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B English 日本语
用户注册 新闻订阅 个人定制 免费邮件
   
  主页 > 大地 2000年 第十五期

“人鳄共存”  民办扬子鳄保护区探胜

    余鸿鹤

    一、世界最小的“珍稀动物保护区”
    扬子鳄是与大熊猫齐名的“国宝级”保护动物,也是世界一类保护濒危和禁捕物种。在安徽宣城有一个“中国扬子鳄繁殖研究中心”,与宣城同一纬度,相距100公里的浙江省长兴县尹家边小村庄,还有一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由当地农民自发建立的“扬子鳄保护区”。
    这里也许是世界上最小的一个“珍稀动物保护区”,“区长”兼研究员、饲养员就是一个人——任大斌,31岁,一位憨厚、质朴的农民。
    春光明媚的四月,由任大斌亲手孵养出来的二三十条子二代扬子鳄幼鳄,经过四五个月冬眠,已经苏醒过来。任大斌用自己钻研出来的独特技术,连续多年成功繁殖扬子鳄子一代、子二代共500余条。目前,这个“扬子鳄保护区”里,养有大扬子鳄百余条,子二代幼鳄近百条。  
    任大斌每天的日程几乎是一成不变的;喂鱼,做记录,植树护塘,饲养幼鳄。从19岁开始这么做,一做就是13年。

    二、长兴可称“鳄鱼之乡”
    扬子鳄古称鼍,又叫鳄鱼、中华鼍、中华鳄、鼍龙,俗称水壁虎、土龙、猪婆龙,属爬行纲、鳄目、鼍科,铜头铁尾,身披鳞甲,体背有灰黑色和黄色相间的花纹,与美国密西西比河鳄并称为温带淡水中的“两兄弟”。
    扬子鳄本是长江中下游地区的产物,历史文献中曾经有过记载,但长江中游地区早已不见扬子鳄身影,即使下游地区,自南京以下,镇江、扬州等地也多年不见。现在的分布区集中在安徽、江苏、浙江三省的交界地区。据1982年有关资料,扬子鳄在“江苏已绝迹”。砍伐森林、围湖垦田、人口的高速增长、农药普遍使用,加上人们大量捕杀,使鳄类濒于绝危。近年来飞速发展的工农业和交通运输业对野生鳄的生存构成了极大的威胁,如何保护这一自然物种,不致使它像恐龙一样在地球上灭绝的课题迫切地摆在了人们面前。
    自1975年扬子鳄被列为世界一类保护濒危和禁捕物种后,有关专家广泛进行了鳄鱼产地调查。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有关专家的实地调查和国家用人造卫星侦察结果都表明,位于太湖之滨的长兴、安吉地区是适宜扬子鳄野生放养的地区。1980-1981年,长兴县林业部门对全县42个乡镇的13万公顷范围内进行鳄鱼栖息洞穴调查,发现24个乡镇8万公顷的范围内有扬子鳄栖息洞穴,以管埭乡尹家边村为最多。此地静水池塘多,塘中多竹墩,村四周有内港围隔,黄梅暴雨季节洪溢危害轻,土质粘而不散,最适宜扬子鳄栖息。1982年8月,尹家边村农民吴国良捕获两条大鳄,一条雄性,长160厘米,重18.5公斤,另一条雌性,长136厘米,重14.8公斤,还发现了20个鳄蛋。这一发现,使这一珍贵动物有了繁衍、发展的希望,他们当即把捕获的扬子鳄圈养在村办畜牧场的水泥池中。农民用自己舍不得吃的鸡蛋等食物喂它,后因环境不适拒食而死,成了鳄鱼标本。他们从中吸取教训,在畜牧场外围开辟鳄池1006.5平方米,仿照野生鳄栖息地的环境条件,采取池边堆土,做洞穴,栽竹种树,沿池岸间种芦苇,围砌砖墙,将从各地捕获来的9条野生鳄入池养护。就像许多父母爱孩子却不懂怎么去爱一样,尹家边村农民对自己的动物“乡亲”怀着一片厚爱、一片真情,却茫茫然不知道怎样护养它们。他们凭自己的力量给扬子鳄营造了一个安全、自然的生存环境,还派人专门看护喂养。从那时起,养鳄人换了三茬。最早是村委会主任任小海,干了两年交给一位叫蔡宝喜的农民。4年后,老蔡身体不行了,任小海的儿子任大斌接上了班。

    三、任大斌与扬子鳄结缘
    在太湖两岸的任何一个小村子遇上任大斌,你肯定无法把他与当地的农民区分开来。谁会想到,一个初中没能毕业的农民竟然一头闯进了那连专业的生物专家也有些神秘的扬子鳄研究领域呢?谁会料到,任大斌保护和研究濒危珍稀动物扬子鳄的工作竟不但像模像样,而且让人们不得不对他的成就感到惊叹不已。
    长兴县泗安镇尹家边村的任大斌,至今还记得小时候的情景:村妇们在河塘边洗鸭、洗鹅,常常突然间会有鳄鱼跳出水面,抢走鹅鸭,惊得村妇们眼睁睁地看着即将成为一家人的美味菜肴落入鳄鱼之口;也有的村妇在河塘边淘米,也会不知不觉地被潜伏在河塘里的鳄鱼掀翻淘箩,粒粒雪白的米洒进河塘。
    “那个时候,我们根本不知道这种长相凶残的怪物就是国宝扬子鳄,当地人都叫它水壁虎。”平常言语不多的任大斌,一说起扬子鳄,顿时神采飞扬。他领着我们去他的鳄池,那是一个个有假山,四周皆竹,垂柳和杨树斜逸,遮去一半的池塘。只见刚刚过了冬眠的扬子鳄有的探出头,有的则在岸上暖暖地享受着4月里明媚的阳光。任大斌一条一条地指给我们看:“这是飞飞,雄鳄。这是大黑,那是小翠。”他介绍说,扬子鳄的性情是鳄鱼种类中最温顺的一种,它的叫声像小猪发出的声音,所以有人也称它是猪婆龙。任大斌说:“鳄鱼主要的食物是淡水鱼,胃口极大,非荤不食,每条扬子鳄一天就能吃掉三五十斤。它的进食速度很快,虽有牙齿,但不会咀嚼,只会撕碎吞食,因此食物往往会刺痛其咽喉和胃,使得长在眼睛上的腺体流出分泌物来,这就是所谓的‘鳄鱼的眼泪’。喂食的时候,只要用手轻轻拍几下水面,或者用嘴‘啪、啪’叫几声,它们很快就会争先恐后地从洞里爬出来拖吃食物。”
    “看着它们争食吃的那副样子,我恨不得把自己碗里的鱼也倒进池里。”任大斌有点动情地说。
    1995年前后,全国的许多媒体曾以《扬子鳄在流泪》为题,报道过尹家边鳄鱼养殖场的窘境。任大斌每月仅能拿到二三百元的工资,县里有关部门对养殖场的补贴也聊聊无几,当地的农民收入也很低,村里也仅仅能在劳力上作些帮助,而鳄鱼每天都要用鲜鱼来喂养,还需要一大笔钱作养殖场的护理与鳄鱼的研究之用。任大斌几乎把家中本来就微乎其微的其它收入拿了出来,倒贴进去。早晨4点钟天还没亮,任大斌就骑上自行车把附近几个村的鱼市场跑个遍,买便宜的鱼。天长日久,有些鱼贩也认识他了,常常有意给他留下一堆小鱼。同村村民的鱼塘也免费向大斌开放,抓鱼不用付钱。
    进了养殖场,任大斌便培养了记日记的习惯。饲养数量、喂投次数、生活习性、鳄巢温度、幼鳄孵化等等,点点滴滴,记得极为仔细。这几大本日记,成了解决自然孵化扬子鳄这个难题的唯一的实验记录,对研究这一珍稀动物的物种进化有特殊的意义,因而成了中外科学家和记者们的“宝物”。从某种意义上说,任大斌是这一科学领域的特殊功臣。

    四、世界课题:繁衍扬子鳄
    扬子鳄的寿命一般在20年以上,如不繁衍生息,就有灭绝的可能。因而,一个严峻的问题摆在人们面前:如何孵化繁衍扬子鳄,使之代代相传?
    1984年6月,1号2号一对鳄发情交配后首次下鳄蛋22枚。没有设备、缺乏人力财力,尹家边养殖场而只能走自然孵化之路。自然孵化扬子鳄卵,这可是一条在中外前所未有的探索之路。
    1956年,美国纽约从中国获得扬子鳄,经过12年精心喂养,在具备了生殖能力时却没有产蛋,尔后在布朗克斯动物园等地继续试验,收效甚微;
    国内许多动物园多次试以圈养繁殖,未见效;
    1984年《野生动物》杂志刊登:扬子鳄人工饲养自然孵化目前尚未成功……
    尹家边扬子鳄养殖场,除了一名兼职的县林业局工程师外,其余都是文化程度不高或几乎文盲的农民,在高科技、设备先进的美国都不能实现的愿望,在贫困的尹家边村能行吗?
    雌鳄在池边的翠竹丛中衔草做窝、下蛋、盖草,不熟悉内情的人是很难见到鳄所做的窝。但朝夕与鳄相伴的任大斌很快发现了2号雌鳄的首次产蛋,他们在有关科研单位和行家的指导下,小心地维护和关注着鳄巢,坚持“四不”——即不砍掉巢上覆盖的竹、不在巢上面浇水、不扒开盖上测量巢温、不翻动鳄蛋,让鳄蛋安然地受自然温度孵化。巢中的鳄蛋发育进程全凭饲养员去掌握,依据气温和经验判断孵化日期。那些日子,他们个个食不知味、睡不安稳,一切都尽量做到小心而谨慎,不敢有任何的疏忽和大意。1982年7月,他们曾将野外的20枚鳄蛋置于室内孵化,虽然尚未成功,但获得了失败的教训。这一次,在产卵后的68天,累计积温1894度时,饲养员在鳄巢旁,听到了轻微的“咯咯”的破壳声,这声音在饲养员听来无疑胜过了世上最美妙的音乐。9月13日凌晨,标志着鳄类自然孵化成功的两条小扬子鳄破壳出生了,同日下午出来2条,9月14日又出来6条,22枚蛋共孵化了10条小扬子鳄,占受精卵的62.5%。幼鳄重平均22.95克,长18.21厘米。
    鳄蛋在自然界中的孵化率不到5%,尹家边村养鳄场在专家、教授的指导下,孵化率现已达到80%至90%。稚鳄破壳前,先发出“咯咯”叫声,从卵壳裂缝爬出时,拖着长约5厘米的脐带。这种脐带,鸟类和龟、甲鱼是没有的,唯鳄有之。说起抓小鳄鱼,任大斌说这不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扬子鳄产卵后到9月自然孵化,天气渐渐转凉,得把小鳄抓进温室抚养,“鳄爸爸”和“鳄妈妈”岂让自己心爱的“孩子”被人夺走,于是人与鳄之间要展开一场殊死搏斗,才能把小鳄安全地放进温室。6天后稚鳄才长出细牙。
    新生稚鳄一般在第三天脱掉脐带,第四天便要给予喂食,而且必须喂一种极小的活毛毛鱼,一直要喂到1-2年后方可改喂大一点的鱼。如此小且必须活的鱼在市场上是买不到的,只有自己去捕捞。
    无论烈日炎炎还是暴风骤雨,总可见到任大斌左手拎水桶,右手提鱼网,穿行于尹家边及其四周村庄的河塘滩头、芦苇丛中,足迹踏遍了方圆数十里的沟沟坎坎。他必须捕到足够数量的小鱼喂养幼鳄。冬天,鳄鱼冬眠了,他得时刻守候在他那简陋的自制暖房里,注视着温度的细微变化。他总结出,扬子鳄的冬眠有两个关键,一是要根据气温高低喂足食物,二是要做好防寒防冻工作,室内温度不能低于零度,当气温下降时,必须用木炭、灯火、取暖器等升温,否则幼鳄会冻死,但温度不能超过十度。稚鳄一天天长大了,首次孵化的幼鳄当年就能长到2公分,增重8克;第二年增长18公分,增重270克;第三年增长20公分,增重800克……
    幼鳄繁殖的最关键技术在哪里?他说,说破了很简单,可要掌握它,全凭经验,难就难在这里。我是用十几年的时间摸索出来的。

    五、尹家边村人倾注心血
    任大斌不简单。尹家边村人也不简单。
    尹家边村,很长时间来是一个以农为主的贫困村,过去属长兴县114个“赤膊村”之一。年人均净收入287元,而低于这个水平的在75%以上。但就是这样一个贫困村的农民,没有让“国宝”流失过。
    当他们从野外捕获到11条扬子鳄时,没有一人有过私自藏匿、贩卖、杀戮的意念或行为,全部如数放进养殖场。
    几任饲养人员为扬子鳄不断创造舒适的生活环境,自己却甘愿住在猪棚尽头一间破败的泥屋之中。第一任饲养员蔡宝喜在不通电的猪棚里和远离村庄的鳄池边一住就是3年。
    吕文柳,保护区里唯一的知识分子,县林业局工程师,他为扬子鳄营造家园、繁育子孙倾注了满腔的爱心。
    尹家边村人让人感动,从办场至今,长兴没有发生过随意伤害扬子鳄事件,有50余人在护鳄中成绩显著而被上级表扬和奖励。

    六、研究成果引起轰动
    1988年11月2日,浙江省林业厅正式批准建立“民办公助”性质的长兴尹家边扬子鳄保护区。1992年9月15日,国家林业部签发了《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从首次自然孵化成功后,18年来,雌雄鳄定期(5月23日-6月27日)交配,共产孵五六百枚,孵化率从初期的88%到去年已达100%,存活率也达100%。采用人工模拟成鳄栖息生态环境进行人工圈养和自然孵化,比人工孵化省工、方便,孵化保存率高、成本低。
    当初建立保护区的任务是:使珍稀动物扬子鳄免于灭绝,并达到一定数量,形成梯级年龄结构,继续繁殖,并向科研、教学、观赏提供一定数量的活标本,同时开展对鳄鱼的生活习性、饲料、种类、自然繁殖等项目的研究,掌握规律。尹家边保护区正在为完成这个任务而努力。建区至今,已有600多个单位、两万多人次前往参观,考察研究,国内外报刊杂志、电台电视报道200多次,并以出色的成果被列为科研基地之一。
    1994年“扬子鳄驯养繁殖及建立种群的研究”和“扬子鳄第二代繁殖及配合饮料的研究”列入林业部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与省科委《1994-1997年攻关研究项目》。1997年8月荣获“旅客喜爱的美景乐园”称号;同年9月攻破扬子鳄第二代自然繁殖难关。近年来,已有美、日、英、澳、韩及国际鳄类组织和国内鳄鱼众多爱好者前去参观考察。已有一百余条子代鳄“游”向黑龙江、陕西、山东、河南、江苏、海南、广东、上海等12个省市的水旅馆、森林公园、动物园及扬子鳄度假村。
    1998年,美国纽约州动物园爬行动物馆馆长约翰.彼勒博士、日本热川县鳄鱼养殖场丹部节雄博士在我国动物学家黄祝坚的陪同下,到尹家边考察,对这里所达到的鳄鱼自然孵化率惊叹不已,连声说:难以想象!难以想象!1992年1月,国际自然资源保护联盟鳄类专家组副主席G.韦布博士在尹家边考察,对长兴农民拯救濒危珍稀动物扬子鳄的努力及所取得的成就表示赞赏。他说:该保护区是“人鳄共存”的有益尝试,并认为他们所繁殖的扬子鳄具备了国际商标业注册的条件。

    七、我这辈子离不开扬子鳄了
    目前,扬子鳄走向餐桌也已成为现实。从国内一些媒体的报道看,许多酒店供应的鳄肉,是从国外引进的人工驯养的湾鳄和泥螺鳄。任大斌说,他们繁殖的子二代扬子鳄,虽然也可以出售,但因目前的繁殖数量有限,价格昂贵,不大可能用于食用。说起扬子鳄的“商业开发和利用”,任大斌说,为了更好地保护幸存在长兴境内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扬子鳄,扩大种群数量最为重要,村里和县林业局各以30%和70%的股份成立了长兴尹家边扬子鳄保护区股份有限繁殖场。一般一条成年雌鳄年产孵20至30个,如果精心抚育,一般都孵化成鳄。幼鳄每年长十几公分,4年时间就能长到100公分,在得到有关部门批准后也可以出售。这样,尹家边这个至今还没有工业的江南小村,或许可以因此走出一条“致富之路”了。
    至于说到他自己,这位年轻的“区长”一笑:“我这辈子已经离不开它们,看来是当定养鳄人了。”
《大地》 (2000年第十五期)

到BBS交流 写信谈感想

  主页 > 大地

镜像: 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

Email: info@peopledaily.com.cn
电话:(010) 65092993
广告:(010)65091395 (010)65092779 (010)65092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