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环球时报 > 第三版 深度报道 2001年06月22日

中国马其顿再度握手
台当局企图以马其顿为“跳板”在东欧拓展“外交空间”的妄想彻底破灭

  中国外交部部长唐家璇和马其顿共和国外交部长伊琳卡·米特雷娃在北京签署联合公报。
    本报驻南联盟特派记者 谢戎彬 本报驻南联盟特约记者 韩显阳  李俊

  6月18日,中国外交部部长唐家璇和马其顿共和国政府代表、外交部长伊琳卡·米特雷娃在北京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和马其顿共和国关于实现关系正常化的联合公报》,标志着中、马正式恢复外交关系,台湾与马其顿某些政客搞了两年多的“外交闹剧”收场。
  中国人在马其顿过得怎么样
  每次去马其顿共和国首都斯科普里,记者总要去“海南科工贸公司”驻马其顿代表处看看。这个代表处是中马断交后惟一继续留守在那里的中国“形象大使”。他们承担建造被当地百姓称为“马其顿三峡”的“科佳”水电站工程。代表处租用的是一栋外表看上去非常普通的小楼。这里的工作人员待人非常热情。今年3月马其顿的阿族非法武装进攻泰托沃时,几十名中方人员一直没有撤离。
  去年,当记者再去马其顿时,曾偶遇过几位从工地到斯科普里采购的中方工人,他们都来自四川,既朴实又风趣。如今回忆起来,正是这些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中国人,以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赢得了马其顿人的尊重。曾经在“海南科工贸”工作过的一位工程师就亲口告诉我们,无论从保加利亚、还是南斯拉夫进入马其顿,你只要说自己是“科佳”的工程人员,马方边境人员肯定会另眼相看、很快放行……
  在马其顿,记者感触最多的就是,虽然当时我们两国之间没有外交关系,但无论是政府高官、党派要员,抑或是普通百姓,对中国都相当友好。绝大多数人认为,与中国这样重要的友好国家断交简直就是“愚蠢至极”!去年12月的一天,在斯科普里,已经夜里10点多了。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后,记者小坐在一间小咖啡厅里,不一会儿,只见一位40岁左右的男子正拿着一张报纸朝我们挥动。原来,他是想告诉记者《斯科普里晚报》中刊出了一条有关中马关系的文章。一个普通的马其顿人,因为自己的国家将和中国复交而高兴,能不让记者感动吗?
  马其顿与台湾的“短命外交”
  1993年10月12日,马其顿与中国建交。但从1997年开始,台湾当局却“瞄”上了这个经济困难的国家。台湾方面派要员秘密前往拉拢,与当时的马反对党“民主选择党”和“民主统一党”等建立了联系。1998年年底,在马其顿举行的第三次议会大选中,反对党大获全胜。台湾庆幸“押宝成功”,加大活动力度,并抛出10亿美元的巨额经济援助作诱饵。马其顿政府难抵诱惑,终于在1999年1月27日与台湾“建交”。
  “建交”之初,双方关系发展还算顺当,高官频繁互访,达成了一系列合作计划,但随后就出现了“外交”生变的传闻。今年5月25日,新上任的马其顿外长米特雷娃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马其顿政府将与中国复交。米特雷娃表示,两年前马台“建交”本身就是个错误,它使马其顿失去了一位“在联合国安理会举足轻重”的朋友。6月12日,经内阁会议讨论后,马其顿政府发言人米洛索斯基宣布:“政府决定恢复马其顿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正常关系。这将对我们同台湾的关系产生影响。”这表明马其顿政府在恢复与中国关系上已达成一致,与台“断交”已成定局。
  马总统不接台当局“国书”
  马其顿与台湾“断交”是诸多原因的必然结果。首先,在去年11月,马其顿进行政府改组,当初力主与台“建交”的民主选择党领导人图普尔科夫斯基率其党退出政府,而新加入政府的自由党则主张恢复与中国的外交关系。此时马台关系已经走弱。今年2月以来,一向被誉为“巴尔干和平绿洲”的马其顿深受阿族非法武装挑起的战乱之苦,一度濒临内战边缘。为了尽快稳定局势,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马其顿议会于5月13日通过成立由国内各主要政党参加的“民族团结政府”,与中国关系一直良好的在野党社会民主联盟进入政府,使马政府中对华友好的政治力量大大加强。议会中的其他大多数政党也认为,与中国恢复外交关系对马其顿有利,曾几度要求政府在对华外交上作出调整。另外,马其顿总统特拉伊科夫斯基一直反对右翼政府与台湾“建交”,他始终没有接受台湾驻马其顿“大使”的“国书”,并表示要“尽最大可能接近中国”。
  其次,马其顿许多党派和民众认为,正是由于政府作出了与台湾“建交”的不正确选择,使马其顿一直在联合国“处于不利的战略地位”。马其顿局势一度混乱,其政府军队的控制能力很有限,而此时北约和欧盟都表示不准备军事介入。在这种情况下,马其顿最好的选择就是得到联合国的支持,并在其名义下部署维和部队,而这要得到中国的支持。由于最近中国在联合国明确表示支持马其顿政府打击阿族恐怖分子,马其顿朝野一致认为,这是善意的举动,马其顿政府理应给中国相应的回报。
  第三,马其顿经济比较困难,国内能源匮乏。马其顿在南斯拉夫联邦时期就属于被救济的落后共和国。独立后,由于其最大原材料来源国南联盟受到联合国制裁以及巴尔干地区连年战乱,导致马其顿经济止步不前甚至出现了倒退,人民生活水平下降。当初马其顿政府与台湾“建交”最大动机是得到台湾允诺的10亿美元。而事实上,到目前为止台湾只有3000万美元到位,在马开发和合作项目也进展缓慢,这使马其顿政府备感失望。马其顿大多数民众当初就反对与台湾“建交”,这下更加义无反顾。
  最后,马其顿独立后,就把加入欧盟与北约定为基本国策。4月9日,马其顿与欧盟签署了《稳定与联系协定》,迈出了入盟的第一步。从长远看,马其顿要达到此目的,必须在外交政策上与欧盟保持一致,而欧盟对华友好,所以马其顿结束“台湾冒险”是迟早的事。马其顿总统特拉伊科夫斯基曾几度表示,“虽然台湾在马其顿有很多投资,但是马其顿希望融入欧洲大家庭,也希望与中国重建双边关系。”
  台湾的跳板没了
  在马其顿外长发表“断交”讲话后,台湾当局坐不住了。台驻马其顿“公使”郑博久同马其顿总理、劳工与社会政策部长、政府秘书长、外交部副部长频繁接触,四处游说,企图保住这一“邦交”阵地。去年12月,马台“邦交”生变时,台派“外交次长”李大维曾前去拉拢,大撒金钱,使之暂能维持。这次,台重施故伎,先指派“外交部常务次长”邱荣男前往马其顿,拜会政要,挽救“邦交”。5月30日,正跟随陈水扁在巴拿马“访问”的台“外长”田弘茂中途脱队赶赴马其顿“救火”,但回天乏术,吃了马其顿外长的闭门羹,马其顿总理也改变态度,明确告诉他,马其顿将与中国在两周之内恢复外交关系。6月3日,田弘茂败兴而归。6月18日,台湾知道大势已去,不得已宣布与马其顿“断交”。
  台湾视马其顿为其“进入欧洲的跳板”,企图以此为据点,在东欧地区拓展“外交空间”。这次马台“断交”,使台湾这种妄想彻底破灭。
  台马“断交”表明台“金钱外交”的失败。台岛内的民众和有识之士认为,花大量金钱买关系,维系“邦交国”数字,实在得不偿失。因为与台“建交”的多是拉美和非洲等地区的贫穷小国,在国际上影响力十分有限,与其花重金与它们搞关系,还不如搞好台本岛经济。他们认为“金钱外交”应悬崖勒马。(特约记者单位:光明日报)



    《环球时报》 (2001年06月22日第三版)

到BBS交流 写信谈感想

  主页 > 环球时报 > 第三版 深度报道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