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大地 2003年 第八期


在自杀的天空下

  华然

  随着2003年3月20日美英对伊战争的爆发,伊拉克人民从此在生死边缘开始了艰难的挣扎。战争,让生命在极不情愿中消失。战争在升级,死亡在继续。对伊平民而言,他们的悲哀是在生命正灿烂之时却被别人强行终止,这让他们感到很无奈。我在看到电视画面上那个哭着喊着爸爸妈妈的伊拉克儿童时,竟脱口而出:“做个中国人真是幸运!其实战争离我们并不遥远!同在一个星球上,当我们在安排每天的工作生活时,在地球另一端的那片土地上的人们却无不每时每刻在为生命的安全苦苦挣扎着。所以,活着真好,好好的活着吧!”而正当许多人像我一样在感慨的时候,国内各大媒体争相报道了这样一件事:4月1日傍晚,香港著名艺人张国荣跳楼自杀。他是心甘情愿自行结束自己的生命的。据说,此后他的6位影迷也从六楼上跳了下去。一时间,关于“自杀”的话题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决不容忽视的数字
  卫生部公布的有关数字显示,我国每年有28.7万人死于自杀,占全部死亡人数的3.6%。这还只是抽取了全国总人口数的十分之一为样本计算出来的。在1995年至1999年全国人口最重要的死因中,自杀列第5位,仅排在脑血管疾病、支气管炎和慢性肺气肿、肝癌、肝炎之后。而在15至34岁人群的死亡原因中,自杀更是第一原因,其中女性自杀率比男性高25%,农村自杀率是城市的3倍。另外,联合国估计自杀未遂人数是自杀死亡的10至20倍。如果中国也是这样一个比例的话(对此不能肯定),我国每年会有250万至500万人自杀未遂。卫生部估计我国每年至少有200万人自杀未遂。而每一个有自杀行为的人就会对周围至少5人产生巨大的心理影响。
  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在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合作研究中发现,70%左右的自杀死亡或自杀未遂者从来没有为其遇到的问题寻求过任何形式的帮助;60%的自杀死亡者和40%的自杀未遂者在自杀当时有严重的精神疾病;全国的综合医院每年有200万急诊自杀未遂病人,但在其急诊治疗期间接受过精神科评估或治疗的不到1%。
  专家指出,我国多数的自杀未遂行为属于冲动性行为,50%的自杀未遂者考虑自杀的时间小于或等于2小时,37%的自杀未遂者在采取行动之前考虑的时间仅仅不到10分钟。
  抑郁症是一种常见的心理疾病,而患了抑郁症若不及时治疗可造成自杀。所有自杀者中的60%是由抑郁障碍和精神分裂造成的。据世界卫生组织报告,抑郁症障碍是仅次于心血管疾病的人类第二大疾病。根据国际研究表明,抑郁障碍的发病率为5%—10%,我国抑郁障碍20世纪90年代初的发病率是1.5%。调查结果显示,抑郁症患者有一半以上有自杀想法,其中有20%最终以自杀结束生命。世界卫生组织最新资料显示,到2020年,抑郁症将成为仅次于癌症的人类第二大杀手。
  据悉,安贞医院急诊科一个月大约有150例左右的病例,除去一大部分看头疼脑热的病人之外,自杀病例的数目平均一个月有十几例。
  谁在实施自杀
  法国短篇小说之王莫泊桑,美国小说家海明威,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日本作家川端康成,前苏联诗人叶赛宁,苏维埃时代最优秀、最有才华的诗人马雅可夫斯基。我国近代学者王国维、作家老舍,现代诗人朱湘、海子、顾城,台湾女作家三毛和当代作家徐迟等这些中外知名作家都系自杀而死。歌手筠子、演员陈宝莲和刚刚自杀的张国荣,名牌大学的博士生、正值花季的青少年。2002年11月25日,北京的一个名叫孙浩的19岁男孩因为平时感觉无法与父母交流,因一件小事就举起刀子杀死了母亲和奶奶,并把要报警的父亲刺伤,他说那时他就很清楚他要为他的行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最近,山西的一个17岁女孩因迷上网恋导致学习成绩直线下降,觉得无颜面对父母,最后上吊自杀了。一桩桩、一幕幕,一个个生命被自行终止了。他们到底怎么了?他们为什么非要选择自杀这条路?你有过想自杀的念头吗?如果自杀是一种病,能医治吗?谁会治疗?我们的人群和我们的社会到底应该如何去面对?日前,记者就此采访了相关人士。
  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医学博士、加拿大人费立鹏介绍说,造成自杀的原因有许多,总体而言,有四个方面的因素,包括生物因素、社会因素、心理因素和环境因素。所谓生物因素是指自己的身体,比如,服用抗高血压药和烟酒过量均可导致自杀;甲状腺功能低下也会影响大脑功能,从而导致抑郁症,严重时极易产生自杀的念头。心理因素指人的承受能力,包括智商、人格特点和态度。环境因素指周围自杀的工具是否方便,特别是农村的农药,如果不方便就会大大减少自杀行为的发生,尤其是冲动型自杀。医学专家从200万急诊病例中收集了1万余例自杀未遂病例,在综合医院急诊自杀未遂病人中,96%为服毒自杀。服用医疗药物(通常为抗焦虑药或安眠药)是最常用的自杀未遂的方式。农村地区服用农药自杀的自杀病人比大城市更为常见。再加上周围没有心理卫生机构,社会有多大多深的支持网,会给他们带来多大的安慰,这些还都没有得到落实。冲动型自杀者都没有明确的自杀计划,而且大部分自杀未遂后都很后悔,因为他们是由于在生气、心慌、控制不住的情况下发生的行为。在自杀成功和自杀未遂的人数中,有准备的自杀约不超过20%,另外20%-30%的人是不想死的,也许只是想以此来威胁丈夫或妻子,或引起自己坏情绪的对象  ,50%的人又想死又不想死,心理是矛盾的,肯定不想死的是冲动型。在自杀的人中,西方一大半有过自杀未遂的体验,国内有四分之一的自杀者有过自杀未遂的体验。这一切,如果控制自杀工具的方便易得,给他们考虑的时间,就会减少自杀行为的发生。
  据费立鹏博士介绍,有过自杀未遂史、抑郁程度重、有自杀家族史、夫妻不和、身体疾病、贫穷、人际关系不好等原因都可能引起自杀的念头和行为。医学专家在分析了441例自杀成功案例的自杀原因构成时发现,抑郁症和其他的精神障碍占全部自杀原因的41%,家庭矛盾占24%,经济困难和躯体疾病占10%,其他原因占15%。而在278例自杀未遂者的自杀原因中,家庭矛盾占52%,抑郁症和其他精神障碍占29%,其他原因占19%。
  如果一些年轻人或知识分子常考虑活着的意义,他们很少会产生自杀行动。费立鹏博士说,自杀很少是突然某一刻决定的结果。在一个人自杀之前,通常会有先期预警信号可寻。比如,他们常常挂在嘴边的话,“什么都不重要了”,“我想一切都该结束了”,这种话最好不要当成他们一时的牢骚。其它的情况也要引起注意,如情绪变得低落或性格变得孤僻内向;在行为、态度或外表上出现明显变化;生活出现重大改变或遭受重大损失;滥用毒品或酒;将事物整理得井井有条并把自己贵重的财产赠送分发给亲戚朋友;另外,在现实处境、行为、生理变化以及思想和感情方面出现的异常也不容忽视。如,现实处境方面受到性侵犯或身体受到伤害;离婚、失业、家庭有自杀史或暴力史、身边亲近的人过世以及被关押监狱或即将被释放等情况下都可能会产生想要自杀的念头。行为方面的好哭、好斗、自我伤害、冲动、极端的行为等;生理变化方面如:食欲下降、生物钟紊乱、对外表失去兴趣等 ;思想和感情方面感到压力和焦虑、孤独、无助、失去自尊、深深的悲伤和歉疚等想法和感觉都容易让他产生自杀的念头和行为。而且,这些现象越多,自杀的可能性就越大。
  有关数据表明,青少年自杀率目前全世界呈增长的趋势。北京大学心理学系教授肖健对此深表忧虑,他说,现代的孩子普遍缺少集体主义感。以前的那种提倡集体利益高于个人利益,人与人之间互相帮助,被现在的以自我为中心、展现自我个性为主的个人主义所替代。
  另外,青少年自杀的动因通常有:挫折和失败。如高考落榜、考试失利等,对自己失去信心,如果再加上亲人、朋友的不理解,认为自尊心受挫,就会容易产生自杀心理;家庭关系不和,父母管教过严,青少年的逆反心理又较强,一旦与父母发生激烈冲突,便会感到失望、自卑、压抑,以致走上自杀的绝路。这种情况往往发生在离异或父母不和的家庭里。情绪低落、学习工作效率低、不时产生轻生的念头以及不明原因的食欲减退等表现属于一种精神疾患,如狂躁抑郁症、慢性烟酒中毒、药瘾、精神分裂症等。据《日本警察白皮书》报告,自杀的青少年16.2%直接原因是失恋。失身后所遭受的身心摧残,也会使他们走上自杀之路。还有一种从众心理,一些讲“江湖义气”,平日里称兄道弟的青少年团伙,为首者的行为对他们的影响很大。
  自杀念头和行为与性格有很大的关系。肖健教授说,内向性格的人心里有了不适时闷在心里,不愿意向人诉说,时间长了就容易越来越孤僻,从而会有一些不利的情绪和想法产生。虽然性格有遗传因素,但后天是可以改变的。
  自杀救助在中国
  自杀已成为我国公共卫生领域的一个突出问题,但这个问题一直没能得到重视。北京回龙观医院的费立鹏博士是加拿大人,从1994年他就开始关注中国有自杀倾向的高危人群。但直到2002年,我国第一个面向自杀群体的医疗机构——北京心理研究与干预中心正式成立,他的工作才被越来越多的人所关注。中心的目标是在随后的8年内将全国总的自杀率降低20%,那样,每年将会平均挽救5至6万人的生命,每年可以预防40万人自杀未遂。
  费立鹏博士认为,许多人在不同情况下都会出现自杀的念头,而在我们眼里有这种念头的人是弱者,是没有能力的表现,这是偏见。自杀是可以预防的。费立鹏博士说,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心里状况有所了解,出现问题要去求医,同时提高认识,很多人有抑郁症的体验,这时就会对社会功能产生影响,比如,无法上班,觉得没意思。而周围的人意识到时,认为他去求医、寻求帮助是件很丢面子的事,是弱者,这种态度是错误的。他举例说,如果一个人出了车祸,腿骨折了,他不去求医,别人会认为他很傻;而如果他的心里很抑郁,别人就会排斥他;所以,我们要改变这种看法,有了问题就去处理,这是常识。我们要提高认识,改正态度。如果他愿意去求医,而且他周围又有服务的机构以及合格的服务人员,这样他就不会自杀。如果有了明显的症状,情绪低落,上不了班,一直在说“活着没意思”,开始把自己贵重的物品送给别人,这些举动都是自杀的先兆,他不敢说出来。这时,如果我们去关心他,给他机会说出来,当你不敢对他说这些的时候,你们已经开始疏远了。
  面子问题被国内的人看得非常重。费立鹏博士说,作为个人应该对自己有所了解,知道到什么程度时应该去寻求帮助,而且接受周围社会相关网络对自己的调节。改变处理自己心理矛盾的措施。丢掉所谓的面子,勇于对别人说出自己心里的不适,允许别人对你的劝说,去处理好自己的心理问题。作为社会,要允许一些人对别人说出他的心里不适,你不应该有批评的态度,要平等地对待。在他向你倾诉发泄的时候,你的表达方式很重要,国内的许多人这时会一再说,“别哭、别哭!好了、好了!”岂不知这不是安慰,而是压制他,使他更加压抑。大夫会让他闭嘴,说他不停的哭、不停的说影响了他的诊断。而在国外,从不说“别哭”,只是用一些适当的身体语言表示对他的关心和理解,给他机会,任他诉说、大哭。其实,当你让他明白你愿意听他说时,你的劝告对他的作用就足以减轻许多对他的压力,这是个技巧问题。比如他哭完了,会很尴尬,你说没问题,你也很难过,同时,利用身体语言让他继续说。
  费立鹏博士说,在国外,也有怕丢面子的人,但不是很严重,北美洲更是少见,引起自杀的四个因素是一样的,只是西方国家的农村家庭也没有农药,美国方便的工具是枪。另外,西方有地方可以去,东方没有地方去。国内还没有全国性的治疗机构。对这项工作光有重视是不够的,应该下细文,实实在在地去做工作。
  随着社会竞争的日益激烈,是否会使自杀的人越来越多?费立鹏博士说,国内自90年代以来,虽然人口流动多,离婚率高,但到目前为止看不出明显的影响,自杀率也没有明显的变化。
  费立鹏博士说,在国外,每个被抢救过来的人离开医院时必须有心理医生对其进行检查,这是受法律保护的。而国内的医生在将自杀的人救过来后就让他(她)回家了。如果一个人头疼,大夫也不分析他(她)为什么会头疼,给他开点头疼药就没事了。我不应该批评医院的急诊,但是……现在,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由于人力不够,只能向北京的大型医院如宣武医院、安贞医院等派出心理医生。许多人不相信有心理障碍,有的心理障碍与身体疾病一样,难以治疗。但抑郁症是可以治疗的,抑郁症患者会反复出现自杀的念头,经过治疗,这种念头就会减少。
  对于人们认为的香蕉能使人愉快,苹果能让人安静,西红柿是爱情果等说法,北京安贞医院的洪昭光教授认为从食物中还探讨不出太多的对情绪、心理有作用的依据,他说,对此还没有公认的科学论据,国际公认的是找心理医生。他说,一个人要承认物与物是不一样的,这是自然规律,面对问题去接受它、解决它而不是怨天尤人,要提高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洪昭光教授说,当前给老百姓最好的是心理的关照。他说,一个健康的人,合理膳食占25%,心理健康占50%,运动、戒烟等占25%。
  肖健教授认为,关于心理问题包括两种学说,由社会压力引起的社会理论学说和经历了强大的心理刺激引起的身体内部也就是心理冲突的心理动力理论,所以,素质教育越来越重要。我们要培养孩子从小就面对逆境时的心理承受能力,以适应社会的变革。学校只追求升学率,家长只看重学习成绩,单位评职称只看论文发了多少。所有这些,我们又关注过多少人们心理的感受呢?不过,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心理情况已开始引起许多人的关注,这从大学心理系招生情况就可以看出,据肖健教授介绍,北京大学今年心理系研究生招16个人,有410多人报名,是按1∶30的比例录取的。国外的每所大学都有心理系而且都是大系,北京大学是1978年成立的心理系,接着北京师范大学也成立了心理系,到今天全国有50多所大学都成立了心理系。
  他说,现在一些心理咨询师有的是转行的,不是真正搞心理研究的。卫生部和劳动部刚刚开始搞培训,颁发心理咨询从业人员的资格证书和咨询师证书,教育部规定每所大学都必须设立心理咨询机构。北大的心理咨询研究所就有不止一例将学生从自杀的边缘拉回来的案例。心理健康,身体就会健康,就会减少社会犯罪率。
  卫生部科教司司长祁国明认为,对于自杀等心理疾病从科普角度很难达到预期效果,要从最基层做起,建议国家把精神卫生列入重大的科研项目里,目前组织、经费均没有达到应有的要求。从部里精神卫生工作的情况来说,下一步准备优先考虑这个问题。祁国明司长建议在社区逐步培养懂卫生技术的人员,并且更应该加强对医护人员的卫生技术培训,这些工作的普及和对精神卫生研究领域的加强要作为一项重要任务来对待。
  一个因为对神秘的宇宙充满向往,因为意识到死亡,而在其六、七岁时常常有自杀念头如今却是北京东明成功人生心理咨询中心主任的刘明,他说他曾先后在四个领域(教学、流通、律师、金融)八个单位工作过,最终他选择了具有无限挑战的深广无边的人的心灵的研究——心理咨询。他说用他的专业特长:经济学、政治学、法律、伦理学、心理学、哲学、生理学与医学以及宗教学来为那些有心理需要的人提供帮助,对他来说是一件令他感到很愉快的事。从他拿出的一份自中心2001年3月成立至2002年12月,来他这儿咨询的人的情况的统计资料上看:性别,男性多于女性;婚姻,未婚(含离婚未再婚者)者大大高于已婚者;年龄,20岁—30岁高于其他年龄段;学历,本科以下高于本科以上学历;职业,其他单位明显高于私企、外企、无工作者和学生;问题,因情感问题影响心理所占比例高于其他因素。
  刘明说,心理咨询中心亏损的两年也是经验积累的两年。他对这个行业非常看好,他认为市场需求量很大。现在咨询中心每月接待客户150—200人次,其中会有几例是有自杀倾向的,他们会把这些人转介到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或大医院,然后,对拿着医院出具的重度抑郁的人再做辅助治疗,因为重度抑郁首先应进行生物学角度的药物治疗。刘明认为,心理咨询应该在正常人群里进行。他说他不认为有“活着真没意思!”想法的人就一定表示这个人想自杀。许多时候这种话只是抱怨,是否有自杀念头的判断是对他的生命是否有毁灭的想法。
  刘明认为,政策的制定者是以发展的眼光看待心理咨询业的,由于国情不同,国外对此有行业协会的行业认证,国内则是行政部门的部门认证,比如劳动部、卫生部及教育部都开始制定对心理咨询从业人员的资格认证。
  刘明说,他的客户第一次来咨询都有顾虑,如能否给予帮助?咨询师的水平有多高?能为他(她)保密吗?第二次来时就会只关注咨询师的水平了。刘明没有告诉记者他们的收费标准,但他说北京常见的收费标准是每小时100—500元,一般每次咨询一个小时比较合理,咨询次数不等,从一周2—3次到一周、半个月、一个月一次,甚至1—2年连续做的都有,这要根据每个人的情况来定。
  就在记者正采访的时候,进来一位女孩,当她被带出去到咨询室的时候,记者问刘明,这是不是就是前来咨询的客户,刘明笑着说不是,那是他们的一个朋友。
  他(她)们在说——
  章雨芹(北京风入松书店总经理):我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觉得活着真没意思,家庭破裂,事业、房子,一无所有。我曾经选择过逃离,因为客观原因,美国没去成,到了加拿大就回来了。寻求朋友的帮助,电话费一个月800多元,最终我挺过来了。现在,我想开了,压力是自己找的,这事取决于你自己,你得学会有意识地去调节。工作紧张的时候,我也会抓住一切锻炼的机会,去外地参加定货会,还要抽时间去逛商场。常和朋友聚会、聊天、游泳、打保龄、跳舞、看电影、做美容,一周得有两天睡个懒觉,这样既保持了体形,又愉悦了心情,我要让自己的生活充实、有品位,而不是像个机器人。有时对员工适当严厉的批评,也是一种发泄,当然不是拿人家出气,而是工作中有了问题不要憋着。
  红孩(中国文化报副刊部主任、作家):以前我当团委书记的时候还救过一个自杀的女孩呢!她因为想考学,单位不放,一气之下就吃了50多片安眠药,被抢救过来以后,心理还是不平衡,后来,我和她的家人一起去开导她,她这才解脱了。我没有听说哪里有心理医疗的机构。如果有人对我说“红孩,我去看心理医生了”,我会说“很好啊!如果心理医生解决不了你的问题,你就来找我。”我觉得有自杀想法的人的思维是直角思维,执著、专一,认死理。其实,相对的压力,每个人都有。我的压力主要来自于写作,但同时,写作也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快乐。当然,你看到伊拉克在打仗,难道不忧患?现在的“非典”带给我们很大的压力,你难道就不出门了吗?当你面对这样的压力而没有办法排解时,你只能有一种宿命感。我们应该多接触一些正信息,积极、向上的,这样就会提高免疫力。
  张平(作家):父亲和老百姓给我的两次深刻的感受,让我觉得亲人的力量是巨大的。“文化大革命”时我父亲被打成右派,我15岁的时候也在万人大会上挨批,那个夜晚是父亲给了我勇气。当我拖着沉重的步子往村里走的时候,情绪低到了极点,觉得自己的人生没有指望了,世界末日到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是第一次在村口等我回家的父亲给了我生活的力量,现在回忆起来还有一种特别温暖的感觉。那场因我的作品被地方官员对号入座打了十年的官司,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压力。老百姓有的给我寄来几百人、几千人的联名签名信,有的给我把村里人十块、十块凑起来的500块钱送到北京来,他们的支持让我非常感动。那些自杀的人是对社会失去信心,或者因为个人的感情问题,总之,对得与失不要太计较,不要有太强的欲望,保持一颗平常心,别把自己看得特别高。作为一个作家,给自己设置的压力与搞体育的比较相似,淘汰率都很高。我是从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开始转向对基层的关注的。放弃了既要被评论家看好,又要在读者中有市场的想法。开始关注社会焦点,关注现实,力争让读者认为好看、看得懂就行。另外,不要把目标定得太高,这些都能减轻一些压力。写作需要激情,而不是勤奋。
  出名了,找你的人就多了,我农村的亲戚朋友什么事都来找我,还有一些不认识的人也来,打官司的、告状的,找我的人几乎每天都有,我这儿被人称作“山西第二信访办”。其实,我也很累,但只好自己安慰自己,能办到的尽量去办,办不了的也没办法,慢慢来吧!生活嘛,没有什么过不去的!
  郭峰(音乐人):我见过四、五个人割脉自杀,救过来后问他们为什么自杀,他们说感觉很麻木,觉得活着没有意思,自杀的勇气也不知是从哪儿来的。每个自杀者都会有充分的理由,而旁边的人觉得他们的行为不可思议。自杀的人自己倒是走得简单了,但留给亲人的是痛苦,如果想到自己留在这个世上是为了责任,对家庭的责任,也许就不会轻易走上这条路了。我的父亲因为出车祸去世后,对我们家庭带来的伤害是无法弥补的。
  搞艺术的人都比较敏感,受到挫折、压力扛过来也就过来了,扛不过来有的人就会选择自杀或吸毒。其实,到现在我还有这样的困惑“人为什么活着?”如果解释成为了名、利、事业去奔波也不全面。每个人都会有低谷的时候,都会有一念之差的时候,关键是要想开点,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重要的是要有信心。我在筹备开演唱会的时候,遇到的问题有时都想放弃算了,但是不行。你要问问自己你到底想要什么?人生不可能什么事都称心如意,有了问题应该想办法解决,不要情绪低落、颓废。无论什么都应该乐观对待,成功了也要想到乐极生悲,失败了就要吸取教训,关键要有一种平和的心态,这也是我20多年演艺生活的一点感悟,一些坚持。其实,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
  赵忠祥:自然万物都有压力,这种新陈代谢无时无刻不存在。正视压力,不要想象没有压力的时空存在,除了弱智的人,每个人都有压力,只是心理承受能力不同罢了。小的压力可以化解,真正大的压力是排解不了的,难道说亲人病危,你去钓鱼来化解心头的压力,亲人的病就能好了吗?抗日战争时期,异国入侵,大兵压境,你去游泳,说是排解一下,行吗?其实,能排解的就还没有构成压力,那纯粹是没事儿找事。其实,有压力是好事,是动力。北美野牛因为狼被消灭了,没有了压力,许多北美野牛竟得了心脏病。而有了压力解决了又会出现新的压力。千百个人有千百种压力,具体事情具体对待,不能公式化,只能说换个节奏生活,利用运动来调节身心。
  大山:我自己没有自杀的经历,也没有这个念头。作为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的形象代表,我希望可以帮助有这方面需要的人,使他们不至于选择自杀这种方式来解决问题,这种行为会为别人增加很多问题。中国人很多问题不愿说出来,要知道避而不谈会使问题变得更严重,和别人谈谈,这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不能说就会百分之百地排解压力,但至少增加了一条路,从而也就增加了希望。
  就在记者的这篇稿子即将完成之时,4月14日,沈阳的一名年仅21岁的女大学生在还差一分钟就要下课的时候走出教室,从学校的六楼跳了下去——她的老师和同学说她的心理有问题。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