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06月18日15:34


惊心动魄战非典 钟南山:广东抗非一面旗帜
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呼吸疾病专家钟南山。

  在人类与病魔斗争的历史丰碑上,有一个名字将永远不会被忘记。他,就是67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呼吸疾病专家钟南山。

  5月29日,在广州中山纪念堂举行的一次大会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动情地说:“这次抗击非典如果没有钟南山院士,结果可能就不会是这样。”

  在这场关系着人类共同命运的殊死斗争中,钟南山以其战士的勇敢无畏、学者的铮铮风骨和悬壶济世的仁心仁术,挺身而出,冒死犯险,力挽狂澜,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从而赢得了世人由衷的敬重。

  他的名字,他所代表的精神,已经成为广东抗非斗争一面飘扬的旗帜。

  那一刻的悲壮,无啻于“向我开炮”的呼叫。他和同事们用生命、热血换来的防治非典的宝贵经验,不仅为广东、为中国,同时也是为全人类作出了重大贡献

  “请把最危重的非典病人往我们这里送!”在钟南山代表广医一院呼吸疾病研究所(下简称呼研所)向省卫生厅慷慨请缨的那一刻,广东抗非斗争的历史掀开了悲壮的一页。因为,这不啻是“向我开炮”的呼叫。

  其时,正是乌云压顶、非典恶魔在广东达到最疯狂的严峻时刻。作为中国最著名的呼吸病专家、临危受命的广东非典医疗救治专家指导小组组长,他难道不知道,面对的敌人是传染性非常强、人们避之唯恐不及的“不明杀手”?他难道不知道,已经有一批同行相继倒在非典的魔爪下?他难道不知道,这将是一场恶战,弄得不好可能会累及他的英名?

  他不可能不知道。他是最早接诊非典患者的专家之一,也是最早觉察到非典蔓延的严重后果并果断向有关部门提出紧急报告的第一人。然而,正因为他完全知道,所以他不可能允许自己袖手旁观。

  “我们本来就是搞呼吸病研究的,抗击非典就是天职,正像排雷的碰到了地雷阵,你不上谁上?这次是非典型肺炎,下一次说不定就是传染性心肌炎,我相信,搞心脏病研究的也会像我们一样站到最前线,绝不会因为害怕传染而逃离。”

  质朴无华的语言,诠释着钟南山对职业道德底线的理解。

  面对多年患难与共的老同事、老部下,面对一双双信赖和期待的眼睛,钟院士面色凝重,言简意赅,“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大家微微点头。此时无声胜有声。

  除夕之夜,万家团圆之际,广医呼研所大楼灯火通明,笼罩着一派几乎让人窒息的紧张气氛。所有的医务人员都放弃了休假,坚守岗位,严阵以待。在呼研所就读的研究生和进修生也全部主动请缨,勇敢地加入了一线队伍。

  一个个危重非典病人被迅速地转移到了呼研所。至4月19日,呼研所先后收治的危重病人已达101人,其中,需要插管治疗的就超过了50位。救治的过程堪称惨烈:由于早期危重非典病人传染性非常强,在病发高峰期,有时为救治一个病人,同时就会有两三名医护人员倒下。短短时间内,广医一院有26名白衣战士被感染,ICU(重症监护室)的6名业务骨干,一下子就被放倒了4个。

  死神近在咫尺。然而,没有一个人临阵逃离,没有一个人犹豫彷徨,前面的倒下了,马上就有人紧急补上;倒下的人一经治愈,立即义无反顾重返沙场。

  作为呼研所所长,年近七旬的钟南山身先士卒,不顾个人安危,始终坚守重症病房。他的孙子专程从新西兰回来探亲,但整个春节假期几乎就没见过爷爷的面。

  2月18日下午6时,已整整38小时没有合过眼的钟南山,在检查完病房走出来时,突然一阵天旋地转,一摸,全身发烫。一向以身体强健为自豪的钟院士终于因过度劳累病倒了。然而,他仅仅在家休息了两天,一退烧马上又投入了紧张的工作。

  早在英伦三岛留学深造期间,为了探索科学的未知王国,钟南山就曾不惜拿自己的身体来做试验。在人类的生命和健康遭受非典严重威胁之际,这位科学斗士考虑的显然不仅仅是眼下的上百条生命的问题,作为中国最著名的呼吸病专家,钟南山苦苦探索的是怎样尽快形成有效的防治方案,早日降伏非典这一人类公敌。

  为此,以钟南山为首的攻关小组结合临床实践,夜以继日,呕心沥血,反复观察、反复试验,终于在3月初取得突破性的进展,形成了后来被世卫组织誉为“世界独一无二”的三大治疗原则:即对低氧血症者,给予无创通气,帮助呼吸,保持气道通畅;对出现肺泡炎、肺部纤维化的患者,合理使用皮质激素;对合并细菌感染者,有针对性地使用一些抗菌素,减少合并症。

  这“三大原则”和后来逐渐形成的“三早三合理”(早诊断、早隔离、早治疗、合理使用皮质激素、合理使用呼吸机、合理治疗合并症)原则,经受了临床验证,并为广东省及外地多家医院广泛采用,被证明是目前比较成熟的非典防治方案。香港东区医院采用“三大原则”进行治疗,收治的75名非典病人没有一例死亡。

  至4月中旬,呼研所收治的101名重症病人,已有87人康复出院,抢救成功率为87%.而在整个广东,至5月31日止,累计报告非典病例1511例,治愈出院1441例,死亡57例,死亡率3.7%,创全世界最低非典病死亡率纪录。

  对此,广东省委、省政府给予了高度评价:广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在抗击非典型肺炎事件中起到了主导作用,钟南山功不可没!

  4月3日,世卫组织专家组到广东考察,认为以钟南山为首的广东专家摸索出来的治疗经验,对全世界抗击非典有指导意义。

  5月16日,在美国西雅图由全美胸肺学会举办的2003年国际学术研讨会上,钟南山关于“中国重症急性呼吸综合症(SARS )的发病情况及治疗”的专题学术报告,赢得了来自世界各地1200多名学者的热烈掌声。次日,美国著名的电视专栏《今日美国》对此进行了详细报道,认为“中国大陆SARS的发病率已明显下降,令人鼓舞”。大会主席比思尔教授在总结中更是强调:“我们获得了防治SARS经验的最新报告,亚洲的经验将为全球对SARS的有效控制提供有价值的启示”。

  5月20日,也就是钟院士在西雅图发言后的第四天,由于疫情明显改善,世界卫生组织解除了到广东的旅行警告。在人民群众生命和健康遭受严重威胁的严峻时刻,钟南山不顾个人安危得失,挺身而出,率先垂范,冲锋陷阵,其非凡的勇气和牺牲精神,激励和鼓舞着广东省广大医护人员同仇敌忾、浴血奋战,他的名字已经成为广东抗非精神的一面标帜。而他和他的同事们用生命、热血换来的防治非典的宝贵经验,不仅为广东、为中国,同时也是为全人类作出了重大贡献!

  在这场关系到无数人生命安全的重大斗争中,钟南山以非凡的勇气,捍卫了科学和真理的尊严,同时捍卫了中国科学界的道德水准

  疾风知劲草,烈火识真金。在抗非斗争的严峻考验面前,钟南山作为一个科学家的学术勇气和精神品格迸发出了夺目的光彩。

  马年岁末,非典突袭广东,谣传四起、人心恐慌之际,钟南山以力挽狂澜的勇气,根据其初步的临床实践,在2月11日省卫生厅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郑重宣称:非典型肺炎并非不治之症,而是“可防、可控、可治”,“绝大部分病人是可以治愈的”。钟院士学术泰斗的权威身份和从容笃定的自信,赢得了人们的信赖,社会情绪日趋平稳。事实已经证明,钟院士并非信口开河。他以科学家的远见卓识,帮助政府维护了社会的理性和稳定。

  钟南山坚信人类最终一定能战胜非典,但同时他始终保持着科学家的理性和清醒。

  2月18日,北京有关权威部门发布消息:“引起广东非典型肺炎的病因基本查清”,元凶是“衣原体”。并建议使用抗生素进行治疗。

  然而,对于这一结论,以钟南山为首的广东专家提出了质疑,认为还需要在科学实验和防治实践中进一步检验。

  消息发布的当天下午,广东省卫生厅召开紧急会议,讨论这一发布的报告。钟南山神情肃穆,沉默良久,他的科学家的良知和临床实践,使他无法盲从这一结论。因为根据以往经验,如果是衣原体感染,患者应伴有上呼吸道炎症。钟南山曾反复观察病人口腔,所有病例均无上呼吸道感染症状,而且临床证明,大量使用各种抗生素对非典病人均没有效果。

  实践证明,钟南山据理力争是有科学根据的。广东省决策层采纳了他的意见,并坚持和加强了原来的防治措施。

  在真理面前人人平等。真理越辩越明。作为科学家的钟南山,实事求是,尊重科学,坚持真理,是他的良知和崇高道德。早在2月初,根据临床观察,钟南山就认为非典有可能是由某种病毒或其变种引起。这是世界上第一个对非典病因的公开性学术意见。此后,他一直没停止过捉拿非典“元凶”的苦苦探索。

  4月初,由钟南山牵头的广州专家和香港专家的合作取得突破:在对40多例非典患者的呼吸道分泌物及比份血清检测中,分离出两株冠状病毒。经检测初步认定,这极可能就是本次广东非典的重要病原!

  4月16日,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宣布:经过全球科研人员的通力合作,可以确认冠状病毒的一个变种是引起非典型肺炎的病原体。

  事实再次证明,钟南山的坚持是正确的。广东抗非斗争的节节胜利,同样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

  此前,有些朋友为他担心:“你就没想可能会判断失误吗?要知道,稍有差池都可能有损院士的声誉。”钟南山平静地说:“我只尊重事实和真理,明哲保身不是科学家的品格。明知不对还要盲从,受害的只能是患者。”

  是的,他本来完全可以选择沉默。但这不是钟南山的风格。对人民群众生命和健康的极端负责,使他超越了个人荣辱得失的考虑;而对真理的执着追求,铸就他求真务实、不屈不挠的精神品格。在这场关系到无数人生命安全的重大斗争中,钟南山以非凡的勇气,捍卫了科学的尊严,同时捍卫了中国科学界的道德水准。

  4月10日上午,在国家有关部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有些人对当时的非典防治形势充满盲目乐观,一再宣称“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与会的钟南山以科学的态度表明自己的观点:“目前还不能说是控制,只能说是遏制。控制的前提是要发现这个病原,同时找到对这个病原的处理方法。目前这个病的病源都还没搞清楚,你怎么控制它?”

  “控制”和“遏制”,一字之差,却是关系到对形势判断、防治决策等重大原则问题。在“重大原则问题”上坚持实事求是是需要勇气的,然而,正因为事关重大,钟南山才格外较真。在这里,钟南山又一次表现出了一个科学家应有的良知和勇气。

  钟南山的“遏制论”给当时比较盛行的盲目乐观情绪泼了一瓢冷水,为广大的人们敲响了警钟,同时为政府的正确决策提供了科学的依据。

  世界卫生组织驻中国代表处传染病控制组负责人在广东考察时,肯定了钟南山的提法,认为中国使用“控制”一词不如使用“遏制”。

  事情的发展也证明,钟南山的“遏制论”并非故做危言。4月中下旬以后的一段时间内,非典在北京等地达到了发病的高峰期。值得庆幸的是,从中央到地方始终处于高度戒备状态,措施坚决有力,全国人民同心同德、众志成城,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在中国抗击非典的斗争中,钟南山是大力倡导进行国内、国际大协作的第一人。早在2月中旬,在钟南山的极力推动下,广州的几大医学科研机构、临床医院就同香港大学医学院微生物学系共同合作,成立了“广州非典型肺炎流行病学、病原学及临床诊治课题小组”,分离出冠状病毒就是这个小组的重大工作成果。在4月11日国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钟南山又强烈呼吁:希望两岸及香港的病源学专家应共同努力,攻克非典型肺炎(SARS )病源难关。

  在提倡国际协作问题上,钟南山曾受到一定误解和非议,同时承受着某种不应有的压力。但正如他在各种公开场合坚持宣称的:“非典是人类的共同敌人,不分国界和人种,没有国际间的密切合作是无法真正战胜这个敌人的。”

  他的坚持,源于科学博大的胸襟和人文关怀,源于一个著名学者的全球眼光和对现代科学发展的深刻理解。当然,作为一个中国科学家,他更加希望最终战胜非典的方案能在中国这块土地上产生。因此,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钟南山流露了他的遗憾:中国非典病例最多,有研究的充足资料和基础,但由于各种原因,反被外国人抢先发表了论文。他表示,下来将抓紧这方面的工作,争取让中国宝贵的抗非经验尽快走向世界。

  有些人不解:一个67岁的老人,一个功成名就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名满天下,誉满天下,还这么拼搏,他图的是什么呢?钟南山的回答可能会令一些人失望:“我就是想追求一个未知数,就是这个目的。是什么原因、什么病原、什么源头,怎么治,这是我的领域,所以我希望能搞清楚,这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平淡如斯,简单如斯,低调如斯。然而,这就是一个真实的钟南山,一个真正的科学家!

  三九隆冬,他想到要把听诊器在手心里焐热了才给病人诊听;盛夏酷暑,他会轻轻为病人拭去额头的汗珠。钟南山以博大的爱心和人格魅力,为崇高的职业精神作了生动的诠释

  非典重症患者梁先生在逃离死神后,深情地回忆:在与死神抗争的日子里,他很多时候处于昏迷状态。然而,每次恍恍惚惚醒来,总会看到一个瘦长的身影在眼前晃动,他要么俯身专注地观测患者呼吸机上的参数,要么神情严肃地在与其他医生在讨论着什么,汗水浸透了他厚厚的隔离服。这个瘦长的身影,成了梁先生那段阴暗日子里的一缕阳光,他坚毅的面容和专注的眼神,传递着一种信心和力量。脱险后,梁先生才从护士嘴里得知,这个人就是大名鼎鼎的钟南山院士。

  这样的故事不止一桩。

  2月15日,钟南山参加抢救一名呼吸衰竭的重症病人。当时呼吸机正在调试,为及时抢救病人,他连奔带跑,亲自将患者推到手术台,并用简易人工气囊给病人做人工呼吸。病人家属看他汗水淋漓车前马后的,以为这人是干体力活的,后来知道是钟南山院士,感动得手足无措。

  作为中国呼吸病学界的泰斗、日理万机的广东抗非领军人物,钟南山本来大可不必做得如此具体,然而,医生的天职驱使着他,呼研所收治的每一个病人,他都要亲自查看,“不亲自看一看总是放心不下”。在一些人对非典病人避之惟恐不及之时,他甚至对每个病人的口腔、咽部都要仔细察看。对于所谓“远程检查”什么的,他始终持否定态度,认为“连起码的程序都不对,还叫什么检查?”

  “哪怕只有1%的希望,我们就要尽100%的努力!”作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他把对患者生命的极端负责,视为义不容辞的职责。三九隆冬,他想到要把听诊器在手心里焐热了才给病人诊听;盛夏酷暑,他会轻轻为病人拭去额头的汗珠。这时的钟南山,是一位仁厚的长者、慈祥的父兄。

  有一个五口之家,四个人身染非典,其中,这个家庭的长子因受刺激太大,情绪失控,多次冲出隔离病区要见他的妻子。钟南山放下手头的工作,亲自来到重病区和他谈心,慢声细语,谆谆诱导,终于使他平静了下来。医人又医心,医者父母心,钟南山,让我们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医德。

  在钟南山严肃沉毅的外表下,跳动着一颗对同事、对下级博大深沉的爱心。

  ICU的护士们说:“没有比钟院士更细心周到的了,看到我们口罩戴得不规范,他都会走上前来为你纠正”。在非典横行的日子,钟南山不管多忙多累,每天都要详细了解同事们的身体状况,亲自查问每个医护人员的隔离措施是否到位,即使是对出差在外的人员也不例外。

  呼研所第一个被感染的何医生深情回忆:钟南山得知她住院的消息时,正在外地出差,立即打了电话回来详细了解病情,并连夜为她制订了一套治疗方案。一天,钟南山巡查完病房后,特意走到何医生的病床,祝她生日快乐。何医生十分感动,一个全国著名的大学者,在抗非斗争日理万机之际,竟然还能牢牢地记住一名普通医生的生日!

  ICU病房医生郑则广也颇有同感:他被感染病倒后,情绪一度不太稳定。在外地开会的钟南山每天给他发短信:“感觉怎么样?不要灰心”,“我们都在支持你!”是钟院士和同事们真诚的关心、鼓励,帮助他走出了病魔的阴影。

  就这样,钟南山以崇高的道德风范和人格魅力,感染和激励着周围的同事。在他的率先垂范下,呼研所这个团结、战斗的光荣集体,在这场殊死的斗争中,写下了可歌可泣的一页。

  “不畏牺牲”、“舍我其谁”,既是响亮的口号,也是英勇的实践。呼研所有6名专家兼任省市抗非专家组成员,他们像救火队一般,经常是一天要连续跑好几个市、县参加会诊,几个月下来,每个人都瘦了一大圈,但没有一个人口吐半句怨言;被称为“铁姑娘”的陈思蓓医生,连续工作了40多个小时,同事们强行把她架上车送回家休息,可是不到两小时又跑了回来,因为她实在放心不下她的病人;受感染在家休息的何为群医生,听说前方人员告急,坚决要求回来上班;ICU的年轻医生徐远达,父亲心脏病突发住院,7个月大的儿子发高烧,但为抢救病人,他整整48小时待在病房不敢离开。

  一直以坚强的战士形象出现的钟南山,4月16日在接受记者采访,谈到自己的战友们为抢救重症病人赴汤蹈火、前仆后继的壮举时,再也控制不住感情的闸口,一时间声音哽咽,泪流满面。

  是的,在这场没有硝烟却异常悲壮的特殊战斗中,成千上万的白衣战士以血肉之躯,证明了他们无愧为新时期最可爱的人,无愧为新时期广东人精神风貌的代表,无愧为我们时代的英雄!而作为他们当中的杰出代表,钟南山精神已经化为我们时代精神的一个象征,化为我们民族走向伟大复兴的一面精神旗帜!

  历史不会忘记,人民不会忘记!(王进江 段功伟 张蜀梅)

(责任编辑:周贺)
同舟共济 战胜非典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内容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