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大地 2002年 第二十一期

娱乐圈黑幕


    刘静
    这是一个看上去星光灿烂的世界。这又是一个不乏龌龊和丑闻的世界。
    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是,今天的娱乐圈正在把更多的真实一面展现出来。人们惊讶地发现,在那些风云显赫的明星面孔背后,难以完全掩饰的还有为公众齿冷的荒诞和肮脏。
    从弄虚作假的刻意炒作到颐指气使的明星做派,从胆大妄为的坑蒙拐骗到阴暗角落的吸毒嫖娼,众多的演艺名人撕下华丽纯情的包装,娱乐圈的重重黑幕骤然显露无遗。
    也许,正是这一个又一个明星人物的放纵百态,告诉了我们一个真实的娱乐圈。
    娇宠妄为法为何物
    明星是大众的宠儿,他们拥有光环、爱戴和更多的特权。
    可是,如果那些娱乐圈人物自恃是“名人”、有背景,就可以逃脱法律制裁,其结果最终只会落入法网。
    常言说:娱乐圈的人不是人尖子就是人渣子。
    今天,一些娱乐名人打着艺术的大旗迷惑公众,背地里却干着诸多非法的勾当。
    对于刘晓庆、张俊以的东窗事发,很多人惋惜他们的艺术才华。但是,在这个法制越来越健全的社会里,任何风云人物触犯法律都会受到惩治。
    事实上,这些犯法的娱乐名人都有一个共同点———过于盲目自信。身为公众人物,他们把太多的特权和宠爱当做特殊资本,以致放纵自己到了无法挽救的地步。
    骄纵必败,自古亦然。
    贪婪敛财
    作为娱乐圈的“星儿”和“腕儿”,金钱收入在普通人看来已经够多的了。
    即便如此,有的人仍不满足,还要通过种种非法手段敛财,甚至不惜触犯法律。
    新近传出的一条惊人消息证实:号称“词坛怪才”的张俊以涉嫌巨额诈骗,已被北京警方拘留。
    张俊以事件的发生,让娱乐圈的黑幕再一次暴露在人们面前。
    据圈内人士透露,张俊以经常以献爱心或其它名义策划文艺演出,借此向社会和企业疯狂敛财。大笔的金钱并没有像他宣传的那样用到社会福利上,而是落入了自己的腰包。
    张俊以利用这样敛来的金钱,不断在许多报纸和杂志上为自己做形象广告。
    利用广告带来的知名度,他又更为频繁地游走在娱乐圈,举办更多的文艺演出和电视晚会。如此反复,形成一个循环。
    有消息称,张俊以这次犯案涉及金额上亿,如果巨额诈骗罪名成立,最高将被判处无期徒刑。倘若发现涉及金融诈骗,惩处甚至可以达到死刑。
    张俊以是近年来娱乐圈内炙手可热的音乐人,有着一长串的头衔,从“中国慈善总会副会长”、“全国著名的优秀青年企业家”、“国际上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和诗人”到“著名的音乐策划制作人”,不一而足。
    张俊以为人所熟知的身份是优秀词作家和大型晚会的著名策划人,一些人气颇旺的歌曲大多出于他的名下,譬如电视剧《康熙王朝》的主题曲《向天再借五百年》、2002年世界杯中国足球出征庆典主题曲《中国拥抱世界杯》、申奥成功主题歌《奥林匹克情》和《奥林匹克星》。即便是刚刚病故的歌手高枫最后专辑的主打歌曲《美丽新世界》,歌词作者也是张俊以的大名。
    此外,张俊以还是北京郑泰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和北京生命之星医药集团董事长。在出版界,张俊以还是《歌迷大世界》社长和《华人文化世界》社长。
    随着张俊以的落网,一些陈年旧事浮出水面。
    据一位圈内人士称,初中时张俊以就因为爱调戏女同学被学校处分过。1994年多次嫖娼,事发后逃到通化市躲避公安机关抓捕。
    更有人称,张俊以一开始是通过倒卖假药发的家,成名的最初手法是花钱接近名人,通过他们混进艺术界并逐步升级。在老家辽源市,张俊以有一套写歌词的班子,写好歌词交给张俊以署名发表。
    就在张俊以出事前不久,“央视某导演受贿上千万被拘”的传闻曾经沸沸扬扬。由于两者同属经济问题,人们很容易将这两位娱乐名人联在一起。毕竟,张俊以从90年代起就年年在央视春节晚会上以长镜头亮相。现在想来,这样的“安排”绝非偶然。
    通过张俊以事件,人们对娱乐圈中金钱的作用无疑有了更为深切的了解。
    对于张俊以的创作能力,圈中的人莫衷一是。有的说他的确有点才华,有的说他完全就是没有什么能力。不过,北京一音乐人认为张俊以“徒有虚名”,另一位业内人士的评价也是“沽名钓誉”。
    张俊以的落马在公众中反响强烈,普遍认为文艺界应该好好整顿,不能形成花钱就能当明星的恶劣环境。
    有评论指出,“张俊以如果老老实实地写歌词,本分一些,进不去!但他的职业不是词作家,写歌词成了包装自己的一种手段,去行骗,搞歪门邪道,那就活该了!中国有很多好的词作者,但是他们的词有多少能够被唱出来?没有钱,没有关系,很难出头!张的词也还凑合,但不能说精彩,一般而已,只不过他有钱,有关系,所以成了什么‘怪才’!”
    还有一位网友创作了一首“俊以体”打油诗:“一朝有了名,肯定会有钱。
    名气能赚钱,钱能赚名气。怪圈复怪圈,只是为了钱。世人看不清,到底名人是钱,还是钱是名人!”
    有关人士警告说,娱乐圈必须认真整顿,不能再蔓延这种靠关系和钱炒作的不良倾向。在发达国家的文艺领域,竞争尽管激烈,但还比较公平,最终也要靠实力说话,靠钱是成不了明星的。相形之下,我们那么多的明星和大腕有多少名副其实?有多少经得起竞争和检验的?
    疯狂逃税
    有报道透露,我国的个人所得税漏洞每年都在1000亿元以上,其中富人占了90%。
    娱乐圈明星收入颇丰,一次走穴动辄几万或十几万,自然属于富人之列。
    但是,娱乐圈的一些款哥、款姐非但不按章纳税,反而千方百计地逃税。几个月前因逃税被逮捕的刘晓庆,无疑是一个典型例子。
    因为涉嫌逃税并且数额巨大,号称“中国第一富婆”的刘晓庆在今年7月下旬正式被北京市公安机关批准逮捕。刘晓庆的被捕引起了社会强烈反响,直接导致了从政府到社会各界对富人逃税现象的关注。
    在连续羁押近3个月后,有媒体透露,公安机关已经基本查清了刘晓庆涉嫌逃税的事实,并掌握了大量证据。据悉,检察机关将正式对刘晓庆提起公诉,审判有望在年底前进行。
    据透露,早在今年4月初,税务机关对刘晓庆公司的税务检查便已经开始。
    调查取证长达5个多月,是因为刘晓庆税案十分复杂。
    首先,刘晓庆公司涉嫌偷税的税种众多。目前,已经查实的就包括企业所得税、营业税、应代扣代缴的个人所得税等等,这些税款的逃脱又多是通过不列、少列收入、多列成本、进行虚假纳税申报等手段进行的。
    其次,刘晓庆公司涉嫌偷税手段十分隐蔽,譬如,她在公司运作中,通过大量的“暗箱”操作和假账偷取企业所得税等。在参加营业性演出、拍摄广告等活动时,晓庆公司又与支付方签订一系列精心制作的虚假收入合同逃税等等。
    显然,某些娱乐圈中人物为了逃税可谓绞尽了脑汁。
    事实上,娱乐圈明星偷漏个人所得税由来已久。
    1998年,国家有关部门公布数据:著名歌手毛阿敏在过去几年间偷漏税款数十万元。此时,毛阿敏早已远走海外。在此之前,毛阿敏已因逃税而被曝过光。
    可以相信,偷税漏税的娱乐圈明星不会只有刘晓庆和毛阿敏两人。但是,在法制逐步健全的今天,偷漏税后一走了之的“好事”不会再有了,那些绞尽脑汁逃税的明星终将浮出水面,受到法律制裁。
    毕竟,纳税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偷漏税是违法犯罪行为。任何富人、名人,有权有势的人,都不能例外。
    暴力色情
    今天的娱乐圈里,也不乏暴力和色情。
    在继率众殴打邻居妇女的潘劲东、驾车撞人致死的郁冬之后,红豆成为近年来第3个被判刑的歌手。
    红豆“猥亵男童案”是由一位学校老师的报案引发的。2001年9月8日,北京市舞蹈学校附中一位领导来到朝阳区新源里派出所报案,指控歌星红豆对该校的多位男学生实施了性猥亵行为。
    据称,1998年至1999年间,红豆担任鸿红艺术公司副总经理,负责监管、指导北京某舞蹈学校的舞蹈课程。在此期间,他多次以见明星、请吃饭或钓鱼为名,先后将6名男生带至家中或宾馆进行猥亵。
    接到学生举报的老师曾多次向红豆的公司提出抗议,并在舞蹈室内悬挂“红豆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但是,在2000年4月至2001年6月,红豆并未有所收敛,继续在家中和宾馆客房多次猥亵男童,严重时超出了一般意义的猥亵并掺杂了金钱交易。
    舞蹈学校领导报案后,北京警方迅即将红豆抓获。经过审判,红豆最终被判刑3年零6个月。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猥亵行为曝光前,红豆居然还是儿童基金会“安康计划”的形象大使。
    人们应该还不会忘记世纪末那个充满暴力的娱乐圈。在充满混乱的娱乐圈大事记里,2000年成为恐怖暴力事件轮番登台的一年。
    2月25日,歌手潘劲东率众入室殴打妇女,原因是潘劲东的弟弟从窗户丢下的杂物划破某女士停在楼下的轿车,双方因修理意见不统一,致使潘劲东动武。
    4月16日,演员刘栋刚参加完电视剧《你的生命如此多情》的开机仪式,就被3个不明身份者在家中暴打一顿。据制片主任称,这可能与抢夺角色有关。
    5月17日,“中国力量”成员许枫在人行天桥上遇七八名不明身份者围攻,臀部被连刺两刀,身上的袖珍摄像机及财物却完好无损。乐坛人士据此怀疑,这与歌坛内部的某个矛盾有关。
    10月19日,孙悦经纪人居鹏在公司外遭歹徒围攻,头部被钝器击伤,身上刀伤刀刀致命,手提包还被抢走。迄今为止,居鹏死因仍然是未解之谜。
    10月26日,李谷一因揭发东方歌舞团内幕遭电话恐吓和匿名信骚扰。“李谷一,你是个傻子,我枪毙你,杀死你!”———这样的警告令人毛骨悚然。
    11月22日,毛宁在京遭到袭击,身边工作人员出手打伤了前去采访的女记者。公安部门随后宣布凶手已被抓获,其身份是一个色情业者,这与毛宁公司早先发布的事件经过严重不符。稍后,又有某男子自杀,据称是毛宁的“朋友”。
    ……
    当暴力与色情事件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出现在娱乐圈的时候,难免会让人对其深深地担忧。就像许枫在听到居鹏遇刺后说的那样:“这个圈子越来越难呆了,以后做人真得小心!”
    天使面孔变态行为
    一旦公众人物的欲望失去了应有的约束,他们对于整个社会的毒化程度注定要远远超过普通人。
    正是在诸多“问题明星”的种种荒诞骄横的行为面前,原本复杂的娱乐圈又被涂抹上混乱不堪的杂色。人们很难相信,舞台上风情万种的演艺明星竟然会和吸毒、嫖娼连在一起。
    人们还难相信,这些在电视镜头前动辄感谢观众和听众的娱乐名人,竟然如此不屑于公众必须遵守的道德和规则。
    人们更难相信,诸多侃侃而谈、落落大方的明星们竟然大脑空空,知识贫乏到了自毁形象的难堪地步。
    ……
    但是,所有的这一切,正在娱乐圈中真实地发生。
    吸毒怪圈
    从人们知道吸食毒品能够产生麻醉作用那天起,不知究竟有多少明星与它结下了割舍不开的孽缘。
    在散发着颓废气息的黑名单上,一个又一个曾经光彩熠熠的名字相继出现。
    毒品,成了少数明星摆脱不了的梦魇。
    2002年6月9日5时50分,“好男人”苏永康和警方相遇在一家知名摇头Pub。
    然而,这次不是拍摄MTV,而是苏永康被怀疑持有及使用摇头丸。
    面对质问和盘查,苏永康表示自己当天晚上连赶三场Party,早就喝得醉意茫茫,“什么都搞不清楚,也没有嗑药”。但是,警方在描述临检状况时指出,苏永康“神情恍惚、内裤外露,不愿表示任何意见”。
    毫无疑问,“苏永康事件”暴露了娱乐圈的不良风气。
    对于台湾某些艺人来说,不到酒吧喝酒或是到摇头派对去吃吃小药丸,好像就全身不对劲。平常不敢做的事,在酒精药物的助兴下,全都发挥得淋漓尽致。
    各种放浪形骸的举止,看得旁人直摇头叹息。
    在香港,艺人们清闲下来的时候,特别喜欢找三五好友到派对玩个通宵,一些玩家级的艺人更是好像没有吃摇头丸就不尽兴。
    香港媒体披露说,一位退出演艺圈很久的女明星靠着卖摇头丸发财,得以买下一栋别墅。她的摇头派对吸引了不少艺人参加,每到假日夜晚,总是车水马龙,比夜市还热闹。这些参加派对的艺人吃了摇头丸后,可说是丑态百出。最离谱的时候,一些克制不住的男女艺人当场就胡天胡地,仿佛是酒池肉林一样。
    白魔肆虐在演艺圈,一些艺人将毒品视作自己创作的“灵感源泉”,结果难以自拔,身败名裂。
    在毒品的魔掌之下,一个又一个歌手和艺人倒下了。北京歌手李小文和电影《长大成人》女主角朱洁,都因吸毒过量而暴毙。
    1998年一个风雨之夜,在南京转机的女歌手罗琦毒瘾发作,面色灰黄,披头散发,神志不清。她让出租车司机带自己上街买毒品,结果被带到了公安局,又被送进了戒毒所。检查发现,罗琦当时的吸毒量已高达每天1克海洛因!戒毒后,罗琦发表了一首作品,接着跟德国男友远走高飞,如今音信皆无。
    据了解,北京娱乐圈里一直存在着“HI(嗨)族”,一些知名的歌手写手都是成员,比较经常的方式是共同分享大麻或者吞服摇头丸。一位在圈内时间比较长的娱乐记者透露,和娱乐圈的朋友聚会,经常会有人劝你HI(嗨)一下。
    据说,很多名人并不认为吸毒是一件多么不好的事情。他们认为,假如自己不能保持状态倒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如同一个歌手没有状态就会失去歌迷一样,这是不可忍受的事情。
    有熟知内情的人士透露,许多歌手就是在感觉自己“江郎才颈的时候转向毒品,希望靠毒品的神奇力量延长自己的艺术生命。很多身处娱乐圈的名人在谈到自己吸毒的理由时,总会搬出“有助于提升创作灵感”的说法。
    一位长期从事有关方面研究的专家证实,北京一些娱乐名人的确与毒品有染,摇滚圈的一些歌手更是这样。毒品不能百分之百地使一个人获得长久的成功,成功还是要靠脚踏实地靠勤奋,这个道理名人不会不懂。但是,他们为什么还要尝试吸毒呢?其中一个原因在于他们认为自己是名人,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丑闻的事情,恰恰可以提高自己的知名度。
    有关人士分析认为,目前国内有吸毒嗜好的名人大多手中有钱,加上生活环境的不良影响,很多人都认为不吸上一点儿毒品,就好像显得没有高贵人的身份一样。长此以往,吸毒的名人也就多起来了。
    恃宠而骄
    一位叫王焱的上海歌手曾经这样说过,当今内地歌坛整体环境相当不理想,歌手的付出与回报往往不成比例,造就了一大批所谓的腕儿级人物恃宠而骄,惟我独尊,忽略了应有的自我“修炼”。
    2002年1月24日晚上,一拨儿在海南演出完毕的演艺界“大腕”乘机返京途中,因为究竟是坐经济舱还是公务舱的问题与机组及乘客发生纠纷,使得原定于晚上8时10分起飞的国航CA1356次航班延误了80分钟,到达北京已是1月25日的凌晨。这一事件过程被同在飞机上的一位旅客用摄像机录了下来,演艺界“大腕”的“表演”引起舆论一片哗然。
    这些大腕中,据说不乏彭丽媛、朱军、孙悦、张也、郁钧剑、于文华、黄宏这样的名角。人们确实很喜欢他们,因为他们为人们带来了欢乐和满足。但是,这些演艺名人绝不该把人们的喜爱当作骄横的资本。他们“耍赖皮”的行为让公众认识到,明星人物恃宠而骄都快到了不知自己姓甚名谁的地步。
    一位乘客说:“为了经济舱和公务舱的这点事,就让全机的乘客干等着!我们心目中的明星应该不是这种素质!”国航的一位工作人员也感慨道:“你不在航空公司不知道,有一些文艺界的明星……哎!真难伺候!”
    “我是大腕我怕谁?!”明星们恃宠而骄的例子真可谓比比皆是。
    在“赵薇日本军旗装”事件中,赵薇开始时并不是赶紧承认错误,而是“通过其经纪人陈蓉女士发表独家声明”。有人曾对此发表评论认为,且不说第一个声明中的几点理由多么不堪一驳,多么文过饰非,退一万步讲,即便她的第一次声明有道理,或是全对,这种发声明的方式也令人反感和厌恶。
    说穿了,这是一种漫不经心,一种“拿大”,一种满不在乎,外加骨子里的一种“小人得志”。总而言之,缺乏悔过的诚意,缺乏知错认错的决心,缺乏马上道歉的勇气,也正是时下一些犯了错误的明星们的通玻*同样可以引为例证的,还有在整个娱乐圈炸开锅的谢霆锋顶包案。2002年4月,谢霆锋在一宗车祸里找人顶包、密谋串供,最终被判“妨碍司法公正”,被判240小时社会服务。此后,又有梁家辉酒后驾车并涉嫌打人事件、关秀媚醉酒驾车顶包案相继曝光。可见,一些演艺明星骄纵到了藐视法律的地步。
    即便是在国内娱乐圈里,出格事件也接连不断。
    2001年12月24日,《射雕》剧组收完工,“郭靖”扮演者李亚鹏和“黄蓉”扮演者周迅等人“躲”进一家歌厅包厢娱乐,不料被一群崇拜者发现。在得不到明星们的“热情回应”之后,有崇拜者指责“明星有什么了不起,没有我们观众的支持,哪来你们辉煌的今天”。由于人多,李亚鹏无法关门,终于将冲动的拳头挥向了一位客人。
    ……
    面对这些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又一幕场景,明星精心包装的外表显得多么虚伪苍白。也许,他们在骨子里是并不屑于与公众为伍的,尽管是成千上万普通人的目光和掌声汇聚成他们的声名。
    显然,这些明星人物背叛的不仅仅是为人的基本道德,更背叛了养育自己的“上帝”。
    素质低下
    尽管明星身上笼罩着诱人的光环,然而,在重重光环的掩盖下,一些明星人物的素质之低,令人瞠目结舌。
    有些明星缺乏人生的基本常识。
    赵薇穿着“日本军旗服装”拍摄的时装照,引起无数人的震惊及谴责,可她开始时却浑然不知自己错在何处。
    红豆被带回公安局审查谈话后,公安人员发现红豆并不认为自己猥亵男童的做法是违法行为,这位名声远扬的明星竟然是一个根本不懂法的法盲。
    有些明星艺德严重欠缺。
    浙江一份地方性报纸曾经披露,韦唯应横店集团邀请赴东阳横店演出时,临时加码索价,并置等候着的现场观众于不顾,和她的美国丈夫一张一张把4万元现金点清后方才上台演唱。后来,韦唯就此事作了反驳,称是主办者更改场馆、改变出场费用。
    尽管韦唯在这一事件上不该负全部责任,但是,韦唯一张一张点钱的样子被录下来并公开播放,引起百姓公愤也在情理之中。
    在演艺圈,假唱假弹是公开的秘密。
    1998年,某钢琴演奏者在上海的一个纪念晚会播放录音带,事先和工作人员约定点头为号。然而,由于一个无意识的点头动作,导致了琴音和实际弹奏动作的错位,假弹当场现形。
    毫无疑问,假弹假唱无法得到观众的原谅,这样的艺人根本就不配从事文化工作。值得忧虑的是,有些老资格的歌唱家也常以假唱方式延续其“艺术青春”。
    有些明星更是满口谎言。
    毛宁遇刺之后,公众迫切需要一个真实的说法。这个时候,歌星的公司出面提供了毛宁遇刺真相的第一个版本———毛宁遇到了打劫者,面对多名歹徒临危不惧,孤身勇斗,终于寡不敌众而受伤。
    在“苏永康事件”中,艺人信誓旦旦地宣称“我没有”,经纪人、唱片公司、制作单位也拍着胸脯宣称“绝对没有”。即便是在检验报告即将完成的情况下,艺人和唱片公司还敢开记者会、上节目,无疑等同于在吸毒罪名之外又添了“欺骗”的罪责。
    娱乐圈黑幕的五种说法
    给娱乐圈杀一杀毒(华商报)
    娱乐圈有美丽的光环,也有丑陋的影子。
    娱乐圈的丑陋首先是因为它以利益为中心的旋转轴,这个圈子“成名”是第一追求,利益似乎永远是放在第一位。
    娱乐圈的丑陋还表现在各种各样突现的黑暗事件中,体现在奇怪的审美标准里。一些人为了成名大肆炒作,不但欺骗了媒体、也欺骗了读者,让公众成为被愚弄的对象。
    丑陋的明星,明星有时候丑陋得让人不能理解。比如某个女明星据说是签下了“卖身契”,这张契约就可以说是明星丑陋的见证。男女关系成为了一张无边无际的网,网住了丑态尽出的娱乐圈。一些在公众面前是一个谦谦君子的或窈窕淑女的明星,在背后可能就是吸毒、赌博无所不为。
    导演的丑陋不在于他是不是一个优秀的导演,而是他的私生活超越了大众道德的限制。如果现在明星耍大牌之类的言行让我们见到了明星的丑陋,那么其实背后还有些丑陋的明星经纪人。这些经纪人很少能够真正起到经纪的作用,他们更多的在明星耍大牌的时候来一个“火上浇油”。
    请赵薇记住国格无价(合肥晚报)
    一个近年被“炒”得红了半边天的小女子,愚昧加无知,竟然做出了令人发指的有损国格的事来。
    在此之前,这个“万人迷”的无知姑娘凭借一部《还珠格格》,曾经获得一大批人的青睐。时过境迁之今日,这位所谓“四小名旦”之一的明星竟堂而皇之地用日本军旗裹于玉体,昂然登上一家时装杂志的封面,这一行为大大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激起了国人的愤怒。
    我们不能不为这位明星跌入“陷马坑”而痛心。联系到近十多年我们对这星那星过分的美化、吹捧、炒作,从他们的头发根关心到脚趾丫,的确培养了“星爷”、“星奶奶”们的派头和脾气,自以为是“国宝”身价,爱咋样就咋样,爱穿啥就穿啥。艺术主管部门似乎更注重演员们的“创收”,疏于教育监督,也是这一类事情产生的必然原因。
    不知道赵薇的这张“玉照”卖价多少?只是她已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毕竟,国格无价!
    名誉权后的艺人“法眼”
    (北京娱乐信报)
    红豆“猥亵男童”被抓捕归案后,有个反应让公安机关大吃一惊——一个熟悉键盘上每个音符、在歌坛成名近10年的歌手,一个曾出任过“安康大使”的人,居然连猥亵儿童是违法行为都不知道。
    红豆是个法盲?是在掩饰罪行?还是真的不知?如果是在掩饰,我们恐惧于他的居心;如果真的不知,我们无语……也许,艺人的法律意识不能只停留在名誉权、肖像权上了。
    一个“不懂法”的艺人红豆受到了法律制裁,还有多少艺人正触犯着法律而不自知呢?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有艺人的地方也有法律,没有谁能凌驾于法律之上。不去了解法律,不去遵守法律,名气再大,下场也只能和红豆一样。
    “大腕”也要顾及小节
    (北京青年报)
    在市场经济的社会环境里,人们习惯于寻求权利与责任、收获与付出的平衡关系。既然明星们占有公共资源、物质财富的比例比较高,他们自然也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有时还不得不牺牲部分隐私,这是符合市场原则的。
    只想要自己的名气越来越大,挣钱越来越多,却不想承担对于社会的责任,这样的“大腕”思路无疑会招致社会情绪的反弹。
    其实,无论是从舆论环境还是公众情绪方面考察,中国内地明星的日子要比他们的外国同行好过得多。
    如果在传媒发达、法制意识健全的地方,手拿着经济舱的机票却大模大样地坐在公务舱里,这样的事件几乎是不可思议的。越是明星、越是公众人物,越是不敢这样做,一旦有类似的行为发生,马上就会成为丑闻。
    反观在我们的社会里,明星们对“大腕”待遇习以为常,时日一长,也就养成了“大腕”心态。不少演艺明星在舞台和荧屏上显得平易近人,精神境界表现得也很高,一落实到生活里,马上就有些不堪起来,不光是生活小节经不起推敲,其基本修养、做人的水准甚至比不上普通公民。这样的“大腕”不被传媒放在热锅上烤一烤,那才叫奇怪呢。
    明星为什么要吸毒(每日新报)
    从人们知道吸食毒品能够产生麻醉作用那天起,不知多少明星与它结下了割舍不开的孽缘。在这份散发着颓废气息的黑名单上,一个又一个曾经光彩熠熠的名字在其中出现——马拉多纳中止了运动生涯,陈百强英年早逝,朱洁香消玉殒,罗琦身败名裂,令人可叹可惜可恨可悲。
    现在不少明星其实是商业社会包装下的“产物”,好莱坞电影的“明星制度”早就为明星的产生奠定了一种速成模式,一举成名、一夜暴富是很正常的事情。商业包装出来的“明星”显然会有很多的商业元素在里面,素质低、修养差成了很多明星的通玻暴富起来的一些明星首先在价值观上产生了偏差,吸毒在他们看来就成了一种时髦的消费,一种身份的象征,一种地位的体现。除此之外,成名后的精神空虚感,对前途的焦虑感和失落感,都使他们在吞云吐雾之间麻醉自己,直至难以自拔。
    相关链接
    ●韦唯横店事件
    1996年,韦唯应横店集团邀请赴东阳横店演出时,临时加码索价,并置等候的现场观众于不顾,和她的美国丈夫把4万元现金逐一点清完毕后方才上台演唱。
    韦唯随后反驳称,这是由于主办者更改场馆和改变出场费用。
    ●愤怒乐评人大战事件
    1997年初,北京娱乐记者和乐评人对“黑豹”乐队、“零点”乐队的作品提出批评,使用了具有人身攻击之嫌的词句。被批评方和“星碟”唱片公司有人甚至声称要“打”乐评作者。
    双方的本意或许都是为了音乐,但是不健康的心态和浮躁的情绪,导致了这场尴尬的“战斗”。
    ●罗琦吸毒事件
    1998年一个风雨之夜,女歌手罗琦在南京转机时毒瘾发作,让出租车司机带自己上街买毒品,结果被公安机关送进戒毒所。当时,罗琦的吸毒量高达每天1克海洛因。
    戒毒以后,罗琦跟德国男友远走高飞,如今音信皆无。
    有消息称,北京歌手李小文和电影《长大成人》女主角朱洁都因吸毒过量而暴毙。
    ●钢琴假弹事件
    1998年,某钢琴演奏者在上海一台晚会上放录音带,事先和工作人员约定点头为号。谁料,由于一个无意识的点头动作,琴音和实际弹奏动作出现错位,假弹当场现形。
    值得忧虑的是,有些老资格的歌唱家也常以假唱方式延续自己的“艺术青春”。
    ●毛阿敏偷漏税事件
    1998年,国家有关部门公布数据,著名歌手毛阿敏在过去几年间偷漏税款数十万元。此时,毛阿敏已远走海外。
    ●潘劲东打人事件
    2000年2月25日,歌手潘劲东率众入室殴打妇女。媒体披露说,潘劲东的弟弟从窗户丢下杂物划破了某女士的轿车,双方为修理一事发生争执。
    尽管潘劲东声称自己打人是出于孝心,但是,无论他怎样声明解释,人们还是认为错在公众人物。
    ●筠子自杀事件
    2000年9月10日,23岁的女歌手筠子在家中上吊自杀,据分析是因为感情问题。有舆论认为高晓松难脱筠子之死的干系。但是,知情人透露筠子自杀时的男友不是高晓松。
    ●居鹏被杀事件
    2000年10月19日,孙悦经纪人居鹏在公司外遭歹徒围攻,头部被钝器击伤,身中数刀致命,手提包被抢走。
    迄今为止,居鹏死因仍未水落石出。歌坛暴力发展到如此地步,非整治不足以安定。
    ●毛宁遇刺事件
    2000年11月22日,毛宁在京遭到袭击。公安部门宣称,已被抓获的凶手是一个色情业者。毛宁公司早先发布的事件经过,与事实严重不符。随后,又有某位据称是毛宁“朋友”的男子自杀。
    ●歌手嫖娼被抓事件
    1998年,某位以唱旅游歌曲出名的广州歌手在南京一家宾馆嫖宿时,被公安人员当场捕获。有消息称,卖淫女是由当地一位圈内人士介绍给此位歌手的。
    一些歌手在自己演唱的作品中,动辄是感情到老、无怨无悔的痴情汉。不过,他们在现实中却是地道的薄情郎。
    大腕炒作经典案例
    幸福选秀
    2000年2月,张艺谋在网上张贴了一张“幸福告示牌”,为自己的新片《幸福时光》寻找女主角。这一选选了将近半年,“幸福时光”剧组走了全国南北8个城市,见了数万名怀着梦想的少女,最终找到了董洁。
    一时之间,选秀充斥娱乐媒体,指责张艺谋“炒作”声浪四起。张艺谋随后反驳说,“我们只是在工作,不是在炒作。”
    绯闻海报
    章子怡长得像巩俐的说法现在已为大家所熟知,这个说法自然是从《我的父亲母亲》开始的。最能证明张艺谋有意炒作嫌疑的是,他默许暗示与章子怡有恋情的电影海报出街。一时间,两人有恋情的绯闻沸沸扬扬。
    当然,张艺谋最终否认了恋情之说。这也是商家利用绯闻炒作的通常结尾。
    退出戛纳
    因为《一个都不能少》被指“政府行为”,张艺谋一怒之下宣布退出戛纳大奖,在媒体激起激烈争议。事实上,《一个都不能少》在前年的票房成绩之好,使得张艺谋还获得了电影公司颁发的市场奖。
    围绕《一个都不能少》的争议,退出戛纳是最惹人注目的。与此同时,两个小演员做明星梦、是否为可口可乐做广告等也都频频惹起风波,使得这部电影在全年都成为娱乐新闻热点。     
《大地》 (2002年第二十一期)

到BBS交流 写信谈感想

  主页 > 大地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