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环球时报 > 第十三版 中国报道·新闻热点 2001年12月25日
办假身份证、毕业证、结婚证,在北京有一些固定的黑市,花200多元钱、等两三个小时,就能拿到。
办假文凭历险记

  在北大门口和办假证的人谈“生意”。
  本报特约记者 谢语

  什么假证都能办
  场景一:在北京大学的南门,经常会有一些人左顾右盼地站在那儿,向来往行人小声地说着:“办证。”这些人的活动范围从北大的南门向两头延伸,覆盖了整个一条街。
  记者来到此处暗访。按照预先的安排,记者的一位女友在路口的一家快餐店门口找到了一个办假证的外地男子,和他攀谈起来,而记者则掏出照相机在马路对面边观察边拍照。记者看到,街上有许多办假证的人在招揽生意。拍完照后不久,记者以男朋友的身份走了过去。为了避开其他人,记者和办假证的人走到路边。“办北京大学的,没有问题,防伪标志我们都能做出来,校长的名字,系主任的签名我们都有,你就放心吧。”办证人对记者拍胸脯。
  正当记者和他谈价钱的时候,办证人的一个同伙跑过来对他说:“他们是便衣,你别说了。”也许他们看见记者拍照了。但办证人还想和记者商量价钱。不一会儿,从最早接头的那条街里,又跑出来十几个年轻男子,他们排成一排,气势汹汹地走过来。其中两个人上来就拉和记者谈价钱的办证人:“他们是记者,你没见过钱是怎么着。”尔后又出来两个人,目光凶狠地对记者说,“你是真的办证吗?要办就跟我们走呀。”说着话,所有的同伙都围了上来,一边紧张地看着周围,一边狠狠地盯着记者。记者见对方太恶,就告诉办证人价格不合适,赶紧打了辆车离开了。就在临上车前,办证人还不死心地将价格降低了50元。坐在车上,记者和朋友为刚才惊险的一幕长出了口气。
  场景二:东直门地铁的出口处也是一个办假证件的点。记者在那里与一位中年妇女攀谈起来。
  “北大的能办吗?”
  “可以,带照片了吗?”
  “我很着急,最好当天就取,你最快什么时候给我?”
  “两个小时,当时做。”在以200元的价格成交后,记者跟随中年妇女走出地铁。在一个电话亭旁,中年妇女打了个简短的电话,然后坐上了开往郊区大山子的公交车。
  下车后走了一段路,在一条还未修好的马路上迎面来了一个骑自行车的中年男子,中年妇女告诉记者:“就是他来给你做。”当记者提出要看着他做时,中年男子说:“不行,现在风声非常紧,办证当天做的风险就很大了,更不能让你看到。”说完他仔细打量了一下记者,对记者背着的摄影包有些疑心。于是记者以不能看到办证过程不放心为借口准备离开,并要求中年妇女留下一个传呼号,说什么时候再做会与她联系的。
  场景三:在国际展览中心的路口,记者找到了两个神色诡异的男子,上前询问,其中一人说:“快到年底了,查得可严了,你要是办,最好是隔一天来取,保证质量,绝对没问题。你把照片给我就行。”说着话,另一个人手里拿着一张纸走了过来,说:“正好,我这里还要办一个,我们一起就给办了。”记者从他们那里了解到,办的最多的还是毕业证、学位证,而办结婚证的比较少。
  场景四:一天傍晚,记者决定将照片送出去,真做一个假毕业证。在人大的过街天桥上,一个收活的男子和记者开始了交易。对于记者提出的问题,他都保证能够做到,“什么都有,绝对看不出来”,他说,“第二天取货的时候要换个地点。”他安排在万寿寺的“八一”剧场。并留了个传呼号,让记者来之前呼他。最后还要求先交一部分订金。第二天,记者如约来到了接头地点,30分钟后,他也出现了,并让记者和他到旁边的一个桥下,说那里隐蔽,比较安全。在黑乎乎的桥
  下,他说证件已做好,用报纸包着放在桥洞里了。躲过了几个行人后,他跑到桥基上,在桥洞中摸了一会儿,取出了一份北大的毕业证,只是钢印不够清晰。
  打电话查身份证真假
  记者从一位从业多年的民警那里了解到,大部分做假身份证的人是为了躲避公安机关的追查,还有的是利用假身份证在金融领域里做手脚。一旦假证件蒙混过关,造成的损失将是巨大的。而对于做假结婚证的人来说,他们一般的目的有两个:一是有了结婚证在宾馆开房就变得相当容易,另外就是为了分房子,或是牟取单位的福利。
  记者了解到,鉴定身份证最权威的部门是公安部门的制证中心,也就是制作身份证的部门,那里有先进的仪器可以对身份证做出准确无误的鉴定。但一般是为了配合公安系统工作的需要而进行鉴定,并不对外开放。
  除此之外,通过电话对身份证的真伪进行鉴定,是银行和相关的金融机构,以及移动通讯等部门常用的办法。通过电话录音查询,可以了解包括姓名、年龄、民族、工作单位、家庭住址等许多信息,从而确认身份证的真伪。该方法现阶段还主要在一些与公安部门有协议的部门内实行,查询一次,费用在5元左右。有关人士指出,向更多的单位提供这样的服务,是今后的大趋势。
  文凭真假可以上网查
  记者从北京一家公司的人力资源部了解到,他们在实际招聘时一般不会对员工的学历证件进行详细的调查。看来,假证件还真是有用武之地。不过吃假文凭的亏多了,不少大公司的人事部门已开始核实员工的学历证件。一般会打电话到学校教务处,核实当年是否真有此人,并会核对档案号码和毕业证号码。
  不仅如此,教育部近日还正式宣布,“全国高等教育学历网上证书查询系统”正式开通。所有高等院校、成人高校、参加高教自学考试和高教学历文凭考试的学生,所取得的学历证书都进入电子档案数据库。从“中国大学生网”上可以查询。目前可供社会查询的是今年毕业的大学生的学历证书信息。到明年年底,1991年至2000年颁发的高等学历证书将全部登记上网。在网上可查询到每份学历证书的姓名、性别、出生日期、专业、毕(结)业院校、证书编号等信息。
  由此看来,假文凭和假证件的日子会越来越难过。毕竟假的真不了,真的也假不了。▲(本文图片由谢语摄)







  高校的留言牌上有不少“办证”的电话。
  记者买到的假文凭。
    《环球时报》 (2001年12月25日第十三版)

到BBS交流 写信谈感想

  主页 > 环球时报 > 第十三版 中国报道·新闻热点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