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B English 日本语
用户注册 新闻订阅 个人定制 免费邮件
   
  主页 > 环球时报 > 第十六版 国门内外 2001年01月19日

上海小伙指挥柏林名乐团(华人之星)

  柏林爱乐音乐厅
    (俞丹彤摄)
    本报驻德国特派记者 江建国
  
  他叫傅人长。如果循名责实,他的身材应该不低。
  但事实上他只有1米70,如果在德国柏林的大街上与他迎面相遇,除了齐肩的长发之外,他普普通通的外貌没有什么出奇之处。你决不会想到,这个中国小伙子是在国际乐坛上崭露头角的指挥家。然而,如果你有幸在2000年12月9日晚上来到著名的柏林爱乐厅,从观众席上观察他站在已故世界著名指挥大师卡拉扬曾经雄踞过多年的指挥台上的背影,品味从他的指挥棒下奔流出来的激情,你就会意识到,这是一个怎样前程远大的音乐家。
  爱乐厅里座无虚席
  那晚的曲目是俄国作曲家柴科夫斯基的C大调弦乐小夜曲、E大调第三钢琴协奏曲和e小调第五交响乐。乐队是柏林交响乐团,担任钢琴独奏的是来自圣彼得堡的青年女钢琴家马丽亚·鲁缅采娃。柏林交响乐团不是卡拉扬曾经长期指挥过的那个爱乐乐团,但也相当有名。43年来,这支乐队在已故的霍恩费尔斯教授的领导下,以演奏最为大众喜爱的古典音乐作品而著称,许多知名的音乐家都与这支乐队合作过,总计260万听众出席过这个乐团的音乐会。这一晚,爱乐厅内座无虚席,连乐队后面票价最便宜的座位也没有一个空着。傅人长的指挥棒扬到空中,柴科夫斯基的浪漫、快乐、追求、痛苦、疑虑之情,从他的指挥棒下像一幅色彩纷呈的油画展现在听众面前。乐队里那些白发苍苍的乐手在他的指挥下,像是一班听话而聪明的学生正出色地交出一份答卷。两个小时的音乐会的最后一个音符在空中消逝之后,全场掌声足足响了八九分钟,傅人长五次甩着他的长发谢幕。与他合作的女钢琴家鲁缅采娃对记者说,跟傅人长合作“非常舒服”,像这样出色的指挥是很难找的。不久前她跟另一个指挥合作,同样的作品,感觉却完全不一样。
  现在领导这个乐团的霍恩费尔斯夫人第一个走到后台向他表示祝贺,紧接着又向他发出邀请,说2001年演出季的曲目已经排出,请傅人长选择曲目再次指挥该乐团。傅人长在柏林艺术学院的教授比恩特先生和夫人也出席了这场音乐会,他对记者说,傅人长跟这个乐队共同排练才两次就获得这个效果,很不寻常。他说,傅人长对音乐的感觉非常好,在国际乐坛上必会大有前途。傅人长在上海音乐学院时的教授张眉女士应邀来德国南部参加一次演出,专程来柏林看傅人长的指挥。她对记者说,傅人长在弦乐小夜曲这部分把弦乐部分的潜力充分调动起来了。
  30年的音乐路
  傅人长1970年出生在新疆,去年刚满30岁。他的父母都是上海支援边疆的,并非音乐世家。该上小学时,他回到上海,受到喜欢音乐的、当工程师的叔叔的引导,爱上了音乐,考进上海音乐学院附属小学,先学扬琴。张眉女士的介绍说,傅人长天分很高,但他不自恃天分高,而是,肯钻研,非常踏实,底子打得深厚。他在十四五岁时就出过个人作品的激光唱片,曾随艺术团访问过美国、加拿大等国。因为他扬琴弹得好,又不满足所学到的一切,学校决定让他学钢琴、作曲,高三时转学指挥。指挥是综合性艺术,要求音乐造诣深,知识广。她说,傅人长到大学二年级时才接触乐队,虽然那只是一支业余乐队,但是他并不因为乐队是业余水平而敷衍了事,备课非常认真,非常投入。他在音乐学院30门功课,门门90分以上,被特批提前一年毕业。毕业时是上海市的三好学生。在广州举行的全国首届指挥比赛中,他荣获第三名。
  但傅人长仍然不满足,他决心到古典音乐滋生的土地上去汲取精华。1994年10月,他以优异成绩考取了柏林艺术学院的指挥班。在4年的学习中,他全身心泡在音乐当中,充分利用这所学府的优越条件(一个教授只教一个学生,每台钢琴都是名牌斯坦威)。他上课学音乐,业余去看著名乐团的演出,琢磨每个音响和每个细节。听音乐对普通听众来说是轻松的享受,对他来说却是一件耗费脑力的艰苦劳动。他的教授、前柏林交响乐团的总监比恩特在他毕业时所作的评语是:他是“一个具有非凡天才的指挥”。接着,他又以十分优异的毕业成绩考上了莱比锡音乐戏剧学院为期两年的大师班,师从莱比锡歌剧院前音乐总监格尔特·巴纳尔。毕业时,巴纳尔先生给他写的评语是:“傅先生具有杰出的指挥技巧、强烈的表现力,并焕发出一种天分。我认为他是一位超出平均水平的、有才能的年轻指挥。”在此期间,他参加了英国最负盛名的指挥柯林·戴维斯爵士在德累斯松主持的国际指挥讲习班。
  还在学习期间,他在排练和正式演出中就和莱比锡、魏玛等地的交响乐团合作,获得的评价是“令人信服”。1999年他参加慕尼黑的国际扬琴节演出,2000年参加汉诺威世界博览会的演出。他在中国乐器和欧洲古典乐器的结合方面也做过成功的尝试,1999年2月他录制了题为《巴赫与亚洲相会》的激光唱片,担任指挥和扬琴独奏。
  向最好的乐团冲刺
  难能可贵的是,在这位才华横溢的音乐家身上找不到一丝一毫的傲慢和自负。自1997年底以来,他一直在指导中国学友合唱团,一分报酬不要不说,还得自己掏钱从柏林的北边乘地铁赶到西边,除非他有演出,每个星期六一次。刚接手时,有些队员甚至五音都唱不准,经他耐心调教,这支合唱团还真唱出了些名气。1998年6月该团参加了柏林国际合唱团的正式演出,1999年5月在世界文化大厦举行了公开售票的专场演出。傅人长为合唱团改编曲目,配和声,还辅导演出高难度的欧洲作品,如贝多芬、柴科夫斯基等大师的作品。
  当年在上海,傅人长的梦想是到柏林的爱乐音乐厅去听一场音乐会。如今他不仅踏进了这座音乐的殿堂,而且站到了卡拉扬站过的指挥台上,成为在这里指挥过当地乐团的第三个中国人,前两个是汤沐海和黄贻钧。他对记者说,他的下一个梦想是指挥卡拉扬指挥过的乐团———当今最优秀的柏林爱乐交响乐团。
    《环球时报》 (2001年01月19日第十六版)

到BBS交流 写信谈感想

  主页 > 环球时报 > 第十六版 国门内外

镜像: 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Email: info@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 65092993
广告:(010)65091395 (010)65092779 (010)65092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