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大地 2002年 第一期
《平民领袖》连载之一 
江泽民的诗文情怀

  杨道金

  编者按:
  《平民领袖》一书全方位、多侧面地展示了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宏韬大略,高瞻远瞩,率领十二亿人民投身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的宏伟业绩,生动活泼地展现了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创造性地丰富和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形成的一整套实事求是而又充分体现时代精神的治国方略。
  本书作者杨道金同志是本刊主任编辑,他集四年之功,研究卷帙浩繁的文献资料,著成这部作品,对于我们深入学习江泽民同志“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有积极的意义。本刊从今年第一期起将陆续连载,以飨读者。
  语种和语言是交往的重要工具,也是人与人思想和情感沟通的最高形式。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团体,一个人所掌握的外语越多,所交往的天地就愈为广泛,与人的沟通就更为便利,对于对方的了解就更为全面。作为国家的领导人和领袖显得格外重要。江泽民到底能讲几门外语呢?说法不一。这引起很多人的兴趣。
  大众一致的说法是,江泽民精通英语和俄语,有人说他能够用流利、娴熟的英语与外宾直接对话,能够用英语和俄语写作。他在外事、对外经济管理部门和国外工作过,他精通罗马尼亚文、法文和日文,能看懂这三种语言的书籍;有很多报刊说他会的是英、俄、法、罗马尼亚语。特别引人注目的是,2001年10月20日上午,江泽民以中国轮值国主席的身份主持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非正式会议,他讲话使用的是英文。第二天,江泽民在亚太经合组织第九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发表题为《加强合作,共同迎接新世纪》的重要讲话,宣读《领导人宣言》等等,他使用的都是英文。作为中国的最高领导人和领袖用英语主持大型的国际会议,这在中国历史上是开天辟地第一次。再则,江泽民与普京总统交谈用的是俄语,与布什总统交谈用的是英语,与日本首相小泉交谈用的是日语,江泽民2001年4月13日在古巴访问,向卡斯特罗赠送七绝诗朗诵时用的是西班牙语。江泽民在不同的场合,面对不同的对象,选用不同的语种与其交谈,一下子拉近了与各国领导人的距离,极大的丰富了相互情感沟通和交流的色彩。总而言之,江泽民是一位精通多种外语,开放型、智慧型、国际型的卓而不凡的领袖。
  江泽民的藏书确实不少。古今中外名著,经史文哲,天文地理,少说也有五六千册吧。工作人员为他做了好几个书橱,原以为足够他摆放的,结果还是堆砌得满满当当的。江泽民在上海工作期间,市委大院里,藏书最多者,首推嗜书如命的汪道涵,其次,要数江泽民。
  那一本又一本的书,绝非只是摆设,从早到晚,公务之余,只要有一点时间,除了欣赏音乐,逗一逗孙子,江泽民大多用来阅读书籍。遇上出差,他也总往随身带的包里塞进几本,一上火车手上就拿着一本书,他读起来分秒必争。江泽民的知识面很广,学识渊博,外语水平顶呱呱,在“文革”中学《毛泽东选集》他读的就是英文版。有一次他与上海的大学生对话,有学生大谈美国的《独立宣言》如何如何,江泽民说:“你仔细读懂了《独立宣言》没有?我倒是可以用英语把《独立宣言》都背出来。”学生们听后顿时肃然起敬。江泽民的外语水平是勤奋学习,日积月累的结果。有一年,工作人员为他订了《华盛顿邮报》等几份英文报纸。他提出还想看一份俄文报纸,于是工作人员又补订了《真理报》。
  江泽民担任上海市市长后,观看的第一部戏是淮剧。演出结束时,他兴致致勃勃地走上舞台,同每一位演员亲切握手。他对淮剧团团长筱文艳说:“淮剧是我的家乡戏,希望你能出戏出人。”可见他多么具有乡情味。1986年春天,上海市委办公厅、市委宣传部,为上海市二百多位局级以上领导干部举办音乐、戏剧、文学、艺术讲座,以提高他们的艺术欣赏能力。讲座的第一课是《如果欣赏交响乐》,何以局级领导干部要学习欣赏艺术呢?原来这正是市委副书记、市长江泽民提高干部文化艺术修养所采取的新措施。同年6月间,上海交响乐团赴北京调演,江泽民除了拍电报祝贺外,还利用赴京开会的空隙,跑到北京音乐厅为乐团打气说:“交响乐代表了一个国家、一个城市的艺术水平,应该加以重视和扶持。”
  同年8月,曾获布达佩斯国际声乐比赛大奖的上海著名女歌唱家胡晓平,准备赴纽约曼哈顿音乐学院深造。是不是让她出国?上海有关方面意见不一。江泽民获悉后说:“艺术没有国界,艺术家则是有祖国的。胡晓平不管走到哪里,她都是中国的歌唱家。”这几句肺腑之言,代表了江泽民的开明和开放的思想。
  同年10月,中央歌剧院来上海汇演脍炙人口的歌剧《卡门》,江泽民观看了首场演出。休息时,他绘声绘色地剖析了剧中主角吉普赛女朗卡门的个性和魅力,揭示了卡门鲜明而又复杂的性格,使在场的人惊讶不已。1987年间,江泽民应昆剧名家俞振飞之邀,特意观看了昆剧《长生殿》的演出。他来到台后,逐个看望正在卸装的演员,又来到乐队演奏员中,拿起一支横笛即兴吹起了一曲《梅花三弄》,赢得了满堂热烈的掌声。同年间,上海举行国际艺术节。在开幕式前,江泽民会见了各国艺术家代表。他用英语对来宾说:“艺术节有利于改善上海投资环境,也就是说,让广大外商、港商在上海能看到中外艺术家高水平的演出,乐于来上海投资。”
  江泽民在上海工作期间,经常亲自过问和关心艺术家的个人生活。譬如五载沉疴、动过六次手术的二胡演奏家闵惠芬,刚恢复健康,就希望为家乡父老演出一次。她为此亲自给江泽民写了信。后来,闵惠芬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当她在交响乐团排练二胡协奏曲时,万万没有想到江泽民会出现在她面前。江泽民握住闵惠芬的手亲切说:“你身体这么结实,完全康复了,这说明人类是可能战胜癌症的。”他的一番鼓舞人们的话语使得闵惠芬热泪夺眶而出。江泽民顺便拿起闵惠芬手中的二胡,轻轻拉起刘天华的《病中吟》。闵惠芬惊讶地问:“江市长,你怎么拉得这么好?”江泽民说:“解放前我搞学生运动时,经常排练一些活报剧,就拉二胡伴奏。一晃三十多年了,现在手指也硬了。”有一次,江泽民到上海杂技场,观看上海杂技团演出,他对团长王峰说:“一个杂技演员的运动量超过了一个举重运动员,科学训练和营养补品要跟上去。”由此可见,他是多么关怀杂技演员的健康和需要。从这一系列生动的事例可以看得出江泽民在上海当市长时,对文艺界的关怀是无微不至的,这充分表明江泽民是艺术家们的好朋友、贴心人。当文化艺术被人们普遍认为具有价值的时候,那么,这个民族就有高度文明了。因为人民已摆脱了愚昧,艺术就是文明的现。正因为如此,江泽民总是极力支持各个领域的知识分子大展才华。他团结他们,凝结他们,因为知识分子是国家的栋梁、社会的精英。我国的“明天会更好”,而明天决不能没有知识分子。
  江泽民勤政精业,博学多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他不仅在书法方面有很深造诣,而且擅长赋诗作词。众所周知,2001年2月他在“博鳌亚洲论坛”成立大会上向“论坛”赠诗一首。全诗如下:
  万泉气象新,
  水阔晚风纯。
  四海群贤聚,
  博鳌更喜人。
  书赠博鳌亚洲论坛
  2001年2月26日
  江泽民
  时隔一个多月,也就是2001年4月13日下午在古巴进行国事访问的江泽民会见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卡斯特罗时,向他赠送了亲笔书写的七绝一首。全诗如下:
  朝辞华夏彩云间,
  万里南美十日还。
  隔岸风声狂带雨,
  青松傲骨定如山。
  辛巳春日重访古巴次韵唐朝诗人李白早发白帝城书赠卡斯特罗同志
  江泽民
  2001年4月12日哈瓦那
  又过了一个多月,也就是同年5月17日至24日,江泽民在安微考察工作期间登上黄山,欣然赋诗一首。全诗如下:
  登黄山偶感
  黄山乃天下奇山,余心向往之久,终未能如愿。辛巳四月廿五,始得成行。先登后山,再攀前峰,一览妙绝风光。见杜鹃红艳,溪水清澈,奇松异石,和风丽日,山峦起伏,峭壁峥嵘,云变雾幻,豁然开朗,此黄山之大观也。江山如画,令人心旷神怡,更感祖国河山之秀美,特书七绝登黄山偶感一首以记之。
  遥望天都倚客松,
  莲花始信两飞峰。
  且持梦笔书奇景,
  日破云波万里红。
  江泽民
  辛己四月廿七于黄山
  江泽民每首诗自然、清淡、素雅,写景抒情均不刻意为之。读起来韵味隽永醇厚,平淡而有思致,蕴含着深刻的哲理,发人深省,使人浮想联翩,给人无限的想象空间以美的艺术享受。
  “君问穷通理,渔歌入浦深”。我们把话说回来,还是来讲一讲1989年冬天的中南海。天像往常一样一场大雪正纷纷扬扬地下着,很快就把窗外世界装扮得银灿灿的,旖旎动人。江泽民在大办公桌上批改了一大撂文件之后,伸了伸胳膊,活动活动了腰,把目光转到窗外。
  “噢,下雪了。”江泽民极目眺望窗外飘舞的雪花,心花怒放,这一场雪过后,北方冬麦区的灾情又该大为好转了,真是瑞雪兆丰年啊!下雪就是下粮食啊!
  江泽民轻轻推开椅子,转身走出办公室,来到另一间屋子里,面对依墙而立的那架钢琴,露出了愉快的微笑。这是一架聂耳牌钢琴,立式的。说起这架钢琴还有一段故事,那还是在上海工作的时候,由于他非常喜欢音乐,自己也能弹一手弹琴,多年来一直想买一架钢琴,可是因为家里人口多,生活开销大,存钱不多,一直未买成。为了满足丈夫多年的梦想,有一天,王冶坪咬咬牙下定决心,把到期的存折全拿出来,又向在上海的亲戚借了点,凑足两千元,这才买了一架聂耳牌立式钢琴,使丈夫多年来的一桩心愿得以变为现实。
  江泽民是学理工的,毕业后不久就从事行政工作,他多才多艺,这真应了杨州自古多才子的俗语了。他兴致好时,能用浑厚的嗓子引吭高歌,听过江泽民唱歌的人知道,江泽民还是音质纯正的男高音呢!
  除嗓音洪亮和擅长弹琴之外,江泽民还会吹笛子,对绘画书法也颇有鉴赏力和爱好,只可惜,他的业余时间太少太少。
  眼下,他忙里偷闲,打开琴盖,准备即兴弹奏一曲。他先试弹了几个音,很好。然后他就即兴弹奏起来,一股清澈优美的琴音就这么从屋里传出来了。
  “江总书记弹钢琴呢”院子里的工作人员听到钢琴声脸上都露出了愉快的神情,不由发出内心的感叹:“作为首长,他也应该享受一下人间乐趣。”
  此时此刻,江泽民完全沉浸在钢琴曲诗一般的意境之中,他眼睛里充满了兴奋的神采,俨然一位专心致志的艺术家。
  这时,一位工作人员急急忙忙走进来,他手里拿着一份急需批示的文化,听到悠扬的琴声,他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脚步,悄悄靠近门口,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看见江泽民弹得那么沉静,那么全神贯注。
  “拿来吧。”突然间,江泽民停住在琴健上飞舞的手指,把挂着笑容的脸转向工作人员。
  作为一个领袖,一位伟人,他始终以国家和人民的大业为重,夜以继日的操劳,不知牺牲了自己多少的生活乐趣。
《大地》 (2002年第一期)

到BBS交流 写信谈感想

  主页 > 大地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