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大地 2001年 第二十期

在东北解放战争中的日本友人

  王秀英

  在东北三年解放战争中,留在东北解放区的日本友人,积极投入创建东北革命根据地和革命战争,和中国人民一道并肩战斗,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东北光复后,在东北的日本侨民大部分被遣送回国,但还有一部分日本人留在东北解放区。据当时东北9省14个市的调查统计,确实知道的日本人数有12016人,加上遗漏的估计有31030人到33000人。其中,卫生部、军工部、军需部内的技术工人和技术人员较多,是一支不可忽视的技术队伍。具体分布在各部门的日本人数是:军区卫生部7200人,军区军工部2000人,军区军需部900人,军区其他系统1500人。据辽宁省档案馆馆藏的有关资料记载,到1949年,东北军工部留用的技术人员186人中,日本人就有103人,超过50%。
  曾任日中和平友好会会长的林弥一郎在回忆录《我和中国》中说:他原是日本飞行部队的飞行员和教官,具有一定的飞机操纵和作战技术。八一五东北光复的时候,他所在的部队被苏军解除武装,全体人员被送进了俘虏收容所。我人民解放军认为他们也是日本军国主义的受害者,从而把日本战俘当作朋友对待,优待他们,向他们宣传革命道理,争取他们帮助训练我军的飞行人员。从此以后,一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林弥一郎总共培养、训练了百数十名的中国飞行。在日方人员的帮助下,东北航空学校于1946年成立。
  留在东北的日本青年,踊跃报名参军参战,屡立战功者大有人在。仅人民解放军41军中就有88名日本人,有的是机关枪手,有的是抬担架的队员。立过大功、小功的达38名,几乎占半数。其中还有1名日籍的中国共产党党员。据查,7纵队的日本人田中勇同志,作战英勇顽强,曾立大功1次,小功3次。1949年3月15日,我军战车队还表扬了3名日本人战斗英雄和2名模范工作者。
  相当一部分日侨参加人民解放军队伍主要从事医疗卫生工作。今村匡平留用不久就参加开办了一所野战医院,医院里有不少日侨医务人员,如外科主任武田军医上尉,藤田、本康、千叶中尉,小石泽见习士官。内科主任岛田军医上尉,井上少尉,今村见习士官等。今村匡平《在中国的奇遇》中回忆所属吉东分区独立团卫生队时说:“在绝大多数的团里和师里必有两、三名日本医师。东北解放战争的医疗工作,如果没有我们日本人帮助真是难以设想。
  留用的日侨医务人员在解放战争的前线,以高度的责任心和革命人道主义精神,救治着从前线上运送下来的伤病员。今村匡平因救护工作突出而被记大功1次。加藤肇说,他同日本护士一起,往病房里抬送伤员,给生活不能自理的重伤员喂水喂饭,并且照顾他们接大小便;还去守护动过手术的伤员,晚上还要留在病房里参加值夜班。他在医院里听到了中国医务人员对日本医务人员一声声感激的话语,和一句句发自心坎里的赞扬。
  在日本有一个颇有影响和特色的社团民众组织——“四野回想会”,即“中国第四野战军日本战友会”。“四野回想会”的成员都是在东北解放战争中参加过我军的日籍干部。他们之中有医生、护士、司机、会计师、工程技术人员、机关勤务干部等。在解放战争和解放初期,他们为中国革命战争特别是东北的解放做出了贡献,大都立有战功,许多人是功臣、模范、先进工作者。他们大都参加过辽沈战役、平津战役,东北解放后随军入关,参加了南下进军后的宜沙战役、衡宝战役等和各地区的剿匪斗争,如著名的湘西剿匪。他们在中国生活少则七、八年,多则一、二十年。他们大都是40年代初、中期来到中国的,少数在中国出生。有的作为移民加入开拓团,有的被应征入伍参加日本侵略军来到中国东北。日本投降后,他们先后参加了我东北解放军。东北解放后,又随四野部队南下到华中地区各省。解放后,根据国际协定,分别于1951年、1952年、1953年陆续回到日本国。
  “四野回想会”会长木俣公平毕业于早稻田大学。参加我军后,参加过多次战斗,负过伤,立过战功,是荣誉军人,在日本战友中很有威信。副会长中村义光原是日军一位少尉。1944年来中国之前在飞机制造厂搞技术设计工作,业余又学习掌握了会计技能。1946年初参加我军长期从事后勤工作,是一位优秀的会计师。1952年转业到武汉建筑工程公司任会计师,1953年春回到日本国。他中文水平很高,写得一笔好汉字。在我军,他立了3次大功,6次小功,平津战役中升为正连级干部。“四野回想会”在日本非常活跃,时下已有会员150余人。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里留用的日本侨民,在革命战争的枪林弹雨中,在硝烟弥漫的日日夜夜里,经受了各种磨砺和考验,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立下了特殊的功勋。这里说说加藤昭江的故事。她在“八·一五”后,参加东北民主联军的政治部工作小组,去做留用的日本医务人员的宣传工作。她参加过艰苦卓绝的“四保临江”战役,参加过伟大的辽沈战役、平津战役。她跟随人民解放军跨黄河,渡长江,解放武汉,进军两广。在艰苦的战争岁月里,她和中国同志一起,啃雪团子,吃高粱米,喝清水冬瓜菜汤,小伤小病不休息,严寒酷暑不介意,赢得了领导和中国同志的赞赏,被所在机关评选为模范工作者。
  今村匡平不无感慨地说:“我作为人民解放军的军医,从大雪纷飞的中国东北跨过长城到达江西省,虽然路程漫长,而且是连续的艰苦行军。但我想,比外国人度过的那些愉快与悲伤的岁月,无疑仍是我微小的历史。”其实,这一段历史无论对个人,还是对整个旅华日侨,都决不是“微小”的。对于他们的表现,正如学习发刊词中所说:留在东北的日本人,三年来进步很快,多数的同志是立功者、劳动模范,工作成果显著。他们对中国共产党的方针、政策能正确地理解,政治理论水准进一步提高,觉悟性增强。他们亲眼看到国民党的腐败,中国共产党的朝气蓬勃和积极恢复生产建设,日本朋友说:“中国要搞好,一定要靠共产党。”他们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也由衷地敬佩,对“亲自参加了东北的土地改革运动”,觉得很光荣,很骄傲。对于人民解放军作战的英勇,指挥的精确,百战百胜,所向无敌,十分敬佩。对于战前发动战士民主讨论战斗动作,纪律的优良都觉得骄傲。
  自1947年下半年到1948年上半年,在齐齐哈尔、哈尔滨、鹤岗煤矿、延吉、北安、东北铁路局及东北军区卫生部的日本人中,均有“日本新民主主义青年联盟”等进步组织。有些地区的日本友人成立了“日本民主联盟”。这些组织领导日本青年积极学习,努力工作。当时“日民青”的盟员大体上认识了日本帝国主义所进行的侵略战争和天皇的罪恶,对我党和民主政府有了好感,愿意和中国人民团结合作。“日民青”是进步的日本青年的组织,特征之一就是援助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如哈尔滨市日本人新民主主义青年联盟纲领明确规定:“(一)我们密切地团结青年群众,学习毛泽东思想和马克思、列宁主义。提高科学、技术文化,确立为人民服务的人生观。(二)我们团结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和民主政府领导下,参加东北解放区经济建设,援助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三)我们在工作、学习、生活等方面经常作青年的模范,帮助其进步。(四)我们经过以上的实践,参加反对天皇制及美帝国主义的日本人民的民主运动,为建立光明、富裕、独立的日本和拥护世界和平而斗争。”
  “九一八”前后,日本帝国主义疯狂地侵略东北,在东北设工厂、筑铁路、开矿山、办农场,大搞移民,驱使日本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残酷地剥削和压迫中日两国的劳动人民。这就激起了日本人民的反战情绪和对日本军国主义的痛恨。留在我军的日侨认为:“大家要支持中国人民的解放斗争,中国人民和日本人民在历史上就是友好的。将来中国人民胜利了,中国和平了,我们的革命人道主义,一定会受到赞扬,中国人民一定会感激我们的。”
  在东北的解放史上,留在东北的日本友人以国际主义援助精神书写了极有特色的一页,真是令人难忘。
《大地》 (2001年第二十期)

到BBS交流 写信谈感想

  主页 > 大地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