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06月26日08:26


成都“吸毒母亲被抓 幼女饿死家中”事件始末
孩子就死在这扇大门后

  是玩忽职守冷漠执法的办案民警,还是每次被抓都靠女儿“脱身”的吸毒母亲?

  今天是6·26国际禁毒日,然而,就在大半月前,四川成都一位吸毒母亲身上刚刚发生了一幕人间惨剧:6月4日,长年吸毒的成都妇女李桂芳因偷盗被抓,后被送去强制戒毒。然而,因办案民警玩忽职守,其家人及邻居都未接到通知,导致其3岁幼女李思怡被困家中活活饿死,直到6月21日才被人发现!6月24日,成都市公安局在对此事进行了详细调查后,作出了初步处理决定:将造成这起悲剧的直接责任人移送检察机关处理;对负有相关责任的人员停止执行职务。

  成都市警方严查责任人的行为不可谓不快,但是这却无法挽回一个幼小的,又以如此方式逝去的生命。人们依然在追问: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场悲剧?为此,记者专程赶赴成都进行采访。

  ■孩子惨死

  3岁的李思怡倒在门后的地上,幼小的身子早已腐烂。

  6月21日晚,成都青白江区110接到了从九千小区打来的报警电话,因为居民们在单元门外休息时老是闻到一股恶臭,而且味道越来越浓烈,找了很久才发现臭味来自一楼左侧的李家。邻居们这才想到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李家母女俩了,便立即向家委会反映情况并报警。

  随后,家委会的王大爷随青白江区团结村派出所民警破门进入了李家,结果看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场面:整个房子门窗紧闭,卧室门还用一根绳子牢牢拴住,解开绳子打开房门,李家3岁的女儿李思怡倒在门后的地上,幼小的身子早已腐烂……而孩子的母亲李桂芳并不在家中,房间里没有食物,也没有水。邻居们认为孩子是饥渴而死:“平常没听说小姑娘有什么毛病,不可能是病死的。这么热的天,没有东西吃,没有水喝,一个3岁的孩子能挨得了多久?”

  孩子的母亲李桂芳长年吸毒,没有工作,平常游手好闲,邻居们已经记不清上次见到她是什么时候了。她究竟到哪里去了?

  ■母亲“失踪”

  知情人打来电话说,李桂芳并非失踪了。

  6月22日,接到热线的当地媒体报道了此事,在读者中引起强烈反响,不少读者流着热泪痛斥这位不负责任的母亲“枉为人母”。然而报道见报当天,就有知情人打来电话说,李桂芳并非失踪了,那天她把孩子锁在家中后就到金堂县去偷东西并吸毒,结果被公安机关抓获,现正在某戒毒所里强制戒毒。这位不肯透露姓名的知情人还告诉记者,被抓后李桂芳曾告诉警察家中还有一3岁女儿无人照顾,而且她可能现在仍不知道女儿已经死亡!

  这个消息令人觉得非常意外,因为按照有关法规,吸毒人员被送去强制戒毒,有关部门应该在规定时间(三天)内通知家属,而李桂芳还有两姐一兄,这样的话,小思怡是不可能被困家中活活饿死的。

  ■警方调查

  穆羽打过几次电话无人接听,便把此事忘在了脑后。

  6月24日下午,记者采访了成都市公安局。公安局宣传处王漠处长对记者说,得知此事后,公安局内部立即展开了调查,“谁都有父母孩子,对一个孩子这样死去,我们也非常难过。”

  从成都市公安局的调查结果中人们可以比较清楚地了解此事的经过:6月4日下午,李桂芳将孩子锁在屋里后到邻近的金堂县偷东西,结果被金堂公安局城郊派出所值班民警黄小兵、王华麟抓获。审查中李桂芳承认了盗窃事实,在检查中她尿检呈阳性,按规定将被送去强制戒毒。审查期间,李桂芳向城郊派出所辖区刑警队长、副所长王新,副所长卢晓辉等办案人员反映其3岁女儿独自在家无人照顾,要求回家安顿被拒绝。后来她便请王新等人帮助联系其姐姐照顾孩子。

  此后王新、卢晓辉数次致电其姐但都没能联系上,便将此事通知了青白江区公安分局团结村派出所,接电话的是在此实习的市警校学员穆羽。穆羽在给李桂芳姐姐家打过几次电话均无人接听后,既未将此事向其他值班民警或所领导汇报,也未做电话记录,便把此事忘在了脑后。结果从6月4日李桂芳被抓,送去戒毒开始,3岁的小思怡便是一个人被关在家中,直到6月21日被发现死亡!

  ■追究责任

  成都市公安局称“后面的处理可能会更严厉”。

  成都市公安局用“极端不负责任、执法冷漠、严重失职渎职”对涉案民警的行为进行了评价,并于6月24日下午以在全局大会通报的形式公布了对此事的初步处理结果:对金堂县公安局城郊派出所刑警队队长、副所长王新,副所长卢晓辉,民警黄小兵,王华麟移送检察机关处理;负有领导责任的金堂县公安局政委吴仕见、城郊派出所所长刘继国、副所长王际勇、青白江区公安分局团结村派出所所长王国富、教导员邱小琳等人停止执行职务;穆羽被开除学籍。

  针对为何没有在规定时间将强制戒毒通知送达家属手中这一问题,王漠处长表示,已公布的只是初步处理结果,市公安局正在对“没有送达强制戒毒通知”这一问题进行调查,“后面的处理可能会更严厉”。

  ■破败李家

  墙角里还扔着一个已经脏得看不出颜色的绒毛熊玩具。

  6月24日,记者来到九千小区李家住宅。此时孩子的尸体已经被移走,房子也已进行了全面消毒,从门缝中还可以闻到强烈的消毒水气味。李家的阳台是用纸板和塑料板封的,窗户的纱窗也是烂的;从窗户望进去,除了一张床外,偌大的房间里什么家具都没有,墙角里却还扔着一个已经脏得看不出颜色的绒毛熊玩具。这种家徒四壁的破败与周围人家窗明几净、殷实过日子的景象形成了鲜明对比。

  李家是一套三居室的房子,阳台内是客厅,客厅再往里才是孩子饿死的主卧室;主卧室外面则是另一个阳台,隔着一道围墙,外面就是人来人往的大街。孩子如果在主卧室哭,不仅街坊邻居听不到,来往的路人更不会注意。

  邻居们告诉记者,以前李桂芳也有过把孩子一个人留在家里的情况,但那时孩子都在小卧室里,小卧室窗外就是其他住户的家,经常有居民从窗户中给她递点吃的。但这次不知为什么,李桂芳把孩子锁在了主卧室中,还在门外拴了根绳子,这样,孩子即使饿了也无法到小卧室中向小区的居民求救。

  ■问题母亲

  李桂芳不仅吸毒,手脚也不干净,成了全小区最受人排斥和鄙视的人。

  说起孩子的母亲,邻居们把她形容为“问题人物”:十多年前,她的前夫因杀人被判刑,她与前夫离了婚,俩人所生的儿子判归前夫抚养。后来她染上毒瘾被单位开除,又多次被公安机关处理,并因贩毒被判处三年缓刑,目前仍在缓刑期。至于小思怡,则是李桂芳在社会上“晃荡”时怀上的孩子。

  九千小区家委会的王大爷这些年来一直负责协调李桂芳家的事务,对李家这些年的情况非常了解。他告诉记者,因为吸毒,李桂芳把自己和父母的一点儿家当“吸”了个干净,同时也把自己和俩姐一兄的关系弄僵了。

  “本来以为又当了妈妈,孩子也很健康,她能改过自新,没想到她还是继续在社会上‘晃’。”王大爷叹息说,李桂芳不仅吸毒,手脚也不干净,还经常带一些不三不四的人进小区,因此成了全小区最受人厌恶、排斥和鄙视的人。在王大爷记忆中,仅当地派出所就曾抓过李桂芳10次以上,可每次都因为她上有老父下有幼女而只得将她放了回来。有关部门要求她外出时必须和家委会打招呼,但她仍然经常行踪不定。

  ■可怜女儿

  小女孩从来不哭闹,常常站在卧室的窗边向外张望。

  尽管李桂芳令人侧目,但是小思怡却很惹人怜爱。几位邻居告诉记者,孩子非常可爱,也很聪明乖巧,也许是习惯了被母亲独自留在家中的生活,小女孩从来不哭闹,只是经常站在卧室的窗边向外张望。

  从记者采访的情况看,李桂芳对女儿还是相当疼爱的,但由于她吸毒,根本不能很好地照顾女儿。李父在世的时候,一家三口还能靠九旬老父每月500多元的退休工资生活,自从去年李父去世后,母女俩的生活就变得非常窘迫,小思怡常和母亲一起挨饿。李桂芳为了给孩子补充营养,经常到附近超市或杂货铺偷面包、豆奶,被人抓住了她就哭着求饶,人们往往可怜她,骂她一顿后也就算了。

  邻居们告诉记者,由于觉得孩子可怜,他们曾建议有关部门把孩子送到福利院收养,但得到的答复是孩子母亲健在,福利院无法收养;后来邻居们又找了个没有孩子的人家领养小思怡,结果李桂芳开始答应了,可后来她三天两头地找领养人家要钱物,对方不堪其扰,又把孩子送了回来。

  ■收养未成

  警方曾让李桂芳的二姐收养小思怡,她因为害怕妹妹无休止的骚扰没有同意。

  6月24日中午,经过了一番周折,李桂芳的二姐终于接受了记者的采访。李二姐已经年过五旬,提起小外甥女便泪如雨下:“我是第二天报纸登了才知道孩子死了……”她告诉记者说,妹妹多年吸毒给家里带来了极大的痛苦,手足反目不说,还连累了无辜的小思怡,“妹妹从来不跟我们说孩子是谁的,我们也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思怡3岁了连户口也没有!”

  记者得知,几个兄弟姐妹中就她和妹妹住得最近,妹妹经常找她要钱,派出所也常为李桂芳的事找上门来,弄得她和丈夫关系紧张。迫于无奈,每次妹妹来都不敢让她进门,实在觉得孩子可怜也只能给她10元、20元买点吃的,不敢多给是怕她又拿去买毒品。当地警方曾经想让李二姐收养小思怡,她因为害怕妹妹无休止的骚扰而没有同意。

  6月中旬,也就是小思怡被发现死亡的前一周,李二姐曾去给小思怡送过旧衣服。“到了家中怎么拍门也不开,还以为妹妹把孩子带到外地去了,就把衣服从阳台的缝隙中扔进去。”说到这里,李二姐眼圈又红了。

  ■脱身理由

  以前被抓时,警方因为了解情况,都是教育一番后就把她放了。

  采访中李二姐告诉记者,以前妹妹在当地被抓时,警方因为了解妹妹的情况,都是教育一番后就把她放了;有几次青白江区别的派出所还打电话来家中核实情况;两个多月前,妹妹在新都(成都附近另外一县)盗窃后被抓,新都公安局还专门派人来家中。“看到我和妹妹的具体情况,他们也觉得很难办,后来考虑到孩子实在太小,当天晚上就把李桂芳放了回来。”按她的说法,孩子似乎已经成了李桂芳盗窃吸毒面临惩罚时的最大“脱身理由”。

  对李二姐的采访还解开了“李桂芳为什么锁门后还在锁上套上绳子”这一疑问。据李二姐说,以前妹妹家都是暗锁,她出门时也只是锁上暗锁,但是孩子渐渐长大了,前不久小思怡自己把锁打开出去了,这事她也知道;李桂芳怕孩子跑到街上出事,再出门时就在锁上套了根绳子,这样小思怡即使能打开锁也跑不出去了。

  ■百米之憾

  记者到团结村派出所采访时发现,这里就在李二姐家对面,距离不过100米。

  从成都市公安局的调查结果看,相关办案民警对小思怡之死当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无论是金堂县公安局还是青白江区公安分局的办案人员,都只是通过电话与李二姐家联系,在无人接听电话的情况下并未采取其他办法进一步核实情况。实际上,当记者来到青白江区公安分局团结村派出所采访时发现,这里就在李二姐家对面,距离不过100米,而离李桂芳住的九千小区也只有一个街口;就算是金堂县,距离青白江区也不过十几公里路。

  在采访中,记者一直希望找到一张孩子的照片,但是邻居和李二姐都告诉记者,印象中孩子从来没有照过相。除了“思怡”这个名字,记者只得到了旁人口中的如下描述:圆圆的脸、大大的眼睛,头上总是扎着两个小马尾。

  6月24日下午,记者与成都市某戒毒所取得联系。戒毒所工作人员说,李桂芳的确在此戒毒,从6月初被送来后她就一直呆在这里;按照规定她将在这里强制戒毒三个月,其间不能接受外界的探视和电话。记者问:“如果要是家里有什么事,她会知道么?”戒毒所工作人员回答说:“应该还不知道吧。”(曾鹏宇) 

■三岁的小思怡常被母亲李桂芳锁在家里,孤独的孩子从前经常站在这扇窗户前往外看
(责任编辑:周贺)
母亲被抓幼女饿死家中 成都严处渎职民警

字号 】 【关闭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荐
内容


热门评论文章

请 注 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关键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简介 | 关于人民网 | 网站地图 | 在线帮助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