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环球时报 > 第十二版 国门内外 2002年04月04日
曾经是刻苦努力的留学军官
如今是大权在握的国家元首
非洲总统回中国母校(名人特写)

  八一军旗下的约瑟夫·卡比拉(美联社图片)
  言文

  3月23日,中国国防大学迎来了一位贵客———曾在国防大学学习过的刚果(金)总统约瑟夫·卡比拉。
  总统故地重游
  出生于1971年的约瑟夫·卡比拉曾在坦桑尼亚上中学,在卢旺达接受基本军事训练,因此,他能熟练地使用英语和斯瓦希利语,但对刚果(金)的官方语言———法语和本民族的林加拉语掌握一般。1996年,25岁的约瑟夫·卡比拉协助其父洛朗·卡比拉推翻了蒙博托政权,并在1998年内战中成为其父最重要的助手。2001年1月16日,洛朗·卡比拉遇刺身亡,约瑟夫·卡比拉临危受命,继任国家元首,此时离他30岁的生日还差4个多月。
  1998年5月,约瑟夫·卡比拉曾以刚果(金)副总参谋长的身份来到位于北京十三陵水库附近的国防大学留学生系学习。刚来北京时,卡比拉因为未授军衔而一直穿着西装或有点像军便服的衣裳。学习期间,卡比拉言语很少,课余时间基本不外出,参加社交活动也不多。但是,他有两点很突出:一是不以总统儿子的身份自居,同班学员对他谦逊的态度非常赞赏;二是他学习刻苦努力,记了大量笔记。在各种讨论中,他的观点往往比较深刻而有见地;在战役作业中,他表现出的敏锐思维、足智多谋和组织指挥能力远超出了他的年龄。
  由于学制只有三个月,卡比拉没有带家属来。一般来说,像卡比拉这样的“单身”学员都是一人住一个带卫生间的小套间:进门是客厅,配有小冰箱、空调、沙发、茶几和书桌,里边一间是卧室,整体来看有点像三星级饭店的套间,简洁而实用。3月23日下午,约瑟夫·卡比拉走进他当年住的301室,因为这座楼刚刚装修过,301室已改成了310。住在这里的“新主人”与约瑟夫·卡比拉这位“老主人”愉快地握手。“老主人”在门这边摸摸、窗那边看看,然后对随从说:“这是我当年住的地方。”
  都是上校以上军衔
  国防大学留学生系每年都开办外国军官培训班,为方便学习,留学生系开办的班次多以工作语言划分,有一年制的英语培训班、三至五个月的英、法、西、俄语进修班,也有中国军官与西方和其它亚太国家军官参与的为期一两个月的国际问题研讨班等等,主要学习中国国情、军事思想、国家安全、国防建设和现代战役研究等课程,同时还安排去中国的其他城市进行参观考察。
  一般来说,到国防大学学习的各国学员们的军衔处于上校到少将之间,但他们的职务差别却很大,有些已经官至副总参谋长或军区司令。在这里,学员们平日都穿着各自国家的军装,所以山地迷彩、沙漠迷彩、丛林迷彩、岛屿迷彩齐聚课堂,异彩纷呈。但遇上开学、结业等重要场合时,学员们大都会穿礼服,于是军官们个个礼服笔挺,配上以金黄色为主调的各种流苏、勋章和绶带等装饰品,流光溢彩。
  经常遇到突然“袭击”
  来国防大学学习的各国学员虽然大部分人都是各国军队的重要人物或各国领导人的后代,但他们并不张扬,既没有贴身侍卫,也不带用人,而是像一个普通学生一样在学校里吃,在学校里住。一般来说,凡是参加半年或一年学习的外国军官们都会带家属前来,他们通常住在两室一厅或三室一厅的公寓楼里,家具、彩电、冰箱、空调、洗衣机、厨房设备等一应俱全,因此,他们可以自己做饭吃。但像卡比拉这样的“单身汉”们就只能一日三餐吃食堂了。在国防大学留学生系,学员食堂只有一个,可以供100多人用餐。卡比拉总统回想当年自己在食堂用餐时说,他们每人每顿有一个用很大的不锈钢盘装的一份套餐,刀叉、筷子各显其能。但大多数外国学员愿意学着用筷子,而且还互相比谁用得好。学员们有句话说:“在中国的第一课是学用筷子。”伙食方面,大家基本上是一致的,除了用餐禁忌会被照顾外,学员们偶尔也提出一点特殊要求,比如有些非洲军官爱吃玉米面做的糍粑,他就可以到厨房让中国厨师做一点。最有意思的是,不少学员在餐桌上会突然收到一个由这里的厨师做的生日蛋糕,于是,旁边的各国军官学员和中方工作人员都会拍手齐唱《生日快乐歌》。许多外国军官都遇到过这种“突然袭击”。
  据了解,国防大学自1985年建校以来,已经为90多个国家培养了近500余名军事人才,这些人有的像卡比拉一样当上了本国的领导人,也有的成为各国军队的领袖人物。不管怎样,他们都对母校有着深厚的感情。中外之间的这种留学活动不仅促进了各国之间的军事交流,更加深了中国和其他国家之间的友谊。▲
    《环球时报》 (2002年04月04日第十二版)

到BBS交流 写信谈感想

  主页 > 环球时报 > 第十二版 国门内外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