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大地 2001年 第二十期

南京公交IC卡,等你不容易

  寒鹰

  主持人语:
  公交IC卡是一项科技含量较高的便民措施,是“三个代表”思想的体现和应用。然而在南京,公交IC卡却成为一种“高麻烦”,成为市民的众矢之的,成了市民“流血流汗”的“罪魁祸首”。那么,为什么公交IC卡到了南京就“走样”呢?……
  众所周知,公交IC卡是一种为广大公交乘客带来便利的高科技智能卡,在国内不少较发达的城市颇受老百姓欢迎。然而,南京公交IC卡自“出生”之日起,就不断引起市民“共愤”。
  去年年底,南京的纸月票换成公交IC卡,这原本是一件好事,然而事与愿违,南京公交IC卡一发行就引起民怨纷纷。刚开始,“买卡难”成为许多市民投诉的焦点;使用月余,“刷卡难”、“挂失难”又引起大范围的“声讨”;随后,新卡发售一再推迟,市民买卡“难于上青天”;直到今年的9月1日,南京公交IC卡将市民的怒火燃至了极限,因为在当天发售学生公交IC卡的现场,竟然出现了“井喷”险情,市民彻夜排队不说,居然发生了老太太被踩在人流之下、排队购卡的学生父亲昏倒在现场、中年男子为了争抢公交IC卡申购表被玻璃割破了左手静脉等一系列恶性事件。
  公交IC卡这种“高科技”,到南京已成了“高麻烦”。
  IC卡断货扰民
  南京公交IC卡的短缺,老百姓无疑是最大的受害者。以学生为例,今年南京市小学入学新生就达5.4万人,小升初有8.8万人,中小学生总数近70万人。除去已经发放的12万张学生公交IC卡和2万张申购表外,至少有10多万学生被公交IC卡拒之门外,IC卡的长期断货更是加剧了这一矛盾。
  一位刘先生认为市政公用局一而再、再而三地在IC卡上出问题,是典型的“行政不作为”行为。我国相关法律规定,行政部门因为自身原因没有履行职责,造成公民权益受到侵害的,以“行政不作为”论处。引用到南京公交IC卡事件上,任何市民都有权获得IC卡,并享有乘车权,但市政公用局对市民的持卡要求准备不足,应对措施与自身承诺不吻合,使得不少市民的持卡权被剥夺,权益受侵害,构成了“行政不作为”行为。
  补订IC卡应急
  9月的“井喷”事件出现以后,南京市政公用局局长朱自强通过《南京晨报》向广大市民致歉。他说,造成公交IC卡发售现场混乱的原因是他们事先估计不足,判断失误,在组织上也有漏洞,只要多设几个点,现场维持得更有序一些,混乱局面是可以避免的。
  南京市政公用局宣传处一位处长坦言,他们根据往年新学年学生月票吞吐量只有1万张左右的信息,认为今年有2万张卡肯定能满足学生需求,属于判断有误。为此他们正紧急再组织1万张学生卡,并将通过学校向学生发售。
  公用IC卡公司有关负责人表示,这次发卡工作准备不足,下次发卡时将会改进。但眼下“IC卡供货商的货供应不上,他们也没办法,因为他们也几次上北京催了货。”
  记者立即电话采访了供货商华民公司的有关负责人,他们一致声称华民公司是根据南京公用IC卡公司的订单供货的,从没有拖延合同的执行。
  经济学家“把把脉”
  全球IC卡芯片危机已过,南京公交IC卡仍长期断货。南京大学国际商学院赵曙东教授认为,这种现象实际上涉及到市政公用部门内部的体制问题。几十万人天天少不了的乘车卡,只能在唯一的IC卡公司购买到,而唯一的售卡者又只和一家技术提供商建立合作,如此这般的市场与技术合作,势必造成一个环节受阻而引发大面积“肠梗塞”的局面。
  赵曙东教授指出,市政公用局当初应以竞标的形式确定出技术最好、成本最低、各项内容指标良好的IC卡供应商、销售商,并且,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市政公用部门也不该放弃监督权,更不能以各种理由对市民的呼吁一推了之。
  还有专家认为,稍有项目计划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根据风险原则,预计购买者应该在现有用户量的基础上增加30%,IC卡公司事先应对IC卡月票的需求量作一个适当的预算,这也不是件难事。
  还有经济学家指出,过度的行政垄断只会妨碍技术进步,政府部门应该缩小其干预程度,促进竞争,扩大市场。此外,还需提防外资企业进入中国市场后,形成技术垄断而造成的局部的高额垄断利润。公交IC卡到了南京就“走样”,这是体制的问题。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南京市政公用局属下的“控股公司”表面上管理与运营分开,实际上是政企不分,这是一种严重落后的旧体制。如不及早妥善解决体制问题,不仅可能引起社会的不稳定,甚至将阻碍经济发展,造成改革倒退!
  (本刊江苏通联站供稿)
  [相关链接]
  深圳公交IC卡使用情况:
  1996年11月,深圳市公交集团成功地在深圳全市所有无人售票公共大巴线上实行了非接触式IC卡储值票系统,该集团成为全世界首家大面积推行公共汽车非接触式IC卡的公交企业。
  深圳公交IC卡分纪念卡和普通卡2种。纪念卡每卡收一次性工本费50元,普通卡每卡收押金40元,普通卡退卡时经检验完好,凭押金单到各充值点办理退还押金手续。普通卡又分成人卡和学生卡(限中、小学生使用)2种,分别在卡面编号前以“C”和“X”字母以便识别。IC卡面额为50元起点,每50元一级共10种,最高限额为500元。
  卡内金额使用完毕,可持原卡到各充值点充值,余额保留。集团设公交IC卡充值(售卡)点共23个,发展银行充值(售卡)点共4个,交通银行IC卡充值点共47个。其中,深圳市公交集团公司与交通银行联合推出的“充值缴费通”终端可为市民提供公交IC卡自助充值服务,该终端24小时服务,市民只需持太平洋借记卡就可自助充值。
《大地》 (2001年第二十期)

到BBS交流 写信谈感想

  主页 > 大地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