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大地 2002年 第一期

丹青世家
——傅抱石和他的家人
  山谷

  傅抱石是无可争议的中国画大师。
  与齐白石的93岁、黄宾虹的90岁相比,他只活了61个春秋,可算是壮年夭折。他自学成才,勤奋努力,一生共写作了150多篇(部)学术著作,约240多万字,比画界公认的最多蓍述的黄宾虹还多得多,篆刻印章二千多方,创作国画二千多幅,还不包括300多幅未完成的画稿和几十篇书稿。
  傅抱石作于1944年的长卷《丽人行》,创下了中国画拍卖的最高纪录——1078万元。1959年他与关山月合作的《江山如此多娇》悬挂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正门大厅墙上,它高5.6米,宽9米,是中国画历史最大篇幅的巨作。
  傅抱石天才性地创作,给后人留下了巨大的精神和文化财富,最大的财富则是继承他事业的儿女。他有六个孩子,二男四女,在画坛上都有相当的建树,是国内最大的家族创作群体。
  天才大师——傅抱石
  清光绪三十年(公元1904年),傅抱石出生在江西南昌,落地后能吃能喝,但就是双目紧闭,直满月后的第二天才睁开了一双大眼。五六岁时,父亲带他到小校场集市上去玩,有个相面先生见他腿上长着大红朱砂痣,便说朱砂印是大贵之相,这孩子乃圣僧投胎,将来必能光大门庭。
  他幼年住处的小巷内,左有刻字店,右有裱画铺,他从小徜徉其间,耳濡目染,对绘画和篆刻发生了兴趣,时间稍长便心摹手追,开始了最初的艺术涉猎。作为近代最负盛名的画家,他的艺术生涯却是从篆刻起步的,在十七八岁时,他仿刻赵之谦的印章就足以使南昌的“赵之谦迷”们莫辨真伪,他的这一“杰作”所显露出来的才华,以及撰写了《国画源流述概》,让南昌市文教界为之括目相看,为此,在江西省第一师范艺术科毕业后,便留校任该校附属小学教员,一年后,又被聘为第一中学初中部、高中部艺术科教员。
  1931年,是27岁的傅抱石人生发生重大转折的关键一年。这一年,徐悲鸿来到南昌,经朋友介绍,傅抱石带了刚出版的《绘画变迁史纲》和撰成不久的《摹印学》及数幅绘画作品,去江西裕民大旅社看望徐悲鸿。两人一见如故,徐悲鸿非常欣赏比自己小十岁的年轻人,决心推荐他出洋留学。在他的帮助下,傅抱石于1933年深秋赴日本留学。在日本他结识了郭沫若,师从东方美术史权威金原省吾。1935年5月他在日本举办了第一次“个展”,计有篆刻、书法、绘画170余件。
  他曾刻章曰“印痴”,足见对篆刻艺术酷爱入迷。尤精金石之学,于甲骨、铜器铭文,碑版石刻,篆刻源流,历代嬗变多所考证;对明清以来印人,如皖、浙各派到吴昌硕、齐白石,均有专文论述。“刻印,其篆刻别有天趣胜人者,唯秦汉人。秦汉人有过人处,全在不蠢,胆敢独造,故能超出千古。”“刻印不比学画,画可搬而印不可搬,画可不断临摹,而印必须独创。”都是关于篆刻印章的不朽之论。他的边款小字,在篆刻艺术家中是前无古人的,在《采芳洲兮杜若》一方鸡血石白文印的三个侧面,刻屈原《离骚》全文加跋共2765字,除去行距及周围空间,平均每字约一平方毫米;在《造化小儿多事》一方寿山石白文印的侧面,刻曹子建《洛神赋》833字。如此小字,肉眼是看不清的,但在高倍放大镜下即呈现笔划精湛、波磔分明,宛然晋唐碑刻的书法佳作。在1935年的日本“个展”上,他的微刻及现场示范表演,被日本人惊为“神手”。
  自日本回国后,他执教于中央大学,抗日战争爆发后在郭沫若领导下的“三厅”从事抗日宣传工作,后转赴重庆,住在效外歌乐山下金刚坡下的一家农舍里,自号“金刚坡下山斋”。在金刚坡,他住了整整8年,直到1946年抗战胜利才离开。羁留川东的8年,是他艺术生涯的华彩乐章,从自然人生来说,他则从一位34岁的青年成熟到42岁的中年。
  金刚坡8年的朝霞夕照,成就了他艺术的灿烂辉煌,巴山蜀水的雨露风霜、茂林修竹、小桥流水,滋育并确立了他的艺术风格,使这位江西的才子具备了成为大师的全部条件。金刚坡可以说是傅抱石人生和艺术的自然物化了的丰碑。
  中国的山水画,是一条渊源有自的长河,在这条充满文学意味和传统文化精神的溪流中,无数画家为之徜徉甚至奋不顾身。在林林总总的山水画中,能够体现自己个性,“我自为我,自有我在”,谈何容易?巴山蜀水的奇异诡谲在傅先生的胸中垒积,血脉中奔涌着拥抱自然的狂喜热血。“往往醉后”的傅抱石,进入了创作状态,他调整好思绪,用“心”扑向皮纸,饱醮墨汁,迅速进击,快意挥洒,用杜甫的诗“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形容才为贴切。胸中丘壑是早已安排好了的,那份不可遏止的激情,那种刹那间涌动上来的迁想妙得的无上智慧喷发而出,稍有迟疑就会飞纵而逝,只有辖皴带擦一步来的手段,才不至于辜负一腔豪情,才不至于让灵感从笔下滑走。大大小小、挤挤拥拥、迭迭重重的墨团,深深浅浅、长长短短、粗粗细细的线条,倏忽向东、向西、向上、向下的移动变化,梦幻般地组合在一起,空兀出一片淋漓苍茫的世界,画面上时雨、时云、时烟,或山、或水、或桥,风声、雨声、飞爆流泉迸崖喧虺,一派天地自然图画。以“散锋乱笔皴点”为主要特征的“抱石皴”出现了!这就是被后人称之为的“傅家山水”。
  新中国成立后,他执教于南京师范学院,后任江苏省国画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江苏省美协主席。1956年,率中国美术家代表团赴罗马尼亚、捷克斯洛伐克进行为期近3个月的访问,这是中国有史以来第一次美术家代表团团体出国访问,是傅先生解放后惟一的一次出国访问,也是他一生中惟一的一次访问欧洲。
  1959年,经周总理和陈毅元帅联合推荐,他和岭南关山月为人民大会堂作巨幅国画,在50平方米的画面上,同时出现我国东南西北的不同地貌和春夏秋冬的不同气候,有的部分万紫千红,春阳和煦,有的部分白雪皑皑,山舞银蛇,构成了“红装素裹,分外妖娆”的奇观,毛泽东亲题“江山如此多娇”6个大字。整幅作品,庄重典雅,气势磅礴。
  1965年9月,他应上海市委邀请,为虹桥国际机场作大型壁画。为了表达对画家的尊重,特从上海派专机赴南京接他。用专机接一位画家,是新中国从没有过的特殊礼遇。在上海,他受到了市委和各方面的盛情款待,从陪同参观,谈构思绘画到宴会请酒,每天席不暇暖。他生性豪爽,每逢喝酒,劝酒者不断,他来者不拒,每次都非常尽兴,华东局负责人魏文伯也出面宴请。
  1965年9月28日,专机返宁。29日上午突发脑溢血在昏迷中溘然而逝,没有遗言、遗嘱和任何交待,终年61岁。葬在城内菊花台望江矶朝南山坡上,四周松柏环抱,修竹丛生。
  “磨墨妇”罗时慧
  傅抱石是1930年结的婚,新娘是比他小7岁的南昌大户人家“豫章罗府”的千金小姐,名叫罗时慧。她出生在沈阳,沈阳旧名奉天,因此小名“奉姑”。罗小姐是傅抱石在第一中学艺术科的学生,他俩是师生之恋而结为百年之好的。姑娘大大的眼睛,苗条的身材,文静秀美,却有着当时女孩子所没有的“革命”经历:14岁考入南昌省立女子中学,不久被推举为江西省学联干事,加入“CY”——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6年北伐军的炮火轰开南昌城后,她牵着北伐军妇女协会主席蔡畅的三岁女儿,四处活动演戏。她第一次见到正在演讲的北伐军政治部副主任郭沫若,比丈夫1933年底东渡日本认识郭沫若还早7年。17年后,他们在四川重庆郊区的金刚山下全家院子相遇,罗时慧把当时郭老演说的场面绘声色地讲出来,惹得郭老开怀大笑。
  罗时慧怀揣着父亲陪嫁的二千元钱,“下嫁”傅抱石。夫妻情笃,夏日夜晚纳凉,多才多艺的傅抱石手操京胡,罗时慧清唱《四郎探母》、《乌龙院》等京戏,时有不合板眼处,傅抱石就停下来一一击节把教。
  在傅抱石准备东渡日本时,罗时慧考取了武昌艺术专科学校,有心在绘画领域作番尝试。从现存于日本、作于1934年在武昌艺专学习时的一幅山水画中,我们可以一窥她曾经取得的成绩。但自1935年傅抱石回国,婆婆去世后,她就丢掉自己的学业一心帮助丈夫料理家务。傅抱石作画用墨量惊人,她每日为丈夫磨墨抻纸,自谑为“磨墨妇”,几十年如一日。她一共为傅抱石生了12个孩子,只存活了6个,2男4女。进入老年,她幽默回顾:我是丰产不丰收。个中甘苦,付于笑谈之中。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社会动荡,东奔西走居无定所,加上子女多,生活艰辛,家庭负担极重,傅抱石生性豪爽豁达,全力创作、著述,家庭操持全赖她勉力支撑,可谓含辛茹苦,耗尽心血。因此人们都说,傅抱石的成就有一半属于夫人,此话千真万确。傅抱石本人也是这样认同的。1945年罗时慧生日那天,傅抱石特地作了一幅《柳荫仕女》送给妻子,上有长跋,备说入蜀六载的艰辛,称赞妻子“哺育之苦,时慧任之”、“忍受所不能忍者”的精神,而自己的成绩,则是“时慧之所助成也”,一往深情,于此可见。每逢妻子生日,他总要有所庆贺,例如1963年(农历癸卯)5月18日,他画了一幅山水扇面,上题:“昨日时慧生日,率诸儿女与时宁全家在福昌饭店小宴藉是  祝贺。今年余正六十?な被燮咚暌病!?
  长子傅小石
  ——追求意境,以情动人
  生于1932年的傅小石,是傅先生的长子,他的一生,用“聪颖过人,命途多舛”形容最为确当。在川东金刚坡,他10岁左右时的某一天独自在家,适逢傅抱石在中央大学的同事上门,因不见傅先生夫妇,未留姓名离去。傅抱石回来得知这个情况,不知何人拜访,对儿子很为不满,敲了他两下“毛栗子”。不一会,呜咽着的小石拿来一张香烟盒纸,上面画着一个高颧骨、左脸颊上还有一颗黑痣的人物头像。傅抱石一眼就认出是管后勤的同事王景祥,大为惊异儿子的记忆力和绘画才能,望着眼角还噙着泪水的儿子,傅抱石对妻子说:“日后他会比我强!”可是,这位后来中央美院的高材生却迭经坎坷,反右、“文革”使他饱受磨难。他改铜版画为国画创作,其线描《傅抱石在工作》、《五虎上将》,和运用陆探微一笔画技法的《妹妹益瑶》,相继引起人们的注目。1965年上半年,傅抱石带着这个儿子跑遍了南京的风景名胜,指导儿子创作了三尺的《虎踞龙盘今胜昔》,与自己的作品同时在十竹斋展出,一时传为美谈。1979年冤案平反时,小石因过于激动,以至脑溢血而右半身瘫痪,可他“屡败屡战”,顽强地用左手创作,以“左笔没骨人物”在画坛产生影响。他的人物画题材多为小说、诗词和神话、传说中的人物,笔墨中既有中国画的传统,又  有对比强烈的版面效果?侄啻醋髀闾迕位檬伺? ,笔下的人物欣喜欢快、无拘无束,表现了他对理想境界的追求。
  次子傅二石
  ——继承家法,云雨空蒙
  在傅抱石的孩子中,小石长得象母亲,而酷肖父亲的则是生于1936年的二儿子傅二石。年轻时的傅二石长得一表人材,以致“文革”中在山东省艺术学院教书时被通缉为反革命后,一位鲁医名家的千金小姐(日后的妻子孙靖华)对他产生好感,见面时的第一句话却是关于他没有通缉令上讲的有一米八0的身“高”。他有父亲的豁达,也有母亲的幽默,并常随父亲外出作画,充当助手,秉受父亲的教益最多。1962年,傅抱石率全家在西湖疗养,次年年初他去看望他在新安江梅城的学生寿崇德,并写生作画两天,陪同的就是二石。他能细心地体察父亲对山水景物的描摹,品味父亲对他习作的指点,也因此对父亲表现山雨空蒙的技艺最为谙熟,可以说很好地继承了这些家传技法。他的国画山水,具有整体把握的能力,在有限的画面上创造无限的空间,且多云飞雾漫,无山不云,如《观云图》、《残云入太华》等,充满浪漫精神的想象;《树杪百重泉》等,凌空直下的雨线,淅沥的矮屋,湍急的山溪,显现了一种雨中山川蒙蒙浑浑的绝佳意境,极富艺术感染力。
  长女傅益珊
  傅抱石疼爱有加的是长女益珊,有如掌上明珠,且看两幅扇面,及上面的题跋,可见他对这个女儿的关爱。一幅是《观瀑图》,两人立于山岩之上,劲松横斜,题款:“长女益珊在太湖疗养已二月有半,即不见已二月余也。今日突然念念不已,予非英雄未能免儿女之情,矧将老邪?涂此遣闷。壬寅五月初一日傅抱石南京。”后又补书几行小字:“今日已为小小入院大有起色题西陵峡,便自检得此帧,愈感时间之速也。乃补老松,喜盘根错节始成其不戕之姿云。癸卯闰四月廿日抱石又记。”从这幅扇面的题款中,我们知道1962年5月,他想念在无锡疗养的益珊,于是画了一幅扇面,画面上没有松树;到了第二年,他得知女儿的病情大有好转,不免喜形于色,把去年画的扇面拿出来补了虬枝,用不倒的松树之节来称颂女儿不为病魔所苦的喜悦心情。6月25日傅益珊回家,使他高兴不已,他提笔又画了一幅扇面,上面是一派春光喜色,缤纷红花下的水面,两只小艇上红衣姑娘摇浆荡漾,题款:“今日是端阳佳节,写迎益珊吾儿回家聚餐。一九六三年六月廿五日傍晚记。抱石”
  因为有病,益珊常在医院休养,在家也足不出户,日以写画自娱。有人称之“她的生活不仅与画界无涉,也几乎离开了社会。她清心寡欲,不知名利为何物,堪称与世无争、与人无争。因此,她的画朴素、纯真、明彻,无一点尘垢,她不学任何一家,不宗任何一派,意兴所至,任笔墨飞舞,是一片童心幻想的再现。”
  次女益璇
  1944年生于重庆金刚坡的二女儿傅益璇,1968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现移居于加拿大。她聪慧机敏,作风爽利,有强烈的个性和高远的艺术理想,作画大刀阔斧,于大胆泼辣中见精微,颇有父风。早年习作山水,后另辟蹊径,以花鸟为主,且较少水墨,执着于追求自我真实的感受,更多地受林风眠及欧洲印象派的影响,作品富有生活情趣,色粉画多以静物和风景为主,色彩热烈丰富,造型坚实凝重、生动典雅。
  水墨精灵——傅益瑶
  傅抱石在1946年的春末夏初时分画了一幅著名的人物画《山鬼》,画面上风狂雨骤,“雷填填兮雨冥冥”,一位姣好动人的冷艳女子,在神灵、虎豹的环绕下,伫立于巫山之巅,整个画面笼罩着一种神秘幽冥的气氛。这是傅抱石一系列关于屈原《楚辞》人物画中的一张,画作完成,画家本人审视后也为之惊讶不已,仿佛真有鬼也。遂把他的这个感受记录在画作的左上方。“山鬼”是屈原《九歌》中的山间女神,“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既含睇又宜笑”,一位美丽而又深情的女子,相传为楚怀王之女,名叫瑶姬,夭折后为巫山神女。
  傅抱石创作此画时,夫人有孕在身,几个月后,也就是农历丙戊年底公元1947年初,一个女孩降生,傅抱石以山鬼之名为这第三个女儿取了一个名字:益瑶,小名瑶子。
  傅抱石宠爱这个女儿,他作画不喜欢有人在场,怕受干扰,然而对瑶子却是个例外,这个天生好动、聪颖灵慧的女孩,即便在父亲画画时也能在一旁自由自在地玩耍而不被呵斥。父亲的突然去世,接着的“文革”使全家遭受灭顶之灾,傅益瑶从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后,被打成反革命发配到苏北农村劳动。生活的磨练使她幡然醒悟,冥冥之中的父亲召唤她拿起笔,皈依绘画艺术的圣殿。她曾把画作带到北京向郭沫若请教,郭老在家中亲自扯起铅丝把画挂起来品评优劣,说:“很象你父亲的画风。”吴作人则说:“幼承庭训,山水逼似乃翁。”1979年底傅益瑶东渡日本求学,循着父亲走过的道路,在水墨画的世界里艰难求索,画艺日臻完美,连年在日本各地、瑞士、美国和联合国举办个展。傅抱石善作大画,气势撼人心魄,傅益瑶禀承父亲雄奇阔大的精神,同样跃动着磅礴的情感,她为日本寺院所作的诸多大画,如《比睿山延历寺》、《天台山国清寺》,是她的山水画的新境界和新起点。在这些画作里,她淋漓尽致地展现了中国水墨画的魅力,心手合一,随着心灵的变化而一气呵成。她的人物,多取材于日本民间祭,用水墨画来记录、反映日本的这一民俗活动,浩大的场面,成千上万人的参与,在群山和建筑的映衬下呈现出的复杂的动感,  在她的笔下都有酣畅的表?郑毡救酥厥樱袢毡久朗跗缆劢缱罡呓薄奥籽派汀薄?1998年8月,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联合国总部接见了她,并接受了她赠送的水墨人物作品《达摩一苇渡江图》。
  幺女傅益玉
  ——画风幼腻,深沉高远
  1949年初傅抱石在南昌举办画展后,他的最小的女儿傅益玉出生。傅抱石携全家回到南京,这个“老巴子”女儿留在南昌外婆处,长至五岁,才又被接回南京,与父母团聚。她外表上温和腼腆,性格却刚毅,百折不挠,“文革”中,全家遭难,她独自一人四下奔走探监,送衣送粮,历经艰辛,她与父亲在一起的时间十年光景,因为小并没有从父亲那儿获得多少关于绘画的知识和教诲。她从南京工艺美术研究所赴日本留学,与三姐傅益瑶先后毕业于东京武藏野美术大学,后复入大学院攻读造型艺术研究生,获学士、硕士两个学位。被江苏省美术馆聘为特约研究员。她觉得父亲最慈爱的时刻,是常常在晚饭后叫他们小孩轮流把舌头和手都伸出来,让他一一看过舌苔、摸过手温,而后才显出放心的样子开始聊天。
  根据她的回忆,她父亲并不希望儿女都走他那条辛苦的路,她自己也从未有“继承父业”的想法,只是后来不由自主地走上了学画的道路。傅益玉做事认真,待人接物有理有节,她的水墨画,笔墨淡雅,其画风细致,画笔在手往往废寝忘食,所作胶彩画色彩绚丽融和,意趣深沉高远,颇具哲学意味,其作品《无想》1989年入选全日本美术展览。“日展”是日本规模最大、水平最高、要求最严的全国性美展,连许多日本画家都认为参加“日展”是可望不可及的,自1907年“日展”开办以来,从未有中国画家参加,傅益玉是八十年来作品闯入“日展”的第一人。她在日本多次举办个展,备受日本画坛重视。
《大地》 (2002年第一期)

到BBS交流 写信谈感想

  主页 > 大地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