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B English 日本语
用户注册 新闻订阅 个人定制 免费邮件
   
  主页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第七版 文艺副刊·人物与纪实 2000年06月06日

永恒的童年情怀
    ———记作家曹文轩



曹文轩近影
    朱丹

    曹文轩于1974年上了北大,4年的学习生活结束后,因为成绩优异而被留校。奇怪的是,他竟像一个流浪的孩子,身上装着几十块钱,又悄悄回到了生他养他的那个温暖而贫困的故乡———江苏盐城龙港村。回乡的路上,他看见村头的那片空场前,谁家似乎又盖起了新房,黄昏中炊烟正在升起,远处的田地泛出弧蓝色的光斑……他的眼睛湿润了,这个像父亲一样古老、原始,像母亲一样朴实、平静的地方果真有一块带有魔力的磁石?
    回到家乡整整一年,曹文轩什么也不做,除了帮父亲做点家活之外,就是没日没夜流连于一条条小河、一块块田埂、一棵棵小树旁,每一次心里都涌起一阵忧伤,当风哗哗吹过树林时,他似乎又听见了往日童年的欢笑,但他清楚这笑声中再没有了他。
    一年后他重返北大,而今已是博士生导师。当回忆那段往事时,46岁的曹文轩教授笑了。他说,虽然那是用眼泪和温情浸泡过的童年,但是离别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命运。
    真的离别了吗?那童年的笑声里再没有他了吗?纵观他的作品,从文学作品集《暮色笼罩下的祠堂》、《红葫芦》、《蔷薇谷》,到长篇小说《山羊不吃天堂草》、《草房子》、《红瓦》、《根鸟》,却又无一不是在“与往事干杯”。有评论家将之称为儿童文学,但似乎并不恰切,当一部儿童文学作品中蕴含着永恒的文学情感与美学价值时,它所感动的不仅是儿童,而可能是我们所有的人。他的作品以庄重忧郁的风格、诗情画意的意境、充满智慧的叙述方式,呈现给了我们一个真善美的艺术世界———这里有厄运中的相扶、困境中的相助、孤独中的理解、冷漠中的脉脉温馨和殷殷情怀……这些内容在童年情怀的关照下呈现出的精神之光,感动着所有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们。
    曹文轩是北大中文系的老师,教书自然是本行。他上课讲授的是自己的体系,其中包含着学术上新颖的见解;还有,他很注重授课语言的文学色彩,讲课时非常投入,很有激情,似乎每次上课都是在作演讲。
    初次见他,看到他仪态端庄,四方脸,两只大大的眼睛里闪着一丝疲惫,说话声音温和平静,很难想象他在讲台上的那种慷慨激昂。跟随他走进他的书房时,满墙壁的书又提醒我,身为作家的他,同时又是一名学者。他的学术专著《思维论》、《中国八十年代文学现象》、《面对微妙》等都在理论界掀起过波澜。他从排列有序的书中,抽出一本他的小说名作《草房子》赠送给我。这部作品改编成电影后,曾获第十九届童牛奖、第十四届德黑兰国际电影节评审团特别大奖“金蝴蝶”奖。
    《草房子》我曾看过,讲述的是一个名叫桑桑的孩子,桑桑的眼睛清澈、纯真,即使流出的泪,苦涩里也有着金色向往。此时我看了看曹文轩,在那双眼睛的疲惫后面也隐藏着作家对永恒的真情的追望。于是我问当今由于商品经济的冲击,众多流俗作品纷纷登场,而严肃作品在市场中渐受冷落,你会不会变?
    他又一次笑了,说道:“对于艺术的追求我永远不会放弃,我还是20年前的那个从北大跑回家乡的傻小子,这已成为一种注定。但是最近我在构思一部关于知识分子的作品,与以往的童年背景和乡土气氛会有所不同。”他说,我很佩服钱钟书的《围城》。但是现在的小说家们,写了许多关于农民和市民的长篇小说,却还没有一部很像样的写知识分子的长篇小说。其原因是知识分子由于文化的作用,对自己身上的弱点有很大的隐蔽性,写他们很难把握;另外用来叙述这个世界的话语也很难把握,我一直为此绞尽脑汁。但是有一天早晨,在我洗漱时,突然找到了一种语言,就像是神突然降临一样,使我喜不自禁。
    在曹教授的絮语中,我看了看窗外,春天的阳光洒满了燕北园,那么炽热,似乎也和我一起在期待着那个突然降临的“神”。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0年06月06日第七版)

到BBS交流 写信谈感想

  主页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第七版 文艺副刊·人物与纪实

镜像: 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Email: info@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 65092993
广告:(010)65091395 (010)65092779 (010)65092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