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大地 2003年 第六期

罂粟在阿富汗乱舞

    中亚毒品库
    事实上,阿富汗过去30年来一直处在战争状态,正常经济停顿,只剩下十分适合种植罂粟的广阔田地,根据联合国的报告指出,仅在1994年已有接近18万亩田地在种植罂粟,各路军阀主要靠贩卖鸦片毒品来经营他们的战争事业,使得阿富汗成为中亚的毒品库,其罂粟生产量占全世界70%以上,即使泰国金三角也望尘莫及。
    众所周知,罂粟是鸦片的原材料,再提炼成海洛因即可高价推销到零售市场去,而阿富汗毒贩把罂粟制成鸦片后,再经伊朗或邻近的前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如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等地,抵达土耳其的制毒工厂,再提炼成为海洛因,分别运往西欧和美国。
    不过,其中地处欧洲中南部的巴尔干半岛的一些地方,如科索沃、阿尔巴尼亚、波斯尼亚和一些东欧国家,也扮演了重要的中介角色,成为主要的批发接运站,从阿富汗经前苏联的加盟共和国、伊朗、土耳其,一直延伸至巴尔干这一条贩毒路线,便是知名的黄金新月湾(Golden Crescent),每年涉及4000亿美元的毒品交易,以及占了八成的欧洲海洛因市场。
    塔利班禁毒
    联合国和欧美警方一直注视黄金新月湾的毒品犯罪情况,而联合国属下的毒品控制部门(UNDCP)更积极干预控制中亚毒品的生产量,只可惜阿富汗连年内战,他们苦无对策。
    联合国面对最大的困难,就是在阿富汗罂粟种植面积十分广,加上种植罂粟为劳动密集型产业,阿富汗有一半以上的农村人口都以此为生,罂粟种植遂变成国家的主要产业,要农民停止此项经济活动,除非联合国能作出大量的补偿,或当地政府愿意合作,否则联合国的禁毒运动无法开展。
    因此,过去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一带地区,瘾君子数目之多,令人咋舌,单在巴基斯坦已有500万瘾君子,而阿富汗人民亦有不少依靠吸毒来舒解心中的抑郁和面对生活的困苦。
    直到1996年塔利班在阿富汗控制大局,占领了九成土地,一时称霸,之后他们便推行其原教旨主义的强硬政策,又与联合国UNDCP重开会议,商讨禁毒政策。
    结果,2000年7月,塔利班精神领袖奥玛尔颁布法令,全面禁止种植罂粟,并指在伊斯兰教里,毒品乃属违法。
    UNDCP阿富汗及巴基斯坦办事处主任范喜(B.Frahi)接受记者访问时表示:“我们例外地与塔利班保持良好关系,他们也认为毒品违反伊斯兰教义,必须加以禁止,而他们也贯彻实行,这是他们最大的成就。看来,塔利班是有意与国际社会沟通的。”
    可是,外界有不少人指塔利班禁毒的举动乃是要转移国际社会指责他们违反人权的视线,乘机换取国际承认和国际援助。
    无论如何,塔利班能控制大部分土地的优势,则是让他们能有效推行禁毒政策的主要原因。在他们的大本营坎大哈入口处,便有一大幅宣传白布条,上面写着:“滥用毒品乃慢性自杀”。
    去年8月联合国才发表报告,指与塔利班合作打击罂粟种植十分成功,基本上鸦片生产量已减少了96%。但当时盘踞于阿富汗北部的反对势力——北方联盟,虽然只占全国领土5%,却是富庶之地,他们不受塔利班限制,大量生产鸦片,以资助他们购入武器。据统计,北方联盟当时所生产的鸦片占阿富汗过去总产量的25%。
    毒品又回来了
    不过,去年10月,美国在阿富汗展开反恐之战,塔利班禁毒计划全盘瓦解,借此无政府状态的机会,又争相种植起罂栗花来。
    讽刺的是,美国要打击恐怖分子,但反恐战争又为恐怖分子带来商机,罂粟种植大行其道,使他们在毒品中牟取暴利,从而资助军火交易,扩展恐怖活动。
    记者发现,位于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外围的贩毒活动已恢复昔日的活跃,该地区集结大量军阀,向外输出鸦片,在黄金新月湾一带的恐怖组织再逢甘露,从巴尔干半岛到车臣、吉尔吉斯斯坦、再到巴基斯坦和喀什米尔,都可发现他们的活动踪迹。
    位于喀布尔与开伯尔山脉之间的贾拉拉巴德,有一个农村,当地的农民不但种植罂粟,还从中提炼大麻鸦片,一到黄昏日落,农民围在一起吸食大麻或鸦片,即使碰到记者,也不回避,并指他们只上鸦片瘾,但不会注射海洛因,并透露他们对中国云南省很感兴趣,不知能否成为他们的一个市场,听来真让人不寒而栗。
    他们还说,一亩罂粟利润,比一亩大麦的利润高出至少10倍,前者需要的水量更比后者为少,而且长种长有,他们希望罂粟可让他们早日“脱贫”。
    据估计,自去年底鸦片生产再度活跃后,今年鸦片生产量已逼近1999年鸦片高峰期的4500公吨,使得联合国异常忧虑。
    联合国高呼:不能消灭毒品,便不可达到永久的和平。
    联合国指出,在中亚地区,活跃的毒品市场正在影响着该地区的社会关系和削弱正常的经济活动,维系和平不但在于结束战争和达成某些政治协议,更要协助阿富汗实行经济转型,让人民看到另一类的生活出路和其他的生计选择。
    可是,阿富汗新政府上台后,在不少大街小巷,现在都可以看到妇孺们在市区集中高兴地向路人兜售鸦片,就如其他消费品一样,新政府也感到无可奈何。
    塔利班走了,毒品又回来了,反恐战争对阿富汗人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大地》 (2003年第六期)

到BBS交流 写信谈感想

  主页 > 大地

镜像:美国 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关于我们 帮助信息 本站导航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