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环球时报 > 第十版 新闻背景 2003年03月26日
妻子的骄傲  同事的榜样
郁建兴亲朋洒泪谈往事

  郁建兴和妻子的新婚照片。
  本报特约记者 吴旭 本报记者 李颖
  “老婆,你给我买28日的票,我一定跟联合国请半个月的假回来。”3月12日,中国核查员郁建兴在伊拉克打电话给自己的妻子。两人约定,第二天晚上再通电话。可是,妻子徐新艺再没能等到丈夫的电话。3月13日,郁建兴在伊拉克执行任务返回的途中遭遇车祸身亡,年仅38岁。
  郁建兴,江苏靖江人,解放军防化指挥工程学院教授。他是我国惟一一个被联合国派往伊拉克执行武器核查任务的防化专家,也是自1991年联合国对伊核查以来第一位殉职的核查员。3月21日,防化指挥工程学院党委决定,授予郁建兴革命烈士称号。3月24日,解放军总参谋部在北京举办了郁建兴烈士的追悼会,党和国家领导人献了花圈。人们深深怀念这位维护世界和平的忠诚卫士。
  最后的通话
  坐在徐新艺的床边,记者能感觉到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这是一个美丽的女人,她躺在床上,面庞浮肿,眼眶通红。
  “12日那天,我在电话里说,这两天形势非常紧,你又不会开车,能不能不要出去了。他却说,你又来了,你不懂,这涉及国家形象问题。”徐新艺模仿着郁建兴的语气,仿佛是父母在跟还不懂事的孩子说话。
  “于是,我和他约好,第二天晚上11点等他的电话。第二天,我一直等到夜里两点,都没有等到他的电话。”徐新艺的手紧紧地攥着被子。
  他是我的骄傲
  丈夫一直是徐新艺的骄傲。说起往事,她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16岁那年,我父母就跟我说起过同乡的一个男孩。他家里很穷,从小就失去了父亲,母亲身体还不好。但这个男孩非常勤奋,15岁就考取了解放军防化指挥工程学院。后来,我跟郁建兴结婚了,他跟我说起自己小时候的事,我才知道,那个男孩就是他。”
  1984年,郁建兴以优异成绩被录取为防化学院工程系兵器化学与化工专业硕士研究生;1989年,他又考取了北京医科大学药物学院的博士研究生。取得博士学位后,郁建兴回到解放军防化指挥工程学院任教,并从2001年起担任该校防化三系的系主任。
  郁建兴夫妇的日子并不富裕,但他们很乐观,郁建兴常说:“我们除了相貌不能变,其他什么都能改变,改变我们的知识,改变我们的命运,还能改变我们的生活。”
  由于工作繁忙,而且夫妻俩长期两地分居,郁建兴跟儿子郁聪在一起的时间也很有限。郁聪今年16岁,听到噩耗,哭了很久。但后来他却安慰妈妈:“爸爸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爸爸。你不要想着他死了,要想着爸爸一直在联合国工作,只是不能回来。我一定好好学爸爸的专业,将来还要到联合国去工作。”
  联合国对他很看重
  我国导弹专家罗永锋曾与郁建兴一起在联合国共事。罗永锋说:“1998年郁建兴第一次参加核查的时候,工作就很突出。他经验丰富,联合国对他很看重。”
  2002年底,联合国武器核查小组重返伊拉克,郁建兴被任命为一个分组的组长。在三个多月的时间里,他参加了近60次设施视察,走遍了伊拉克大大小小几百个核查目标设施,并多次对伊拉克科学家进行询问,先后撰写了几十份取样报告。
  吃方便面是享受
  出车祸前的这段时间,郁建兴的工作格外繁忙。罗永锋说,需要检查的大部分目标设施都在偏远的化工厂,离市区有四五百公里,有时需要乘直升机才能前往。核查人员经常要5点多钟起床,带好各种装备、饮用水和干粮,在噪声很大的直升机里颠簸三四个小时才能到达目的地。一个设施检查完,通常要一天。晚上回来,郁建兴作为组长还要给联合国总部写报告,而一个报告要核实几十页的数据,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
  一次,郁建兴他们去农药厂核查,他带了两个人先进去,由于气味大,大家都有些反应,其中一个人当场就吐了,不得不退了出来。但是,郁建兴却在里面一直坚持到最后,等晚上回来后,他反胃得厉害,根本吃不下饭。
  在伊拉克的生活是十分艰苦的,他们两人最大的享受就是吃郁建兴从国内带去的方便面。为了节省,经常两人合吃一包。郁建兴曾开玩笑说:“晚上执行完核查任务后,能吃一包方便面,感觉就像过年了。”
  “老郁在那里压力很大,”罗永锋说:“有工作的压力,有环境的压力,有各种看法的压力,但他非常敬业、严谨,始终主张用事实说话,不带任何偏见。”▲

    《环球时报》 (2003年03月26日第十版)

到BBS交流 写信谈感想

  主页 > 环球时报 > 第十版 新闻背景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