省身的女儿陈璞回忆父亲时说:“他对所有的人都很好。”的确,陈先生对身边所有的人都很好,特别是数学所的年轻人,无论是相识已久,或是一面之缘,或是根本就未曾谋面。数学所有一位硕士生,家庭比较困难,陈先生每月从自己的钱中拿出1000元资助这名学生。
  张伟平当年在陈先生的大力推荐下,获得了赴法国留学的机会,1993年获得博士学位归来,月收入只有200多元,而张伟平是各国数学界争抢的青年人才。1994年,霍英东教育基金在香港开评审会,身为评审委员的陈先生此时正患重感冒,喉咙沙哑,但是他拖着病体到香港为张伟平争取基金的资助,向评委力陈张伟平的工作价值。当时获奖者名单已确定,在正式获奖者外,陈先生为张伟平争取到相当于青年教师一等奖的补助,改善了张伟平的生活。
  作为慷慨的长者,对待自己的生活却非常俭朴,他说,数学家看重的应该是数学上的工作,对社会上的评价不要太关心
  南开数学所的胡德龄跟随陈先生近20年了。谈起陈先生,胡德龄最强烈的印象是:陈先生做足了“人”字。陈先生将国家提供的各种补助以及因各种奖项得到的奖金,几乎全都捐献出来。这样慷慨的长者,生活上却非常俭朴。今年9月,陈先生获得了“邵逸夫数学奖”100万美元,是身边工作人员强迫他买了一身新西服前去领奖。即使这样,他领奖时穿的皮鞋竟然是从女婿那里借来的。
  “数学家主要看重的应该是数学上的工作,对社会上的评价不要太关心。”11月20日,陈省身在一生中最后一次学术演讲上这样说。他以自己的导师、法国大数学家嘉当的人生为例,告诫今天的数学家淡泊名利,勤奋工作。嘉当62岁才当选法国科学院院士。国内现在对当院士、得奖很注重,这种现象与媒体炒作有关。而一个数学家真正有建树的工作,媒体是没法讲出来的。另一位伟大的数学家黎曼,他的一生就没有得过任何奖。”
  黎曼、嘉当就是杨振宁先生在赞陈省身几何学成就的五言诗中所说的“欧高黎嘉陈”的“黎嘉”,他们均是人类几何学历史里程碑式的人物。“此时此刻,回味陈先生的话,不啻于是对当下国内学术界追求功利性不良学风的大声疾呼,是对如何为人的最后嘱托。”张伟平说。
  陈先生的晚年是幸福的,他一直惦念的国际数学研究中心已落成,南开数学研究所已“长大成人”,培养出了多位知名的数学家,构成了学术的梯队。先生在弥留之际说,“我要走了,我要去数学的圣地———希腊报到了。”
  (本报天津12月6日专电)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4年12月07日 第四版)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