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6月04日08:35


安徽“3·25”倒卖走私文物大案:何以轻易得手
新华社记者 代群

  安徽省公安厅侦破一起特大盗掘古墓葬,走私、倒卖文物系列案(简称“3·25”大案),抓获境内外犯罪嫌疑人30多名,追缴各类文物400多件,其中有国家珍贵文物128件,捣毁6条文物走私通道———犯罪分子倒卖走私文物之多、作案时间之长、涉及面之广、获利之高为多年罕见

  在侦破此案的两年中,专案组走访了10多个省市和港澳地区,询问了数百名有关人员,发现我国文物监管体系虽然有效地预防了犯罪,但也存在一些漏洞,致使倒卖走私文物活动猖獗,国家利益受到严重损失

  文物贩子轻松牟取巨额暴利

  据安徽省公安厅副厅长陈小平介绍,这是一个存在近10年、以犯罪嫌疑人杜敏为核心,劣迹遍布全国10余个省市及港澳地区的特大盗掘古墓葬,倒卖、走私文物犯罪团伙。1995年以来,他们采取从内地盗墓分子或者文物贩子手中低价购进大量青铜文物,然后高价走私、倒卖到香港、澳门地区,除部分文物由内地公司回购以外,大部分文物流失到日本、英国、美国……

  经国家文物局委派的国家级专家鉴定:此案追缴文物数量之多,出土涵盖范围之广,级别之高,珍贵程度是近40多年来国内罕见。追缴和扣押了各类涉案文物417件,在已明确鉴定意见的文物中,国家一级珍贵文物13件,二级珍贵文物32件,三级珍贵文物83件,一般文物289件。

  文物贩卖、走私活动存在暴利,境外文物买家对其中一件文物出价高达1000多万元!价格甚至远远超过毒品交易的获利。不少文物贩子过着穷奢极侈的生活。

  安徽省刑警总队副总队长吴捍卫介绍:文物贩子曾以58万元的价格从农民手中收购一件文物,卖给境外文物贩子的价格高达300万元,到香港文物市场便以1000多万元的价格卖出。另一件文物第一次收购价为2000元,第二次为4.6万元,第三次为40万元,每次都以超过10倍的价格成交。

  安徽寿县人杜敏是“3·25”文物走私大案的核心人物。杜敏夫妇均无正当职业,但家庭账号上常有数百万元的资金往来,仅两年时间的进出账总额就达到9000多万元。他们拥有宝马和奥迪A6高档豪华私家车两辆,价值300多万元的别墅一幢,平时赌博经常有上百万元的输赢。记者在其300多平方米的3层别墅中看到,室内装修极其奢华,每一层都配有价值数万元一台的进口背投电视,几个卫生间中全装有数万元以上的豪华按摩浴缸。办案民警说,如果成功将文物走私到港澳市场,文物贩子往往会获得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巨额暴利,远远超过走私毒品的获利。

  部分古墓葬遗址保护不当

  经公安部门调查,杜敏夫妇经手的文物除了各地古玩市场,主要来自3个地方———安徽寿县古仓陵城遗址、山东小邾国国君颜友墓葬和河南邺县许令公墓。由于从这些古墓葬遗址出土的文物未得到有效保护,致使杜敏团伙轻易得到许多国家珍贵文物,不少已流失境外,无法追回。

  郦道元《水经注》中提到的仓陵城遗址,就在安徽省寿县境内。2000年,寿县人宋某某、柴某某、孙某某承包了一段淮河水利工程。施工过程中,推土机推出了一批商朝晚期的青铜器,引起轰动。宋、柴、孙三人将其中大部分据为己有。

  因是寿县老乡,杜敏很快就知道这件事。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他以108万元的价格,从3人手里收购了大小文物12件,高价卖给香港文物贩子,得款542万元,其中仅一件青铜觥,转手就卖了300万元。

  2002年初,山东省枣庄市山亭区东江村村民在一个台形高地取土时,竟挖出了铜瓶、大鼎之类的青铜器。这里,正是司马迁在《史记》中多次提到的春秋时期的小邾国遗址。

  枣庄市文物部门得知后,立即对墓葬进行抢救性发掘。有关专家鉴定认为,此墓系春秋战国时期小邾国国君颜友的墓葬群。

  古墓出土的青铜器,其工艺之精美,象征权威与身份的恢宏气势,让史学家、考古学家大开眼界,特别是青铜器上所铸铭文,更使专家惊叹不已。他们称小邾国墓葬中出土的每一件文物都是稀世珍宝;小邾国国君颜友墓的出现,不亚于西安秦始皇陵的发现。史学界争论不休的小邾国是否存在等问题,通过此墓的考古发掘找到了实证。

  但是,小邾国墓葬在发现之初就遭到当地人哄抢,许多稀世珍宝流落到民间,其中大部分转手到了杜敏手里。他又将这些珍宝分批卖给澳门的文物贩子。除少数文物被国内公司以近2000万元的价格购回外,其余大多流失海外,无法追缴。

  走私文物出境竟从未失手

  案件侦破过程中,一个不寻常的情况引起专案组民警的注意:几名国际文物贩子均供认,在长达10余年的走私活动中,文物出境居然从未被查获过,大量国家珍贵文物被犯罪分子轻松地走私到境外。

  据办案民警介绍,此案抓获的3名国际文物贩子分别是:马某某(绰号“小五仔”、澳门人)、罗某某(绰号“斗士”、香港人)、赖某某(绰号“蒋福”、香港人)。他们都交代说,在携带文物出关的过程中从未失过手。马某某说,他可以随便将文物放在挂有香港或澳门两地车牌的凌志轿车后备箱中,轻松带往港澳地区。

  安徽省公安厅有关办案人员介绍,国际文物贩子走私文物出境的方式也十分简单,主要有三种:一是自己携带出关。文物贩子用纸箱包装好从内地收购的文物,将其放在汽车后备箱,大摇大摆地开车通关,前往港澳地区。二是通过“文物带工”出关。由于文物走私贩卖猖獗,专门携带文物出关的“文物带工”也应运而生,此案中的大部分文物都是如此出关的。三、通过菜农出关。文物贩子将文物交给经常往来内地和港澳地区的菜农,让其将文物放在菜农的背篓中,每次付给100元—200元报酬,文物贩子则尾随其后。据犯罪分子交代,采用这种方式走私文物出境的“成功率”也非常高。

  看来,完善检查措施,堵住文物被走私出境的通道,已成当务之急。

  文物贩子钻法律漏洞屡屡逃脱制裁

  安徽省公安厅刑警总队办理“3·25”特大文物走私案,在适用法律上遇到诸多问题,直接导致很多犯罪嫌疑人的违法行为得不到处理。一些气焰嚣张的文物贩子甚至在看守所互留联系方式,准备在公安机关被迫放人后,再次从事文物贩卖走私活动。

  对于倒卖文物罪量刑畸轻,解释不一。办案民警说,我国《刑法》对倒卖文物罪的最高量刑标准是有期徒刑10年,一些涉案犯罪嫌疑人对此特别熟悉,被抓后,甚至公然叫嚣“只要我不走私,能判我多少年!”。同时,他们在犯罪过程中精心准备,每次作案后都将大笔财富秘密转移,侦查机关很难从源头上彻底将他们扼制。

  “倒卖”文物是指必须有买有卖,还是有买或者有卖,现行的法律法规也无明确解释,致使公安机关无所适从,部分犯罪嫌疑人无法处罚。

  此案中,安徽省寿县3位农民在治淮工程时无意破坏了一座古文化遗址,出土青铜器文物近40件。他们将其中比较完整的20余件文物,以100多万元的价格出售给主犯杜敏,杜敏进一步倒卖给境外犯罪嫌疑人,造成文物无法追回。安徽省公安厅依据《刑法》第326条有关规定,对三人进行刑事拘留,但在移送起诉过程中,检方认为不构成犯罪,退回公安机关要求自行处理。

  对走私文物罪情节轻重如何判定,司法机关面临重大难题。根据司法解释:走私文物罪的最终定罪量刑是根据文物真假和级别来判定的。而在实际办案中,文物一旦被盗墓贼盗出以后,很快就被层层倒卖,一两个星期就可能被走私境外。文物一旦出境,进入国际市场,其买卖就“合法化”了。境外买家可能花几十万、上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的价格购买,执法机关从境外追缴文物的难度非常大,能够追缴回境的屈指可数。既然没有文物实物,又如何鉴定涉案文物系真或者假,是什么级别就更无从说起。检方无法对涉案犯罪嫌疑人定罪量刑,这种尴尬也使一些犯罪分子逃脱制裁。

  类似这样的尴尬,使罪犯可能逃脱制裁。走私犯罪嫌疑人涉嫌走私文物的犯罪事实很多,但依据有关法律,能够认定为犯罪的,往往只是其中的很少一部分,漏罪漏处理情况非常普遍。如此,倒卖、走私文物的犯罪成本大大降低,很多人就会为暴利铤而走险。

  (新华社供本报专稿)

  《文物法》管住了谁?(珠下走笔)

  李泓冰

  我国究竟有多少珍贵文物被盗卖出境?据不完全统计,全球47个国家200多个博物馆中的中国文物精品达百万件,至于流散博物馆之外的,无法准确统计,有专家称,不下数百万件。

  一位文物部门的领导沉痛地说:大量珍贵文物流失海外,我们愧对祖宗呵。

  为了保卫文物,很多公安和文物工作者竭尽全力。他们无能为力的,是文物销赃渠道始终堵不住。从盗挖文物到流往境外,竟只需一个星期。这样的“神速”,说明了什么?

  据说,许多“著名”的文物贩子不但拥有豪宅名车,且都揣着一本外国护照,随时准备闻风而逃。但是,他们竟连逃也不必了,十年无一失手,这又说明了什么?

  要刹住文物盗掘、走私之风,一要堵其源,二要截其流。

  堵其源,在于对古墓葬的有效保护和对盗墓分子痛下杀手。

  目前,想发掘重要遗址、古墓,审批得非常严格,除了配合基本建设的抢救性发掘,主动性发掘几乎是禁止的。因为保护文物的技术手段还不够,与其挖上来任其朽坏,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不如就地保护,留给聪明的子孙。

  然而,严格的文物法规只能管住国家文物工作者,对渐渐汹涌的盗墓狂潮、基本建设浪潮,却近乎束手无策。古墓葬古遗址一般在荒郊野外,国家往往无力保护,便给盗墓贼以可趁之机。正规的文物发掘难获批准,非法盗掘却肆无忌惮。盗墓贼拥有的交通工具和技术手段,远比清苦的文物部门先进,得手后送往海外的渠道也十分通畅。

  有比毒品更丰厚的暴利,却没有毒品带来的性命之忧、牢狱之苦,文物犯罪气焰自然极为嚣张。

  截其流,就是要截住文物流往境外取得“合法”身份的渠道。

  文物出境,本来有严格手续:火漆、出境许可证、外销发票等必须一应俱全。然而,许多珍贵文物出境时居然都有“合法”身份,甚至连查都没人去查。在国内一些文物市场上,小贩公然声称:什么手续都可以帮你办。这类匪夷所思的事情,真的就管不住吗?

  有时与国际刑警组织协同破案,或是要求拍卖公司依据国际公约返还被盗文物时,人家要求提供被盗文物的详尽资料,失窃的博物馆居然一筹莫展。做齐文物资料登录工作,真的就这么难?

  究竟有多少文物“流亡”海外?通过何种方式出境?“原籍”何处?流往何方?我们似乎心中无数,也找不到相关法律依据。

  半个世纪前,著名学者郑振铎说过:“不仅好利的商贾们是民族文化的叛逆者,即放任他们将古物古书源源流出的责任者们,也将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

  在法国的枫丹白露,有一个中国珍宝馆,里面陈设的,多半是100年前八国联军从圆明园掠走的文物。它们流落异乡,泣诉着一个古老民族城池失守的悲哀。已经强大起来的中国,难道还能坐视祖宗遗泽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再次流失吗?

  《华东新闻》 2004年06月04日 第一版

  来源:人民网-华东新闻

(责任编辑:王欣)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