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上市公司
2003年 第四期


营救华尔街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坐落于华尔街心脏地带的一座灰色石基的大平台之上。建于1924年的这座纽约地标性建筑平时悄无声息,在它那些生气勃勃、富于企业家精神的邻居的遮盖之下,几乎感受不到它的存在。在这个区域之中,各种各样的折扣商店和午餐店星罗棋布,证券经纪行和银行举目可见。紧贴在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旁边的,是一家修鞋店和一家日本烧烤店。再过去一点,是大名鼎鼎的大通曼哈顿银行。几个街区之外,你可以看到J·P·摩根银行的身影。而从摩根银行往西、一直到哈德逊河滨,美林证券赫然在目。而在哈德逊河对岸,美林证券众多有钱的大客户就居住在那里。与众多银行摩天大楼开放、大气的空间格局格格不入的是,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这座佛罗伦萨文艺复兴主义气息极为浓厚的建筑前,却一直戒备十分森严。它那特点鲜明的拱形窗上安装了铁窗,它在自由街的主入口处,安放着一只铸铁锻造的黑色警卫岗亭,与“自由”大街的名称,相映成趣。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是美国中央银行——联邦储备系统——的一个发言人,也是它最主要的发言人。由于在位置上紧邻华尔街,因此,纽约联邦储备银行一向被视为是位于华盛顿的、由莫测高深的艾伦·格林斯潘领导的联邦储备委员会了解市场动态最重要的耳目。高大魁梧的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威廉·麦克多诺时常会走到银行家与证券交易员中间,与他们倾心交谈,希望藉此掌握银行家和证券交易员茶余饭后、口耳相传的一些谈资。在这里,威廉·麦克多诺特别希望能够听到一些可能会对市场,或更加极端地说,对整个金融系统造成不利影响的谈论。但不管他听到些什么,威廉·麦克多诺都只能躲在幕后。因为,联邦储备银行一直是一个倍受争议的机构。一方面,它是一个立法管理者,是人民的公仆,而另一方面,它又和华尔街的大老板们把手言笑,相聚甚欢,是一个在民主式混乱市场上封闭得很深的政府官僚机构。因此,对于威廉·麦克多诺来说,不管情况如何变化,不到万不得已,他都必须隐忍不发。因为,他的任何干预行动,哪怕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干预行动,都会极大地引发一场市场危机,或者更危言耸听一点,引发一场市场战争。但是,到了1998年初秋,威廉·麦克多诺出手干预了,而且,出手不凡。
  麻烦发端于小事情。但大灾难往往发端于小麻烦,这句话真的屡试不爽。茶叶被倾倒入海、公爵遭到暗杀,战火即被点燃,危机就此爆发,世界从此面目全非。而此时此刻的导火线,就是长期资本管理公司,总部设在离华尔街大约40英里的康涅狄格州格林威治的一家合伙制私人投资管理公司。这家公司雇用了约200名雇员来管理的长期资本基金,仅仅只有100名投资客户。在美国,听到过长期资本基金这个名字的人,100个中绝对不会超过一个。事实上,仅仅只在5年之前,这家公司和这家基金还根本不存在。
    但1998年9月23日下午,长期资本基金绝对不是一个小角色。为了解决长期资本基金所带来的问题,威廉·麦克多诺召集(邀请)了联邦储备银行所管辖的十几位银行大亨来进行讨论。有史以来第一次,银行家信孚、贝尔斯登、大通曼哈顿、高盛、摩根银行、雷曼兄弟公司、美林证券、摩根斯坦利添惠、所罗门美邦等银行业巨头的头头脑脑们齐集纽约联邦储备银行10楼会议室,不是为了讨论援助拉丁美洲国家,而是为了讨论如何拯救他们自己当中的一个或几个。纽约证券交易所主席、欧洲各大银行的代表也参加了这次会议。由于从来没有这么多大人物在这里参加过会议,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甚至都无法凑齐足够的高背皮靠椅,最后只能让后来的几位金融业巨子,蜷缩在一把钢折椅上,参加了这次会议。
    尽管威廉·麦克多诺本人是一名为公众服务的政府官员,但此次会议的举行是极为秘密的。公众所了解的情况是,美国股市正处在一个有史以来最大的“大牛市”之中,尽管由于受8月份俄罗斯无法按期清偿其卢布债务而导致国际债券市场出现大量未清算盘的影响,美国证券市场在初秋出现了轻微回调(其实,股市出现初秋回调这种情况已出现过许多次了)。但是,这并不是威廉·麦克多诺召集这次会议的原因。
  长期资本基金这家债券交易基金正濒临倒闭。这家对冲基金的基金经理是所罗门兄弟公司以前赫赫有名的交易员约翰·麦利威瑟,一位以行事谨慎、为人随和而广受银行界欢迎的中西部人。正是由于,或者说主要由于他的缘故,许多银行才会以十分优惠的条件,向长期资本基金提供了大量的资金。事实上,约翰·麦利威瑟只是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一位前台人物,该公司的核心是一群天资过人的博士级对冲交易员,许多人曾担任过大学教授,其中更有两名诺贝尔奖获得者!是一群绝顶聪明的人,而他们自己很清楚这一点。
    4年以来,长期资本基金一直是华尔街艳羡的对象。这一对冲基金的年度回报率高达40%以上,从无亏损记录,从不大起大落,一句话,几乎没有任何风险。这些聪明绝顶的超人显然有能力将这个充满不定性的世界,在形式上变成一盘严谨、冷酷无情的赌局,而他们,则是现代金融业所能够提供的、不作第二人想的出色人选。
    在短短4年中,这家并不十分引人注目的对冲基金累计积聚了令人瞠目结舌的1000亿美元的巨额资产——所有的资产都是从银行借来的!从现在在威廉·麦克多诺会议室里围桌而坐的银行家那里,借来的!但是,负债累累并不是长期资本基金所面临的最大问题。这一对冲基金所造成的后果最坏的问题是,他们签订了数以千计各种各样的金融衍生工具合约,这些合约又在华尔街几乎每一家银行,无休无止地扩散出无穷无尽的更多的合约,而所有这些合约都在赌一件事——证券市场价格的涨跌。最要命的是,经过这样的层层扩散,所涉及到的金额已经达到了一个令人不可想象的天文数字——10000亿美元!
    如果长期资本基金倒闭而无法履行合同,那么,坐在这间会议室里的所有银行家将立即成为合约的单方面持有人,因为合约的另一方将不复存在。换句话说,他们将马上陷入不可能承受的巨大风险之中。毫无疑问,所有在场的银行家一定会争先恐后地将手持的这些根本没有债务人的合约,进行套现,并大肆甩卖长期资本基金所提供的一切担保品。
    自市场诞生之日起,恐慌就随之而生。但是,金融衍生工具相对来说还是比较新的。金融管理当局一直对这些新创造出来的金融衍生工具所具有的潜在风险,抱有极大的疑虑,因为它将全美国所有的金融机构,在一条非常复杂的相互作用链上,紧紧地连接在了一起。金融管理当局的官员们一直在担心,一旦这条作用链上的某一个环节出现断裂,市场将面对一个什么样的后果呢?威廉·麦克多诺担心,一旦这种情况出现,市场就会停摆,交易就会被迫暂停,整个金融体系就会崩溃。
    喜欢咬雪茄的贝尔斯登首席执行官詹姆斯·凯恩郑重宣布,如果长期资本基金不能提供至少5亿美元的现金,贝尔斯登将停止为长期资本基金办理一切清算交割手续。毫无疑问,这将迫使长期资本基金立即停止所有的运作。如果放到年初,詹姆斯·凯恩的这番话无疑会让人笑掉大牙,因为长期资本基金当时的资产净值高达47亿美元。但现在,经过过去5个星期的折腾,或者说,在俄罗斯政府宣布暂停清算其卢布债务以后,长期资本基金日复一日地,已经蒙受了不计其数的巨大损失,其资产净值也已经下降到了最低点。在詹姆斯·凯恩看来,长期资本基金连一天都撑不下去了。
    长期资本基金这家对冲基金已经向大名鼎鼎的“股神”沃伦·巴菲特筹过钱了,也向乔治·索罗斯开了口,还找过美林证券。一家又一家,他们找遍了所有他们想得起来的银行,但现在,他们实在已经无路可走了。这也就是威廉·麦克多诺象一名教父一样,将在座这些相互竞争、相互敌视的银行业巨子召集到一起的原因。因为如果这里的每一家银行都争先恐后地抛出他们所持有的未清算债券的话,势必会引发全球性的金融恐慌;而如果他们能够步调一致地行事的话,这样一种灾难性的结果或许还能够得以避免。因此,尽管威廉·麦克多诺并没有直截了当地挑明这层意思,但他的意图是很清楚的:要求所有在座的银行能够提供总数达40亿美元的紧急援助资金,来共同挽救濒临绝境的长期资本基金。并且,威廉·麦克多诺希望在座的银行家们能够现在就作出这样的决定和努力,因为,明天可能就已经来不及了。
    但是,在座的银行家们大都认为,长期资本基金带给他们的麻烦已经够多的了。而长期资本管理公司那些神秘兮兮、自高自大的数学家们一向都视华尔街的每一个人为无物这一点,也早已经让在座的这些银行业巨子感到忍无可忍了。如对长期资本基金的成长发展贡献良多的美林证券,长期以来一直希望能和长期资本基金建立一种互利互惠的合作关系,其他许多银行也都有这种想法,但都被长期资本管理公司毫不客气地拒绝了。因为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教授们只喜欢按照自己设定的条件进行交易,而他们设定的条件和银行能够接受的条件相比,简直相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从心底里来说,银行家们并不愿意对这样一家平时目中无人、到了走投无路的时候却要别人来伸援手的公司,提供帮助。
    另一方面,银行家们自身也已经被长期资本基金弄出的麻烦搞得焦头烂额了。如高盛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焦恩·柯滋纳就受到公司合伙人的质疑。他们一方面对公司近几个月来的业务亏损感到极为不满,另一方面,他们并不希望用自己已经日渐捉襟见肘的资金,来为一个竞争对手提供帮助,而这一点,和焦恩·柯滋纳的看法是很不相同的。同样,旅行者/所罗门美邦的董事长桑迪·威尔也因为长期资本基金而蒙受了巨大的损失。威尔担心的是,长期资本基金所造成的损失可能会危及旅行者金融公司和花旗银行的合并,而威尔本人则将这一合并,视为其职业生涯的顶峰。就在最近,威尔刚刚裁撤了他自己的套利部门——也就是约翰·麦利威瑟赖以发迹的部门——他可不想成为任何其他人的救星。
    威廉·麦克多诺环视了一下会议桌旁的这些银行界大佬,发现他的这些客人或多或少都面临着麻烦,因为在座的许多银行都是长期资本基金的客户,而这些银行的股票价格都在急剧下跌。银行家们和威廉·麦克多诺一样忧心忡忡,生怕由亚洲货币贬值发端、进而波及俄罗斯、巴西,现在轮到长期资本基金的全球性金融风暴会就此一发不可收拾,并最终席卷整个华尔街。
    雷曼兄弟公司董事长理查德·福德正在竭力澄清一个与雷曼兄弟公司有关的传闻。他表示,雷曼兄弟公司绝对没有在与长期资本基金进行的交易中承担过大的风险,雷曼兄弟公司也绝对不会因为这些风险而破产。而瑞士银行业巨头——瑞士联合银行——的代表戴维·索洛则认为,瑞士联合银行已经在这趟浑水中陷得太深了,他们非常愚蠢地向长期资本基金投了很多钱,并因此已经造成了“泰坦尼克”式的巨大损失。托马斯·拉布莱克的大通曼哈顿银行为向长期资本基金发放的一笔总额为5亿美元的银团贷款提供了担保,托马斯·拉布莱克希望,在考虑投资更多的钱之前,长期资本基金能够先还清这笔贷款。
    身材发福的美林证券董事长戴维·柯曼斯基,是在座所有人中最忧心忡忡的一位。就在短短的两个月之内,美林证券的股票市值就已经蒸发了将近一半,190亿美元的财富,就这样随风而去了。而且,美林证券的债券交易同样也蒙受了很大的损失。现在,美林证券的信用等级正处于一个非常危险的边缘。
    自己个人也向长期资本基金投资了近100万美元的戴维·柯曼斯基非常清楚,一旦长期资本基金破产,一定会带来不可想象的灾难性后果。但他也同样清楚,眼前这个会议室中充满了对长期资本基金的敌意和憎恨,要这些银行业巨头向长期资本管理伸出援手的希望,事实上非常渺茫。
    戴维·柯曼斯基知道,标新立异的贝尔斯登董事长凯恩将是这盘棋局中最至关重要的角色。负责对长期资本基金所有交易进行清算的贝尔斯登,要比在座的任何其他银行都更清楚这家对冲基金的实际情况。因此,就在其他银行家坐立不安地在椅子上不停地变换坐姿的时候,戴维·柯曼斯基的副手赫伯特·艾利逊悄悄地征询了凯恩的立场。
  凯恩非常清楚地表示,贝尔斯登绝对不会再向长期资本基金提供哪怕一文钱!
    此言一出,令华尔街的精英们举座失色。整个会议室,陷入了令人绝望的一片寂静!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内容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