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环球时报 > 第二十一版 娱乐空间 2002年12月30日
亚洲:韩国一枝独秀欧美:火爆大片云集
2002电影,有人欢笑有人愁

  云风

  2002年即将过去,回顾今年全球电影业的发展,可谓有人欢笑,有人愁。
  内地电影:“像鸡毛一样飞”
  今年国产电影风声水起,整体水平有所提高。第五代导演大批苏醒,新生代导演层出不穷,熙熙攘攘中让人看不清形势———“不是我不明白,这鸡毛飞得快”。
  同样是市场两大赢家:《大腕》年初上映时让影院老板笑歪了嘴。冯小刚套路依旧,差了新意却能保证票房;如今粉墨登场的《英雄》(图⑤)集合华语影坛最具号召力的导、演、摄等人员,表现出多年来国产电影难得一见的商业野心和气魄。内地一直缺乏符合商业运作、能在市场既有票房又有口碑的“大片”。这回可算拥有自己的“大片”了,同时也带出“主题表叙浮、人物塑造躁”等相关毛病。
  今年新作品众多,《开往春天的地铁》(图③)、《我爱你》、《像鸡毛一样飞》等影片给了年轻导演发挥空间,也给了观众更多选择。陆川的《寻枪》让我们看到,新电影人开始懂得熟练运用电影技巧和围绕明星来做文章。这部具有实验风格的影片公映后评价褒贬不一,但至少在艺术与商业之间进行了有益的探索;艺术开创上,田壮壮的《小城之春》通过精心构思的长镜头和熟练的场面调度营造出从容隽永的影像,这种对时空的探讨方式在时兴快节奏剪接的当下显得尤为难得;反响不错的《和你在一起》,叫座多于叫好。当年能把《霸王别姬》这样复杂的题材处理得雅俗共赏的陈凯歌,现在却借用类似MTV式的煽情手法来取得票房,不知道这算是市场胜利还是艺术退步;而在金鸡奖上风光的《生活秀》、《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和《天上草原》,创作态度虽然诚恳,却露出国产电影常有的毛病,缺乏熟练、到位的电影语言来表现主题。
  一年下来,内地电影虽表面上给人以“东山再起”之感,但总体上是乱大于治。学会市场运作并不等于能拍出好电影,老导演们的新片都没能展现他们真正的水平,而新一代导演明显缺乏对影片的整体控制。当然,票房成功让电影人有理由惊喜一番,但如果想继续惊喜下去,还需拍出真正深入人心、能在艺术上有创新的作品。现在看来,红火的市场仍很虚弱,明年如果没了“英雄”,将会怎样?
  港台电影:身处“无间道”
  无间狱是地狱的最底层,无间就是无间断受苦的意思。对港台电影人来说,也许正处于这个最难熬的时期。
  香港当年曾是仅次于好莱坞的第二大电影产地,现在眼看溃不成军。业内七成人士失业或半失业,电影产量由全盛时期的一年300部,下降至上半年不足30部,且粗制滥造者众多。港片并不缺乏熟练操作与炒作,但好剧本、有创意的导演和肯认真细致于每一帧画面的诚意却不是流水线上能产生的。一年下来,昔日票房明导杜琪峰、林超贤纷纷回天乏术,《我左眼见到鬼》、《河东狮吼》等影片差强人意。称得上优秀的作品,集中于草根阶层的黑色幽默影片,有陈果的《香港有个好莱坞》,陈可辛以神异题材映射人之内心的《三更之回家》等寥寥几部,但这些影片票房不高,起不到救市之效。到了年底,《无间道》终于以引人入胜的剧情和四大“影帝级”明星的精彩出演打开票房之门,不知这样为数不多的片子能否留住观众的脚步。
  一水相隔的台湾,并不乏侯孝贤、杨德昌这样的重量级人物和电影精品,但市场却一直处于半颓状态。观众不断流失,影片产量骤减,台湾电影正陷入困境,而以好莱坞影片为主的外国影片却不断扩大市场份额。好在台湾还有一些新作品,如金马最佳影片、张作骥的《美丽时光》,还有陈国富的野心之作《双瞳》,都引发不少反响。另外值得一提的作品还有林华全的《走火枪》,林正盛的《鲁宾逊漂流记》等。但缺少老将出马,年轻电影人很难撑起目前岌岌可危的局面,就连金马奖的影响力也大不如前。目前台湾片总体特点是“曲高和寡”,如何在赢得海外赞誉的同时拉近与观众的距离,是所有台湾电影人所共同面对的问题。
  欧美电影:“我的巨型婚礼”
  由大明星汤姆·汉克斯监制的小成本电影《我的巨型希腊婚礼》取得了巨型票房,像这出婚礼一样,欧美电影界又欢声笑语地度过了“巨型”的一年。
  美国大片今年争先恐后地出笼,除了票房火爆评论极差的《星战前传2》,还有弱智却卖座的《蜘蛛侠》与《王牌大贱谍》。“007”也回来了,他的第二十次冒险《择日死亡》(图①)带走上亿票房。而《指环王》、《哈利·波特》系列每推出一部都引起广泛关注。在钱包鼓鼓的同时,好莱坞也不乏制作精良、具备艺术价值的《纽约黑帮》(图④)、《少数派报告》和《毁灭之路》等影片。
  欧洲方面,电影大师们继续在各大电影节上露脸,被称为最懂“视听语言”的波兰斯基的金棕榈奖影片《钢琴教师》,无疑成为喜欢电影艺术影迷的必藏品。西班牙阿莫多瓦的《对她说》,细致而深情,赢着一片掌声。而意大利贝里尼的《木偶奇遇记》在创国内票房纪录的同时,也成为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重要角逐者。在墨西哥,一部《阿马罗神甫的罪孽》引起了全球众多影评人关注,亦成为奥斯卡大热门。
  韩国电影:“我的野蛮女友”
  韩国电影继续在亚洲大行其道,除年轻人的新宠《我的野蛮女友》(图②)外,也不乏内省感人的《绿洲》,还有被称为“国民导演”的老将林权泽,今年一部《醉画仙》惊艳戛纳电影节,用美轮美奂的影像来反映深刻的韩国文化。而林权泽与李沧东代表韩国“新”“老”两代导演,分别在戛纳和威尼斯两大国际电影节上获得最佳导演奖,韩国电影大出风头。韩国电影市场顺利发展要归功于其电影配额制度,这在很大程度上抵抗了好莱坞大片的入侵。同时,韩国电影“野蛮”地大举进入亚洲市场。韩国导演郑址宇曾说过一句很“谦虚”的话:“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韩国电影突然就起来了。”不知羡煞多少港台电影人。
  日本电影今年表现平淡,佳片不多。北野武的新作《玩偶》一改往日“蓝”“黑”色调,精心设计的服装、场景和年轻偶像明星,虽赢得不少拥护者,但影片看上去更像一场鲜艳的服装秀。日本人在自家门口举办的东京电影节上,只有中汇裕司的《木槿饭店》获得一个奖项,重要奖项均被别国瓜分,而电影节上最受影迷欢迎、追捧的是来自好莱坞的大明星。▲
    《环球时报》 (2002年12月30日第二十一版)

到BBS交流 写信谈感想

  主页 > 环球时报 > 第二十一版 娱乐空间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