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B English 日本语
用户注册 新闻订阅 个人定制 免费邮件
   
  主页 > 环球时报 > 第七版 中国报道 2001年03月13日
一次本来只需花费几十元药费即可治愈的“铊中毒”,却让朱令永远躺在了病床上
朱令的官司没结束

    本报特约记者 巫昂
  
  5年来,与协和医院的官司让朱令一家人伤透了脑筋。生于1973年11月的朱令1995年因铊中毒延误治疗,留下了永久性后遗症。现在她已经全身瘫痪,双目近于失明,大脑迟钝,基本丧失了语言能力。
  朱令原为清华大学化学系学生。1994年12月,她首次因不明原因发病,腹、腰、四肢关节疼痛。在北京同仁医院接受治疗近一个月,病因仍无法确诊。
  1995年3月9日,朱令前往北京市协和医院神经内科专家门诊就医。神经内科主任李舜伟教授初诊后认为朱令的病因是“高度怀疑铊中毒”,并请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劳动与卫生职业病研究所的张寿林大夫会诊。张提出可能是“铊中毒”或“砷中毒”。
  朱令就在协和医院急诊室一边接受观察一边等待住院床位。3月15日,朱令住院。从那时起,朱令就开始接受各式各样的检查。同时,朱令的神志越越恍惚,手的控制能力越来越差。这时医生告诉她的母亲,基本否定了病因是“铊中毒”的可能。
  1995年4月,朱令成为中国首位利用互联网寻求救助的病人。据统计,朱令的同学们前后共在网上收到1000多封来信。朱令的初中同学贝志诚在北大召集了二三十名同学,不断地把信件译成中文,希望主治大夫给朱令做一次是否铊中毒的检测,但这个愿望却未能实现。
  朱令的妈妈依然没有放弃。她又找到北京职业病防治所的陈震阳大夫,最后确认了朱令铊中毒的含量(是致死量)。陈大夫建议协和医院使用口服普鲁士蓝为朱令解毒,共花费40余元。而在此之前,朱令从协和医院出院时,他的家人收到了共计50万元的账单。
  使用普鲁士蓝一个月后,朱令体内的铊含量基本排除,中毒的症状消失。然而,严重的后遗症却将和她相伴终生。
  1996年12月,朱令的家人犹豫许久之后,决定将此事对簿公堂。2000年11月26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协和医院补偿朱令医疗等损失10万元。但是,这一赔付至今没有执行。 
    (作者单位:三联生活周刊)
    《环球时报》 (2001年03月13日第七版)

到BBS交流 写信谈感想

  主页 > 环球时报 > 第七版 中国报道

镜像: 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Email: info@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 65092993
广告:(010)65091395 (010)65092779 (010)65092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